鬼先生遲疑了一下,道:“我也沒有十足把握,但應該十有八九乃是一種自古相傳的上古神法禁制乾坤鎖!”

“乾坤鎖?”鬼王皺眉低聲重復了一句,“怎么從來沒有聽說過?”

鬼先生搖頭道:“這種神法禁制從未在人世出現過,自古以來便是在一些殘卷股本上語焉不詳地提了幾句,誰也沒當真相信這居然真的有這種東西存世。”說到這里,鬼先生頓了一下,向鬼王看去,只見鬼王仍是死死盯著半空中那束細細的光匕,但臉色依然極為難看。

鬼先生在心中暗嘆了一句,又接著道:“據說這種神法禁制乃是遠古神祗專門鎮封惡魔所用,除非人力可以找到另外的上古神器,才有幾分希望。”

鬼王身子微微一震,轉過身來,道:“什么是上古神器?”

鬼先生苦笑一聲,道:“這個連我也不知道了。”

鬼王怒道:“那這么說我們之前為了這四靈血陣所做的一起豈非前功盡棄?”

鬼先生默然片刻,緩緩道:“以我看來,這血池周圍血陣靈氣未散,血氣依舊充沛,就算是伏龍鼎中修羅之力也是聚而不散,不過乃是暫時狀態,可見這四靈血陣元氣仍在,且距離大功告成只怕只有半步之遙了,問題就是如今突然出現的乾坤鎖,正好封死了伏龍鼎本身氣脈,將四靈血陣伏龍鼎相通的靈氣截斷,血氣不去伏龍鼎內,修羅神力亦難以突出,這還有眼下這等困境。”

鬼王面上神情瞬息萬變,種種神色變幻不停,但那般噴薄欲出的暴戾之氣,卻幾乎就象是成形一般,一波一波向鬼先生處沖刷而來。

鬼先生黑色的面紗無風自動,但他身子仍是站在原處,默默望著鬼王。

過了好半晌,鬼王忽地長長吸了口氣,面上神色緩緩平靜了下來,就連說話的口氣也平靜了下來,冷冷道:“那你覺得現在該怎么辦?”

鬼先生暗中嘆了口氣,口中道:“如今最要緊處自然就是這道乾坤鎖禁制,只要解決了它,便可以一舉成功。”

鬼王道:“你打算怎么做?”迷窩ligongke手打

鬼先生遲疑了片刻,道:“若是有那傳說中的上古神器,那自然是最好,但看來希望不大。不過我看這乾坤鎖雖然厲害,卻與自古留下來的那些傳說相差頗大。伏龍鼎乃是極古之物,怕是沒有萬年之歲,乾坤鎖縱然乃是上古神法,威力無匹,但千百年這般歲月蹉跎,再怎樣也要消磨大半,只要詳觀細察,未必就不能破解了。(誅仙小明手打)

鬼王默然片刻,緩緩點頭,面上神情也逐漸緩和了下來,沉吟了一會,似乎有想起了什么,臉色轉為黯然,長嘆一聲,道:“難道都是命么?”

鬼先生一怔,不解其意,道:“什么?”

鬼王苦笑一聲,面上沒了戾氣,多了幾分無奈苦澀,搖了頭道:“沒什么,如今就勞犯你再辛苦一下了。”

說著,也不等鬼先生答應,鬼王就轉身離開了血池。鬼先生從背后看去,只見鬼王該大的背影不知怎么看去卻顯得有些疲憊而微顫,像是他肩頭心上,始終有什么千鈞重擔重重壓著。

而他,似乎也越來越是吃力了…

鬼厲推開了石門,回到了自己的居所,石門在身后緩緩關上,發出低沉的聲音,而鬼厲似乎什么也感覺不到,他的眼光茫然無神,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回到這里的。

他所居住的這個石室里四面石壁上同樣是裂痕遍布,有粗有細,有深有淺,粗糙的裂痕處還偶爾有細小的石粒掉落下來,顯然這里也沒有躲過狐岐山洞窟深處血池中那股神秘力量的侵蝕。但著一切鬼厲似乎都視而不見,他一頭栽倒在床上,手完全失去力量般松弛開去,被黑布包裹的一件圓盤事物,輕輕從手中滑落,無聲無息地落在他手邊床上。

灰影一閃,猴子小灰從旁邊跳了過來,跳到鬼厲身上,卻只見鬼厲仍是一動不動地趴著,一點反應都沒有。小灰有點奇怪,張頭探腦到鬼厲頭前看了看,只見鬼厲雙眼緊閉,面色蒼白,小灰三只眼睛眨了眨,似乎也知道了什么,“吱吱”叫了兩聲也就安靜了下來,沒有再去打擾鬼厲,也從鬼厲身上跳了下來,背靠著主人的身子坐在床上,一言不發。

石室之中,陷入了一片靜默,也不知過了多久,鬼厲還是那般一動不動,小灰有些擔心地看著主人,但似乎又猶豫著不愿去打擾,猴頭轉來轉去,忽地看到不遠處床上有一件黑布包裹著的東西靜靜躺在那里。

小灰三只眼睛眨了眨,看了好一會兒,又轉頭看了看鬼厲,見他仍然是無聲無息地躺著,小灰尾巴輕輕晃動,抓了抓自己腦袋,隨后身子微微向前探出,手迅速一伸,將那東西抓在手上拿了過來。

小灰把這黑布包裹著的圓盤東西翻過來倒過去看了幾遍,也沒看出什么來,反是最后猴爪一個不小心沒抓穩,加上鬼厲前頭心緒不寧也只是胡亂用黑布包住,松弛得很,一下子黑布脫落,從中滑落出一個白色玉盤,“啪”的一聲輕響,輕輕掉在了小灰前面的床上。

小灰倒是嚇了一大跳,整個身子向后縮了一下,只見面前那個玉盤頗為古怪,散發出白色柔和的光華不說,玉盤中央還有無數細小玉塊自行滑動,永無休止,更是神奇之極。小灰的注意力立刻被吸引了過去,三只猴眼連眨都不眨了,一直盯著乾坤輪回盤看著,隨后小心翼翼地伸出一雙手,輕輕碰了玉盤邊緣一下。迷窩ligongke手打

乾坤輪回盤悄無聲息向旁邊滑了一下,小灰的手也飛快就收了回來,看去倒象是猴子在試探著這件奇怪的盤子,不過看來似乎沒有什么危險,小灰碰觸玉盤的手放到自己眼親,仔細看了看,不紅不癢還不痛。咧嘴笑了一下,又看了看床上躺著的玉盤,腦袋向周圍兩邊轉了轉看了一下,隨后一伸手將乾坤輪回盤抓了起來。

柔和的白光從玉盤上灑了出來,照在灰手毛猴子的臉上,小灰瞪大了三只眼睛,向乾坤輪回盤中看著,玉盤中無數的小玉塊依舊悄無聲息地滑動著,就像光陰流逝,永無止歇。

慢慢的,小灰像是看得入迷了,三只眼睛離那玉盤越來越近,眼睛也一直盯著那滑動不息的無數奇異玉塊,那一個個小小的東西映在它三個瞳孔這中,隱約變作了像蒼穹中無數的星斗倒影。

突然,小灰身子一歪,竟是不知為什么居然離開了鬼厲身子,莫名其妙來到了床鋪的邊沿而不自知,這一下一腳踏空,小灰登時從床上跌了下來,落在地上。“吱!”小灰頓時發出一聲低喊,隨即像是彈簧般跳了起來,幸好它手上抓得緊,乾坤輪回盤居然被它牢牢抓在手中,不曾掉落到地上。小灰跳起來之后左看右看,三只眼睛一起翻白眼,一手隨隨便便抓著那玉盤垂在身側,另一只手摸著腦袋,顯然也是莫名其妙,明明剛才還好好的坐在主人身旁,怎么突然就從床上掉下來了?

小灰歪著腦袋想了半響,最后看來還是沒想通,不覺得有垂頭喪氣起來,不過猴性活潑,倒也沒有頹廢太久。它抬頭看了看頭床上,只見鬼厲仍是那副模樣沒有動靜,便干脆在地上又坐了下來,將乾坤輪回盤放到面前。

白色光輝中,玉盤里面神奇的小小玉塊仍然在移動著。不過這一次,小灰并沒有像剛才那般被吸引沉迷進去,它眼珠轉了一圈,忽地咧嘴一笑,卻是抬起了另一只手掌,伸出一根手指,向著玉盤中央那些小小玉塊探去。

柔和的白光中,小灰的手指悄悄伸了進去,忽地,它點在了其中一面小玉塊上,但這些玉塊似乎有其暗含潛力,居然不受小灰手指壓力的影響,仍是向前滑行而去,沒有絲毫停頓。

小灰怔了一下,看去不但沒有生氣,反而有些高興起來,似乎找到了什么好玩的東西,第二次又伸手去壓另一面小玉塊,果然也是同樣沒有壓住。它越發高興起來了,口中“吱吱”叫了幾聲,便頻頻伸出手指向這玉盤中的小玉塊點著壓著,玩得不亦樂乎。

淡淡白光照耀之下,小灰顯得那么高興…

只是按了好一會之后,老是這么按著,小灰似乎也覺得有些無聊,忽地猛然伸出手指,用力向著其中一面小玉塊上狠狠壓了上去。這一次力道不比之前那輕描淡寫,頗為學生地方,小灰本乃異種,又跟隨鬼厲多年,一身道行其實也是非同小同,這一按之下,登時情況與剛才也不一樣。只見那一面小玉塊竟是生生被它按住,眼看著玉塊在手指下仍是有幾分掙扎的跡象,想要掙脫束縛繼續向前滑行,但小灰一臉興奮,手指力道更重,幾番掙扎無力之后,這一面小玉塊終于靜止了下來。

“噗!”

一聲低沉的悶響,頓時在玉盤中響了起來,倒是把小灰嚇了一跳,轉眼看去,只見這面小玉塊停滯不動了,但其它的玉塊卻沒有靜止,片刻之間就有另一面小玉塊滑行了過來,撞上了這面玉塊。

兩面玉塊相撞,看似沒事,但瞬間異變便生,乾坤輪回盤上原本柔和的白光剎那間亮了起來,而事情還未結束,幾乎同時,“噗噗噗噗…”之聲連綿不絕,一面接一面、一塊接一塊的玉塊紛紛撞了上來,越來越多的玉塊停止了滑動,而玉盤之上的白光華也赫然越發明亮,到后來甚至比之前鬼厲在寒冰石室中看到的更加明亮十倍,完全不能目視,猶如天上烈日落入這個小小石室一般光華四射。

小灰目瞪口呆,看著手中這件玉盤,就算是它天賦異稟,此刻似乎也難以承受這刺目的光輝,退后了一步,手頭一松,乾坤輪回盤“啪”的一聲掉落在地上。

然而異狀并沒有隨著小灰的手指松開而消失,玉盤上仍然繼續放射出刺目卻悄無聲息的光輝,而在無數道燦爛光輝里,慢慢開始浮現出了一幕幕神秘的圖案。

小灰像是被火燒了一般,跳了起來,躲進了石室房間的角落,但似乎又忍不住好奇之心,不住地回頭張望著,而在床上,鬼厲似乎根本感覺不到身后石室里發生的奇異變化,仍舊一動不動地躺著。

而最令人驚異和料想不到的事情,其實卻不是發生在這間石室里的,在距離鬼厲石室遙遠的地底,血池洞窟之中,鬼先生正盤膝坐在平臺之上,閉目苦苦思索。在他頭頂之上,懸浮在半空中的伏龍鼎,那一支上古神法禁制的光匕仍然緊緊釘在了鼎身上惡魔面孔額間,雖然看去微弱,卻始終存在而不息。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甚至鬼先生也沒有發覺,伏龍鼎上那白色光束,突然發生了變化。

它慢慢變得明亮了起來,隨著光束的明亮,原本惡魔面孔雙眼之下仍然充斥的血紅之氣,竟又被逼退了幾分,落到了鼻梁左右。惡魔面孔上血氣轉動,遠遠看去,似乎更是扭曲了幾分,也晚顯得多了幾分猙獰與憤怒。

隨著時間流逝,那束光華似乎像是被喚醒一般,越發明亮起來,像是呼應著什么。

平臺之上,鬼先生的身子動了一下,似乎感覺到了什么,卻又不能肯定,遲疑了片刻之后,他緩緩睜開了眼睛,抬頭向上方的伏龍鼎看去。

隨著世界流逝,那束光滑似乎像是被喚醒一樣,越發明亮起來,像是呼應著什么。

平臺之上,鬼先生的身子動了一下,似乎感覺到了什么,卻又不能肯定,遲疑了片刻之后,他緩緩睜開了眼睛,抬頭向上方的伏龍鼎看去。

鬼厲的身子輕輕動了一下,從一片迷茫空洞中緩緩醒來,翻了個身子在床上坐了起來,卻似乎還覺得有些頭暈,以他此時的道行之高,居然還會有這等狀況,實在是罕見之極的。只是鬼厲卻似乎絲毫也沒有在意這個,定了定神,長出了口氣,轉過身來,忽地一怔,只見石室地上躺著一只玉盤,散發出柔和的白色光輝,正是乾坤輪回盤。而猴子小灰也蹲坐在這玉盤邊上,似乎對玉盤頗為好奇,左看看右看看,幾次三番想伸手去觸摸玉盤,卻每次都伸到一半就縮了回來,倒好像是對這玉盤有些畏懼似的。

鬼厲眉頭皺了一下,凝神思索了一會,卻怎么也想不起來自己是否將這玉盤掉落到地上去了非但如此,甚至他連自己怎么從寒冰石室走回到這里的也感覺有些模糊,想來是剛才失望太甚,精神不濟的緣故吧!鬼厲默然,隨后苦笑了一下,嘆了口氣,輕輕下了樓,彎下腰將地上的乾坤輪回盤拿了起來,小灰坐在地上,抬頭向鬼厲看去,三只眼睛烔烔有神,也不知心里在想些什么。

鬼厲向猴子輕輕招手,道:“過來,小灰。”

灰“吱吱”叫了兩聲,跳了過來,三下兩下就蹦到了鬼厲身上,但似乎仍是對鬼厲手中的乾坤輪回盤有些忌諱,最后也沒停留在鬼厲懷中,而是跳上了鬼厲的肩頭,坐了下去,然后不時看著鬼厲手中的玉盤。

鬼厲倒也沒多想,伸手摸了摸小灰的身子,這世間也只有這只猴子是一直不離不棄地陪伴著他的。過了一會,他的目光又落到了乾坤輪回盤上,白色柔光中,玉盤仍然和之前一樣,在玉盤中央,那無數面的小小玉塊仍然沿著自己神奇獨特的軌道,永無休止地滑行著,似乎根本沒有發生過什么。

鬼厲默默凝視著手中的玉盤,玉盤散發出的白色光輝也灑在他的臉龐之上,只不知道其中到底有什么秘密,深深隱藏著。

鬼厲看了許久,最終還是輕輕搖了搖頭,臉上掠過一絲失望之色,拿過那方黑布,將乾坤輪回盤包好了放回懷中。趴在鬼厲肩頭的小灰一直看著鬼厲的動作,當看到鬼厲將玉盤放回懷中時,小灰突然“吱吱”叫了一下。

鬼厲轉過頭來,有些不解,皺眉道:“怎么了,小灰?”

小灰伸手抓了抓腦袋,卻似乎又說不出到底有什么不對或要緊的地方,只得雙手一攤,聳了聳肩膀。鬼厲伸手拍了拍小灰的腦袋,也沒太在意,坐了一會,忽又道:“小灰,我剛才趟了多久了?”

极速快3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