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神棍稱霸世界/重生之神算天下上一章:第64章
  • 神棍稱霸世界/重生之神算天下下一章:第66章

宋嬌蘭進到這個書房,卻開始有些忐忑。

她盯著韓諸:“你要我幫你做什么?我要付出什么代價?”

韓諸撫著肚子,輕笑道:“也沒什么,我只是要你借我一點靈氣而已?!?

不管怎么說,這個人是她的師姐,是她師父的親傳弟子。而她現在懷孕之后,靈氣已經遠不如前,這次的地震預測,卻是容不得半分差錯的,為了保險起見,她便想到了向這個師姐借靈氣的想法。

宋嬌蘭聽了,皺著眉頭道:“你要做的事,已經是要泄露天機,甚至逆天改運了,你改的還不是一個人的命運,而是一個國家的運勢。你這樣,也許會遭報應的?!?

韓諸挑眉,淡道:“怎么,你后悔了?”

宋嬌蘭沉默了會,終于道:“你答應我的,會給我嗎?”

韓諸笑道:“會?!?

宋嬌蘭嘆了口氣:“好吧?!?

兩個人正說著話的時候,外面天氣漸漸地陰了起來,傍晚時分,天說陰就陰了。

韓諸眸中笑意漸漸消失了,她透過那明亮的玻璃窗,望著外面沉沉的天空,淡淡地道:“好,我們開始吧?!?

首先,韓諸早已經準備好了夏國的地圖。這個地圖非常大,鋪陣開后,幾乎占據了整個桌子。

韓諸指著這個地圖上的東北方向,道:“這里,就是要發生地震的方位了,我們必須定位一個精確的位置?!?

宋嬌蘭皺眉看著那地圖。

韓諸拿出一張白色的大紙,開始畫出一個八卦圖。

現在許多流傳的八卦,一般都是宋朝時期發展出的先天八卦,不過韓諸的八卦圖,是師父當年從伏羲八卦圖基礎上進行變化和改良,從而研究出的一個八卦圖。如同尋常的八卦圖一般,它有乾、坤、震、巽、坎、離、艮、兌八個方位。不過同尋常的先天八卦不同的是,先天八卦是乾坤定南北離坎定東西。韓諸所用的八卦是坎離定南北震兌定東西。

當年韓諸的師父為什么要修改這個八卦圖呢,也是考慮到經過了上千年的發展,中間經歷過大地震以及洪水淹沒土地,從而導致了如今的地理環境和當年已經有所改變,是以師父在潛心研究過后,終于將這個八卦進行了修正和改良。

韓諸如今開始畫八卦圖,這個八卦以乾地為中心,以此定向,而現在夏國的乾地,正是夏國一個偏僻的省叫做賀州省的,位于北緯26.35東經106.42。

定了乾地后,韓諸開始拿著筆繪制八卦圖了,這個八卦圖是以陰陽二元為根本,描繪以乾地為中心,各方的基本屬性情況,每一個卦象都代表了一方屬性。

畫完八卦后,又開始排算接下來一周內每一天的天干地支。天干之中甲陽木3,乙陰木8,丙陽火2,丁陰火7,庚陽金4,辛陰金9,壬陽水1,癸陰水6,戊陽土5,己陰土0

畫完之后,韓諸定定地凝視著這八卦圖,一聲不吭。

宋嬌蘭也不說話了,她看了半響后,終于忍不住開口道:“鬼蛇在坤宮動者,主有地震。逢金則有聲,帶刑則崩裂,這么看來,果然是要大地震了?!?

說著,她望向韓諸:“可是具體時間呢,具體地點呢,你覺得地震是什么時候???”

韓諸擰眉望著那八卦圖,最后終于開口道:“這個地震,在三天后。三天后是農歷的九月初二,‘二’為乾,表示方位在太極圖的‘白色半圓’部分,‘九’表示太極圖的白陽元,說明方位在北方,相疊加方位即是在東北方,也就是地震所在之處?!?

她說到這里,吩咐宋嬌蘭道:“現在你對九月初二的每一個時辰進行演算,我要逐一看看?!?

宋嬌蘭聽到韓諸竟然指使她,有點不悅,不過她還是照辦了。

而就在宋嬌蘭忙著的時候,韓諸依然在盯著那個八卦圖看。

“蛇鬼”的“蛇”是卦中“六獸”的“騰蛇”,因為“青龍”和“辰龍”都是蛇象,而且是“大蛇”,所以也以“蛇”論,它們在坤宮發動時地震的級數和烈度都更大,如今青龍在坤宮,竟是有史無前例大震之意。

韓諸看了半響,那邊宋嬌蘭終于排出了十二個時辰的天干地支圖,韓諸拿過來,一一掃過,最后目光落在了九月初二那一天的辰時。

一般來說,如果年月日時的四個地支中出現了兩個表示黑陰元坐標的子,則其一表示天譴位置位于黑陰元坐標附近,其二則表示天譴位置位于表示白陽元坐標的未附近。

韓諸深吸口氣,盯著那個時辰,擰眉沉思。

宋嬌蘭見此情景,也注意到了,認真一看,頓時也皺起了眉頭:“這個時辰的年月日時的地支中出現了兩個‘辰\'……”

韓諸沉重地點了點頭:“是,這說明在在乾地的東北方向較高緯度處或較遠方位……有天譴?!?

最后那個天譴,她說得沉而重。

宋嬌蘭對著那東北方向,低聲喃道:“那具體位置呢?”

韓諸挑眉反問:“你認為呢?”

宋嬌蘭對著那東北方向的經緯度,擰眉心算了半天,最后嘆了口氣:“你別問我,我不知道?,F在我就站在那里,心甘情愿地把我所有的精氣靈來輔佐你,你還是趕緊看吧,看完了,記得把玄天儀給我?!?

韓諸聽了這話,輕笑了下,她瞇起眸子,淡淡地道:“我看,是這個位置?!?

說著這話的時候,她纖纖手指輕輕抬起,定定地指在了東北一個方位。

宋嬌蘭見韓諸指過去,頓時看向那個的地理位置,卻是中緯度30度,在經度上與乾地相同。

她頓時瞪大了眼睛:“子屬陽水,是土克水之象,同樣表示有沖突,又子為鼠,子為黑陰元,表示方向為中,黑陰元在乾地不遠處,此處果然是要有地震的!”

韓諸沉重地點了點頭:“是,三天后,就在此處?!?

她盯著那個彩色的地圖,上面只是一塊黃色,干巴巴地寫了一些小字,標明了經緯度。

這對于她和宋嬌蘭來說,只是一場紙上的游戲。

擺在眼前的地圖,也只是一個死沉沉的地圖而已。

可是就是在地圖上那標明了經緯度小字的一個手指頭都不到的位置,這里,也許住著千千萬萬的人。

他們中,有老人有孩子,也有孕婦,他們滿懷期望,盼著生活安寧,為了前途而拼搏,甚至可能也像她一樣滿懷期望地等待迎接新生命的降臨。

她指著那處的手指,輕輕顫抖了下。

如果她什么都不做,等待著那些人的命運是什么?

誰也不知道,這些人中,到底有多少人能逃出生天!

韓諸攥緊了顫抖的手指頭,深吸了口氣,將手按在自己的肚子上。

肚子里,那個已經七個月的小寶寶在輕輕地跳躍著——它實在是一個調皮的孩子??!

韓諸仰天,長長地出了一口氣。

她低啞地道:“師父,如果有一天我說,為了拯救那一方土地,我可以失去所有,你是不是會在九泉之下含笑?”

逆天改命,神算天下。

現在,她算的是這個國家的命,想逆改的,是這個國家的運。

96 逆天改命

確定了地震的時間和地點后,韓諸便打電話給國王先生,將結果告訴了他。

可是那邊,國王先生聽到這個消息后,擰眉不語。

韓諸微疑惑:“怎么了?”

國王先生沉聲道:“地震局也出了觀測結果,他們認為這個地震是發生在九月初四,地點是余縣,而你所說的那個位置,應該是距離余縣四百公里的羅亞市?!?

韓諸挑眉:“哦,那你打算怎么辦?”

韓諸當然明白,雖然只差一天,差了四百公里,這會對疏散防護工作帶來很大的困難。

畢竟如果真得開始有所行動,那么必然會驚動很多人。他們不可能讓方圓四百公里的人傾巢而出躲出去的,那將為這個社會的安穩帶來很大的影響和騷動。

所以這個定位必須精確,以將影響降到最低。

國王先生沉默了下,道:“我會設法說服他們的?!?

韓諸可以聽出他語氣中的沉重。

作為一個國王,他身上的擔子很重。

其實如果他循規蹈矩,只在這種重大災難來臨的時候,盡到他應該做的義務就行了。

比如聽從地震局的建議,和諸位內閣大臣商議,積極做好提前預防措施,震后親自前去慰問,表示沉痛哀悼,同時大力支持震后重建。

他本來只要做到這些,那就是能打一個一百分了。

可是他顯然追求的不是一個完美的國王,不是一百分,他是真心實意地希望,他能盡到除了本職之外的一些責任。

那是屬于一個普通的父親憑著真心才會去做的事兒。

可是他這么做了,卻會帶來多么大的壓力。

這次的事兒,不是上次飛機失事事件,那次的成本無非是一些錢財。

可是這一次,如果一旦得到錯誤的信息,造成了錯誤的判斷,關系到的是數以萬計的人命。

這是誰也無法承擔的后果。

韓諸緊緊握著手機,笑了下:“ben,我們都已經結婚了,是不是?”

國王先生點頭,沙啞地道:“是的?!?

韓諸依然笑著道:“作為一個王后,在這個時候,我有責任也有權利站出來,和你一起去說服他們?!?

她停頓了下,繼續道:“派你的秘書接我過去?!?

本來正在議事的內閣大臣,看到韓諸的到來,都皺緊了眉頭。

一個是她出現在這里是不合時宜的,這像什么話呢,夏國歷史上還曾經出現過垂簾聽政呢,她這算是怎么回事。

國王先生見此,也知道韓諸的出現不符合規矩,當下提議道:“剛才忙了這么久,也累了,先去喝點茶吧?!?

其實大家確實也累了,見國王這么說,又看這王后是有事兒的樣子,便也同意去喝茶了。

到了隔壁的休息室,大家坐在舒服的真皮沙發上,喝著茶水。

韓諸帶著一個偌大的肚子坐在那里,國王先生就坐在一旁,親自將一杯白開水遞到她手里。

她淡然地喝著淡而無味的白開水,也不說話,就這么坐在那里。

那群內閣大臣終于有些坐不住了,其中一個問道:“王后啊,上次你是怎么找到失事飛機的?”

韓諸抬抬眼,笑道:“我會算命啊,還會看地運啊?!?

內閣大臣揚眉:“什么叫看地運?”

韓諸放下水杯,望著眼前這群人,沉靜地道:“所謂人有人的運,地有地的運,國也有國運。我會算命,不過我不只會算人的命和運,還會算國的命和運,地的命和運?!?

話說到這里,一旁一個眉目間有了嘲諷:“王后啊,這事兒哪那么容易,要這么說,你是不是已經把地震的位置算出來了?”

韓諸淡定地點頭,理所當然地道:“是啊,我當然算出來了?!?

她說得太隨意了,以至于所有的人都沒當回事,不過所有的人又都有點好奇。

最老的那個大臣笑起來了,笑得和藹又慈祥:“王后啊——”

這么年輕的王后,他都有些看著不習慣:“你說你算出來了,那你說說,哪天地震啊,在哪里???”

韓諸摸了摸肚子,不在意地道:“不就是九月初二,后天,在余縣一帶嗎?”

一聽這話,各位大臣們都面面相覷,然后笑了。

“王后啊,你說得這就不對了,這次的地震明明是九月初四,在羅亞市,你這一差,可是差了四百公里呢!”

另一位補充道:“是啊,我們已經開始在羅亞市進行部署了?!?

韓諸聽了,卻是搖了搖頭:“你們的羅亞市地震的說法哪里來的?”

老大臣笑道:“自然是地震局的專家經過連夜工作測算出來的?!?

韓諸道:“我認為是九月初二在余縣地震,這是我算命算出來的?!?

老大臣搖頭:“王后,算命這個玩意兒吧,其實挺高深的,一般人還真是玩不轉?!?

他沒說出口的話是:你小孩子家的,就別玩這個了。

韓諸自然是明白他們的意思,當下笑了:“上一次飛機失事,我也是通過我的能力算出來的。我既然能夠算出那些飛機上人員尚且存活,并且能在所有的人都已經放棄的時候帶著救援隊找到他們,那為什么我不能算出地震的方位和時間呢?”

接著,她站起來。

國王先生見了,忙伸手,溫柔地扶著她。

她在一國之王的扶持下,昂首掃過這些品嘗的家伙們。

“我并不是嘲笑地震局專家們的無能,可是縱觀歷史,有那一次地震他們預測準了嗎?我夏國至今五十年以來,也經歷了幾次中等地震和微小地震,他們可曾準確地預測過?”

一下子,大家都不說話了。

國王先生從旁,忽然開口道:“根據地震局專家們的報告來看,他們也只有八成的把握,這本來就是一個概率分析的結果,有一定的誤差?!?

老大臣皺起了花白的眉頭:“可是王后所說的,又能有幾成的把握?”

總不能讓他們放棄地震局的研究成果,去相信王后上下嘴皮一碰算出來的結果吧?

這如果真出了什么事兒,那他們怎么對這件事進行交待?

寫復盤書的話都沒臉寫下來:因為我們寫王后的話不信地震局專家的話,所以找錯了地震帶,所以沒有及時為減輕地震傷情做部署。

韓諸自然是將他們的想法盡收眼底,當下卻是溫聲道:“這本來就是一場賭博。我認為我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可是你們對我的信任度也許只有百分之五十。在地震局的專家結果正確概率為百分之八十的情況下,你們自然是選擇相信地震局專家的話?!?

老大臣點頭:“是的?!?

他皺著眉,繼續道:“那么王后,你有什么辦法,讓我們相信你,超過地震局專家嗎?”

他們這群老頭子并不是無理取鬧的人,也不是非要不相信這位年輕的王后,只是說到底他們也要對這個國家負責,要對夏國的人民負責。

這個抉擇是很艱難的,他們的壓力并不比國王先生少。

韓諸望了一眼這老大臣,道:“你們知道為什么我叫韓諸嗎?”

老大臣一愣,終于想起來了:“有一位玄學大師,也叫韓諸?!?

韓諸笑望著這群人:“如果是那位大師提出的這個說法,你們會更相信一些嗎?”

老大臣深深皺著眉頭:“會更相信,因為這位大師,確實說出的話,從來沒有不對的?!?

韓諸點頭,坦然地望著大家,道:“好,那我要告訴你們,我之所以叫韓諸,是因為我是韓諸大師唯一的弟子?!?

眾人一愣,唯一的弟子繼承了師父的衣缽,也繼承了師父的名字嗎?這叫什么事兒?

他們夏國可是不流行外國人那套夜夜孫子都叫湯姆森的玩意兒啊。

韓諸挑挑眉,淡淡地道:“彭老先生,我知道你不信,不過我師父確實把她畢生所學傳授給了我?!?

彭老大臣聞言,越發皺起了眉頭。

國王先生從旁聽著,不言不語,面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只是抬手輕輕地替韓諸揉著膝蓋。

韓諸笑了下,望著一旁早已經聽得不知所云的諸位大臣,最后卻是對彭老先生道:“三年前,你找過我師父,是吧?”

彭老先生頓時愣了下,臉色微變,不過最后終于點了點頭:“是?!?

他當時找韓諸大師,卻是因為一件不能告人的事兒。

韓諸依然笑,輕輕挑眉:“這個事兒,我倒是記得?!?

极速快3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