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神棍稱霸世界/重生之神算天下上一章:第49章
  • 神棍稱霸世界/重生之神算天下下一章:第51章

兩個人之間有那么一刻的安靜,誰也沒說話。

國王先生停頓了下,終于憋出一個理由:“我是怕他傷害你?!?

74 韓諸的醋意

掛上電話,韓諸唇邊掛著笑。

其實最后那句“我怕他傷害你”估計有五分真,還有五分,其實到底是心里不舒服了吧?

韓諸坐在那里,閉上雙眸,回憶起十幾年前那個清冷的少年,不知道怎么心里便有幾分憐惜。

或許當年他有錯,但她也有錯,兩個人的性子到底是不合適,就這么錯過十幾年。

如今自己也就罷了,他心里,未免覺得遺憾。

想到這里,她干脆披上了一件寶藍色大衣,戴著格子絨圍巾,招呼了司機和保鏢出門去了。

此時天色已經漸漸晚了,馬上要過年了,街面上人也不多。司機開著車直奔向榮園所在的街道,到了那附近,便可以感覺到周圍的氣氛略有不同。

其實這條街道的攝像頭就比其他地方多,各處也有巡邏的便衣等,這都是為了榮園的安全。

這司機其實也是國王先生派來的,知道這韓小姐和國王是什么關系,到了榮園這里也沒猶豫,只是減慢了車速,直接向榮園門口開去。

到了門口處,自然是有一層層的保安和衛士,雖說認識這車的牌子,也看到了車上那個榮園特有的特別通行證,但還是特意做了登記,這才讓進去。

到了第二道門,卻不那么順利了,是必須要出入證的。沒辦法,韓諸只好召喚了國王先生。

國王先生正在開會呢(沒辦法作為一國之君就是會多),接到韓諸的電話,親自派了身邊的秘書去接。

秘書一到,后面的一個個關卡自然就順利放行了。

現在國王先生有了一個小情人的事兒都已經傳遍了,如果不是老國王正在外面冬眠,估計也早找過來了吧。

大家本來正討論著一個大事兒呢,忽然見國王先生接到一個電話,又趕緊派秘書出去,于是大家心里都多少有些猜測,那臉上就帶著點特別的笑意。

于是有人開玩笑說:“咱們這會兒啊,我看還是趕明兒開吧,省得耽誤了好事?!?

其他人紛紛表示附和,其實也是開得差不多了,一群人意見不同,成膠著狀態,兩個大人還差點干起架來,于是沒辦法就暫時散會吧。

待到各位大人都散開了,國王先生也忙來到休息室,從窗前往外看去。過了一會兒,便見一輛榮園內專用的通勤小車,帶著韓諸來到了樓下。

國王先生心里有些異樣,想著這幾天讓她過來,她卻偏不愿意來的,誰知道今天竟然事先都沒通知一聲就跑來了。

他下樓的腳步便有些快,待到了樓下,恰好韓諸從外面進來,身上的大衣還帶著外面的寒氣呢。

國王先生上前一把將韓諸抱在懷里:“怎么這時候來了?也不說聲,我也好提前派人去園子門口等你?!?

韓諸仰臉,抬起手,笑撫著國王先生俊美的臉龐:“我是著急來看看某人,到底是吃得哪門子陳年酸醋?!?

國王先生俊面微紅,抓著韓諸撫摸在自己臉上的手:“諸諸,我真得沒事,就是這幾天你不來,我想你了?!?

韓諸笑:“知道,所以我這不是來了嗎?”

說著,踮起腳尖兒,去親國王先生的唇。

這個身體哪里都好,就是個兒實在不高,在高大英武的國王先生面前,連親個唇都要使勁地踮起腳尖兒的。

國王先生見此,干脆大手一伸,把她如同抱著一個小孩子般抱起。

于是兩個人很快親得天翻地覆,滾倒在一旁的沙發上。

這時候偌大的客廳里,已經沒有外人了,所有的人都識趣地退下了。

韓諸的感受篇

其實在沙發上和國王先生滾床單,也是一個全新的體驗。

榮園的沙發和別處的不同,寬大了一些。

——不過,這并沒有拯救他們于從沙發上滾下來的噩運。

對此,韓諸覺得很丟臉。

國王先生卻很無所謂的樣子。

韓諸心想,一定是他的臉皮比較厚的緣故吧。

韓諸的感受篇

待一切都平息后,國王先生非常淡定地抱著韓諸繼續坐在沙發上。

韓諸覺得有點臉紅。

國王先生召來了侍者,吩咐道:“把沙發巾都換了吧?!?

女侍者低著頭,恭敬地說了聲“是”,然后靜悄悄地將沙發巾拿走了,很快又拿來了一整套全新的,換上了。

整個過程,韓諸的臉越來越紅,最后干脆龜縮在一旁,裝作在玩手機。

國王先生打趣地望著韓諸難得羞澀的模樣,道:“喝點什么嗎?”

也許是因為剛剛的激烈吧,他的聲音還帶著嘶啞的低沉,十分動聽,還帶著點性感的魅惑。

韓諸咬唇:“來杯白開水吧?!?

國王先生于是便吩咐一旁侍立的侍者:“一杯咖啡,一杯白開水?!?

侍者下去了,很快就有另一個女侍者過來,穿著一身白色的裙子,打扮和普通的侍者不同的。

她很漂亮。

盡管榮園的大部分女侍者都模樣周正,可是這個卻是尤其的漂亮。

不但漂亮,而且一臉的桃花。

兩眉之間的命宮所在位置,也就是鼻梁根部向上,這里有個痣呢,而且是一顆桃花痣。其實命宮在面相學中屬于情緣宮,這個地方有桃花痣,說明情緣不正,屬于會招蜂引蝶。偏偏這女孩兒兩個眉毛分得又太開,這個部位又代表環境宮,環境宮太寬,說明會隨便看哪個男人都能依靠。

這是一個極易投懷送抱的女人,且為了達到目的,恐怕會不擇手段。

韓諸這些日子也曾冷眼旁觀國王先生身邊的女人,一般都是本分的。畢竟國王先生這個人吧,大家都知道他喜歡高智商老女人,年輕貌美小姑娘自慚形穢,也知道這個人實在高不可攀,還真沒有幾個敢湊上前去的呢。

可是如今這個,卻有點不一樣。

韓諸看到,難免有幾分疑惑,想著這么一個女孩兒怎么竟然一直留在國王先生身邊呢。

正在這時,只見這個女孩兒手腳利落又漂亮地開始為國王先生煮咖啡了。

頂級的伊利克有長柄的咖啡器具,女孩用傳統貴族式的土其式咖啡流法,動作嫻熟,手法優雅。

韓諸雖然并不愛喝咖啡,可是也看出這個女孩子煮咖啡頗有一套了。

沒過多久,咖啡好了,女孩兒纖細優美的手,捧著一杯咖啡,奉到了國王先生面前。

國王先生接過來,點頭贊道:“好?!?

女孩兒抿唇輕輕一笑,眼眸中帶著幾分嫵媚,笑望著國王先生,然后退到了一旁。退到了一旁后,一雙眸子帶著別樣的意味,小心地打量著韓諸的一舉一動。

韓諸自然是感覺到了,不過并不說破,只是笑了下,凝視著那杯咖啡道:“莫非這咖啡豆就是從你那塊地種出來的?”

國王先生聞言,啞然失笑:“這你都知道?!?

說著時,遞到了韓諸面前:“來,諸諸嘗一口?!?

韓諸搖頭拒絕,淡淡地道:“我不喝咖啡已經很多年了?!?

國王先生挑眉笑道:“可是我記得你以前喜歡喝的?!?

韓諸面無表情地說:“早就不愛喝了?!?

本來就是個心臟病人,那兩年心情抑郁,身體一直不好,這才戒了。后來就徹底不愛喝了。

國王先生見她面上又不悅之色,便放下咖啡杯,摟著她問道:“怎么了?”

韓諸覺得自己小家子氣了,這個事兒吧,看在眼里,心里覺得憋悶??墒悄闳绻f出來的話,自己都覺得自己矯情。

能說什么好呢,能說因為國王先生身邊留了一個一臉桃花相的咖啡女,所以韓諸就不高興了就吃醋了?

不行不行,這話可千萬不能說。

韓諸抬頭望著國王先生俊美的那張臉,有點想掐他一下的沖動,不過忍下了。

一旁的女孩兒見此,忽然上前一個甜笑,輕輕地道:“其實小姐,你可以嘗嘗的,我煮的咖啡,國王先生一直都很喜歡。你嘗嘗,也許你也會愛上的?!?

聽到這話,韓諸臉上越發的沒有了神色。

國王先生見此,淡淡地示意那女孩兒退下,神色間有幾分不悅。

其實女孩兒已經知道自己逾越了,可是又存著一絲僥幸的,此時見國王先生面上神色帶著冷淡,知道事情不好,便低著頭遵命,然后退下去了。

女孩兒退下后,一旁自有人來收拾咖啡器具等物。

國王先生抱著韓諸,上了樓,樓上是國王先生的臥室。

國王先生將韓諸放到大床上,溫柔地親著她的臉頰。

“乖,我哪里惹你不高興了?還是說剛才那個咖啡侍者?你不喜歡,那我就讓她走,好不好?”

韓諸低哼一聲:“可別,如果她走了,誰來給你煮那么好喝的咖啡??!”

國王先生見她低哼皺眉的樣子,頗有些好笑,又分外覺得喜歡,于是越發濃情蜜意地親著她的臉頰,她的耳垂,還有她的小鼻尖:“原來我的諸諸不喜歡看到我身邊有美女啊,那我必須趕緊讓她們走!”

韓諸既然心思已經被戳破,當下也懶得隱瞞,干脆道:“反正你讓她走了,你就沒咖啡喝了!到時候喝不到咖啡也別賴我!”

國王先生心情大好,哈哈大笑,笑聲低沉。

他是緊摟著她的,如今胸腔震動,帶動著她也能感受到那顫動。

“諸諸,以后我如果饞了,你給我煮咖啡吧?!?

韓諸見他笑,越發的覺得不好意思了,她韓諸哪里是那種吃醋呷酸的人哪,今天真是把臉都丟盡了,于是羞惱成怒地推著他:“走開走開,我才不會煮咖啡呢!要煮還是找別人去!”

國王先生卻是個推不走的,捧著韓諸的臉笑道:“那你會沏茶吧,我以后就跟著你改喝茶了好不好?”

韓諸卻一本正經地道:“不行,你如果改喝茶,那以后你的咖啡園可不就浪費了嗎?”

那可是重金從阿拉國用飛機運來的泥土,又請了咖啡種植專家每年精心打理的呢。

國王先生想了想,認真地道:“這確實是個問題?!?

“不過呢——我們可以考慮把咖啡全都鏟光,從明年開始種茶吧!”

75 第一株香

眼看著就是要過年了,帝京的新年比起清遠縣來,熱鬧幾分,也冷清幾分。

熱鬧的是商場里熙熙攘攘,冷清的是街道上人是越來越少了。

很多人都會老家過年了,地鐵里再也不擁擠了,最擁擠的一個線路竟然能有座位了。

本來韓諸擔心方秀萍在帝京過年會不習慣,會想念老家的鄰里街坊??墒钦l知道因為有了一個王先生,一切都不同了。

看起來王先生是徹底和方秀萍開始了第二春,兩個人是郎有情妾有意。

方秀萍有一次吞吞吐吐地和韓諸提起來,那樣子竟然是王先生擔心韓諸有什么意見呢。

韓諸當然沒意見了!

她知道自己要做一個貼心小棉襖怕是不太成功的,當然樂意給媽媽尋一個第二春,也讓她開始屬于自己的春天吧。

要說起來,王先生倒也是個動作麻利的,于是這一年過年,就提議要把方秀萍帶回老家去,說是要掃墓,告祭自己才過世的母親。

方秀萍和韓諸商量過后,也就跟著去了。

臨走前,韓諸特意給了方秀萍一張卡,告訴她凡事自己開心就好。有男人固然好,沒男人回來繼續找女兒,反正女兒現在有權有勢,誰也欺負不了你。

方秀萍當時就抱著韓諸又哭又笑,半響才平息下來。

韓諸親自望著王先生和方秀萍離開后,滿足地嘆了口氣,想著夕陽紅真好。

其實上一世的她還真比方秀萍小不了幾歲呢,說起來她現在和國王先生,也是一個夕陽紅。

送走了方秀萍,韓諸覺得寂寞了。

因為寂寞,越發地想念國王先生了。

這大過年的,國王先生太忙了,忙得不可開交,每天除了晚上睡覺前匆忙和韓諸說兩句,其他時候竟然說話的功夫都沒有呢。

如今股市馬上就要休市了,韓諸打理了下手頭的錢,已經有一百個億出頭了,還了少華寺的七個億后,剩下勉強一百個億吧。

和少華寺方丈大師通電話的時候,大師先道了聲新年好,然后順便說起一件事來。

“今年少華寺的第一柱香,現在還沒主兒呢?!?

方丈大師一說這個,韓諸陡然想起來了。

其實如今雖然并不是盛行佛教的年代,很多人都說迷信,不信的。寺廟在現如今更多的是一個旅游節目。

可是呢,其實這個世上,多得是信這個的人。

偏偏信這玩意兒的,大多是有錢有勢的。

沒錢沒勢的,你信不信就那樣。你還能倔著說老子偏就不信,怎么地。

呵呵,沒怎么,不信就不信唄。

有錢有勢的,那才叫心誠呢,因為事關重大。

因為越是有錢,越是有勢,越信這個,于是各大寺廟,每年的第一柱香,那都是頭等大事。

小寺廟也就罷了,還能拿錢去砸,一些全國知名的大寺廟,你就是有錢也買不到的。

往年國王先生是不信這個的,所以他從來不會去上香。

以前她和國王先生在一起,是抱著那種過了今日未必有明日的心思,也知道他不信,少年人固執,也就沒勸過什么。

可是如今她的心思卻又不同了。

她是盼著他們兩個能和和美美,真得牽手在一起,希望能攜手到老的。

女人心里一旦有了平常過日子的心態,心里難免有些不一樣。

于是韓諸在和方丈大師再見后,直接撥打了國王先生的電話:“今年初一,你抽出時間,陪我去少華寺吧?!?

國王先生:“有什么重要的事嗎?”

韓諸道:“我想你和我一起去上第一柱香?!?

國王先生有些遲鈍:“上香?”

韓諸點頭,肯定地道:“就當是為我吧?!?

极速快3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