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神棍稱霸世界/重生之神算天下上一章:第40章
  • 神棍稱霸世界/重生之神算天下下一章:第42章

第二日一大早,這邊還沒起床呢,大門外就聽到有小轎車行駛的聲音,緊接著就是大門被敲開了。

天太早了,方秀萍揉著眼睛去開門,一邊開門一邊說道:“來了來了?!?

門打開,卻是彭家兩兄弟,臉色誠惶誠恐又憂慮沉重地站在門口,見是方秀萍,已經猜到了方秀萍的身份。

當下彭大先生看看彭騰,終于彭騰上前,誠懇萬分地道:“這位是韓夫人是吧?一大早打擾,實在是抱歉萬分,但我們有急事,希望韓大師給我們指一條明路吧!”

一旁的彭大先生心里著急,眼圈都紅了:“韓夫人,求你了,請韓大師幫我們看看,救我母親一條生路吧!您要多少錢都行,,您要是覺得我昨晚態度不好,我就給您跪在這里了!”

方秀萍見到這情景,也是一驚,她素來為人和善軟弱,可從來不可能讓人跪在自己面前,當下忙扶著那真要跪的彭大先生:“先生,有事兒你說事兒,有什么需要我家女兒做的,你說就是?!?

當下彭騰先生上前,恭敬地道:“我母親病重了,本來只是腦血管堵塞,一直頭暈,想著怎么治這個頭暈呢。誰知道昨晚請韓大師看了看,韓大師也沒見怎么算,就讓我們回去做胃部檢查。我們回去趕緊要緊緊急加查胃鏡,結果就出來結果,說是胃癌,幸好是早期?!?

彭大先生聽到這里,眼淚都快要掉了下來:“這幾年我母親一直是高血壓,腦血管堵塞,總折騰這個了,也就沒查過其他的。這如果不是昨晚經大師提醒,回去查了查,還不知道有這回事呢!”

當下方秀萍聽著也替這兩個人擔憂,忙請他們進來了,又去倒了茶來給他們喝。

這時候韓諸也起床了,換下了睡衣,頭發也沒梳,就這么飄散著。

這彭大先生和彭二先生坐在客廳里,見韓諸推門出來了,忙都戰戰兢兢地站起來。昨晚沒細看,今早一看,這女孩兒長得纖細,一頭長發逶迤,穿著寬松簡單的衣服,就這么走進來的時候,實在是有點仙風道骨的味道。

彭大先生上前,噗通一聲跪在那里:“韓大師,救救我母親吧!”

韓諸連眼皮子都不曾抬一下:“彭騰先生,麻煩把你哥哥扶起來吧?!?

說著這話,她隨便坐在一旁的藤椅上,淡道:“其實昨天在你們來之前,我已經卜了一卦,卦象中顯示酉鬼空而伏于辰下,鬼空之意,說明此事隱伏未發,辰下則是腸胃之位。當時我便覺得你母親必然在腸胃之處有未發現的疾病,所以才讓你們回去查查?!?

彭騰先生扶起自己的哥哥,連連點頭:“是是是,我們查出來了,是早期胃癌。麻煩大師給看看,我們現在該怎么辦呢?本來就是高血壓伴有腦血管堵塞,現在又有一個胃癌。這縣里的醫院已經不敢收治了,說是建議轉去大醫院。咱們縣的醫院和省里還有帝京的醫院都有對接關系,說是他們可以給推薦相應的醫院??墒俏夷赣H這個情況,我也多少知道,今早已經連夜給幾個醫學界的朋友打電話咨詢過了,大家都說年紀這么大了,又有這么多癥狀,也不敢輕易動手術的,就是送到夏國最好的醫院,醫生怕也是保守治療??墒俏覀冏鳛閮号?,怎么可能眼看著老人家受這樣的罪而坐以待斃呢!”

韓諸同情地望著這兩兄弟:“兩位先生,問題是我雖然能算出這病癥,我也不是醫生,不能夠給你們治病救人?!?

彭大先生這個人卻固執得很,他走上前,從手拎包里掏出一個東西,擺在了桌子上,然后恭敬地道:“韓大師,昨晚是我出言不遜,如果有得罪的地方,請一定要原諒我。這是我的房產證,我在南門大街有一套三室兩廳,全新的,是打算給我兒子娶媳婦用的。如果大師肯指點一條明路,幫我們想想辦法,這個房產證就歸大師您了!”

彭騰先生到底穩重些,上前道:“我哥哥說的話有點粗,可都是誠心話?,F在我母親這個情況,實在是求助無門,我們也不知道怎么辦?,F在但凡有一線希望,我們都是要去嘗試的。大師既然能夠未卜先知,只憑一個卜卦就能知道素未謀面的我母親有胃部方面重病,那就請大師幫忙指點迷津吧?!?

韓諸垂眸,沉默半響后,忽然問道:“彭騰先生,你哥哥愿意拿出房產證來救你的母親,那你呢?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你少年時離家在外,掙下偌大的身價,如果需要很多錢來救你們母親,你愿意付出多少?”

彭騰先生聽了這話,低頭想了一番,最后眼睛中都濕潤了:“我父親去世得早,母親把我們拉扯大。大師說得沒錯,我十幾歲就出門闖蕩,現在是掙了不少錢,可是陪在母親身邊的時候卻很少?,F在好不容易想輕松一下,陪著母親享受天倫之樂,誰知道母親就這樣了。子欲養而親不待,這就是人世間最大的悲劇?,F在如果用我半生闖蕩下的積蓄,換我能夠多幾年陪在母親身邊,讓她過幾年安心日子,我都是愿意的?!?

韓諸聞言,笑了下,站起來,她認真地望著這兩個中年男人,緩緩地道:“你們兩個都是非常孝順的人,我很欣賞,所以我也愿意盡我所能救你們的母親?!?

這話一出,兩個彭先生都喜出望外,感激地看著韓諸。

韓諸淡笑,卻是道:“可是你們必須明白,盡人事,聽天命,我今天能夠救治你們母親一時,可是將來你們母親的身體能夠保持多久,卻也要看你們自己的?!?

其實那個最能夠幫助自己的人,不是別人,正是自己。

譬如栓子,他如果無法苦海無邊回頭是岸,如果他不能沿著自己罪惡的足跡虔誠地回到那個最初的犯罪起點,那么韓諸再大的神通,也是沒有辦法救他性命的。

而對于陳素芳護士來說,她如果不是自己有足夠的決心和耐心,韓諸的話對于她來說不過是耳邊風,她今天依然是那個怨天尤人的私人診所小護士。

世間一切的美好,其實都是需要自己發揮主觀能動性去爭取的。

兩位彭先生聽到這話,連連點頭:“大師,我們愚鈍,還希望大師明確賜教?!?

韓諸道:“一個人的命,從出生的時候就已經定了下來,幾乎是無法更改的??墒沁\卻能變,要更改先天的運數,有兩大方式,一個是靠風水,一個是靠后天積善。所謂種善因,得善果,多做善事,是為你們積福,也是為你們的母親積福?!?

兩位彭先生此時已經無話可說,只有虔誠點頭的份兒了。

韓諸又繼續道:“對于現在的常人來說,有三個最簡便的積善方式,一個是探訪孤兒院,一個是探訪老人院,一個是直接施濟孤貧,扶貧助學?!?

她挑眉,望著這兩位彭先生笑:“我如今打算籌備一家孤兒院?!?

彭騰先生頓悟,他忙上前道:“韓大師,你的話,我明白了。大師為了籌建孤兒院殫精竭慮,這是行善積德的好事兒,我們兩個人愿意盡我們所能,幫助大師完成這件行善積德的好事兒?!?

韓諸滿意的點頭:“這個目前并不著急,而且這件事關鍵看你們自愿。我只是看你們也有這份福緣,所以給你們一個建議?!?

說著,她抬手道:“現在,請把你們的母親接來,我先看看是什么情況?!?

兩位彭先生誠惶誠恐,忙道:“我們可以馬上接來,可是現在我母親適合移動嗎?”

韓諸卻道:“接來吧,醫院里陰氣重,也不利于治療?!?

兩位彭先生聽到這個,頓時覺得有道理,忙要去接母親過來。

一個小時后,一輛救護車停到了韓諸家門口。,

伴隨著救護擔架下來的是陳素芳護士,以及一位身著白大褂的大夫。

望著這一切,白大褂大夫面上的惱怒已經是無處發泄:“行,你們有錢,你們孝順,把你們病重的母親接到這里,還什么大師,還什么治病,這不是胡鬧嗎?!”

陳素芳其實也完全沒想到韓諸如今竟然要開始治病了,但是她想想過去的事兒,就覺得韓諸是一個大師,大師估計是無所不能的吧,于是她就硬著頭皮說:“孫大夫,您也別惱了,現在這位病人已經辦了出院手續,咱們也沒辦法?!?

彭大先生卻是個急性子:“孫大夫,陳護士說得對,現在我們要請韓大師幫母親治病,反正我們已經辦了出院手續,您就別操心了!”

這話一出,孫大夫差點氣死。

他其實是個耿直的性子,如果是別的大夫,估計氣得轉身就走,才不管你們這些呢!可是他這個人比較耿直,也比較牛脾氣,當下就說:“走,我跟著你們去看看,看看你們這韓大師怎么救死扶傷!跑到這么一個院子里,連個醫療設備都沒有,你們真以為這什么大師就是神仙了嗎?簡直是可笑之極!”

一旁的方秀萍簡直是無話可說了,她也沒想到怎么自己女兒如今竟然不但算命,還開始治病了。一個癌癥老太太,這怎么看怎么也是熬在那里等死的架勢,怎么女兒竟然把人家招家里還要說給人家治???這萬一死了可怎么辦呢!

方秀萍憂心忡忡地把這群人迎進了家門。

孫大夫沒好氣地看著這一切,臉上充滿了諷刺的神情。

待到看見韓諸,見對方只是個小姑娘,更加好笑:“我學醫多年,沒想到我看不了的病人,竟然跑來找你這么個小姑娘,。你高中畢業了嗎?!”

韓諸望了眼孫大夫,只一眼便看出這大夫倒是個正直熱心腸的好人,她笑了下,輕聲道:“高中倒是沒畢業,初中畢業了?!?

這話一出,孫大夫差點沒被噎死。

一群人把這位老母親放到了韓諸家客廳的沙發上,彭家兄弟和陳素芳都殷切地望著韓諸,方秀萍則是擔憂極了,一旁的孫大夫則是好笑地望著這一切。

跟著來的還有兩個護工,他們沒見過竟然還有不學醫的敢治病的,好奇地打量著韓諸這個傳說中的什么什么大師,一副看熱鬧的樣子。

韓諸笑了下,卻是道:“你們都出去吧,我進行靈療的時候,不希望有外人在場,會打擾到病人進入深度意識體驗狀態?!?

彭家兩兄弟早已經對韓諸信服得五體投地,此時聽到這話,忙道:“好,我們出去等著?!?

陳素芳從旁點頭,隨著方秀萍也出去了。

唯獨那個孫大夫,皺眉,不敢茍同地望著彭家兩兄弟:“你們就這樣把你們生病的母親扔給一個不學無術的小姑娘?”

彭家老大性子急,聽到這話,使勁地拽著孫大夫往外走:“我們就是相信韓大師,韓大師沒見過我母親都知道她有胃部疾病,你們呢?我們現在不信她還能信誰!”

孫大夫被拽出去,心里也是惱火,沒好氣地道:“我們的醫學是科學,醫學是要建立在檢查的基礎上才能知道病人什么病情,可不是抓一個鬮猜一猜的!你們這搞的叫什么事啊,都什么年代了,不趕緊送到大醫院去找專家會診,卻跑到這里讓一個什么神棍在這里治療!”

彭騰皺了皺眉,望著孫大夫道:“我認識的朋友,本身就是大醫院的癌癥方面的專家,他說我母親這種情況,只能保守治療,保守治療的意思其實我懂,就是能活多久是多久。那你說這種情況下,我該怎么辦?”

孫大夫聽了,愣了下:“那你以為她就能治好嗎?”

彭騰擰眉道:“我不知道她是否能治好,但現在這是我們最后的希望。其實我也聽說過一些例子,說是有的人得了癌癥,每天依然出去旅游,玩得非常開心,結果最后癌癥自己痊愈了。所以我想著,這個癌癥可能也是一件比較玄乎的東西。既然現代醫學沒有辦法,那我只好求助這位大師了?!?

孫大夫低頭,凝重地道:“你這是病急亂投醫?!?

不過說完這話,他也就不再說什么了。

畢竟確實這個老人家的病,基本真得沒有醫院敢對她進行什么積極的治療了。

這是被現代科學宣布無藥可救的一個老太太。

其實治療這個老太太的辦法,和上次催眠莫浩峰是一個道理。

只不過催眠莫浩峰是讓他的意識回到他靈魂的最深處,讓他看清楚自己一切痛苦的前因。這是屬于精神層面的治療。

而對于這個老太太,卻是身體方面的治療。韓諸是用催眠的方式,帶領這位老太太進入到她的深度意識層次,然后通過她自己的精神力量,來去排除身體內的異物,從而達到治療身體疾病的目的。

韓諸坐到了沙發旁,輕輕拍了拍老太太,老太太此時迷迷糊糊的,頭暈腦脹間,就看到身旁有一個長發披肩的女孩兒溫和地笑望著自己。

她迷迷糊糊地道:“你是誰?”

韓諸笑著道:“我是來幫助你的,你是不是感到很痛苦?”

老太太皺著眉頭,難受地說:“我渾身都難受,頭暈腦脹,沒有什么勁兒。我是不是要死了?”

韓諸搖頭:“不,你不會死的?!?

老太太:“你們是不是瞞著我什么???我到底得了什么???”

韓諸笑著道:“你只是身體上有點不好的東西,現在我們一起想辦法把這個東西扔出去,然后你就能好起來了。你覺得這樣好嗎……”

老太太渾身無力:“閨女啊,我不懂……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韓諸伸手,輕柔地撫摸著老太太的額頭,笑著道:“來,你看著我的眼睛……”

老太太老眼昏花地望向韓諸的眼睛,望過去的時候只覺得那眼睛很深,很遙遠,仿佛看不到邊。

她的耳邊響起了韓諸輕柔溫暖的聲音:“現在,你跟著我一起來……”

老太太覺得很疲憊,可是她又無法閉上眼睛,她整個人開始變得渾身輕飄飄的……

韓諸緩慢地引導著老太太,看著她進入了深度意識之中,這才指著她的腹部道:“你看看,這里有什么東西?”

老太太低頭看了下自己的腹部:“我這里有一個黑色的東西……”

韓諸:“嗯,它有多大,是什么樣子的?”

老太太:“像杏子那么大一個,一直在轉圈兒呢?!?

韓諸:“好,現在,你讓它離開你的身體,好嗎?”

老太太:“它出來了,可是它還在轉呢?!?

韓諸見此,緩慢而清晰地念出一段咒語。

念完之后,她凝視著老太太:“現在呢,現在這個黑色物體在哪里?”

老太太努力地睜大迷茫的老眼,奇怪地道:“它不見了?!?

韓諸點頭,知道關于老太太的這次初步靈性調理效果不錯,當下讓老太太繼續躺下,將她從深度意識中喚醒。

這時候,她打開門,招手讓彭家兄弟進來。

彭家兄弟早已經等得心急如焚,此時見門開了,忙沖進來,進來的時候卻見自己的母親坐在沙發上,精神看上去很不錯的樣子。

彭家老大忙蹲在那里;“娘,你身體怎么樣???感覺怎么樣?好點嗎?”

老太太迷惑地說:“我覺得好像頭不疼了,渾身挺輕松的?!闭f著,她甚至抬腳就要自己下沙發。

彭家老二忙扶住。

彭家老大對著韓諸千恩萬謝:“韓大師,你太神奇了!我母親是不是就這樣好了?”

外面的陳素芳和方秀萍此時已經看呆了,不可思議地望著那個進來的時候昏迷,如今竟然精神挺飽滿的老太太。

這簡直是如同變魔術一般??!

孫大夫則是震驚地望著這一切,如果不是他親眼看過那個老太太的檢查資料,他會以為這根本是彭家兄弟和這位什么韓大師事先布置下的一個圈套!

可是此時此刻,他疑惑地望著韓諸,忽然感到一股腳底發涼的感覺。

他學醫多年,經驗也算是豐富了。

可是現在,他難道竟然要懷疑他曾經學習過的,信奉過的,那一切嗎?

這位孫大夫晚上回去后,整整一夜沒睡覺,當然這是后話。

現在的彭大彭二先生,對韓諸簡直是千恩萬謝,恨不得跪在那里。

老太太現在聽兩個兒子說話,也知道眼前的女孩兒就是傳說中的韓大師,又聽說她好像救了自己,也是感激得不得了。

不過韓諸卻話音一轉,道:“這位老太太病很重,一次靈療只能暫時緩解。要想徹底除根,還要再進行至少三次靈療?!?

彭家兄弟現在對韓諸簡直是奉為神明,此時聽到韓諸這樣說,自然是連連同意。

臨別之前,彭家老二要給韓諸錢,是一張金卡,說是里面有三十萬。

彭家老二感嘆道:“大師,這三十萬,請代我捐助給孤兒院吧。等我母親病好了,我一定行善積德,跟隨大師造福世間?!?

韓諸接過那卡:“好?!?

待彭家兄弟陪伴著老太太離開,陳素芳護士卻沒離開,她跑過來小聲地說:“大師,其實我有個事兒想求你幫忙?!?

韓諸點頭:“嗯?”

陳素芳不好意思地道:“我現在結婚了,我大伯子家有個兒子,凡事兒總是不太順,不是差點被車撞到,就是差點喝水嗆到。他們前幾年去旅游,遇到一個算命先生,說是這孩子活不過七歲呢。當時是根本沒信的,現在眼看著這孩子七歲了,總是各種事不順,心里也是怕,所以希望你能給看看?!?

韓諸略一沉吟,便道:“好,那你讓你大哥大嫂把孩子帶來吧,最好是夫妻兩個一起來?!?

陳素芳知道韓諸現在不同以往了,也是輕易不給人算命的了,現在求她這件事,其實是怕她不答應的,如今竟然痛快答應了,心里很是感激:“韓大師,實在是太感謝你了?!?

韓諸卻笑道:“客氣了?!?

到了晌午過后,陳素芳帶著自己的哥嫂和侄子過來了??雌饋砀缟撘彩锹犝f過韓諸大名的,是以過來的時候態度非常恭敬的樣子。

韓諸剛一看到這小男孩,頓時皺起了眉頭,這小男孩眉頭殺氣重重,黑氣彌漫,分明是不久于人世的樣子。

陳素芳見韓諸的神色,知道事情不妙,忙問道:“大師,我這侄子?”

這話一出,這哥嫂也是神情緊張起來。

韓諸道:“把這孩子的八字給我吧?!?

哥嫂聽了,忙遞上生辰八字。

韓諸接過來,迅速排了一個紫微斗數先天盤,一看之下刑囚夾忌,又排了大運盤和流年盤,卻是個流年羊駝夾忌又逢晦氣,越往后排臉色越難看,最后不得已,她又排了流日盤,從當前天開始排,排了今天排明天,一天一天地看。

陳素芳這兩天也是見識了韓諸的能耐,從未見過她算個命這么艱難,如今看她排了一個又一個的盤,而且臉色凝重,便知道事情不妙。

那哥嫂二人,看著韓諸的臉色,也是大氣不敢出。

最后,韓諸排到十三天后,一看之下,嘆了口氣。

她抬頭,憐憫地望著這夫妻二人,最后目光看向那個孩子。

她看那個孩子的神色,已經如同看一個死人一般了。

這孩子只能活十三天了。

62

這孩子只能活十三天了。

如果是以前,韓諸會說,世間之事都有因果,我作為一介凡人,無能為力。

可是重活一世的韓諸,望著那對目光殷切的父母,再看看那個其實只有七歲,一切懵懂無知的小孩兒,她竟然有些不忍說出口。

韓諸不說話,那對父母和陳素芳卻都已經隱約猜到了。早幾年那個算命先生的話,當時也沒真太信,這幾年總是坎坷不斷,現在開始有點怕了。

极速快3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