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神棍稱霸世界/重生之神算天下上一章:第35章
  • 神棍稱霸世界/重生之神算天下下一章:第37章

韓諸的目光如水,沉靜,仿佛具有神奇的安撫力量。

他躁動的情緒忽然平靜下來。

“它來到我身邊,但是我卻沒正眼看它一眼,還把它打跑了,所以這一世,它才四個月就離開了嗎……”

韓諸肯定地點頭:“是?!?

她的聲音清脆動聽,帶著少女特有的柔美,可是卻仿佛一個錘子一般,敲到了他心上。

韓諸望著莫浩峰,平靜地道:“我也有前世,我的前世也曾痛苦和迷茫,盡管我修習玄學,曾經站在這個領域的最高端,可是有時候我也苦思不得其解。后來我跟著師父在少華寺聽經,慢慢地去探究世間因果之說?!?

所以她最開始讓栓子讀的,是《三世因果經》。

莫浩峰神情凝重地坐在那里,緊皺著眉頭,目光落在餐桌上的酒杯上??墒撬斎豢吹貌皇沁@個酒杯,他只是陷入了自己的深思中。

許久后,他忽然抬眼,問韓諸:“那她呢,我和她又是為什么?”

韓諸笑:“現在,讓我們重新回到夢中來……”

這一次,莫浩峰也許是知道了這個過程,大腦中有了警惕,韓諸用了三次,才漸漸地將他催眠。

這一覺,他睡得并不安穩,在夢中,他依然是緊皺著眉頭的。

他很快就醒過來了,醒過來的時候,額頭都滲透出汗來。

他面上有著大徹大悟一般的痛,兩只手捂住臉,可是淚水卻從指縫里流下來。

韓諸沒有去問這一次他看到了什么。

莫浩峰也沒說,他只是低著頭,手指頭都在顫抖。

輕輕一聲嘆息,韓諸溫聲道:“我可以暫時把我的肩膀借給你?!?

莫浩峰抬起頭,淚流滿面,兩眸痛苦不已。

他凝視著面前沉靜如水的女孩兒,疲憊地依靠在她的肩膀上,身形微微顫抖,后來干脆將她的身子就那樣抱在懷里。

很久后,莫浩峰終于平靜下來,去洗手間洗了一把臉后,雖然眼圈依然是紅的,可是到底看上去仿佛輕松了。

出了飯店,他開著車,忽然開口道:“我現在忽然不再糾結了,我放下她了?!?

韓諸微合著雙眸坐在副駕駛座上,淡淡地道:“其實你對她從來不是愛情?!?

莫浩峰微詫:“哦,那是什么?”

韓諸仰面,低嘆了聲:“我給你講個故事吧。以前我認識的一個朋友,一個大學的教授,他養了一個母雞。那個母雞估計天天想著這里應該有一個公雞,你猜后來怎么著?”

莫浩峰皺眉:“它找了一只公雞?”

韓諸搖頭:“不,它把自己變成了一只公雞?!?

莫浩峰聞言,難得竟然笑了下:“我不信?!?

韓諸淡淡地道:“我知道你不信,可是這是真實。我親眼所見的真事?!?

她微側過頭,望著莫浩峰:“這只是一個例子,我也只是想告訴你。你就像那只母雞一樣,其實小時候的你未必不是個可憐孩子,你需要一個人來照顧,你渴盼有個人來疼愛你。當你看到那個鄰居女孩的時候,你覺得她就像另外一個你自己。所以努力想把自己變成一個強大的人,強迫自己從一只母雞變成一只公雞??墒悄憬o了自己太大的壓力了,所以你痛苦?!?

“其實人與人之間的緣分,就是那么淺薄。如你剛才夢中所看到的,你和她的緣分,只有那么一點?!?

車子在夜晚的街道上緩緩而行,路邊的些許燈光進入車中,莫浩峰的神色晦暗難明。

他好久不曾說話,半響后終于轉過頭,望了眼韓諸。

“韓諸,那你呢?”

莫浩峰斟酌著詞匯:“你愛的那個人,和你有多少緣分?”

韓諸聞言,想起敖某人,不由笑了。

莫浩峰眼角余光察覺到,她笑得極為動人,帶著幾分少女青澀的甜蜜,又有成熟極致女人的溫婉,就是這兩種矛盾的味道,卻就這么在她那一笑間展現。

于是這么一刻,莫浩峰再次覺得,自己的心怦地多跳了幾下。

“我和他的緣分,太久遠了。至于這緣分到底有多少,我也不知道了?!?

話說到這里,韓諸忽然想起曾經的曾經,她在那個俊美的少年固執地表達著自己愛的時候,曾說過的話。

“你是紫府朝垣的吉格,雖說紫府朝垣,食祿萬鐘,你這一世注定手握重權富貴兩全??墒俏沂菤⑵评堑母窬?,無論是你我命宮還是夫妻宮,都是兩相刑克,注定沒有結局的?!?

他是怎么回答的來著,尤記得,那個俊美到猶如神祗一般的少年,堅定地道:“我不信命,我相信人生握在自己手中。我愛你,從見到你的第一眼開始,我的心神都被你牽制,再也放不開。既然這樣,我怎么可能會因為你所謂的命理相克而放棄自己所愛?韓諸,你枉被稱為一代大師,難道真得要反而被自己的命所束縛,畏首畏尾,連開始一份感情的勇氣都沒有嗎?”

少年伸出手,握住她的,仿佛要給予她無窮的力量:“相信我,也相信你自己。我愛你,我知道你對我也有好感?!?

54 韓諸的生氣

想起那個少年剛毅俊美的面容,即使事隔十四年,韓諸依然不能不動容。

只是曾經癡情話語,后來終究是他先放棄。

韓諸摸了摸額頭,這是一個心結,她現在去重新接受他,并不意味著她會忘記曾經的傷害。

莫浩峰忽然將車子停在了路邊,他轉首認真地凝視著韓諸。

“韓諸,不管那個人和你有多少緣分,可是我都覺得,他不值得?!?

他望著韓諸,定定地道:“你這么美好的一個女孩子,值得更好的男人去愛你,他不配?!?

韓諸微詫:“你知道他是誰?”

她其實是有點發懵的,國王先生來本市的消息,假如他都能探測到,那榮園所有的保鏢情報局護衛隊是不是該統統下崗了!

莫浩峰點頭:“是,你上次說過的,曾經以為不再愛他了,可是現在發現依然愛他。我真是難以想象,像你這樣的女孩子,竟然曾經為了一個那樣的男人去吃安眠藥自殺?,F在又重新愛上他。他——”

他有什么好?

莫浩峰緊皺著眉頭,不忍把貶低陳立的話說出??墒菍嵲谑悄莻€陳立太不入流了,就連栓子都比他強一萬倍吧!

韓諸頓時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到。

陳立?

這個人早已經被她放到了九霄云外,莫浩峰竟然認為自己愛的是陳立?!

不過想想也是,她所說的話,確實讓人容易這么誤會。況且以前和少女韓諸有過感情糾葛的,也只有陳立一個啊。

韓諸忍不住想笑,不過還是憋住,半響終于道:“我真得沒有愛陳立?!?

莫浩峰猛然回頭:“你不愛陳立?”

韓諸點頭肯定:“那當然?!?

莫浩峰擰緊眉頭:“那你愛誰?”

韓諸眨眨眼睛,笑:“保密?!?

她眨眼睛的樣子,調皮清純,這讓莫浩峰心中再次一動。

這個女孩本身就如同一個謎團一樣,現在在他心里更神秘了。

韓諸住的是賓館,莫浩峰將她送到賓館后,又叮囑了一番就離開了。

打開手機,卻見是一堆的短信。因為當時國王先生發了短信,她怕后面會打擾莫浩峰的催眠,所以調為靜音了。

現在看著那一堆的短信和未接電話,她知道這個男人估計要瘋了。

正要打回去的時候,就見他再次打了過來,于是忙接了。

“韓諸,你到底在做什么?”國王先生的聲音難得地摻雜著慍怒。

韓諸笑盈盈地道:“對不起,剛才有事,我調為靜音了?!?

她說話這么溫柔,可是卻仿佛依然沒澆熄國王先生的怒火。

“你剛才有什么事,和誰在一起?”國王先生仿佛一個當場捉奸的妒夫,隔著手機,都能聞到濃濃的醋味。

“給你說了啊,一個朋友?!表n諸開始還納悶他這是怎么了,后來恍然,估計那保鏢團已經來了。難道那保鏢團把自己的行蹤報告給國王?

這,這,這,幾乎相當于監視了!

于是韓諸也有點小小的不樂意了:“你監視我?”

國王先生估計自知理虧,不過還是道:“我這是在保護你,你知道宋嬌蘭她對你虎視眈眈?!?

韓諸低哼:“我不喜歡,ben,你這樣有點過分了?!?

國王先生沉默了一會兒,忽然啞聲開口道:“那你呢,你讓那個男人抱著你,難道你不過分嗎?”

韓諸:“你果然監視我!”

國王先生無奈:“諸諸,我們不要吵架。我只想和你心平氣和地談談?!?

韓諸:“我也不想和你吵架,可是ben,你是不是當國王太久了,已經忘記尊重兩個字怎么寫了?”

她是真得沒有要和他吵架啊,她兩輩子加起來都活了42年了,她怎么可能像個小孩子一樣和他吵架呢?

她是讓莫浩峰抱了自己一下,可是他懂不懂,那在她心里就是一個可憐的朋友,一個病人!在別人最痛苦最無助最迷茫的時候,給予一個擁抱,這很過分嗎?

西方的見面禮還是抱抱抱的呢,當年他們一起窩在國外,也沒見他對此表示意見??!

于是韓諸快刀斬亂麻地道:“現在馬上撤走你的人,我不想看到。在你沒想明白這件事為什么錯了前,不要給我打電話?!闭f完她毫不留情地關機了。

關上電話后,她心里卻依然很不舒服。

相愛是容易的,可是相處其實是艱難的。

她打開了電視,胡亂看著,誰知道里面一個女人正哭哭啼啼地求著前男人要求復合,各種可憐。

無奈,她就又換了一個臺,卻在講什么新聞,說是明天帝京要開一個世博會,這是五年一次的,十幾個國家都會派人來參加,這是第一次在夏國舉行這樣的博覽會,國王先生第二天會親自參加開幕會。

哼,又是他。

韓諸又換了一個臺。

誰知道這一次,卻又是一個某地方臺新聞,講的是國王親自視察哪里哪里,今年什么什么大豐收!

他真可忙??!

韓諸無奈地關上電視,可是躺在床上,腦中卻不斷地浮現那個男人的面孔。

癡情的,霸道的,哀傷的,無奈的,冷漠的……

最后那些所有的神情和面孔都化成一個背影。

一個赤著的,光滑的,十九歲少年特有的那種青春健美的背影。

那是一個冷漠的,遠去的背影。

她的手指尖還觸碰得到他肌膚的溫度,耳邊卻聽到他說要分手的聲音。

韓諸抓住一個軟軟的枕頭,恨恨地將它扔到了地上。

“姓敖的,在你主動給我解釋當年分手的原因前,我決定不愛你了!”

解釋的不滿意,還是——不愛你!

這一夜,韓諸難得地失眠了。

她打開電腦,開始在網上搜索國王先生的消息,看他的各種新聞。

其實關于他的新聞寥寥可數,也有人偷偷議論為什么國王一直不結婚的,說這個那個的都有,不過目前討論最熱的就是國王先生喜歡的是男人。

于是還有人開始討論,國王先生是個攻還是個受呢?

這是一個問題!

也有對國王先生狂熱愛好的小蘿莉粉絲們,還把國王先生從小到大的各種照片都整理成冊。

韓諸去下載了一份,于是一張張,一點點地看著,看著這十幾年來他的變化。

從青澀到成熟,從俊美到穩健,那是她缺失的十年,是她刻意去忽略的歲月。

在她親手下廚,做一些小甜點,和譚思平一起共享的時候,這個男人正在各種外賓官員的陪同下,食不知味地吃著午餐。

在她挽著譚思平的手坐在花園里散步的時候,這個男人正在一群保鏢官員以及新聞工作者陪同下去視察某地的災情。

在她坐在窗前翻著易經,品著香茗的時候,這個男人也許正在繁重的公文中抬不起頭。

低下頭,其實韓諸心里很不是滋味。

盡管是他放棄了,可是為什么看起來仿佛他才是被拋棄的那個?

韓諸嘆了口氣,想著國王先生知道莫浩峰抱著自己的情景,估計他心里確實不好受吧?

于是這一夜,韓諸坐在電腦前,一語不發地盯著他照片上那張剛毅俊美的臉龐。

一直到了凌晨五點多,她身體疲憊至極,可是心中依然難以平息,干脆拉開窗簾。

這是一個賓館的十七層,窗外是這個城市的萬家燈火。

燈火璀璨的不夜城,下面車水馬龍。

車水馬龍?

韓諸探頭看了下,卻看到下面靜悄悄的,其實沒幾輛車,偶爾有車經過,看起來也有點特別。

街道上沒有什么夜行人。

只在街邊處,偶爾有穿著國安制服的人。

韓諸開始覺得不對勁了。

五點多,按說早起的人也該起來了,比如清潔工,比如賣早點的,又比如趕著上早班的……

可是街道上沒有人,只有穿著國安制服的人在到處巡邏。

韓諸蹙了下眉頭。

還沒等她想明白怎么回事呢,就聽到外面響起門鈴聲。

她走過去,從貓眼里往外看,一看之下,卻是吃了一驚。

那個俊美剛毅的臉龐,那雙清冷固執的眼睛,除了那個讓她一夜未眠的國王先生,還能有誰?!

國王先生像是知道她在貓眼里看自己一眼,這次沒按門鈴,而是敲了下門,沉聲道:“諸諸,開門?!?

韓諸打開了門。

此時已經是入冬了,國王先生身上帶著些許寒氣,深灰色的毛呢領子豎著,襯得他臉龐越發棱角分明,俊美堅毅。

极速快3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