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神棍稱霸世界/重生之神算天下上一章:第31章
  • 神棍稱霸世界/重生之神算天下下一章:第33章

大家都看懂了韓諸的意思。

于是眾人紛紛上前表忠心。

搞定了莫浩峰公司內部的事兒,韓諸暫時松了一口氣。想著如果不是有國王先生相助,如果不是自己早已知道莫浩峰事業上有這么一個坎,就憑莫浩峰自己,等他出局子里出來,怕是公司早就被人掏空了。

而接下來呢,韓諸所要做的就是去醫院看看,那個被莫浩峰打了的人到底什么情況。當下一路開車到了醫院,找到了那個被莫浩峰打傷的“王大發”的病人所在的病房。

韓諸透過玻璃往里面看,只見那病人正坐在窗前,抱著一個一次性碗在那里吃著,那碗里好像是熱氣騰騰的拉面。

韓諸敲了敲門,那病人瞪大了眼睛往外看,見是有人來了,忙將那拉面放到一旁,然后虛弱地躺在了床上。

笑了下,韓諸走進去:“王先生,我是莫浩峰的朋友,他把你打傷了,聽說你傷得特別嚴重,所以特意過來看看你?!?

王大發一聽是莫浩峰的朋友,頓時警覺地望著韓諸:“你,你想干什么?我這可是傷得不輕,你既然是他朋友,那就記著我要賠錢??!我要賠一大筆錢,不然饒不了他!讓他在大牢里蹲一輩子!”

韓諸笑著道:“您這傷得不輕,需要人在旁邊照顧吧?為了表達莫浩峰的歉意,我特意帶了兩個人來,就由他們在這里照顧你吧?!?

說著這話時,兩個保鏢出現了,他們如兩架鐵塔一般矗立在病床前。

王大發瞪大眼睛,疑惑不定地望著這兩個人:“喂,你這是要干什么?你要敢打我我馬上叫國安了!”

韓諸笑:“你誤會了,我沒其他意思,在你出院前,就由這兩位來照顧你。你的醫藥費營養費我也全權負責了,安心養傷,不要多想?!?

說完,又對那兩個保鏢吩咐道:“你們一定要好好照顧王先生,王先生傷得非常嚴重,你們一定要寸步不離地照顧?!?

兩個保鏢精悍地站在那里,背著手,聽到這話,沉聲道:“是!”

頓時,王大發驚懼地望著這兩個人。

韓諸擺擺手,對著王大發笑了下,然后離開了病房。

回到賓館后,正是午后,秋天暖洋洋的太陽透過大落地玻璃窗射進來,她倒是覺得很舒服。

左右也沒什么事,她于是使喚“呵呵”技能召喚了國王先生。

國王先生竟然一直沒回答。

她有點失望。

以前一直是她叫,他就會出來的?,F在想想,其實對于他來說真是不容易。

他可是國王啊,夏國的最高領導人,他日理萬機,哪里有那么多時間陪她玩這種小孩子的玩意兒呢。

就在這時候,國王先生忽然給她回了一個短信:“諸諸,你在哪兒呢?”

韓諸無聊地躺在大床上,讓深秋的太陽籠罩在自己身上,她感到暖暖的味道。

一下一下地按著屏幕,打出字來:“在床上呢?!?

國王先生:“一個人?”

韓諸:“你希望有個人陪我一起在床上嗎?”

國王先生:“不要逗我。你現在在岳陽市?”

韓諸:“是啊。我猜你一定知道?!?

國王先生:“呵,我就是擔心你?!?

韓諸:“好,我明白?!?

國王先生:“岳陽有一個風景區,就在市區東邊,空氣好,景色美,不錯。你沒事可以去看看?!?

韓諸:“你看起來倒是很清楚?”

國王先生:“我以前視察過那里,大概知道?!?

韓諸:“好,我去查查?!?

國王先生:“諸諸,我還有事,先下了,你自己玩吧?!?

韓諸:“好的,再見?!?

看著國王先生的消失,韓諸忽然覺得心頭有點失落。

難道十八歲的少女到了傷風悲月的時候,于是她竟然開始對他產生這種類似于依戀的情緒了?

韓諸深吸了口氣,決定不再去想。

盡管這一世她選擇了重新愛他,可是這并不代表她要從心理上去依賴這個男人。

她可是從來沒忘記過,是誰,在她最全身心地愛著他的時候,狠狠地給了自己一刀!

當下她就穿好了風衣,出來開著車,來到了國王先生所說的風景區,這里有許多紅磚綠瓦的房子,流水小橋的,倒是看著心曠神怡。

她開著車沿路走著,前面有大片的柿子樹,有果農正拿著長竹竿去摘柿子,一個個柿子紅紅的,很是飽滿香甜的樣子。

她停了下來,干脆買了十斤柿子,打算帶回去給媽媽方秀萍嘗嘗,專門挑了硬的,免得回到家就爛了。

買了柿子,她開車繼續往前,前面有很多紅瓦房,里面都是開著店。

原本只是不經意地看看的,誰知道前面樹林一轉,就出現了一個樓房,那樓房的建筑風格和其他的略顯不同,倒是看著眼熟。

于是韓諸心里就那么一窒。

當年為了躲開自己那糾纏不休的小師姐,她在x國的時候,恰好那時候少年時期的國王先生也在那里留學,兩個人真是躲在小樓成一統啊。開始的時候還住在一個公寓里,最后覺得不夠盡興,于是他去找了一處別墅,不大,其實就是個鄉間小樓,西方的風格,紅色的木板樓,兩個人在里面,那可真是搞得昏天暗地。

如今看到的這個樓房,倒是和當初他們住過的那個很像的。

她打了方向盤拐入了前方那個小院,見這里四周靜悄悄的并沒有人,于是干脆停下來,下了車。

“有人在嗎?”她問道。

可是小樓房里靜悄悄的,門半開著。

韓諸并沒有從這個樓房里感覺到什么危險的氣息,于是她邁步進入。

紅色的木門,推開來后,她一眼看到客廳里的布局,就呆在那里了。

正廳里是淡藍色的懶人沙發,陽臺那里有一片鋪著的榻榻米,可以于午后在那里曬著太陽,茶幾是紫檀木的,簡單雅致。一旁有個奶白色的木格柜,上面放著相框以及花瓶等物。

鬼使神差中,她抬起腳來,走了進去,卻見那相框上,赫然正是年輕時候的自己。

那時候,她二十八歲,他才十八歲。

她嬌美淡雅,長發柔順,穿著一襲白裙,帶著甜蜜的笑坐在那里。

他高貴俊朗,有著王室成員特有的矜持,不過卻就那么坐在她身邊,親昵地環抱著她的腰肢,溫柔地將她摟在懷里。

那時候的他,那么年輕,真是俊美得猶如一座雕塑。

“諸諸……”一個低啞清冷的聲音,帶著壓抑,忽然回響在這大廳中。

49 快點看吧(加更)

“諸諸……”一個低啞清冷的聲音,帶著壓抑,忽然回響在這大廳中。

韓諸猛然回首,卻見秋風颯颯之中,一個穿著剪裁得體的毛呢大衣的男人,就那么立在門口處,遮住了一室的陽光,也遮住了外面的秋風。

韓諸頓時愣住了,光影交錯間,眼前三十歲的成熟男子恍惚和那個記憶中俊美的少年重疊。

就在這恍惚中,她的唇畔情不自禁地溢出他的名字:“ben……”

話音剛落,就在她還沒看清楚的那一刻,那個男人忽然一個箭步上前,有力的臂膀強硬地將她摟在懷里!

他的氣息中帶著秋風的味道,他的身上有淡淡的男性香水的氣息,很清淡的那種。

他將她緊緊地箍在懷中,像是生怕一個放手,她就會消失不見了一樣。

他將臉埋首在她散發著少女馨香的頭發中,摟著她的手帶著一點微顫。

他的氣息很不平穩,胸膛劇烈起伏著,以至于被他摟在懷中的韓諸都覺得自己的胸部也被迫隨著他起伏。

彼此緊緊相貼間,她能感覺到他的心跳,強而有力。

“諸諸,我知道是你,我剛才第一眼看到,就知道是你來了?!彼蛦〉啬剜?,卻將剛毅的臉龐在她頭發上磨蹭,一刻都不舍得離開。

“ben,你出現得太突然了?!?

“我等了太久了,等到已經沒有耐心了?!彼韲甸g翻滾著的語句,帶著壓抑的嘶啞。

“可是你把我抱疼了?!表n諸小聲地說。

于是國王先生總算放開了韓諸。

只是稍微放松一點而已,不過他很快用他修長有力的大手捧住韓諸的臉頰,深邃如海的眸子靜靜地審視著她。

他的眸子深不見底,里面卻仿佛燃燒著火焰一般,幾乎要將韓諸吞噬。

于是這么一刻,韓諸覺得,曾經那個執著地熱戀著自己的少年好像又回來了。

他輕輕地俯首,用自己高挺的鼻子輕輕蹭了下韓諸的,然后低聲呢喃道:“諸諸,盡管你變了一個樣子,不過你還是你,從來沒有變過,我看你的眼睛就知道?!?

韓諸的鼻子多么柔軟啊,被他那高挺的鼻子這么一蹭,有點疼,于是躲了下,口中呢喃道:“我這不是變年輕了嘛……”

誰知道她剛這么一躲,卻仿佛引起了他體內什么什么的獸性一般,他有力的大手忽然就那么按住她的后腦勺,然后俯首下去,線條分明的唇就那么強硬地貼在了韓諸唇上。

她的唇嬌小柔軟,帶著點點涼意,可是他的不是,卻是火熱得仿佛燙人一般。

她被他這么強烈生猛的吻弄得有些承受不住,就想后退,可是他一只臂膀有力地攏住她的腰肢,另一只手則是伸展著幾乎扣住了她的后腦勺,她前不得后不得,于是就這么被他扣押在那里,被動地承受著他狂風暴雨一般的蹂-躪。

他的唇舌霸道地分開她柔軟的唇,然后舌頭不容拒絕地探入其中,開始在她口中翻攪倒海,她唇齒中的每一處,仿佛都被他霸道地占有和侵略。

她只覺得唇舌中仿佛漸漸地泛起一股酥麻的感覺,這種酥麻漸漸地蔓延,蔓延到了全身,讓她忍不住發出嚶嚀的聲音,也讓她忍不住身子發軟,于是就這么心甘情愿地靠在他堅實的胸膛上。

也不知道他到底吻了多久,幾乎有天荒地老誓不罷休的感覺,一直到最后她都覺得自己喘息困難要暈倒在那里了,他才放開。

他的唇緩緩地離開時,有晶瑩的拉絲在兩唇之間蕩漾,韓諸氣喘吁吁,兩頰嬌紅,無奈地望著眼前的男人。

“放開我……”她聽著自己嬌喘的聲音都覺得臉紅。

“不放,這一次我絕不放開?!彼穆曇舻统炼缘?,帶著激情過后特有的粗噶。

抬眸間,四目相對,他的眼底依然泛著火熱的癡情,幾乎能燃燒一切。

她柔軟地倚靠在他身上。

現在的她身高約莫只有一米六,而他是一米八幾的身材,于是她也只能選擇靠在他身上了。

她踮起腳尖來,用胳膊環住他的脖子,笑著道:“你怎么忽然出現在這里?”

其實她原本以為,換了一個身體后,兩個人之間會有些尷尬,也許以前相愛的感覺再也找不回來了。

可是此時此刻,她知道自己錯了。

無論她變成什么樣,眼前這個男人總是不會變的,他總是能一眼認出自己,然后將自己緊緊抱住的。

這么一刻,她忽然覺得有點疲倦。

其實自從變成這個十幾歲的女孩兒,面對巨大的落差,她何嘗不曾有過迷茫和徘徊呢。她在最失落的時候,唯一想撥通的就是他的電話,盡管那時候的她最終還是選擇了放棄。

現在她就這么突然覺得有點累,覺得就這樣靠著他挺好的。仿佛一下子回到了十三年前,她離開了師門,就那么和他無拘無束地玩耍胡鬧。

國王先生低頭凝視著懷中的小女孩,她神情嬌媚,眼神柔軟,一如十幾年前那個躺在自己懷里的女人一般。

她櫻桃一般的紅唇因為自己的蹂躪,而顯得猶如被狂風暴雨打過的嬌嫩花朵一般。

于是他胸臆間有幾分蕩漾,也有幾分不忍心,干脆一把將她打橫抱起。

“你這是做什么?”韓諸忽然被凌空抱起,忙抓住他的衣領。

這也是一個有硬挺領子的大衣,正好抓住那個大領子。

國王先生眸底的火焰越來越濃烈,燒得他自己聲音都越發的沙啞。

他粗噶而低啞地說:“你不是要鑒定嗎?”

哦……怎么鑒定呢……

韓諸沒有問,她只是無辜地眨了眨眼睛。

國王先生的一只大手從衣擺下叉入她腰部,抬腳抱著她往樓上走去。

“這個樓上的臥室里,我放了一張世界最頂級的大床,你一定要看看是否喜歡?!?

韓諸的感受篇

鑒定的過程,對現在的韓諸來說,是艱難的。

如之前韓諸所說,國王先生實在是天賦異稟!

當年二十七歲的韓諸初嘗禁果,一度覺得男人這個玩意兒,少碰為妙。況且十七歲的男孩子,他有永遠發泄不完的精力,他又是那么的愛你,愛你愛得恨不得永遠和你交在一起,就那么埋在你體內,永遠地不出來才好呢!

后來雖然漸漸地好了,不過到底她有些難以應對。

而現在呢,現在是什么情況呢!

三十一歲的國王先生,雖然不像年少時那么血氣方剛,可是他變得更為強硬,更為粗大,也更有韌性和耐性。

況且,他如今的架勢,那是霸道的仿佛要讓韓諸償還這么多年來的忍耐和痛苦。

他幾乎是肆無忌憚地索取,囂張跋扈地在她身體中橫行。

可是他卻忘記了,現在的韓諸,只有十八歲。

嬌嫩的身體,跟一朵花兒一般。

韓諸的感受篇

當一切狂風暴雨過去后,韓諸疲憊酸疼地躺在大床上。

大床果然是世界頂級的床,真是舒服??!

可是韓諸卻覺得極為不舒服。

這時候的國王先生,望著被自己摧殘過的女孩兒,憐惜地摟著她:“諸諸,現在還疼嗎?”

韓諸有氣無力地呻著:“疼……”

她也沒想到,原來的那個少女韓諸竟然沒和陳立搞在一起,竟然是個處女身!

國王先生溫柔地親著韓諸光潔的額頭,疼寵地道:“這附近有溫泉,我帶你去泡?!?

溫泉?

韓諸眼珠轉了轉,覺得這個主意不錯。

“好吧,可是你不許再碰我了,再來一次我就受不了了?!彼忍岢鲆?。

國王先生笑了,撫摸著韓諸的發絲,溫聲道:“我知道的?!?

于是國王先生親自抱著韓諸下了樓,這時候,外面已經有一輛加長轎車停在那里了??此破胀?,其實是改裝過的。外面防彈,里面宜家。

极速快3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