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神棍稱霸世界/重生之神算天下上一章:第29章
  • 神棍稱霸世界/重生之神算天下下一章:第31章

韓諸戲耍他夠了,自己也忍不住笑了下:“你不要這么著急,我總是要鑒定下,看看你現在是不是老到已經不能動了?!?

盡管韓諸知道,這個男人當然一點不老!三十歲的男人正是人生最美好的時候,成熟了穩健了,舉手投足都是難以言語的魅力。

可是她總是要事先多打擊下啊。

國王先生再開口時,語氣中有些別樣的意味:“諸諸,那你要怎么鑒定?”

韓諸挑眉調皮地笑:“這個嘛,得讓我好好想想?!?

46 被拐賣的嬰兒

和國王先生聊了一會兒后,國王先生要去開會,于是兩個人說了再見。

韓諸先去休息站的小商店買了一瓶水,并要了幾個橙子路上吃。買完東西后,她去洗手間,進去洗手間,就聽到有個嬰兒的哭鬧聲,聽起來像個小貓叫一般,應該是五六個月大的小孩兒。

韓諸進去洗手,只見一個穿著個紗裙的中年女人正抱著一個嬰兒在那里把尿,這嬰兒卻根本不聽話,小肚子使勁地往上挺,白生生的兩只小肥腿也使勁踢騰著,根本不配合中年婦女。

那女人急了,就抬起手啪啦打在了小嬰兒的肥腿上,頓時那肥嘟嘟的腿兒上一個紅色的巴掌印,觸目驚心。小嬰兒一愣,然后裂大了嘴巴,哭得那叫一個撕心裂肺滿臉通紅。

韓諸微蹙了下眉。

上輩子的韓諸活到了四十歲也沒個自己的孩子,她也沒接觸過小嬰兒這種生物,可是這并不代表她沒有愛心。

對于一個這么肥嘟嘟的小家伙,誰看了也心疼啊,這個女人卻狠心這么打他。

韓諸低頭洗手,抬眸間,透過鏡子觀察著一旁的女人。

那女人約莫四十多歲吧,臉上擦著白白的粉,嘴上抹著劣質的紅嘴唇,眉毛也紅得濃濃的,身上的紗裙裹著那肥胖的肚腩,整個人看起來粗糙不堪。

當然這并不是重點。

重點是,這個女人的眉頭當頭一痣,奸門陷下,灰暗無光,顴骨露骨而腮部下陷,嘴突額突,眼下子女宮凹陷晦暗,這個女人從面相上看,絕非良善之輩,很快就會有牢獄之災,而且應該是一個沒有子女的人。

韓諸的目光下移,落到了那個小嬰兒身上。小嬰兒臉上肥嘟嘟的,尚且看不出什么面相,不過虎頭虎腦,眉眼清俊,兩耳有福,不像是養于這么一個婦人之手的命格。

韓諸眸中泛起一絲疑惑。

那個女人此時已經好不容易讓嬰兒尿了出來,她胡亂拿出一個粗糙的紙巾擦了擦嬰兒的屁股,然后一抬眼間,看到韓諸凝視著那個嬰兒,頓時警覺起來。她一邊拿了自己一個裹巾將小孩兒裹住,一邊狠狠地瞪了韓諸一眼:“看什么看!”

韓諸收回目光,低頭繼續洗手。

女人抱著嬰兒,急匆匆地出去了。

韓諸擦干了手,拿起手機,撥打了國安系統報警電話。

“我現在在408國道從清遠通向岳陽市的高速公路第301休息站,在這里的洗手間里,發現一個嬰兒拐賣者,女,約莫40多歲,穿著藍色紗制連衣裙,懷中抱著一個六個月大的嬰兒?!?

打完電話,說清楚細節后,韓諸掛上了電話,背著包走出了洗手間。

這時候休息站里人并不多,除了韓諸的車子,只有不遠處一個吉普車,車窗戶雖然是黑色的,不過依韓諸的眼力,依然能看到里面坐著那個中年婦人。

吉普車外面還站著一個胡子邋遢的男人,抽著煙,四處張望著。

韓諸左右也不著急,便想留在這里看看這件事的結局。

現在網上動不動就是拐賣兒童的,這種事情太多了。這些人為了謀取一時的經濟利益,而害的別人家破人亡,這樣的人,實在是不好好懲罰下都難解其恨。

韓諸想到此節,冷笑一聲。

這個時候,只見有一個光頭男從男洗手間出來了,急匆匆過來。

胡子邋遢男罵著說:“操,怎么這么慢騰騰啊!快點!”

光頭男嘴里罵罵咧咧了一句:“連撒尿都不讓,催什么催,又不是催命呢!”

里面的女人見他們要打起來,忙嚷著道:“剛才在洗手間里一個女的盯著我看呢,她眼神看著就不對。還是別惹事了,趕緊的上車?!?

光頭男從邋遢男手里接過火來,點燃了一根煙:“是不是就是剛才那個女的???喏,那邊不是一輛好車嗎?”

邋遢男看過來,一邊吐著煙圈,一邊:“那輛車貴著呢,怎么也得上百萬吧,這女人是個有錢人?!?

車里的中年婦女聽到這個,一邊拿奶瓶給小嬰兒喂奶,一邊探頭向外看了一眼:“這女的就是剛才在洗手間里看我的,挺年輕的,就是那眼神看著不像個好惹的,你們別打什么壞主意了,咱們趕緊走吧!”

邋遢男和光頭男對視了一眼,別有意味地笑了下,最后還是點頭說:“行,咱們走吧?!?

說著,掐滅了煙,兩個人上了車。

韓諸見此,明白他們只是要上高速了,一旦讓他們離開,如果國安局的人來了,找起來就麻煩了。即使可以在高速上截著他們,可是萬一出什么意外,小孩的生命或許都有危險。

想到這里,韓諸干脆開車上前,將自己的車子干脆利索地擋到了他們面前。

光頭男正開著車,見這輛豪車擋在了自己面前,馬上就怒了,罵道:“臭娘們,別給臉不要臉,敢擋老子的車,是欠揍還是欠干!”

韓諸落下車窗,淡定地笑了下:“這位大哥,怎么火氣這么大呢?”

光頭男一見到韓諸,頓時眼前一亮,那怒氣漸漸消散:“喲,倒是個美女??!有錢又好看,攔住哥這是要干啥?”

韓諸笑了:“這位大哥,我祖上原本是個算命大師,一向是有半仙之稱的。我從小也跟著學了點,今天看到大哥,覺得有緣,想給大哥算個命,怎么樣?給不給面子?”

光頭男一聽這個,頓時來了興致:“行啊,那妹子你過來,上咱們車,給我算吧?!?

邋遢男放下車窗,看著韓諸,一個勁地吹口哨。

那個中年婦女不高興了:“算什么算!小心把小命給你算進去!沒聽說過紅顏禍水??!”

光頭男對著中年婦女呸了一口:“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

韓諸聽著這幾個人說話粗俗不堪,其實早已看著反胃,不過想著這國安局的人還沒來,她也只能應付下。不過為了防止出意外,她迅速地從座位旁的儲藏柜里拿出了黃紙和筆,胡亂畫了一個符咒,藏在手中。

拿著這個,她下了車,笑著對光頭男說:“大哥,我看你印堂發黑,最近可能有牢獄之災呢?!?

光頭男嘿嘿笑著,望著韓諸說:“妹子,這說得什么話呢,哥聽著不愛聽?!?

韓諸盯著光頭男,笑:“愛不愛聽的,是實話?!?

中年婦女原本對韓諸充滿了警惕,此時更是膽戰心驚,忍不住踢了光頭男一腳:“別亂找事,趕緊走,我覺得不對勁!”

后座的邋遢男望著韓諸,只覺得這少女看似清純的笑里,竟然有幾分讓人不敢靠近的清冷,想著這少女剛才所說的“牢獄之災”他的心就那么縮了一縮,瞇著眼睛盯著韓諸:“媽的,你到底是什么人?”

光頭男回頭看了眼邋遢男,當下就下車了:“妹子,走,跟我們一起上車?!?

說著,上前就要去拉韓諸的胳膊。

韓諸沒有躲,輕笑一下,作勢被他拉住,可是抬手間一個符咒已經輕悄悄地夾在了倒車鏡上。

做完這些,她才靈巧地掙脫了光頭男的胳膊,笑著道:“大哥,我不和你們玩了,我要走了?!?

中年婦女和邋遢男已經覺得不對勁了,盯著韓諸道:“抓住她,不能讓她跑!”

光頭男聽到這話,也覺得剛才韓諸擺脫他的動作非常詭異,上前就要去抓,可是韓諸動作何等靈敏,一個躲閃,已經躲開,然后馬上就上車關門。

光頭男撲了一個空,馬上也上了車,直直開著車就要擋住韓諸去路。

韓諸皺眉,她可不愿意陪著這么幾個渣滓死在這里!

中年婦女尖叫著,大聲道:“這個女孩有問題??!”

邋遢男盯著韓諸的車,眼睛已經冒出了煞氣。

就在這個時候,韓諸的手機響了,來電顯示卻是國王先生。

怎么所有的事都湊在了一起!

就在韓諸想著怎么逃跑的時候,外面警笛響起來了。

光頭男一驚,盯著韓諸,越發的認為是韓諸告密,于是那車就直直地沖著韓諸而來。

韓諸知道事情不妙,此時躲無可躲,安全帶也是沒來得及戴上,只能聽天由命了!

“砰”的一聲巨響。

韓諸冷汗直流,再睜開眼睛的時候,那個車竟然是撞了韓諸,然后車里的光頭男倒霉地滿身是血,慘叫呻吟。

幾個警車上前將這個吉普車圍上,這個吉普車奪路掙扎著還要跑,已經被人追了上來。國安人員的動作是極迅疾的,很快將這三個人拿下,稍做盤問,已經知道這確實就是拐賣兒童的團伙。

這時候,一個國安人員過來,詢問韓諸如何,韓諸頭暈眼花的,查看上下,發現自己竟然沒事,只是剛才被晃了一下子。

也是她福大命大。

她松了口氣,對國安人員笑了下:“我沒事?!?

國安人員見她果然還好,指著她身旁的電話說:“你的電話一直在響?!?

韓諸這才想起,忙接過來。

“剛才在開車?”國王先生這么問道。

“嗯?!表n諸不想讓國王先生擔心,于是順嘴這么答。

國王先生聽到這話,仿佛是松了一口氣:“剛才我正開著會,忽然覺得有點擔心你,就是忍不住想給你打個電話?!?

47 喪權辱國條約

韓諸深吸一口氣,笑著道:“你想太多了。趕緊回去開會吧?!?

國王先生仿佛還有點疑慮,不過到底是沒多問,只是說:“如果有事,一定要記得給我打電話?!?

韓諸點頭:“嗯。不要想東想西,趕緊回去開會?!?

掛上電話,國安人員笑望著韓諸:“小姐,你沒事吧?你男朋友很擔心你??!”

韓諸下了車,雖然渾身有些緊繃,不過總體還好,確實沒什么事。

國安人員因為抓了這三個人,這三個人中有一個受了重傷,需要送到醫院,這時候救護車也來了。又聽著是韓諸報的警,需要有人做筆錄,于是便請了韓諸過去。

到了國安局,已經有人查到是岳陽市有人昨天才丟了一個孩子,是被搶走的,看著倒是和這個小孩很像,于是趕緊通知了那家人。

很快,那家人開著快車過來了,一家好幾口,一對年輕夫婦,一個爺爺,還有叔叔伯伯什么的,都一個個激動得跟什么似的。

那小夫妻抱著孩子,失而復得,高興得大哭,聽說是韓諸報警才讓這一群不法分子順利落網的,感激得跟什么似的,跪在那里對韓諸感恩戴德。

韓諸這個時候也該離開了,因為她的車被撞出了點問題,她不想再開了,于是把車子送到4s店維修。

那家人見韓諸一個單身女孩要去岳陽市,車子又被那群拐賣兒童的壞人撞壞了,不由愧疚又感激:“修車的錢我們出了,小姐既然要去市里,就和我們一起去吧,我們開著兩輛車,韓小姐可以坐我們的車?!?

韓諸原本是不希望欠人情的,而且做別人的車也不自在,不過看看時候已經不早了。況且這時候租車也不見得租到合適的,于是也就跟著他們上了車。

這一家人兩輛車,韓諸是跟著小孩伯伯上的車,那個伯伯看起來是個白領,四十多歲,臉上虛胖,戴著一副眼鏡,文質彬彬的,很有禮貌。

他先自我介紹了下:“鄙姓趙?!?

“趙先生,麻煩了?!表n諸客客氣氣地道。

這位趙先生也是個不愛說話的,一路上除了偶爾問問韓諸要不要休息,也沒多說話。

韓諸原本也是個安靜的,只閉著眼睛休息。

到了岳陽市后,韓諸謝過了趙先生,下了車要去高秘書早已經為自己訂下的賓館。那家人跑過來,又是千恩萬謝,還說要請韓諸吃飯。

可是韓諸對于和陌生人一起吃飯并沒有興趣,當下婉拒。

那家人見韓諸面上表情冷淡,只好不再說什么,本來要給韓諸一些感謝錢,可是看韓諸那一身衣著,再想韓諸那價值百萬的車子,知道這是個有錢的,給錢倒是侮辱了她。

最后好說歹說留了一個電話號碼,希望韓諸如果有什么需要幫助的,一定要打他們電話,態度非常的熱情。

韓諸告別了那家人后,打車來到高秘書早已訂下的賓館,賓館條件還不錯,她隨便叫了一個外賣,自己吃了后,又洗了一個澡。

晚上的時候,國王先生早早地冒泡,并對著韓諸發了一個吐泡泡的圖片。

韓諸忍不住笑了:“晚上好,美人魚先生?!?

上一次和國王先生說話的時候,她就說過自己一“呵呵”他就冒泡,覺得他像一條游泳的魚,沒想到今天國王先生就發了一個“吐泡泡”來。

國王先生:“晚上一點都不好?!?

韓諸:“啊,怎么不好了?誰敢讓偉大的國王先生不高興了???”

國王先生淡淡地吐泡:“你?!?

韓諸:“嗯哼?”

國王先生依然淡淡的樣子:“你騙我?!?

韓諸頓時有些心虛:“我騙你什么了?”

國王先生:“還要我說嗎?”

韓諸笑了:“對不起啊,實在是當時我怕你擔心,這不是已經沒事了嗎?來,不要生氣了?!?

國王先生:“某人在我這里已經失去了信任?!?

韓諸:“……”

國王先生:“你把我派出去的兩個保鏢弄去給你運金子了,是吧?”

韓諸:“咳,我這是充分利用資源?!?

國王先生:“你實在是太讓人操心了?!?

這件事最后的結果是:在國王先生不聲不響的譴責下,韓諸自己知道自己罪大惡極,深刻地認識到錯誤,于是丟盔棄甲,簽署喪權辱國條約,答應每天向國王先生匯報自己的各項行動,同時接受即將到來的四名保鏢暗中保護……

這,實在是割地賠錢的架勢啊……

這一晚,韓諸含著血淚睡去……

第二天,韓諸打了一輛車,直奔向莫浩峰的公司。

這公司位于本市的繁華地段,當時是在韓諸的指示下,買下了一整棟四層小白樓

這一片的樓房具有很高的升值空間,以后房地產會大肆發展,與其租賃別人的,不如自己買下,將來就是不想要了,也能賣個好價錢。

現在這棟樓一層的門面已經出租出去給一家銀行辦公,二層到四層是自己的辦公區域,都是重新裝修過的,四層的管理層辦公室更是裝修得不錯。

韓諸來到二層的公司前臺后,前臺小姐倒是熱情得很:“這位小姐,您是來應聘的吧?”最近公司正在招實習生,每天都有來面試的,只是看著這個小女孩有點年輕吧?

前臺小姐笑著拿過來登記冊:“麻煩登記下吧,是誰邀您來面試的?對了您是哪所學校的?”

韓諸淡淡地道:“我不是來應聘的。我姓韓,和高秘書約好的?!?

前臺小姐笑著,再看韓諸的目光就變了:“原來是高秘書的客人啊,您稍等,高秘書正在開一個重要的會議呢,等下他開完會,我就打電話問問?!?

韓諸笑了下:“那我還是自己給高秘書打電話吧?!?

前臺小姐一愣:“喔,原來您有高秘書的電話???那您先請坐,我幫您問問吧?!倍加懈呙貢碾娫?,看來是私交,前臺小姐是不愿意得罪人的。

這邊電話其實已經接通了,剛接通,那邊高秘書就趕緊放下正開的會議,急匆匆過來迎接幕后大老板了。

极速快3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