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神棍稱霸世界/重生之神算天下上一章:第25章
  • 神棍稱霸世界/重生之神算天下下一章:第27章

國王先生:“還有很多世界頂級美女,都很漂亮,穿著比基尼,會開飛機,在陪同大家玩?!?

韓諸:“很漂亮嗎?”

國王先生:“秘書說很漂亮?!?

韓諸不說話了。

國王先生也沒說話。

過了一會兒,忽然那邊發來一張圖片。

慢慢地展現在面前后,卻是一張海上夜景的圖片。

燈盞璀璨,布局精美,暗藍色的天幕和深藍色的海相接,大海的深沉映襯著燈火的絢爛,其中有游艇和飛機穿梭,又有鯨魚在躍出水面。

美景處處都是,可是能在海上布置出這樣大氣磅礴的燈火,其實還是需要一擲千金的豪氣的。

也不是誰會輕易會耗費這個巨資的,不過是討如今這群各國首腦的喜歡罷了。

韓諸笑了下:“怎么沒有美女???”

國王先生:“美女都在陪著別人?!?

韓諸沉默了下,發出一個捏鼻子的小動態頭像:“可憐的孩子,你竟然是孤家寡人一個?!?

其實,這些人平時看著很有形象,可是私底下,身邊有幾個美女陪伴又算什么呢,孤家寡人那才奇怪了。外面大小女明星,還有什么超模,當然也有名門千金,哪個如果能抱上他的大腿,那怕是做夢都會笑醒的。

國王先生:“我孤家寡人了十年,已經習慣了?!?

韓諸見了這個,頓時說不出話來了。

在她和譚思平維持了十年舉案齊眉的婚姻的時候,他確實一直是一個人。

韓諸心里,不知道怎么就泛起點別樣的滋味。

于是兩個人都沒怎么說話。

過了好一會兒,國王先生忽然說:“諸諸,外面在放煙火,你要看嗎?”

韓諸:“怎么看?”

國王先生:“等下?!?

于是韓諸就看到他的視頻邀請。

韓諸:“我這里沒有攝像頭?!闭f著這話的時候,她迅速將內置的攝像頭驅動給刪除了。

國王先生:“沒關系,我這里有?!?

于是視頻接通了。

韓諸以為她會看到久違的國王先生,可是沒有。

視頻中,是一片藍色的海和星空。海浩瀚深沉,星空靜謐。也許因為是處在六十多層,感覺距離星星很近,就在手邊。

在星空和海之間,有各種煙火一點點地綻放。

那些煙火顯然是精心設計過的,會開出各種形狀,甚至呈現出和平鴿、太陽花這種象征繁榮和平等的圖案。

確實很好看,如果不是盛大的節日,一般還真不會這么花心思。

不過卻看不到國王……

40

看了一番煙火,國王先生就巧妙地把視頻關掉了。

也許他也明白,兩個人的關系其實很奇特。

曾經確實那么相愛過,可是后來到底分手了,十二年的時間,兩個人既是互相熟悉的,也是陌生的。

偏偏如今韓諸又不是原來的那個了。

即使你能忘記這十二年的距離,忘掉韓諸曾經存在過的那段婚姻,可是要接受死了的韓諸又活在另一個人身上,也許還是需要時間的。

這種時候,如果是一個對愛情追求完美的女人,也許甚至還會問:你愛現在的我嗎?可是你如果愛現在的我,那豈不是不愛以前的我了……

其實國王先生是體貼的,也是敏銳的。

從韓諸第一次見到那個十四歲的高貴而清冷的少年開始,她就知道這個少年仿佛能看到人心里去。

這時候的他,一定是體察到了自己心里的那絲徘徊和膽怯吧。

盡管經歷了這么許多事情,她知道她還是愛他的。

可是重新去拾起這份感情,還是需要一點時間和勇氣的。

所以他小心地把控著兩個人之間的距離,一點點地試探,卻從不讓她感到不舒服。

其實他現在肯定是急切的,換成任何一個人,都估計急得坐不住了。

可是他依然沉著氣,忍耐著。

兩個人隨意聊了一會兒,韓諸問起啟天集團的事兒。

“你不是說過她手中握著一個重要的把柄嗎?現在她已經在我的全面監控中,我不想打草驚蛇,所以暫時放過她?!?

“嗯,你是對的?!?

“她現在已經意識到了什么,不敢去找你的麻煩了?!?

“嗯,你說得對?!?

“不過,我還是覺得,應該派人保護你?!?

“不用,她現在不敢有所動作?!?

“可是我不放心?!?

“我不喜歡身邊跟著保鏢!”

韓諸當然不喜歡身邊跟著保鏢了。

記得她和他談戀愛的那兩年,那時候關系都是不敢公開的,偷偷摸摸的見面,有時候約在這里,有時候約在那里,兩個人見了面那是恨不得抱在一起再也不分開。

可是無論他們在哪里見面,總有四五個特大號還是全黑的電燈泡籠罩在他們身邊。

對于這種事情,國王先生自然是很淡定的,他從小生長在榮園,盡管后來曾經出國留學幾年,可是他身邊的保鏢就從來沒少過。

他視若無睹,她卻不喜歡極了。

于是他只好去設法讓他們不要跟著,可是哪里那么容易啊。榮園的出行都是有規格的。

于是她就開始懷念他在外留學的那會兒,那時候她恰好也在x國做學術交流,兩個人窩在一個非常平常的鄉間小樓里,同進同出,那才是美好的日子。

十八歲的少年,雖然從小養尊處優,可是卻學會做了一手好料理,變著花樣的做給她吃。

真是讓她舍不得,他手那么修長優雅,下廚實在是太讓人心疼了。

于是她就和他一起做,不過可惜偉大的大師韓諸在廚藝上確實并不太好。

最后廚房里只有他在忙碌了。

那是一段美好的猶如夢一般的歲月,可惜太短,后來他回國,她隨后也回國了,兩個人見個面,真跟偷得一樣。

因為榮園的規定,敖家的男子二十歲前是不準談戀愛的。

他們那規定很奇怪,你可以找個陪床的,那都無所謂的,畢竟他們是榮園,至高無上的,他們身上留著一點古代封建社會的陳腐習慣。

可是呢,二十歲前談戀愛,卻是不允許的。

根據國王先生當時的說法是,二十歲前,要專注于自身的修養和學習,不能因為男女感情分心。

于是他并不能輕易將他和韓諸的關系暴露在眾人面前。

那時候他還不是國王呢,他的父親是富有權威的一個人。

并不是他不愿意為她去和家人對立,而是一旦老國王知道了這個事情,他會把事情所有的罪責都推給韓諸。

一個比他兒子大十歲的老女人,竟然勾引不滿二十歲的兒子?

所以他說,等到他二十歲,會將這件事公布給所有的人,到時候他們就光明正大的在一起。

韓諸對這些,自然是無所謂的。

其實上,她從來不看好他們兩個的未來。

他晚點公布,反而對她來說是一件好事。

不過不管兩個人是怎么想的,他們都沒能等到他二十歲,就在他十九歲的那個秋天,他提了分手,她沒任何挽留,兩個人就這么分開了。

韓諸就這么沉浸在自己的回憶中,待看到眼前那個扣扣一直動啊動的時候,忙點開。

彈入眼中的,卻是他發來的消息:“有兩個一直跟在我身邊的保鏢,已經到達清遠縣了?!?

“???”

韓諸著實驚了一下。

“我知道你不喜歡,可是就當是讓我放心吧,好不好?”他開始施展出軟語請求的招式。

“行吧……”韓諸知道他的固執,不達目的絕不罷休的固執。

于是事情就這么愉快地決定了。

“你還不睡?”國王先生問。

韓諸看了看時間,已經晚上十一點了。

“我去洗個澡,馬上睡?!彼锰?,實在是不符合養生之道啊。

“好,我也洗澡。一起?!?

韓諸眨眨眼睛,看著這句話,為什么有種被調戲了的感覺呢?

不過她甩甩頭,忽略了這種感覺,起身,去了浴室,簡單地沖了一個澡,又洗了下頭發。

待披著大浴巾重新回到了房間的時候,她以為他應該去睡了,結果手機卻震動了下,是來短信的聲音。

“你一定洗頭了是吧?如果洗了,記得吹干再睡?!?

“好吧……”

“有吹風機嗎?”

“沒有……”韓諸一向不喜歡吹風機,她喜歡自然干。

手機的那頭,她仿佛可以聽到國王先生輕輕地嘆了口氣。

“那你陪我聊天吧……”他這么說。

“好?!?

于是兩個人就用短信閑聊,也沒什么重要的內容,無非是國王先生說說今天的峰會的事兒。

最后,韓諸頭發干了,她也困了。

“好,你現在睡吧?!?

于是韓諸甜蜜地進入了夢鄉。夢中,她好像看到了曾經那個溫柔俊美的少年仔細地一點點幫她擦干頭發。

第二天,家里忽然來了客人。

韓諸看到王先生的時候,微微一愣。也不過是個把月的功夫,這王先生怎么仿佛變了一個人?

也許外人看著沒有什么不對,除了精神有些憔悴,整個人看起來也還可以??墒琼n諸卻能看到,這個人從頭到尾都籠罩著一股衰氣,那是一種濃厚的,呈現灰色的陰霉之氣!

其實人生的禍福吉兇,陰宅居一半,陽宅居一半,若是祖墳陰宅沾染了兇氣,其殺傷力極大,影響可能不只是一個人,而是一個家族!甚至可能是一個家族數代的氣數。

此時這王先生的衰氣,堂堂然竟應該是來自陰宅的拖累。

韓諸心中正在猜測,這王先生卻已經開口祈求道:

“韓大師,請您一定要幫我看看,我最近諸事不利,生意上總是不順利,連連賠錢出事,前幾天運貨車還撞了人,賠了人家一大筆錢不說,還落得一個別人怨恨。最近我母親身體也不好,檢查出得了癌癥。我現在簡直就是喝口涼水都塞牙,心里總覺得堵堵的,可是又不知道哪里不對勁!我以前從來沒有這樣過,求您幫我看看,這到底是怎么了?”

王先生還沒說的是,他如今的連番失利,公司基本要倒閉了,家里情景也是一天不如一天。他真是不明白,這到底是怎么了?不是上一次韓大師還算著他是什么什么的好格局嗎?

韓諸微微蹙眉,問道:“你父親早已去世?”

王先生點頭:“是,去世十年了?!?

韓諸問道:“你父親葬在哪里?最近可有過異動?”

王先生聽了,大吃一驚,忙道:“前些天雨水多,我母親過去看的時候,說是怕雨水把那里沖了,就修繕了一番,難道說這里有是什么不妥當嗎?”

韓諸聽了他這話,知道一定是動了陰宅,對上了什么晦氣煞忌,嚴重破壞了陰宅風水導致的。只是如今不在現場,一時半刻之間,她也看不出個所以然來。

當下她點頭道:“此事應該和你家陰宅風水有關,且后果極為嚴重,衰氣儼然蔓延全身。你速速帶我去你父親墓地,看看是否還能補救?!?

王先生見此,自然是心中惶恐,連連點頭。

41 被破壞的陰宅

王先生開車,一路直奔向市里。剛坐到車上,韓諸就覺得這車中也蔓延著一股晦氣。

她不禁皺了下眉頭:“你這車,也曾出過車禍?”

王先生愁眉苦臉:“倒是沒出什么大事,但是小剮蹭難免的,前幾天還撞了一個水果攤?!?

韓諸默了一下,她是個惜命的,可不愿意冒這種風險。

于是趕緊讓王先生停車,買了驅邪的牛黃和雄黃酒來,在車里熏了熏,又貼了一個符咒在車門上。

這才心安一些,車子一路直駛向市里。

快到市里的時候,司機嘟噥了一句:“這次回市里倒是挺順利的啊,沒出什么事?!?

最近這段時間,每次出門不是撞人家水果攤,就是蹭人家老太太,要不就是倒霉地遇到大堵車!凡是十字路口,一定是紅燈,永遠是看不到一個綠燈的。

再這么下去,司機都覺得他必須得辭職了。

其實王先生也覺得,仿佛身邊有了這韓大師,覺得安心多了。

他忍不住側首看了眼韓大師,卻見這個女孩眉目雋秀,恬靜地坐在那里,纖細的脊背微挺著,白色的衣裙顯得她越發的文雅動人。

這么一個女孩,竟然莫名有讓人心安的力量。

极速快3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