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神棍稱霸世界/重生之神算天下上一章:第11章
  • 神棍稱霸世界/重生之神算天下下一章:第13章

于是栓子便領著一個女孩子走進來了,女孩子長得尖下巴,眼睛大大的,看著挺好看,不過眉毛疏淡,一看便是福薄的。

這真是前些日子的小容,那個肚子里懷了的。

“韓諸,我也想算算命,你給我也算算吧?”小容低著頭,咬著唇,嬌怯怯地哀求著韓諸。

碧玉戒指的回憶

韓諸以目光示意:“栓子?”說好的把人給趕跑的,這也太不給力了。

“韓諸,你別這樣對我,好不好?就當我求你了,他們有人說你是神算,你也給我算一算吧!我們以前是同學,大家都是好朋友呢!”小容哀戚地求著韓諸。

這可憐兮兮的模樣看在別人眼里,比如說看在栓子眼里,那真是一個楚楚可憐又美麗的女孩兒,可是看在韓諸眼里,卻是一個命薄福淡不長命的可憐相。

鼻梁無肉又尖削露骨,看似我見猶憐,其實這種女人心橫無情又命硬,還容易折損夫婿的健康,誰娶了誰倒霉,非得拿個命里有惡煞的才能克制住她。

再看她身上,上身略顯豐滿但雙腿細瘦,這種身材在當今社會,男人乍一看也是喜歡得不行了,誰不喜歡腿細胸大的,可是其實小容這種主格局低下,往往家運不佳。當然了也不能一概而論,還要縱觀全體而講。

望著這個流淚的白蓮花,韓諸心中冷笑。她竟然覺得眼前這個小容和自己那個好徒弟倒是有點像啊。

明明是和別人的男友亂搞如今懷了孕,還好意思在這里說什么是好同學好朋友!

想到這里,韓諸淡淡開口道:“看在我們同學一場的份上,就讓你加個塞吧,只是價格總要貴些,就收你600塊錢吧?!?

她已經很格外開恩了。

“六百?”小容頓時張大了嘴巴,細眸里都要含淚了,越發可憐兮兮地說:“可是我沒那么多錢??!”

韓諸聽了,轉身就要走:“沒錢算什么命??!”

看著韓諸就要進屋,小容真得哭出來了,一滴眼淚就這么往下落:“你給我算算吧,便宜些吧?!?

“算命也要講價?你死的時候怎么不和閻王討價還價?”韓諸實在有些沒好氣。

“韓諸,別這樣對我?你忘記了嗎,我小時候還請你吃過牛奶棒冰呢!”小容咬著唇,講起昔日的恩惠。

栓子看韓諸面無表情的樣子,知道她是不想給這個人算命的,便干脆上前叉腰道:“喂,讓你走你就走吧!別在這里瞎啰嗦了,沒錢算什么命??!”

這小容越發哭得可憐了,嗚嗚咽咽的,抹著眼淚。

韓諸看出這個人是個牛皮糖,于是便道:“不必哭了,你進來吧?!?

小容聽了,轉悲為喜,便跟著進了客廳,小容拿上了自己的八字。

韓諸是懶得為這個人費心排盤的,畢竟從面相基本可以看個八九不離十了,此女自然是一生坎坷窮苦不堪的,于是也不排什么大運盤和流年盤,只簡單地排了一個先天盤。

先天盤排出來了,卻也是一個七殺做命的,只可惜這是七殺卻是落了陷的。

原來紫微斗數中的星曜分為廟、旺、平、陷,以此代表了一個星曜的強弱和明亮程度,其中廟為最好,旺是其次,平則很一般,若是落了陷,那就是暗淡無光了。

如果一個主星入了廟,則代表這個星曜的積極作用會被更好的發揮,消極作用可能就被抑制了。正所謂吉星越吉,兇星越兇。

而如今小容的主星,乃是七殺。七殺這個星耀,屬庚金,屬陽,又屬火,意為火化之金,南斗第六星。為斗中之上將,實為孤克刑殺之宿,主成敗,司生死權柄。

紫微斗數之中,七殺,破軍,貪狼合為殺破狼。若是七殺破軍貪狼在三方之中入廟,則成為殺破狼的格局。殺破狼乃是動蕩之中開創的格局,若是在古代,多為亂世梟雄??墒侨羰桥藶榇烁?,太過堅硬鏗鏘,則極為不妙。

前幾日為晉江文學城的總裁算命,他雖然也是七殺做命,成殺破狼,為七殺朝斗,可是一則他是男人,且本身福厚,又則他是有吉星會照,又有天府紫微這種能量極大星耀在三方四正會照,因此能夠開創晉江文學城,并獲得極大的成功。

可是小容的命格中,只有一個孤零零的七殺,無吉星會照,卻有煞星重重,又是落了陷的,主星暗淡無光,此生定然是破敗之局。

又因為七殺為太過剛烈,過剛則易折,皆主孤獨刑克,破壞力大,命主怕是不但一事無成,反而各種坎坷。

韓諸看到此星盤,也不隱瞞,便據是以告。

小容聽了,臉色是越聽越難看,到了最后,一張臉蒼白著,一句話都不說了。

她低著頭,過了很久,終于低低地說:“我如今的事兒,你應該知道吧?”

韓諸掃了眼她的小腹,淡道:“知道?!?

摸了摸小腹,她咬唇問道:“那你說,我該怎么辦?我肚子里的孩子,到底該不該留下?!?

韓諸笑了下:“七殺做命,必損頭胎。你這一胎,怕是要不成的?!?

小容聽了,顫抖了下,擦了擦眼淚,又問韓諸:“那你的意思是說我要打胎了?”

韓諸眸中泛著一點冷,打胎不打胎,端看她自己,別回頭她自己打胎了,倒是把責任推到自己身上。

于是她笑了下:“要不要留,還是看你自己。不過我要提醒你,你子女宮只有一個兇星坐鎮,怕是這一輩子也就這一次懷孕的機會。如果這次留不住,你一定注定無子無女了?!?

小容聽了,身形一顫,忍不住后退了兩步,不敢置信地望著韓諸:“你,你意思是說要我留下這個孩子了?我這輩子再也不能有其他孩子了?”

韓諸不言語了。

她是算命的,不是給她做心理輔導和開解的。

小容咬唇,瞪著韓諸,半響后,眸子里忽然泛出點懷疑:“你,你是不是不想讓我和孫立在一起,所以故意這么說,好讓孫立恨我???”

如果她留下這個孩子,孫立一定很生氣的,就會討厭她,這樣韓諸才能有機會。

想了一番,小容眸子里泛出點怨恨:“你是不是這樣想的?你還想著和他在一起,所以要破壞我們?”

韓諸徹底無語了,她上輩子接觸的都是高學歷有素質有文化的上流人物,雖然也會有緣分到了的底層市民,不過那一個個的不都是把她捧成神仙一般的對待,誰敢這么和她說話!

一個什么孫立,不成器的小青年,給她提鞋她都嫌臟!

韓諸不怒反笑,點點頭:“你可以這么認為?!?

果然是夏蟲不可語冰。

小容聽韓諸并不反駁,于是越發相信自己的猜測了,把盈盈含淚的雙眼瞪得眼珠子都要突出來了,恨恨地望著韓諸:“韓諸,你就仗著長得比我漂亮,從小什么都搶我的!孫立也是,我心里喜歡他,結果他偏偏喜歡你,你們兩個攪在一起,我好傷心好傷心??!”

傷心你個毛!

韓諸打開門,面無表情地道:“留下三百元,你走吧?!?

小容搖頭,咬著牙道:“你就是個騙子,你哪里懂得算命??!不過是裝神弄鬼!你以為死了一次就會算命了嗎?我呸!我才不上當呢,偏就不給你三百元!”

這還有賴賬的……韓諸越發無語了。

對著外面的栓子道:“栓子,送客?!?

栓子本來就看這女孩不太喜歡,剛才約莫聽到了里面的對話,再看小容的時候,臉上越發露出了嫌棄。

想著韓諸好好地幫她算命,她算說這些有的沒的!

原本是個腦子有毛病的,還是個窮酸賴賬的!

于是栓子不客氣地把小容趕出去了!

晚上的時候,韓諸習慣性地進入了扣扣,看看那個群里的女孩們都在聊什么,結果一進去,發現要爆炸了!

原來當時韓諸的葬禮上,榮園派人去的時候,雖然全面戒嚴,所有的媒體都被趕出葬禮現場了,可是依然有人偷拍到了。

那個去葬禮上的人,真是國王先生本人!

不是什么機要秘書,也不是什么旁支左系,而是敖先生本人,這個國家的國王先生!

這個咳嗽一聲便能讓整個世界為之震撼的國王先生,親自去參加一個玄學大師的葬禮,這意味著什么?

要知道這位國王先生,其實一直比較反感這些玄學的,也曾在會見某些科學院獲獎的科技工作者時,親口說出“我們要多談一些科學,少談一些其他?!?

當時很多人就這句話分析了很久,甚至當年的高考作文命題就是這個,以此寫一個議論文!

可是就是親口說出“我們要多談一些科學,少談一些其他”的國王先生,如今竟然偷偷去參加一個玄學大師的葬禮了!

這不能不讓人多想??!

群里都是一群少女,偶爾也有能幻想的大媽,大家平時沒少YY這個國王先生的,只是不敢亂提,只敢說L先生。

現在呢,都紛紛各種猜測起來,比如私生子啊私交啊私情??!

可是猜測來猜測去,大家終于想起一個重點,于是有人趕緊去查了玄學大師的年齡。

看完之后,大家頓時不說話了。

玄學大師去世的時候是四十一歲,而我們年輕英名的國王先生只有三十一歲,女比男大十歲。而且看起來這位玄學大師在三十一歲的時候就結婚了。

算起來玄學大師結婚的時候,國王先生只有二十一歲……如果不是婚后亂搞,那必然是國王同學早戀了……

這種忘年戀,如果是真的,也未免太毀人三觀了!

“無法直視!”

“無法直視+1!”

“無法直視+10086!”

“無法直視+電話號碼??!”

“保持隊型,無法直視+身份證號!”

這說得跟真的似的!

小女孩們就是比較能想象……

偏偏這一切,都是確實發生過的。

韓諸關上了電腦,開了空調,舒服地躺在自己新買的純棉四件套上。

眼前卻是浮現了他手指上的那個碧玉戒指。

這是很久很久前,兩個人覺得好玩就去賭石,自己看中了一塊石頭,于是他花了五百元買下來。買下來后請人剖開,里面是一小塊碧玉,于是便請了一位雕刻大師將其做成了戒指。

原本是一對的,自己也有一個,可是自己那個,好像很多年前就丟了吧。

盡管當年的分手是他提出的,盡管在她結婚的那一天,曾親眼見他把這個戒指扔到了湖水里,可是這么多年過去,在她死了后的今天,他依然留著那個碧玉戒指,就這么戴在手上。

那個碧玉料子雖然不錯,可是到底和他的身份不相襯。

蒙塵珍珠

今天一早起來,韓諸神清氣爽的。

一大早來了一個要算命的,是個姑娘,韓諸看著很眼熟,再細看,卻是自己剛醒過來的那一天,招待自己辦離院手續的那個護士。

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啊。

小護士進門,見了韓諸,就眼巴巴地望著韓諸,很不好意思的樣子。

“說吧,你想看什么?!表n諸表情挺冷淡的。

小護士咬了咬唇,終于說:“我之前對你態度很不好,希望你不要見怪?!?

這是求到別人頭上了,她倒是個知道反思的。

韓諸點頭,淡道:“但凡有錢,我總會給你算的,說吧?!?

小護士低頭想了一會兒,半響,卻是迷茫地抬起頭:“我也不知道自己想算什么。我不喜歡現在的生活,我希望能有點改變,可是又不知道怎么改變。我實在是不知道自己的人生會是什么樣,總覺得眼前一片黑暗?!?

韓諸坐在椅子上,穿著舒服的純棉睡衣:“你為什么不喜歡現在的生活?”

搖了搖頭,小護士終于說:“其實我也說不好。我是農村里出來的,家里也重男輕女,我靠著自己的努力,勉強考上個衛生學院,學了護士專業,靠著自己的努力,分配到咱們縣醫院。本來想著在那里好好表現的,可是誰知道這里都是關系戶,平時護士們也不說誰工作好,都是比著誰的衣服是名牌,誰用什么化妝品,誰去哪里度假去了。我比不過人家,也不如人家會打扮,被人就欺負我,時間一長,我就——”

“你就沒什么好脾氣,對著病人頤指氣使,是吧?”韓諸接著她的話道。

小護士想起自己曾經是如何對待韓諸的,便紅了臉,不過還是點了下頭:“我有時候感到很暴躁,覺得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氣??墒瞧鋵嵭睦锸侵雷约翰粚Φ?。還有一樣……”

她猶豫了下,這才吞吞吐吐地道:“我現在都二十二歲了,在咱們縣城里,這個年紀的也該有男朋友結婚了??墒俏沂寝r村里出來的,在縣城里也沒什么朋友。家里替我著急,介紹了一些,可是我家里人哪里認識什么合適的啊,介紹的都是縣里的臨時工,大部分連初中都沒有畢業,我就算再著急也不能這樣??!”

韓諸面無表情地道:“把你的生辰八字給我吧?!?

小護士開始的時候還沒聽明白,后來知道了,趕緊報了自己的時辰。

韓諸排了先天盤,排完了后,微微頓了下,再次看了小護士一眼。

看來是這個小護士時運不佳,珍珠蒙塵,以至于她竟然差點看走了眼。

這小護士,竟然是個月朗天門格。所謂月朗天門格,又名“月落亥宮格”,即夜晚生人,得太陰在亥宮守命,與祿存、科權祿、左右、昌曲、魁鉞加會為本格。此格生人,不大貴則當大富。太陰與昌曲同宮則最美,乙丙戊年生人最佳,丁辛庚年生人次之。而這個小護士,則是丁辛庚年生人,雖不夠極好,但是對于她來說,已經足矣。

看到這里,韓諸笑了下,朗朗地吟出一首詩來:“正遇風云際會期,海門高處一龍飛,文章間出英雄漢,萬里功名得者稀。太陰入廟有光輝,財入財鄉分外奇。破耗兇星皆不犯,堆金積玉富豪兒?!?

小護士聞聽一愣:“這是什么???我完全聽不懂?!?

韓諸自然是知道小護士聽不懂的,當下也不故弄玄虛,便笑道:“你乃月朗天門之吉格,此生不是大貴便是大富。我看你財帛宮有天馬,怕是財富消耗極快,又見你三方之中會照輔佐之星,你應從事服務、慈善行業,以此推斷,將來你必能在這個行業大展宏圖,有所成就?!?

小護士聽得這番話,頓時越發迷茫了,她有些結巴地道:“可是,可是我現在該怎么辦呢?”

淡笑了下,韓諸不答反問:“你還記得我第一次見你的時候,和你說過什么嗎?”

小護士努力地回憶了一番,那時候她一心反感著這個自殺的女孩,心里氣她妨礙了自己相親時間,真沒注意她說什么。她努力回憶了老半天,終于恍然:“你那時候讓我沒事多笑笑!”

韓諸點頭:“對,所以我對你的建議,就是你沒事多笑笑?!?

小護士皺著眉,實在是不懂了:“我還是不理解,讓我多笑笑又有什么用呢?”她想的是聽到一些大師的教誨,想得是該如何才能嫁得良婿,想得是該怎么才能在現在的工作中不再被人瞧不起??!

見此情景,韓諸不由微蹙了下眉頭,心道這人如此愚鈍,怪不得珍珠亦能蒙塵。

罷了,她和自己倒是有些緣分,如今少不得做這千里馬的伯樂,點化她一下,助她一臂之力,也算是為自己將來會做出的種種逆天行徑贖罪吧。

于是她微合上雙眸,高深莫測地道:“我如今敢稱半仙,自然能教化世人。凡來我門中,我將其分兩類?!?

“哪兩類?”小護士忙問。

“一類者,乃是蕓蕓眾生,問的是禍福吉兇,問的是前途錢財,而另一類呢,則問的是一生之大運起伏,求的是上等成功之道。而我的術法,有上道,有下道。上道可助人受萬人敬仰流芳百世,下道可趨吉避兇。俗話說,夏蟲不可語冰,對于下等俗人,我自然不會授予上道,不過是看看兇吉罷了。如今你雖混沌未開,可是你有大福大德。所以我才在這里與你浪費我的口舌?!表n諸緩緩地說來。

小護士聽了這話,低頭深思了很久,終于說道:“如果可以,我當然是希望求你說的后一種,只是我卻疑惑,你說我有大福大德,卻只是讓我多笑一笑,這個又有什么關系嗎?難道只是笑笑就能改變我的命運嗎?”

韓諸眸中清淡,平靜地道:“我的道,是法是術,是自然是法則,上可知天體運行四季輪回,下可算世間風俗人心人情,與萬物息息相關,以貌看命,以命定貌,形神一體。如今你若要在混沌世間獲得屬于自己的一番豐功偉績,就要改變自己的性格;唯有改變自己的性格,才能改變自己的面相;改變面相后,命運也隨之而變了?!?

小護士聽得眼中迷茫,完全不理解了:“那我到底該怎么做呢?”

韓諸看著她懵懂的眼神,頓時有些無奈。

難道是她看錯了,這么一個孺子不可教的人,怎么竟然能成功那么一番成就呢?

可是韓諸心思一轉,忽然明白過來。

或許世間之事真得太過玄妙,自己和這個小護士有緣,她能得見自己,才是她此生最大的福分,是因為有了自己的重生,靠著自己的引導,從而改變了她的命運嗎?

于是她干脆當起了知心姐姐,耐心地道:“我且問你,你到底要如何,是希望自己獲得良婿,就此知足地過一生,還是不甘平凡,希望能夠有一番成就,受萬人敬仰,名載史冊?”

小護士聽得越發愣了,她還可以名載史冊嗎?

“我,如果可以,我當然是希望能夠有一番成就!只是可能嗎?”她還是不信的。

“只要你愿意遵從我的教誨,就可以?!表n諸篤定地道。

极速快3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