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神棍稱霸世界/重生之神算天下上一章:第8章
  • 神棍稱霸世界/重生之神算天下下一章:第10章

帶著先天的心臟殘缺,帶著天生的孤絕之命,她注定和父母緣薄,和子女無份,也注定夫妻離心,刑克一世??v然身后多少功名,那又如何。

轉身之間,他人已歌,又有幾個人會為她哀傷。

韓諸笑著,轉身,即要離去。

雖然她現在無法猜透為什么自己還會重生在一個少女身上,不過既然獲得了這個機會,那她就絕不會白白浪費。

這一世,她絕對不會愚蠢地去俯就一個根本配不上自己的男人,也絕對不會去追求虛無的所謂幸福。

這一世的韓諸,她要活得肆意張揚,活得任意妄為。

就在她要離開的時候,那個曾經屬于她的別墅,安全門開了。

一個亭亭玉立的女孩兒,穿著白色的連衣裙,就那么走出來。

遭遇劫色的

女孩兒并不算美,可是行動間猶如弱柳扶風,自有一股風流態。

身后有一個四十出頭的男人,優雅穩重,戴著眼鏡,文質彬彬,跟隨在她身后。

韓諸就要離開的身影微微凝滯在那里。

這時候,一個加長型豪華轎車停在別墅前,那優雅的男人上前,從容地為女孩兒開了車門,女孩兒對男人綻唇笑了下,以著優雅的姿態進入了轎車。

男人隨之繞到了另一邊,也跟著上了車。

豪華轎車平靜地駛出了別墅區的大門,恰好從韓諸身邊經過。

韓諸微垂下眸,不想讓別人將自己的神色看在眼中。

就在這豪華轎車上,女孩兒透過玻璃窗,忍不住掃了路邊那個姿態狼狽的少女一眼。

女孩兒其實叫蘇眉,蘇眉輕輕蹙著好看的眉說:“我怎么覺得這個女孩看著有些眼熟,倒像是哪里見過?!?

譚思平神色間有幾分疲憊,仰靠在舒服的真皮座椅上,他搖了搖道:“不應該吧,我看著不認識?!?。

剛才路邊的少女,他也掃了一眼,穿的衣服很是廉價,這么熱的天酷站在大太陽底下,看起來根本不像是他們這個層次會認識的人。

蘇眉想想也是,便也懶得再多想了:“哦,那可能是我認錯了吧?!?

韓諸唇邊泛著笑,望著遠去的那個豪華轎車。

那還是她親自選購的轎車啊,上面的座椅都是挑選的世界頂級品牌,寬敞舒服得很,誰讓韓諸實在是一個養尊處優愛享受的人呢。

現在,卻便宜了這一對,真是萬萬不曾想到。

韓諸笑著用袖子擦了擦額頭的汗,動作實在粗魯不雅,不過她依然笑得很開懷。

她還這么年輕,才十七歲啊,比蘇眉還要小三歲呢,大好的光陰在前面等著她呢。

再說了,她還有個寵溺她的媽媽,還有個對她極為疼愛的表哥。

多么幸福的少女韓諸啊。

將來呢,她還要掙很多很多錢,將所有她看不順眼的一切。

踩在腳下。

不過這時候的韓諸也就想想罷了,她揮了揮手,想找一輛出租車。只可惜這里是別墅區,別墅區的人一般不打出租車。她來的時候,那個出租車司機還嘮叨了半天這邊是奢華住宅區,一般不會來這里呢。

于是,韓諸只能走著出去這片別墅區,再試圖找車了。

她正走著的時候,忽然,身子被一個剛猛的力道緊緊摟住,然后整個人就被拖拽到了一個陰暗僻靜的地方。

緊接著,一個彪悍而有力道的身子,就這么粗暴直接地將她壓制住。

韓諸抬眸,望著上方那個粗獷的臉龐。

這,這是打劫?劫財?劫色?

就在她還在琢磨這件事的時候,對方牢牢捂著她的嘴,兇神惡煞地低聲逼著:“把你身上的錢都交出來,不然我就——”

說著這話的時候,另一只手在她纖細的脖子上用了點力道,頓時韓諸疼得蹙緊了眉頭。

急促而炙熱的喘息噴薄在韓諸面上,韓諸淡定地望著這個打劫的。

搶劫的男人約莫二十多歲,額上有紋,印堂帶著煞氣,眉毛雖然挺拔有型,可是眉尾處卻有擴散之感,顯然此人從小不得父母利,且亦無兄弟幫襯,孤苦伶仃。

一眼掃過,此人面上最惹眼之處當是人中。

人中代表壽元,此人的人中過短且淺,偏又耳朵偏小且無耳垂,再去看眼,卻是四白眼,四白眼對于男子而言亦是短命之兆。再看此人的鼻骨,卻見鼻骨犯眉骨。

何謂鼻骨犯眉骨呢,是說鼻子應該是從眉骨自然地下來的,但如果鼻骨象叉到眉骨里去了,為鼻骨犯眉骨。

于是韓諸已經刻下定論,此人活不過二十五歲。

觀此人年紀,約莫也就二十五六歲的樣子,看來這人也差不多該離世了。

至于為什么離世?韓諸的目光落在這男人眉頭兩個痣上,當頭一痣主兇,一個痣就有一個牢獄之災,兩痣就有兩個牢獄之災……

如此分析判斷后,韓諸心里已經有了結論,這顯然是已經做好一次牢,放出來了,然后這次還會被抓,抓進去怕就是要死在里面了。

這搶劫的男人正兇神惡煞地逼著韓諸要錢,又看她秀美白凈,色心頓起,就想著先劫財再劫色。

可是這男人見她眼神清亮,絲毫無懼地打量著自己,眸中甚至有一絲憐憫,像看著一只就要被宰割的豬!

“你,你不會有毛病吧?”盡管看著不像,可實在是有點詭異。

韓諸眨眨眼睛,以眼神示意他先放開自己。

搶劫男猶豫了下,越發擰著眉毛兇巴巴地低吼著:“不許叫,不然一刀子捅死你!”

韓諸乖巧地點點頭。

搶劫男終于放開了捂住她的唇。

韓諸溫暖地笑了下,以安撫搶劫男緊張的情緒:“這位大哥,我建議你是趕緊跑吧,這里危險得很?!?

搶劫男聽了這話,用奇怪地眼神看著她:“你,你是不是腦子有問題?”

“大哥,我是神算,看出你馬上就要有牢獄之災,我看你趕緊跑吧,不然就要被抓住了?!表n諸真得是好心。

“胡說八道!老子——”搶劫男覺得自己聽這漂亮小姑娘瞎掰才是腦子有問題,他還是先劫色再劫財吧!

“你自小孤苦無依,受盡屈辱,少年之時窮苦,不堪忍受,開始走向歧途,偷盜搶劫無惡不作,曾經因此進過監獄,放出來后死不悔改,現在馬上就要再進監獄了。這次進去,你會很快死在里面,就此了結一生?!?

韓諸的話,平靜而從容,娓娓道來,語調中沒有任何起伏。

搶劫男愣住了,狐疑地盯著身下這個嬌美的少女。

她肩頭削瘦,盈盈不堪一握,細白的頸子因為自己的強迫而揚起。她是長得極為好看的,白凈秀美,烏黑的頭發就這么在身下散亂著,一時之間少女的嫵媚之態盡現。

可是,這么屈辱以及狼狽的姿勢,她卻依然高高在上,平靜自若,帶著憐憫,居高臨下地望著自己,就這么面無表情地宣判著自己的命運,猶如神祗。

搶劫男心里忽然有點發慌,仿佛自己在猥/褻神圣。

可是,他是搶劫犯?。?!

他收斂住心神,冷哼一聲,越發兇狠地威脅著韓諸:“廢話少說,看我今天怎么讓你爽!”

可是他話音剛落,就見一旁有兩個穿著便裝的人突然出現在他們面前。

這兩個人袖口處有夏國巡邏警的標示,他們渾身帶著凜然正氣,上前就要將搶劫犯擒拿。

“不許動,我們是便衣巡邏警!”巡邏警聲音冷厲。

搶劫男頓時臉色一變,瞬間白了,身子也僵硬在那里。

被他壓在下面的韓諸感覺到他僵硬的身體,淡笑了下,俯首在他耳邊輕輕地說:“你看,他們來了。他們會把你抓進去比對手印,于是很快他們就能查到你以前所有的犯案記錄,他們會把你繩之于法,你會在監牢里死去?!?

韓諸的聲音非常低,以至于只有兩個人能聽到。

搶劫男瞪大了雙眼,用驚懼的目光盯著身下的韓諸。

這個女孩,說話怎么跟神仙似的,他已經不知道自己怕的是這個女孩,還是那些巡邏警了。

巡邏警見這兩個人還嘀嘀咕咕的,不由犯了疑惑,這是強奸現場呢,還是什么呢?

韓諸推開已經不知如何是好的搶劫犯,就這么坐起來,略顯凌亂的長發就這么半遮擋在她肩上胸上,讓她帶著幾分意亂情迷的味道。

她笑了下,開口對巡邏警這么說:“我和我男朋友在這里玩呢,你們這是怎么回事???”

巡邏警面面相覷,不信地說:“這個人,真是你男朋友?”

韓諸有點沒好氣地蹙起眉:“這是我男朋友,還能有假?難不成你們還以為我們能是什么關系?無聊不無聊啊,和男朋友親一下還能犯法???”

說著這話的時候,韓諸把搶劫犯拽起來:“你趕緊,把他們趕跑!有這樣的嗎,這里正親著呢,就跑過來!”

搶劫犯已經不知道說什么好了,唯唯諾諾地點頭,終于鼓起勇氣,對那兩個巡邏警說:“喂,要想看,回家看毛片去,別在這里聽別人床腳!”

兩個巡邏警此時也是信了,冷哼了聲,訓斥道:“這里是街上,不許在這里亂搞!還不都起來!”

于是韓諸握著搶劫犯的手,兩個人站了起來。

巡邏警打量了一番這兩個人,終于道:“走吧,這里是高級住宅區,你們兩個如果不是住在這里,別沒事到這里來!”

韓諸淡淡地白了搶劫犯一眼:“還不都是你,沒事說什么要帶我來這富人區看看,說是以后也要給我在這里買宅子,現在可好,丟人丟大發了!”

說完這話,一跺腳,干脆賭氣自己徑自走了。

搶劫犯吶吶地不知道說什么好,半響,看看這兩個巡邏警,心里發虛,也就趕緊喊著:“喂,別跑啊,等等我!”

說著這話,他也趕緊跑著追去了。

擁堵的街道

“喂,你到底是什么人?為什么要救我?”搶劫犯也不傻,他知道如果自己真被抓住,肯定要去比對手印,如今各種案件都聯網的,他會很快被認出是多宗搶劫案的案犯,然后會被判刑。

“你也知道是我救了你?”韓諸頭也不回,慢騰騰地走在前面。

“你,你到底要怎么樣?”搶劫犯深深覺得這個女孩實在不是個普通女孩,她也不像是好心要救自己的樣子,必然是有什么陰謀!

韓諸笑望著搶劫犯:“我救你,是因為我缺一個幫手。你呢,雖然兇狠了點,還帶著煞氣,不過還算能干。只要你從此跟在我身邊,聽我的安排,我自然會保你不受刑獄之苦,也能保你榮華富貴?!?

自己的命格已經是不可預知了,如今要拉人下水,找這個不出數日即將喪命的搶劫犯最好了。

作為一個玄學大師,其實是不會輕易做這種為人改命的事兒的,因為這非常損害自己的福德。

不過呢,韓諸前世累積那么多福緣,難道就不能換此生肆意妄為嗎?

她需要一個這樣的人為她鞍前馬后,為她去做一些自己不方便出手的事情。

她也可以將此人改造,讓他不再為惡,讓他去結善緣,這難道不比讓他去死更會造福于這個世間嗎?

搶劫犯明白了,這就是當她的屬下,當她的狗腿唄!

他忍不住問道:“你,你救了我,是想讓我一輩子都聽你的?”

韓諸笑著點頭:“孺子可教?!?

“憑什么??!”搶劫犯上下打量著韓諸:“你雖然長得不錯,可是年紀這么小,看穿著也不像是什么富人,你有錢養我嗎?我跟著你餓死怎么辦?”

“我說了,會讓你榮華富貴的,自然不會餓死你。你好好考慮考慮吧,如果考慮好了,就去永新賓館找我,我在一三零七房間?!表n諸不想和此人多費口舌,生死就在他一念之間,端看他是否會把握機會了。

韓諸說完就往前走,誰知道這搶劫犯竟然一步上前,趕緊追上。

“喂,你別扔下我??!”搶劫犯跑過去和韓諸并行。

韓諸沒搭理他。

“你怎么稱呼啊,我不能總叫你喂吧?”搶劫犯打量著韓諸,腆著臉和她攀談。

“我叫韓諸?!表n諸沒看他,繼續往前走。

“韓諸?咦,這個名字挺熟的??!好像在哪里聽到過?!睋尳俜赣悬c納悶。

“呵呵?!表n諸沒想到,自己的大名已經傳入一個搶劫犯的耳中了,這可真是留下身后名啊。

“我姓嚴,單名一個杰字?!睋尳俜搁_始自我介紹了。

韓諸忽然停下腳步,認真地望著搶劫犯。

“你這個名字不好,一聽就是有牢獄之災的命。再說你以后跟著我,也不適合在用舊名字了,我為你改個名字吧?!表n諸已經把搶劫犯列為自己的私有財產了,開始改造。

“行,那你說叫啥???”搶劫犯很好商量的樣子。

“叫栓子吧?!表n諸想了想,為搶劫犯起了一個好名字。

“栓子?!”搶劫犯聽了,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到:“這一聽就是鄉下來的!”

“栓子,意為把你的命拴住。況且賤名才長命啊?!表n諸小作解釋。

“行吧……”新上任的小跟班栓子勉強同意了自己的新名字。

這時候,恰好一輛出租車經過,他們趕緊招手。

“喂,是你們叫車嗎?”出租車司機把玻璃放下,翹著頭問他們。

韓諸點頭:“是?!?

于是兩個人上了出租車,車子開出去沒多遠,就見前面一輛豪華轎車停中央,一個穿著白裙子的女孩和一個文質彬彬的男人正艱難地推著車,試圖將車子推到兩旁,免得造成什么事故。

那男人見到有出租車經過,趕緊招手:“司機師傅,停一下?!?

出租車師傅停下來:“胎爆了?”

男人正是譚思平,他點頭,頗有些暴躁:“是啊,才做過檢查保養的車子,誰知道沒走幾步就爆胎了。剛才打電話叫了緊急救援,結果還打不通電話!”

蘇眉朝出租車方向望過來,擦了擦汗說:“我剛打電話叫了一輛出租車,就是你吧?”

出租車師傅一愣,看了看外面的女孩兒,又看看韓諸。

韓諸淡笑,無聲地從錢包里抽出三張百元大鈔,遞給了司機師傅。

司機師傅有些恍惚地接過那大鈔,對著外面搖頭說:“沒有吧,我沒記得有人打電話?!?

蘇眉的臉都被烤紅了,蹙了下眉:“太熱了,麻煩和車里的客人說下,先送我們回家吧,就幾步路?!?

韓諸透過車窗,看到外面那個一身狼狽的蘇眉,白色裙子都沾了臟污。

這是她朋友的遺孤,自己一手養大的徒弟,從小也是萬千嬌寵的。

韓諸笑了下,搖下車窗,對外面那個女孩兒綻開一個甜蜜而無辜的笑容:“這位大姐,實在對不起,我們有急事呢。司機師傅,趕緊走吧。路邊叫車的,誰也不知道是什么人,萬一是個賣的或者仙人跳,被巡邏警抓住,那就不好了?!?

說完這個,一擺手,司機師傅一踩油門,出租車就跑了。

蘇眉愣愣地站在大太陽底下,汗水黏著頭發在額頭。

极速快3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