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神棍稱霸世界/重生之神算天下上一章:第4章
  • 神棍稱霸世界/重生之神算天下下一章:第6章

反倒是那個胖禿經理,照樣笑呵呵地對韓諸開口說:

“小姑娘啊,你要買衣服,那邊有呢,你看,那是個花車,都是處理特價的。雖然是些舊款,可是質量也都不錯。你過去挑挑吧?!?

韓諸謝過了胖禿經理,徑自向那個花車走過去,隨意挑選了一番。

最后她挑了兩套簡樸的運動衣,一套絲綿睡衣。

這胖禿經理看了這番情景,笑了下:“小妹妹啊,以后可要記住了,做人呢,不能好高騖遠,有多錢辦多錢的事兒!”

韓諸點頭:“多謝,我記住了?!?

胖禿經理又說教起來:“現在的小姑娘啊,很多都是太虛榮了,挖苦父母的錢買名牌衣服,這是最不可取的。我看你長得也挺好看的,人也挺聰明,以后可不能學這個?!?

說起來,小妹妹長得真不錯啊,打扮打扮比電視上的明星不差呢。

當胖禿經理在教育著韓諸的時候,一旁的兩個服務員在竊竊私語。

“這個小姑娘怎么回事啊,該不會是來勾搭咱們經理的吧?”

“我看也有可能呢。在這里看了一圈了,手里也沒錢,最后挑了幾件特價的衣服?!?

“是啊,我也看到了。就她那個樣子,還想看我們‘藍?!囊路??!?

“呵呵,你就別笑她了,我看不過是個沒見識的學生妹吧?!?

“學生妹?別開玩笑了,真是學生,身上能穿成那樣?我看估計是個學習不好輟學的?!?

韓諸耳朵尖,聽到了那番話。

她嘆了口氣,這個少女韓諸,還真是個學習不好輟學的,都被別人猜中了。

果然這三姑六婆,不懂得紫微斗數,卻極懂八卦的……還八卦得挺準!

韓諸拿著衣服去結賬處,一共是三百三十元,韓諸付了款。

提著紙袋子下樓的時候,又碰到了這個大堂經理。剛才沒細看,現在一眼敲過去,卻看到他身上籠罩著淡淡的煞氣。這煞氣不像是自身所帶,倒像是長期在某處而沾染上的。

大堂經理見韓諸望著自己,笑道:“怎么了,小妹妹,買到了衣服了吧?等以后特價的時候,你再來買吧。有時候我們這里有些瑕疵款,基本外人看不出來的,可是價格特別便宜,比外面地攤都貴不了?!?

韓諸一本正經地望著大堂經理:“我看你也是個心地善良的,便告訴你吧,你家里風水應該有問題,時候一長,會妨礙到家中人的身體健康的,很快你家就有人生病了?!?

一分錢難倒英雄漢

大堂經理聽了,愣愣地望著韓諸。

韓諸又繼續道:“當然了,你可以請我去幫你解決這個問題?!?

韓諸的語氣是施舍的,是高傲的。

畢竟,上一輩子的她,這種事情是不屑干的。

她是玄學大師,易學泰斗,所謂“學”,那就是學問,高深的學問,是一門深入鉆研的哲學、理學、數學、邏輯學。

上一輩子的韓諸,你散盡千金費盡周折挖苦心思,才可以走到她面前,和她討論一些形而上學的道理,諸如人生迷途,諸如國家前途,諸如天體氣運。

可是誰要是敢拿這種諸如我家風水不好發不了財,我怎么才能趨吉避兇步步高升,我怎么才能生兒子這種俗不可耐這種淺顯易懂這種下下之等的問題來騷擾她,那純屬不長眼。

畢竟,這是普通的風水師或者占卜師或者神棍能夠解決的問題??!

殺雞豈能用牛刀!

不過現在的韓諸,卻是明白,形勢比人強。

她再自視甚高,也得吃飯啊,也得穿衣啊……

現在再也不是那個——別人給她送錢都覺得是在侮辱她的時代了……

所以韓諸居高臨下地對著大堂經理說出了這么一番格外開恩的話。

若是以前,還不知道多少人會受寵若驚地匍匐在她面前呢!

可是現在,大堂經理卻是變了臉色。

搖頭嘆息,他很不高興地斥責韓諸:“這個小姑娘啊,你沒錢買好衣服,我也沒笑話你,還好心指點你買花車里的衣服。你這么就這么不知好歹呢?竟然還詛咒我家要出事。這種話你能亂說嗎?”

韓諸見他不信,淡淡地道:“罷了,你不信就不信?!?

大堂經理搖頭無奈:“你該不會真是個騙子吧?一個小姑娘家,不去上學,怎么凈學些不三不四的事情呢!”

多說無益,夏蟲不可語冰,韓諸轉身就走。

出了信譽樓后,韓諸見旁邊有賣水的,于是便有些口渴,就買了一瓶礦泉水,花了一塊錢。對方找了她四個鋼蹦。

走下臺階,她對著一個三輪車招了招手。

三輪車熱情地招呼她上來。

就在邁步上三輪車的時候,韓諸想起一件事。

她一只腳在三輪車上,一只腳在地上。

韓諸笑了下,淡淡地開口:“哦,司機叔叔啊,咱們商量一件事吧?”

司機師傅熱情地說:“小妹妹,你說!”

于是韓諸做了兩輩子從沒做過的事,討價還價道:“從這里送到我家后屯巷要五塊錢,你能給我便宜一塊錢嗎?”

因為——她身上現在只有四個鋼蹦了。

司機師傅看了眼韓諸:“小妹妹啊,這大熱天的,我們也不容易啊,現在油價漲得也厲害呢!”

韓諸聽了,默默地將腳從三輪車上拿下,淡淡地道:“那我走著回家吧?!?

司機師傅見了,只好答應了:“算了,算了,你上來吧,看你年紀還小,這大熱天的,就當我做好事吧?!?

韓諸謝過了師傅,便上了車。

在車上,她仔細地觀察了這個師傅的面相,發現他子女宮所在的眼下位置,有隱隱泛黑,就有發散之勢。

于是當三輪車停在她家巷子口的時候,韓諸將四個鋼蹦送到了師傅手里,然后認真地道:

“師傅,今晚回去,家里的刀具剪刀都要收起來,萬萬不能讓小孩子碰到,不然必見血?!?

這師傅一愣,望著韓諸,納悶地道:“妹子,這是說什么呢?”

韓諸一本正經地說:

“我會算命,三天內你兒子有血光之災,萬萬記住,不能讓他見刀具?!币菜闶恰粔K錢的報答吧。

說完,韓諸提著袋子轉身離去了。

這師傅自己納悶了一會兒,喃喃地道:

“管她說得是真是假,我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吧?!?

忽然,他猛然一震:

“奇怪了,她怎么知道我家是兒子??!”

提著袋子穿過小巷子,韓諸邁進家門。

結果發現不過是買衣服的這一下午,她媽媽不知道從哪里弄了許多的碎布以及布偶擺在客廳里,地上鋪著一個舊床單,那些碎布和布偶幾乎擺滿了整個客廳,連下腳的地方都沒有了。

“媽媽,這是做什么?”韓諸放下袋子,彎腰拾起一個布偶,卻見這是一個小猴子,屁股那里還沒縫好呢。

方秀萍收拾著一旁的腳踩式縫紉機,將那布偶在縫紉機上比劃著。

方秀萍一邊利索著將那個布偶的屁股縫好了,一邊繼續下一個:“最近紡織廠里也沒什么事兒干,不去上班也不發工資,我就從別人那里拿了一堆這個,縫一個五毛錢?!?

韓諸不了解,便繼續試探著問問。

方秀萍一邊干著活,一邊和韓諸說,韓諸這才明白。

原來這些布偶都是一個加工廠的東西,他們會把一些縫制工作進行分解,比如有人專門縫屁股那里,有人專門給它縫耳朵。每一道加工工序都是五毛錢。

方秀萍是領了一堆縫屁股的布偶,她縫這個習慣了,就特別熟練,一個下午能縫兩百個呢,那就是一百塊錢??p完了后她就得趕緊把這些布偶給下一個工序的負責人。

韓諸捏著自己的紙袋子,不禁皺起了眉。

“這也太辛苦了?!标P鍵是忙碌一下午才一百塊錢……

方秀萍倒是很滿意的樣子,笑著說:“這活挺好的,就是有時候都得搶,怕接不到啊。也幸虧咱們后鄰的張嬸和那個加工廠老板關系處得不錯,人家照應咱們,才給我的?!?

說著這話,方秀萍看了看韓諸腳邊的紙袋子。

“買了什么衣服,好看嗎?”方秀萍隨口這么問。

韓諸頓時笑不出來了。

她蹲在那里好久后,終于起身,走上前,伸手握住方秀萍正在忙碌的手,那只手上有汗水的味道,也有廚房洗碗后的奇怪味道。

韓諸緊緊握住那只手,輕而堅定地開口:“媽媽,以后不要做這些,我會想辦法掙錢養活你的?!?

方秀萍好笑地望著她,目光中都是寵溺:“傻孩子,你才多大,你之前晚上總在電腦上寫這個那個,嚷著掙了幾百塊錢,也辛苦得很。其實我倒是希望有那功夫,你還不如回學校念書去呢?!狈叫闫紘@息了下。

韓諸搖頭:“不,我不必回學校讀書?!?

她上輩子讀的書還不夠多嗎?她這種天才中的天才,數學和物理學的楚翹,又能熟練地說五種外語。她如果去學校當高中生,實在是有裝嫩欺負老師的嫌疑。還是不要了吧。

“這世道啊,沒個學歷,能干什么呢!去酒店里當服務員,媽媽總也不放心。去工廠做工吧,又怕你受不住那個累?!狈叫闫家灾约旱慕涷為_始念叨。

韓諸打斷了她的話,淡淡地說起自己的想法:“我自從差點死了一回后,總覺得自己真得開了天眼,能看許多事。那天我不就是救了那個司機師傅嗎?所以媽媽,我想給人算命掙錢?!?

韓諸所精通的,當然不止算命。不過目前看來,數學和物理學是變不成錢的,小縣城一時也沒人需要個精通五門外語的翻譯,所以她還是混一個神棍當當好了。

上一世她自然是不屑干這個的,可是現在呢,想到自己勉強能接受的那三件特價衣服價值是三百三十元,那是媽媽方秀萍縫制了六百六十個布偶才能得到的,她就明白了。

一分錢果然是可以難倒英雄漢的。

她越發地懷念有人捧著金條送到她面前的日子。

算命?

方秀萍看著韓諸,眼睛中打了一個大大的問號。

“這?能行嗎?”雖說覺得自己的女兒確實和以前不一樣了,好像整個人散發著點什么光芒似的,可是說起算命掙錢,方秀萍心里是沒底兒的,總覺得這事兒可以和騙子掛鉤了。

“肯定沒問題的。媽媽,你現在別弄這些布偶了,先給我弄一塊白布,上面寫幾個字,我這就出去開張?!闭f干就干,韓諸毫不含糊。

“好……媽媽這就給你弄去?!狈叫闫际菑膩聿蝗踢`逆女兒的,所以盡管她是不相信這能掙錢的,還是放下能掙錢的布偶,去給韓諸弄了一塊白布。

裁剪成長方形,用縫紉機簡單地包了邊。

“接下來呢?”方秀萍疑惑地望著女兒。

韓諸翻箱子倒柜子,從自己房間搜刮出一瓶墨水,于是她用一個毛刷子沾了那些墨水,在白布上寫字。

寫什么呢?

這事韓諸還真沒干過?

她搜索了自己腦海中關于這種事為數不多的幾個場景后,終于,堅定地在白布上寫了八個大字

“韓半仙,不準不要錢”。

方秀萍看得一愣一愣的……這還不準不要錢啊……

看著女兒篤定的小臉,她越發的心虛了,這能行嗎?

是誰盜走了大師的扣扣號

表哥呂黃鐘從服裝店下班了,來到韓諸家,一眼看到家門口舉著一個大白旗,飄飄蕩蕩地幾個大字。

“韓半仙?咳咳咳……”呂黃鐘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到。

他這個表妹啊,也忒不省心了。之前鬧著要當大神,要在什么晉江文學城寫文掙錢,然后現在竟然要當半仙。

“表哥,我開了天眼,打算算命掙錢養家?!表n諸知道呂黃鐘一時半刻不會相信,不過還是鄭重地宣布著這個消息,以增強大家的感覺。

“咳,你們啊,是不是缺錢了?我就知道,最近紡織廠里不開工,也掙不到什么錢。正好今天我發了工資,拿去吧,先花著吧?!眳吸S鐘說著這話的時候,就把一疊新舊不一的鈔票往方秀萍口里塞,看樣子大概有八九張鈔票吧,那就是八九百元。

方秀萍使勁地拒絕:“這可不行,你也得攢錢,以后還得裝修下家里的房子,看看趕緊娶個媳婦呢,誰也不富裕??!再說了,韓諸這次去醫院,不是還欠了你醫藥費嘛!”

呂黃鐘卻是偏要給方秀萍錢:“小姨,咱們都是一家人,不說這些外道話。我爸媽早就不在了,你就是我的媽,自從姨夫走了后,你和韓諸這日子過得不容易,我不幫著,誰還能幫?再說了,這些錢你先收著,等以后還我不就行了?!?

方秀萍想想也是,實在是眼前沒錢,也就只好收下了。

极速快3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