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有些事情要談。不知城主大人可否退避?”蘇暮雨雖然比無雙大了十幾歲,語氣卻依然十分恭敬。

“自然。”無雙背起劍匣,從桌上拿起兩個饅頭,隨后對著還傻呵呵站在那里的伙計喊道,“那一壺熱茶出來。不想死的話,就和我一起來吹吹夜風。”

伙計這才反映了過來,拿了壺熱茶連聲應道,隨后踉踉蹌蹌地跑了出去。

“今夜的月很好啊。”無雙坐在臺階上,手一揮,將門合上,仰頭看了一眼,輕聲道。

伙計也抬起頭,卻沒看見月亮,只看到一個穿著紫衫的美貌女子坐在對面的屋檐上。風吹起那女子的長衫,露出了衣衫下瑩白如玉的肌膚,伙計眨了眨眼,忍不住想看仔細些。

“別看了,再看眼珠子就沒了。”無雙伸手捂住了他的眼睛。

“那你為什么還看!”伙計不滿地說道。

無雙咬了一口饅頭,喝了一口熱茶:“因為我還小啊。”

“這就是無雙城現在的城主?”慕雨墨用手托著下巴,好奇地打量著那個正坐在臺階上吃著饅頭的少年。

無雙笑了笑:“這就是慕家的家主了?素聞暗河慕家美女甚多,今日一見,傳言不虛。”

“你這孩子才多大,就學會調戲姐姐了?”慕雨墨盈盈一笑。

“姐姐好看,我夸幾句怎么就變成調戲了?”無雙反問道。

慕雨墨笑道:“還真是個惹人憐愛的小孩子,可惜姐姐我心情不好,不然一定請你喝上一杯。”

“有酒嗎?”無雙問伙計。

伙計點頭:“后院有的。”

無雙放下三枚銅板:“拿一壺來。”

伙計接過銅板,愣了一下,隨即搖了搖頭:“可是客官你這只夠兩碗的。”

“嘖。”無雙心想我剛剛救了你一命,你怎么都不給壺酒,真是狼心狗肺,可是伙計的眼神卻誠懇地望著他,只等著無雙再掏出一些銅板。

“拿去吧,要一壺你們這里最好的酒。”慕雨墨手一甩,一枚碎銀子落在了伙計的面前。

“好嘞。”伙計拿起碎銀子就往后院跑去了。

慕雨墨手輕輕地拍了一下屋檐,緩緩地從屋檐上落了下來,坐到了無雙地身邊。

“好香。”無雙吸了吸鼻子。

慕雨墨笑了笑:“若不是看你目光澄澈,還真像那些登徒子。”

“姐姐一顰一笑間滿是柔媚,但我知道,我要是敢再往姐姐身邊靠一寸,姐姐就會折斷我的手腳吧。”無雙笑道。

“你可以試試。”慕雨墨手輕輕地在無雙額頭上點了一下。

“可不敢。”無雙手一伸,那正被伙計端在手上的酒壺一下子就被他吸了過來,他將酒壺放在地上,“來吧,紫衣姐姐,我們喝一杯,順便聊聊你眼睛里的那個人。”

“哦?”慕雨墨挑了挑眉,“我眼睛里的那個人?”

“什么樣的人會讓姐姐念念不忘呢?”無雙接過伙計遞過來的酒杯,倒上了兩杯。

“你有沒有聽過一首詩?”慕雨墨問道,“一彈流水一彈月,半入江風半入云。九江琵琶亭內,他以三道暗器,名揚天下。”

“唐門唐憐月。”無雙恍然大悟。

“對,當年天下間誰沒有聽過他的名字。就算是如今退隱多年,再次重出江湖也依然是唐門之首。”慕雨墨說道。

無雙喝下了一碗酒:“我想聽一聽你們的相遇。”

“我們的相遇?”慕雨墨也喝了一碗酒,“我們的相遇,是從我第一次殺他開始的。”

“第一次?”

“對,我一共殺過他三次。第一次,我和他……”

慕雨墨就這樣坐在臺階上和無雙一杯酒一杯酒地喝著,一個故事又一個故事地講著。終于,一壺酒已經見了底,慕雨墨已經不再說了,只是望著天上的月光,淡淡地說道:“我有些想去見他了。”

“等這些事情了結了,就去吧。”一個淡漠的聲音響起。

無雙扭過頭,看見蘇暮雨推開客棧的門走了出來。

“我可以去嗎?”慕雨墨喃喃道。

“不妨的。”蘇暮雨忽然打開了傘,撐在了慕雨墨的頭上,“下雨了。”

“你們可有話要談?”無雙很識相地站了起來。

“不妨,城主不必退避。”蘇暮雨淡淡地說道,“雨墨,你們慕家走的不是這條路,他們會從羅項城那條路入天啟。你需要找到他們,把他們勸回暗河。”

“謝家呢?”慕雨墨問道。

“謝家出發地要早幾日,怕是已經到天啟城了,我需要回去再尋一下謝舊城。”蘇暮雨答道。

“你還要回天啟城?”慕雨墨一驚。

“是。”蘇暮雨點頭。

“保重。”慕雨墨站了起來,“不要死。”

“好。”蘇暮雨說話永遠簡單明了。

慕雨墨足尖一點,沖著遠處掠去,她帶著笑意朗聲道:“小無雙,下次見面時希望也能聽聽你的故事。”

“姐姐記得來無雙城找我啊。”無雙揮手道。

慕雨墨低聲笑了一下,誰敢讓暗河的家主上門找他?怕是活膩了吧。她搖了搖頭:“這樣的少年郎,真是好久未見了。”

見慕雨墨遠去,無雙扭頭問蘇暮雨:“如果我沒聽錯的話,蘇家主剛剛說也要去天啟城?”

“是。”蘇暮雨點頭。

“這么巧,我也是去天啟城,我們不妨一起上路?”無雙笑著邀請道。

“你邀請我?你知道我們暗河的立場嗎?”蘇暮雨問道。

“如果我們是對手,你們剛剛肯定會殺我,我就算自視再高,怕是也打不過兩個暗河家主吧。”無雙拍了拍蘇暮雨的肩膀,“蘇家主,我猜,我們是一路人。”

“的確,現在我們不是敵人,我不會殺你。但你說錯了。”蘇暮雨撐著傘走進了雨中,“我和你,永遠不會是一路人。”

“怎么不是了?我們都是劍客。”無雙拍了拍手中的劍匣,“期待與蘇家主一戰。”

“你的劍是劍,我的劍是兇器。”蘇暮雨回答道。

“我相信我的眼光,家主手中的是劍,一柄好劍。”無雙緩緩道。

极速快3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