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瑟猛地抬頭,饒是鎮定如他,此刻也已經眉頭緊皺,雙目通紅,聲音顫抖:“不是顏戰天?為什么不是顏戰天?”

“如果是顏戰天的話。”沐春風手輕輕一揮,收起了那一排銀針,沉聲道,“你已經死了。”

“說下去。”蕭瑟冷冷地說道。

沐春風嘆了口氣:“我師父曾與顏戰天對劍,如今也是同你這般經脈受損,別說提劍,就連站立都已經困難了。所以我很了解顏戰天的劍勁,你現在的隱脈受的是一股陰勁所傷,它不會傷及你的性命,卻讓你再也無法運功。但如果是顏戰天的霸道劍勁,會完全震斷你的經脈,所以如果那天的事情是如你所說,那么不可能是顏戰天。”

“那會是誰!”蕭瑟的聲音已經近乎低吼。

“一定是個內勁陰柔的人,才能造成這樣的傷。”沐春風微微皺著眉頭,“但具體是誰,我并不知道。你受傷的那一天,還有誰在場?”

誰在場?蕭瑟一愣。

除了顏戰天,還有那天來救自己的師父——天啟四守護之白虎姬若風。天下武境的評定者,天下武學的集大成者,百曉堂的掌門人。若說內勁陰柔,的確是他做得到的事情。

“不,不可能!”蕭瑟否定了這個答案。

但是那個雨夜,那個血水流淌的夜晚,還有誰來到了那里。在顏戰天與姬若風對戰的時候,偷偷來到了自己的身邊,毀掉了自己的經脈,卻偏偏還給自己留下了一條命。

是誰!蕭瑟的腦海里有無數的畫面在閃爍。

見蕭瑟的神色越來越不對,身子里很明顯的氣血在翻涌,這樣下去很有可能就會影響到傷勢,沐春風急忙再度彈出一根銀針,刺在了蕭瑟的額間。蕭瑟瞬間眼前一黑,昏睡了過去。

“平日里看上去如果淡定的一個人,沒想到情緒也會如此激動。”沐春風嘆了口氣,隨手一件皮裘蓋在了蕭瑟的身上,隨即說道,“出來吧。”

內艙的簾子被人掀開,司空千落從里面走了出來,面色凝重。

“在簾子后偷看心上人更衣,也不覺得害臊?”沐春風笑道。

可司空千落卻渾然不理他,只是撫了撫蕭瑟的額頭,略帶責怪地說道:“又何必告訴他這些。”

“知道真相,總好過一輩子被埋在鼓里。”沐春風不再說話,走了出去,可剛走出船艙,就見身后一陣風被撕裂的聲音。沐春風猛地轉頭,只見一桿銀色的長槍沖著自己襲來,他猛地往后一退,不解:“為何?”

“回到雪月城之前,我也要入那逍遙天境!”司空千落鄭重地說道。

“有志氣。”沐春風點頭,“可是……關我什么事?”

“我前日見你劍法不錯,我就拿你做陪練了!”司空千落二話不說,一槍砸了下去。

“你的兩位同門也在練功,怎么不見他們找人陪練呢?”沐春風一邊躲著,一邊說道。

司空千落微微一笑,沒有作答。沐春風不知道的是,司空千落被稱為雪月城一霸,師兄弟們畏懼她,遠遠甚于畏懼唐蓮。只因為司空千落從小的愛好就是找師兄弟們陪練,一個人練武太枯燥,兩個人對演才能找到習武的樂趣啊。

“三公子。”田莫之忽然出現在了沐春風的身后。

沐春風笑道:“不妨,我也該好好練練武功了。”說完躲開長槍,一個縱身鉆回了書房,再出來的時候,他的周圍已經覆著一層密不透風的鎧甲。

霸王甲!

手持一把精美長劍。

動千山!

“來吧。”沐春風一個縱身,提劍迎了上去。

“大師兄!”一個聲音從海面上傳來。

站在閣頂的唐蓮猛地垂頭望去,只見雷無桀正在海浪之中一邊舞劍一邊沖著自己喊道。

“大師兄,我們不妨也來較量一番?”雷無桀喝道,他在海面之上見手持銀月槍的司空千落和身著霸王甲的沐春風打得難分難解,自己也按捺不住,便想要找唐蓮過招。

唐蓮微微一笑,初入江湖時,他與雷無桀相遇,那個時候雷無桀也算得上是年輕一輩中的好手,能與殺手月姬對招,但卻只能在他的教導下才能勉強突破孤虛之陣,那個時候唐蓮算雷無桀的半個師長。后來在雪月城登天閣相遇,饒是雷無桀一鼓作氣登上第十四層,但若沒有他的放水,必然就終止那里了。可是上一次離開雪月城后,雷無桀入劍心冢,得天下第四名劍,殺暗河一流殺手,在雷家堡外,更是直入逍遙天境,比自己還早了一步。雖然那逍遙天境只支撐了片刻,但如今的雷無桀,的確已在自在地境的巔峰,離破境只有一線之隔。現在的自己,是否還在這個師弟之上呢?

雷無桀只是手癢,想找個人對戰。

但唐蓮,卻忽然很想知道這個答案。

“好!”唐蓮點頭,對著那踏浪而行的雷無桀就揮出一掌。

浪起!

唐蓮再出一掌。

浪再起!

一層又一層,鋪天蓋地。現在雷無桀他們才知道,平常只注意到師兄的暗器手法堪稱一絕,但沒想到,內力竟也深厚至此!

“浪疊云堆萬簇山!”沐春風見到此情此景,忍不住感慨道。

卻只聽見“鐺”的一聲,那桿銀色的長槍,狠狠地砸了一下他的頭。沐春風身子微微晃了晃,眼前有些犯暈。

司空千落怒罵道:“和我對決時還看別人,看不起我?”

那被一潮又一潮的海浪擊打著的雷無桀卻忽然不懼,猛地一個縱身就沖著唐蓮一劍刺去。

此時天晴,有日光普照,無月光傾灑。

此在陸外,有海水粼粼,無鮮花盛開。

雷無桀用的,卻是那一招最熟悉不過的月夕花晨。只見那海水繚繞在自己的身邊,竟慢慢的生成一朵朵鮮花的模樣。

這就是心劍了。

心可成劍,天地萬物都可成劍。

唐蓮一躍跳了下來,手猛地向上一撩,那潮水聚在他的手間,他一躍而下,就像手中挽著一道銀河。

積水成淵!

他就將那條銀河猛地朝雷無桀砸去!

“看劍!”雷無桀不懼,依然出劍。

銀河與花劍,在瞬間相遇!

极速快3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