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為什么?”

“因為他不仁不義,品行敗壞。這樣的人也就小打小鬧,一旦給他最高更大的平臺,一定會摔的很難看。”曲玥眼神平靜又篤定。

他今天能玩弄她,不代表以后能玩弄別人。

遇到厲害的人物,他的算計,只會讓他死的更快。

下午時,曲玥請廠里的工人們一起下館子吃了頓飯,算是慶祝節日。

席間,她以茶代酒敬大家,感謝這段時間以來的勤勉工作。

眾人高興不已。以前的徐總架子端上天,哪有這么親民。

新老板美的像個大明星,可做事雷厲風行,待人接物又講究。

趁著這股高興勁兒,曲玥建了一個微信群,在群里發紅包讓大家搶。

一群人爭先恐后的喊,“老板威武!”“老板精神!”

聚餐氛圍極好,好到曲玥難以抽身。

不過,她還是在大家千留萬留中走了。

今晚的時間要留給男朋友,她牢記心中。

如果不堵車的話,從這里到褚靈均說好的聚會地點,只要一個小時。

但偏偏…今天的道路很堵很堵。

平安夜和周五兩大因素湊在一起,別說內環,繞城高速都堵癱瘓了。

曲玥看著表,默默安慰自己,現在是五點,約好的時間是六點,還來得及。

本來打算去理發店洗個頭吹個發型,可今天實在太忙了,沒抽出時間。

她從包里拿出化妝鏡看自己,怎么看怎么不滿意。索性拿出隨身攜帶的化妝包,進行補妝。

她可不想就這么去見褚靈均。

作為女朋友,她也有女孩子的心思,想要好好美給他看。

曲玥滿心祈禱著車道快點疏通,多給她一些時間準備。

可老天好像偏要跟她對著干,在緩慢的行駛中,居然被另一輛車擦掛了。

司機跟人下車糾紛,曲玥隨之下車。

“美女,對不住啊,要不你換輛車吧?”車主對她說。

“…”曲玥一個頭兩個大。卡在這半道上,哪有司機會過來。

早知道這么不順,褚靈均提出接她時就同意了。那時不想麻煩他,現在要遲到了,怎么交代。

曲玥一想到褚霸霸式咆哮,有些愧疚,又有些想笑。

“曲玥?”一輛黑色轎車在身側停下,車窗下滑,露出男人英俊的面孔。

曲玥回頭,很是意外,隨即打招呼:“陸總,好巧。”

居然會在這里遇到金湖集團董事長陸澤言,這也太巧了。

陸澤言往一旁看了看,問道:“出什么問題了嗎?”

曲玥大概說了下,陸澤言道:“那你上我的車,我不趕時間,先把你送去目的地。”

曲玥哪好意思麻煩這種大佬,忙道:“沒關系,我再叫個車,很快。”

陸澤言笑,“等到車,應該是一個小時之后了。你不趕時間嗎?”

見曲玥猶豫,又道:“對我來說就是舉手之勞,曲總何必見外。”

“那…麻煩陸總了。”

曲玥上了陸澤言的車。

陸澤言一個人坐在后排,前面坐了司機和秘書,曲玥坐到陸澤言身旁的位置。

車內很寬敞,內飾豪華,有股淡淡的檀香味。

曲玥坐定,想到了前段時間褚靈均跟陸澤言的對話。

對陸澤言來說,褚靈均可謂一言成讖。

這段時間商界最大的新聞莫過于宏圖那攤子事。

金湖大手筆接盤宏圖,效果并不樂觀,股價連續六天跌停,市值蒸發近一半。

持有宏圖2億股的金湖,目前浮虧已達30億。

而陸澤言的態度也不似以前那么堅定,對媒體表態是很遺憾,愿賭服輸。

曲玥坐在這位“苦主”身邊,莫名緊張,就怕他覺得是自己那次觸了霉頭。

由于這份拘謹的心思,她沒有主動找話題聊,說了要去的地點后就安安靜靜坐著。

倒是陸澤言主動開口,“去市中心,是約會嗎?”

曲玥點下頭,臉上閃過一抹羞澀。

陸澤言微笑道:“羨慕那位男士,能在平安夜跟這么漂亮的姑娘約會。”

“他也很棒啊!”曲玥脫口而出,隨之微笑,“女孩子會羨慕我才是真的。”

陸澤言看著她,半晌沒有移開目光。

在他這個位置,見過的美女無數。可即便是聲名在外的全球頂級美女,或風情或清純的天后小花們,看多了也不過爾爾。

此時,還不及這姑娘一抹嬌羞又甜蜜的笑。

那份打從心底流露出的情意,為她的美添上一份動人的魅力。

“那位幸運男士是我上次見過的褚秘書?”

曲玥點頭,不好意思的笑,“其實他不是我秘書,那次是陪我去開會,臨時上陣幫忙。”

“他很有才能,真有這樣的秘書,曲總的公司做到千億市值也指日可待。”

曲玥很開心聽到別人贊美褚靈均,奇怪,居然比夸獎她自己還讓她高興。

陸澤言提議:“有機會大家一起吃個飯,怎么樣?”

“我很樂意。”曲玥欣然回應,又補上一句,“不過他工作很忙,還得看他的時間安排。”

“嗯。到時候提前約。”

路上,律師再次打電話來跟她討論三百萬的債務官司,被她敷衍過去。

坐在陸澤言車上,不想討論這種負面東西。

可是,她也知道,這件事必須有個決定。

心煩意亂時,周筱悠跟她發微信,討論她今天逛街敗的東西。

曲玥苦笑,發送:我是三百萬債務纏身的窮逼,別刺激我了。

悠悠我心:你現在是霸道總裁的女人!想要什么,跟霸霸說,買買買!

曲玥:。。。不要,那么敗家,把總裁嚇跑了怎么辦?你賠我?

悠悠我心:褚霸霸我可賠不起哈哈,你別瞎操心,霸霸的家業你敗不完

曲玥不想跟她瞎掰,發送:說正事,那三百萬,要不我跟他們坐下來好好談,暫時按期付利息?

周筱悠:多大壓力啊,你公司能扛住嗎?你怎么就不跟霸霸開口啊?拉不下臉就當是借,無息借款。

周筱悠:做生意誰沒個缺錢的時候?有錢人都想方設法跟銀行借錢,你身邊有個錢袋子你就借借應急唄。

曲玥:。。。我想想

曲玥放下手機,揉了揉眉心。

她只想以最輕松的角色好好談戀愛,不想讓這段關系跟錢扯上關系。

陸澤言察覺到她的變化,問道:“暈車嗎?”

“沒有。”曲玥馬上微笑。

陸澤言把曲玥送到商圈時,時間是晚上七點。

距離約定時間過了一個小時,曲玥忙不迭往褚靈均訂的那家餐廳去。

大廈頂樓的花園餐廳,觀景臺被褚靈均包場。

本就精致浪漫的餐廳,經過用心點綴,更加美輪美奐。

管弦樂隊在現場演奏,褚靈均坐在餐桌前,四下是錯落有致的鮮花和燭光。

褚靈均一身筆挺西裝,襯衣上打了領結,頭發打理的一絲不茍,胡子刮的干干凈凈。

他坐在這里將近兩個小時了。提前一小時到,加上她遲到一小時。

他一邊打游戲一邊等待,聽膩的管弦樂灌到耳朵里成了噪音。

可是,為了她過來時的第一感受,為了視覺、嗅覺、聽覺同時到位…他沒有喊停,硬生生忍著“噪音”。

又一把游戲結束,褚靈均起身,差點就砸手機了。

還TMD堵在路上?老子開飛機去接人!

第34章

褚靈均忍無可忍,起身離席,準備去接女朋友。

一直被動等待,等到黃花菜都涼了可不是他的風格!

還沒走到餐廳的室內,通過玻璃門,他看到曲玥正在侍者引導下往外面的花園來。

心心念念那么久,望眼欲穿一晚上,終于看到心上人,褚靈均眼睛都要黏上去了。

他恨不得下一秒就沖上去將女朋友緊緊抱住狠狠親,但他忍住了,后撤,藏到花園里。

曲玥走到花園,隨著侍者引領,在餐桌旁落座。

悠揚的《Canon》在空氣中流淌,伴著芬芳馥郁,傳入耳飄入鼻。眼前是浪漫精致的花園,再往遠眺,是這座城市的恢宏夜景。

曲玥坐在大花園中央唯一的一張餐桌前,桌上歐式燈藝燭光點點,影影綽綽。

她的目光四下流連,感受這美好的環境,思念涌動的心在靜靜等待褚靈均。

估計褚靈均去洗手間了,曲玥從包里拿出化妝包,再次修飾自己的妝容。

不遠處,躲在樹后的褚靈均,瞧著那邊對鏡貼花黃的女人。

嗨呀,這么美,還要臭美…

不愧是霸霸女朋友,追求極致,不給其他女人留活路!

曲玥拿出口紅,在唇上補色。

褚靈均:等會兒不還得吃到霸霸嘴里。

曲玥補上口紅后,又覺得發型不對。白天為了體現干練利落的形象,頭發盤起來了,在這種氛圍里再看就少了幾分甜美。

她取下頭繩和發夾,黑色長發如瀑傾瀉,紛紛揚揚,飛舞蹁躚。

五指在發間梳理,她拿出手機,調開前置攝像頭,對著鏡頭里的自己微笑,自拍一張。

“…”褚靈均看的眼都直了。

乖乖呀,白月光怎么能那么美那么可愛!簡直迷死人了!

曾經,鋼鐵直男褚霸霸看到女人自拍或在朋友圈發自拍,只會懟一句丑逼多作怪。

如今,看到自己女朋友自拍,他一臉花癡,決定改明兒就研究攝影技術,他要做女朋友的專職攝影師!

曲玥剛放下手機,一雙手突然蒙住她的眼睛。

視線一片黑暗,隨之涌來的男人氣息,令她安下心來。

“我悄悄的蒙上你的眼睛,讓你猜猜我是誰…”褚靈均在她耳邊清唱。

曲玥沒忍住笑,“褚三歲,你鬧什么呢?”

“你才三歲!”氣氛全無,他破罐子破摔的懟她,“不解風情的女人,這叫浪漫!”

“好好,褚浪漫,快放開我的眼睛啦…”曲玥又想笑又惱羞。

人家蒙眼睛是輕輕的虛掩,哪像這樣緊緊捂著,眼妝都得糊掉了…

還浪漫呢,簡直車禍現場!大笨蛋!

“來,跟我過來。”褚靈均沒有放開手,一路帶著她往前走。

曲玥隨他前進,視線被遮蔽,聽覺和嗅覺都變得格外敏銳。

有幽幽花香,有他的氣息,她被黑暗卻豐富的感覺簇擁著,安心往前走,嘴角笑容停不下來。

“看。”褚靈均松開手。

高空邊緣,沖擊感呼嘯而來,曲玥驚叫,腿發軟。

褚靈均由身后環住她,在她耳邊道:“你男人在這,怕什么。”

溫熱的氣息呵入耳中,背后是他堅實的胸膛,她的心突然就安穩了。

有了最安全的港灣、最堅固的堡壘,她表情靜謐,嘴角含笑,目光遠眺。

眼前是銀河浩瀚,手可摘星辰。一鉤彎月,藏在云里。

腳下是萬丈高樓,鱗次櫛比,大廈內透燈光,高樓鏡面燈飾,五光十色,繁華壯麗。

凸出建造的觀景臺,讓她仿佛置身半空,欣賞這天上地下的一切美好。

飽覽瑰麗景觀后,曲玥說:“我們過去吧,站在這里太危險了,我怕掉下去。”

“慫包!”褚靈均轉過她的身體,直直看著她的眼睛,說,“You jump,I jump.”

“…”曲玥眨了眨眼,內心潮濕又溫熱。

半晌,她說,“咱們好好的。”

“嗯,好好地。”他突然伸手,把她往后推,曲玥驀地瞪大眼,惶恐一閃而逝,緊緊盯著他的眼,腦子里是那句You jump,I jump…

下一秒可能就要跌落萬丈深淵,她一瞬不瞬看著他,沒有掙扎和尖叫。

…圓弧形的透明幕墻抵住后背,隨之落下的是男人的吻。

一顆心跳到嗓子眼,還沒緩過神,又被他狂熱侵占。

曲玥大睜雙眼,心臟不像是自己的,狂跳如雷!

他抓住她的手,與她十指相扣,按壓在玻璃墻面上。

呼吸凌亂交纏,他放肆汲取,填補壓抑多年的渴望。

男人過于用力的手,把她手指扣的隱隱作疼。氧氣全都被奪走,她幾近窒息,就像一條被抓到岸上干涸缺水的魚,渾身無力動彈。

她覺得自己被吞噬,被揉碎,被他完全操控占據…

痛苦與快樂并存,她在不斷壓縮的空間里,在他強烈的需求里,感受自己的存在。

天幕近在眼前,滿世界的星星都落進眼里。

她看著星,看著云,看著月。

极速快3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