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 但為君故(138)“可那個坐標上什么都沒有,只有落滿雪的荒原。”圖靈先生說。

“他們必然在那里制造了一個尼伯龍根,一個巨型的尼伯龍根,我們之前忽略了這種可能性,我們認為人類是不可能造出尼伯龍根的。”貝奧武夫說,“可那幫家伙是瘋子,對別人來說不可能的事,對他們未必不可能。”

“可不被邀請的外來者是無法進入尼伯龍根的,T-95坦克的滑膛炮并不能轟開尼伯龍根的大門。”圖靈先生又說。

“規則上來說確實是這樣,但少數的例外依然存在,某種高階言靈沒有任何殺傷力,但偏偏就能打開尼伯龍根的門。”

“鑰匙!”圖靈先生恍然大悟,“三峽事件之后他再也沒有被啟用過,我簡直忘了那家伙。”

“那家伙的身體非常虛弱,從生下來基本上就活在保育箱里,目前他是唯一擁有該言靈的秘黨成員,我們實在犧牲不起。”貝奧武夫說,“但他已經開始熱身了。”

“熱身?”

EVA立刻調出了影像,那是一群護士正從一個透明的保育箱里抱出一個男嬰來,把他泡在熱水里給他洗干凈,再仔細地抹上潤膚霜。嬰兒瞪著一雙根本不符合自己年紀的眼睛,默默地看著天花板,偶爾掃視鏡頭,任憑護士們揉著他的小胳膊小細腿。

“他是我們最優秀的獵犬,靈敏的嗅覺會帶我們找到那些藏起來的狐貍。”貝奧武夫緩緩地說,“末日派!”

“末日派已經消失了很多年。”范德比爾特先生說,“真的是他們?”

“他們在北西伯利亞有個基地,我們一直在找。”貝奧武夫回答,“所有的線索就要匯聚,路明非、末日派和那位已經沉睡了數萬年的至尊,人類危在旦夕,而我們的責任是不惜一切手段,阻止它們的匯聚!”

“親愛的貝奧武夫,當年分裂我們的,到底是什么?”圖靈先生環顧四周,“我想在座的不少人跟我一樣并不完全知情,那場有史以來秘黨最大的分裂事件,它的資料卻只對極少數核心的元老們開放,你是核心元老之一,而知道那件事的多數人甚至已經老死了。你們真的要統統把這個秘密帶到墳墓里去么?”

“在我的資料庫中,關于末日派的數據也已經被徹底刪除。”EVA也說,“我曾經知道,但是不被允許記住那些事。”

“很抱歉先生們,”貝奧武夫沉默了良久,仍是搖了搖頭,“那場事件的真相,沒有人真的知道,我也只是讀過案卷,那就像讀一段歷史。歷史總是后人寫的,寫作者的立場決定了事件怎么被解讀。我無法還原事情的真相,我只能說,經過某件事之后,秘黨中的部分人覺得末日即將降臨而人類根本不可能或者不值得被拯救,世界注定將被毀滅,會有新的時代,然而那是龍或者高階混血種的時代。在漫長的歷史中,人類只是卑鄙的簒奪者,在大約數萬年的時間里篡奪了龍族的統治權。相信這個理論的人離開了秘黨,對他們來說‘屠龍’只是徒勞無功的犧牲。”

“也許他們是對的,也許人類真的不值得被拯救。”圖靈先生說,他一直是個具備奇思異想的人,“反正我們也沒有任何證據能證明人類值得拯救。”

就在貝奧武夫對他怒目而視的時候,外面傳來了尖銳的汽笛聲。

所有人都驚訝地望向外面,那無疑是一列CC1100次特別快車正在進站。繁忙的時候,每天都有一兩趟CC1100次快車往返于芝加哥和卡塞爾學院之間,汽笛聲如同悠揚的風笛聲,是這座學院的背景音樂??裳巯聦W院幾乎處在不設防的狀態,精銳的專員們都已經分散到了世界各地的分部,為免有人順著這道最便利的交通線侵入學院,長達數公里的鐵軌被拆毀,CC1100根本就是處在停運的狀態。

這座學院并非不曾被入侵過,元老們如臨大敵,他們年輕時也許曾是屠龍戰場上的悍將,然而畢竟年紀不饒人。

“EVA,我想知道你的防御系統能夠承受什么級別的進攻。”貝奧武夫低聲問。

“我很難確定我能夠摧毀他們多少次,但您可能要準備迎接一下客人。”EVA說。

“客人?”貝奧武夫愣住。

EVA調出了月臺上的情形,剛剛停穩的CC1100次列車立刻打開了貨倉的門,一輛灰黃色的越野吉普如同出欄野馬那樣駛了出來。路過鏡頭的時候,開車的人沒有忘記向著鏡頭揮手致意。

很難判定這家伙是敵人還是客人,但即使是客人也是最棘手的那一類。

那是芝加哥混血種社群的領袖漢高,希爾伯特·讓·昂熱當年的朋友和如今的對手,不久之前他的名字還在這張會議桌上被提起過。

世界各地的混血種社群有大有小,漢高領導的是其中最巨型的幾個之一,有十幾個歷史悠久的家族組成,也吸收優秀的新成員。這些家族在遷移到新大陸之前就在歐洲大陸上聲名赫赫,多半擁有皇族、貴族、銀行家或者海洋開拓者之類的背景,積累了巨額的財富,是典型的所謂“Old Money”。他們在聲勢上并不落后于秘黨,在財富積累方面還有過之,只不過他們對于屠龍并無強大的執念,對他們來說最重要的是家族繁衍,藏在人類社會里好好地生活。

他們跟秘黨時有合作也時有沖突,真的遇到龍王蘇醒的高危事件時,漢高是會慷慨地出借自己的力量給昂熱的,但在事后分贓的時候,漢高那伙人的本性就暴露出來了。

如果說秘黨是一群戰士,那么漢高那伙人就是一幫流著龍血的商人,他應該也從媒體上得知了那個神秘的坐標,以他的敏感,應該親自飛往坐標所在地坐鎮指揮。即使他不敏感,秘黨從全球往北西伯利亞調動的大手筆也足夠驚動他。但他居然在這個時候來卡塞爾學院拜訪,鏡頭前那個軍禮式的揮手似乎是在說請把茶給我準備好,片刻我就到了。

既然是漢高那么鐵路恢復運營就可以解釋了,那條鐵路線一邊連著卡塞爾學院一邊連著芝加哥,漢高很容易修復他領地中的線路。

十分鐘后外面傳來急剎車的聲音,漢高無疑是個高齡飆車手,再過幾十秒,英靈殿會議廳的大門被人一把推開,漢高一屁股坐在給自己準備的椅子上,一口喝光了給自己泡的熱茶。

“我來不是為了你們所謂的末日派,”漢高盯著貝奧武夫的眼睛,言簡意賅,“我要見弗拉梅爾,現在!”

貝奧武夫被這個不速之客的無禮震驚了,但他仍然是強忍了一下。在秘黨中貝奧武夫的“輩分”或者說地位甚至在昂熱之上,而昂熱卻對他并不抱有期待與尊重,因此即使對昂熱,貝奧武夫仍然透著居高臨下和些許鄙夷的態度。但漢高不同,他不是秘黨成員,在他的社群里他是絕對意義上的領袖,連想要挑戰他的人都只能希望他快點死。而且盡管他出自一個商人扎堆的混血種社群,他自己卻跟秘黨成員一樣是個真正的戰士,貝奧武夫也不得不尊重的那一類人。

“弗拉梅爾處在被羈押的狀態,我不可能讓你見他。反倒是我想問問,是什么原因讓尊敬的漢高忽然到訪卡塞爾學院,”貝奧武夫冷冷地說,“像個入侵者。”

“我是被邀請的,”漢高緩緩地說,這個干枯瘦小如同老牛仔的男人的壓迫感不亞于魁偉的貝奧武夫,“邀請我的人是,希爾伯特·讓·昂熱!”

“他已經昏迷了接近一年!”貝奧武夫吃了一驚

“邀請早在那之前就送給我了。”漢高從腰間抽出巨大的左輪槍“德州拂曉”,這個舉動嚇了眾人一跳,然而他只是從彈倉中退出一刻銀色的子彈來,把它沿著桌面滾向貝奧武夫。

貝奧武夫戴上眼鏡,仔細地檢查著那顆子彈上的細微文字,那段文字甚至包含了一個花體的簽名,內容也確實是一份邀請。

“我使用這份請柬的前提是西伯利亞北部出現問題了,我必須立刻趕往卡塞爾學院跟他匯合,”漢高頓了頓,“那一刻開始他就處在死亡危機中了。”

“校長的心臟基本上都被剖開了,早就跟一個死人差不多了。”圖靈先生驚訝地說,“可你甚至沒來看過他一眼,你難道要說你其實是他的好朋友么?”

“不,我們一直都是對手,但值得當我對手的人在這個世界上人數稀少,我希望他們每個人都活得健康。如果真有某個勢力能夠消滅我的某個對手的話,那么它也能消滅我,在這種情況下我一定會接受這個對手的囑托,在那個勢力出現的時候及時趕到他身邊去。”漢高說,“至于心臟被剖開的事,他沒有拜托過我,我也不認為區區心臟被剖開就能殺死他。這么微妙的一種存活狀態,我倒寧可相信是他故意的。”

坑邊閑話:祝各位小伙伴有個愉快的假期,打開支付寶首頁搜索"646015214"即可領取最高99元紅包!  

极速快3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