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金涅茲和蘇恩曦并排掛在聚變反應堆的核心,奧金涅茲看上去就像一具血跡未干的尸體,蘇恩曦也挨了幾鞭子,但好歹還有個人形。

奸猾似鬼的老賊和奸猾似鬼的老阿姨,兩個人的智商和經驗加起來,上戰場至少是戰區指揮官,炒股票也可以日進斗金,可對解決他們眼下的困境全無幫助。

這間“育兒所”完全走空了,似乎那個什么圣子一降生,他倆就成狗屎了,路邊看到掩鼻而過,踩一腳都嫌臟。

蘇恩曦正掙扎,忽然聽到奧金涅茲呵呵地笑了起來,邊笑邊搖頭。

“如果有什么人生感言也留到我們逃出去了再說,”蘇恩曦不耐煩地說,“當然,我要是你我也還會覺得有點幻滅。可你跟錯了老板,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我們中國人的老話說,男怕入錯行女怕嫁錯郎,你這種沮喪的心情跟我某一天忽然嫁給我老板是一樣的。”

“什么人生感言?我是笑亞歷山大·布寧那個王八蛋的死期到了!”奧金涅茲抬起頭來,眼神兇狠,“我們可是在一個聚變反應堆里,這才是這里最恐怖的東西!”

“你不是說他們本來就想把023號城市炸掉?”蘇恩曦一愣。

“我本以為他們已經賺夠了錢要結束這個游戲,但他們培育了那么多我們的克隆體,就是想要把這個游戲玩下去。那他們怎么會炸掉023號城市?”奧金涅茲說,“他們短暫地重啟了反應堆的強磁場,只是要干擾我們的神經,然后他們又關閉了強磁場,聚變反應堆的核心還是在很低的效率下運行,但我們可以提高它的功率,提到爆表!”

“理論上托卡馬克裝置是不會爆炸的,這東西原本就是為了安全核聚變而研究出來的。”

“理論上切爾諾貝利核電站也不會爆炸,可炸了就是炸了。這座城市的基本設計就是參考切爾諾貝利核電站,氘和氚反應產生熱能,通過熱交換裝置產生水蒸氣,水蒸氣再驅動發電機。這么巨大的一個托卡馬克核心需要的熱交換裝置非常大,可是你卻沒有看過那個熱交換裝置,對不對?”

“是,你們應該有一個甚至幾個巨型蒸汽站作為熱交換裝置。”

“這就是023號城市省錢的地方,它的熱交換裝置是巖層深處的一條地下河,當聚變反應堆開啟的時候,整條河都是沸騰的。他們沿著地下河每隔一段距離制造一座小型的蒸汽站,就能節約巨額的建造費用。托卡馬克裝置并不是炸彈,那條沸騰的地下河才是。”

“你怎么這么清楚這座城市的設計?”

“掩埋掉那些蘇聯隊長后,我負責了這座城市的善后工作,就是那時候我搜集了它的部分圖紙。”奧金涅茲冷笑,“怎么樣女人?干不干?讓亞歷山大·布寧和他的家鄉都飛上天去!”

“我們有時間逃出這里么?”

“當然有,那個克隆出來的老家伙準備了一艘氣墊船,那玩意兒在雪上跑,跑得跟飛一樣!”奧金涅茲說,“鑰匙就在我的口袋里。”

蘇恩曦想了想,“不行,我不能讓我們的人為這座城市陪葬。”

奧金涅茲愣了一下,氣得提高了聲音,“想清楚了!那家伙可以掌握了永生和超級戰士兩項技術的混蛋!這兩種技術如果流出去,世界大戰都可能爆發!”

“不行就是不行!”蘇恩曦冷冷地說,“世界大戰就世界大戰,跟我有什么關系?世界大戰早點開始,還省得我那么辛苦!”

奧金涅茲抬起滿是血的臉,呆呆地看著蘇恩曦。

蘇恩曦被他看得不耐煩了,“我從沒跟你說過我是好人對不對?我來西伯利亞也是干壞事的,只不過我的壞事還沒來得及開始……行了行了跟你說你也聽不懂,總之我們的秘書先生絕對不能死!我們可以為他發動一場世界大戰!”

“我還以為那個皇女才是你們的VIP……”

蘇恩曦意識到自己情急之下說漏嘴了,立刻止住不說。兩個人又吊了一會兒。

“那還有一個辦法,還是去把反應堆啟動了。”奧金涅茲又說,“然后我們通過那個廣播系統對整個023號城市喊話,拿這個要挾亞歷山大·布寧。”

蘇恩曦想了想,“這倒是個可行的辦法,但我們怎么下到地面上去?”

“我已經想到辦法了,我們可以做鐘擺運動,然后我們就會撞到一起。”奧金涅茲說,“我抓住機會咬住你的繩子,幫你把繩結咬開。”

“好像有點可行性,但有沒有更體面一點的辦法?”

“換你咬住我的繩子。”

“我想通了!讓我們從Plan A 開始吧!”

十分鐘后,鼻青臉腫的蘇恩曦狠狠地摔在地上,甩掉了自己身上的繩索。

鼻青臉腫是因為鐘擺運動時兩個人對撞了很多次,有幾次還差點親上,但老阿姨和老混蛋之間并無什么旖旎的念頭,大家寧可額頭撞額頭。

蘇恩曦整了整頭發,恢復了一下形象,拾起自己掉落的突擊步槍,連續幾個三連點射,總算是有一枚子彈打斷了奧金涅茲身上的吊索。財務人員的槍法之差可見一斑。

奧金涅茲準確地落在她的槍口下,抬起頭憤怒地看了她一眼,“大家現在是一條船上的人,還用得著耍這種花招么?”

蘇恩曦并非覺得自己那口整齊漂亮的牙齒不該用來咬繩結,而是誰的繩結先被咬開誰就掌握了主動權。

“女士優先難道不是應該的?如果不是一條船上的朋友,我會任你繼續掛在那里的。”蘇恩曦聳聳肩,“相信我,我真有這么壞。”

奧金涅茲沒有回答,慢慢地躺平在地上,慢慢地呼吸著,呆呆地望著天花板。

蘇恩曦等了他好一會兒,看他也不動,就用槍口戳戳他的下巴,“喂!休息夠了吧?沒死就起來動動。沒什么好多想的,在這個世界上誰不是這樣,沒誰真的重要。你今晚掛掉了,明天酒吧還會照樣營業。”

她想奧金涅茲是難以接受自己只是龐大機器上一枚齒輪的現實,不久之前他大概還覺得自己是頂級盛宴的座上賓,辛苦賺錢就可以永生不死。

可奧金涅茲那血跡斑斑的臉上居然露出一個愜意的笑容來,“我只是想感受一下活著的感覺,真好,能呼吸,能思考,睡著了也不害怕,因為會醒來。”

“干完活兒再感慨行不行?”蘇恩曦四顧,“怎么啟動這個反應堆?”

奧金涅茲一個翻身坐起,“好消息是我有啟動反應堆的密碼,壞消息是我們必須潛水進去。”

蘇恩曦吃了一驚,“你的意思是我們周圍都是水?”

“沒錯,反應堆加熱河水,河水沸騰著抵達蒸汽站,蒸汽站發電,整條河就是這個反應堆的熱交換裝置。”奧金涅茲說,“廢棄023號城市的時候我們對反應堆做了封閉處理,控制室電路系統被徹底拆除了。”

“亞歷山大·布寧還在利用這個反應堆低功率運轉的熱能,那么他必然是想辦法接入了新的控制系統。”

“當然,但那個系統的密碼我可不知道,我們也沒有本事抓住他逼問出來。”奧金涅茲聳聳肩,“我們要潛入的,是真正的核心。”

“什么叫真正的核心?”

“被鐵芯和線場圈包圍的真空室,核聚變的等離子流就在那里被強磁場約束著運轉。在中心螺線管的底部,有一個機械開關構成的大型陣列,那東西可以看作是這個反應堆的操作中樞,只要到達那里,我們就能拆除亞歷山大·布寧自己安裝的控制系統,接管控制權。剩下的事情就是手動輸入密碼,把功率調到最大,把整條河加熱沸騰,等到沿河的蒸汽站輸出功率達到極限,接下來就是蒸汽爆炸,凍土層沉陷,023號城市陷到地底下去。布寧那小子會跪下來舔我們的鞋面,求我們放他一馬。”

“你可真是個瘋子。”蘇恩曦嘆息,“不過我喜歡!潛入地下河是不是需要潛水服?”

“我想布寧不會給我們準備好這玩意兒的,不過憋口氣的話,應該能游過去。”奧金涅茲說,“我們中得有一個人留在這里跟布寧交涉,另一個潛到核心里去,貼著反應堆的表面游,底部會有一個檢修口。還是女士優先?”

“不不,不要小看我,我也是純爺們。上回我優先,這回你優先。”蘇恩曦端著槍退后,以免這老家伙忽然發難。

老家伙沒有發難,只是沖蘇恩曦比了個中指。

他招了招手走在前面,蘇恩曦端著槍跟在后面。雖然看起來是個瘦猴子模樣的大孩子,可他的步履很是艱難,蘇恩曦明知道那是因為被布寧踢傷了膝蓋,可又覺得那是個風燭殘年的老人,心里有點不忍。

但她立刻就收起了同情心,再不忍她也不可能代替奧金涅茲潛到聚變堆的核心里去,那樣的話這老東西絕對會立刻逃之夭夭。

奧金涅茲在一扇帶圓窗的壓力門前停下腳步,蘇恩曦從圓窗里望出去,外面是一個壓力艙,壓力艙的對面又是一扇帶圓窗的壓力門,像是出入潛水艇的通道。外面應該真的是地下河,但圓窗里只有一片漆黑。

奧金涅茲艱難地脫下衣服,露出肋骨嶙峋的小身板兒,圍上一條拆插滿工具的腰帶,“等我潛到核心里面,我就會發信號給你,你就去摘下那邊的電話,對著整個023號城市喊,讓布寧來舔你的鞋子,不然我們就跟他同歸于盡。”

“我怎么覺得這事有點可疑呢?好得像是一個騙局。”

“我可不擔心你耍什么花樣,你們要是敢放棄我,我就立刻把功率提到最高,大家一起完蛋。”奧金涅茲冷笑。

“行了行了,基本的江湖道義我還是有的。”

奧金涅茲點點頭,“一會兒你接著往里走會看到一個很奇怪的裝置,像是無數開口的鐵皮管子,那是反應堆堆芯里做檢修的人跟外面通話的方式,里面磁場太強,有線線路都會被干擾,只能通過中空的管道說話,我會跟你喊話的,你認真聽就好了。”

他壓下閥門走進壓力艙,關閉這邊的壓力門再打開那邊的加壓閥,水自下而上慢慢地淹沒了他,蘇恩曦笑嘻嘻地隔著圓窗跟他揮手告別。

她本以為奧金涅茲又會跟他豎中指,但奧金涅茲并沒有,也跟她禮貌地揮了揮手。

***

修訂通知:

跟一位了解托卡馬克裝置的朋友聊了聊文中的設定,很抱歉我因為對核聚變裝置的理解有限,犯了一個設定錯誤。

托卡馬克裝置的磁場是由環形線圈產生的螺旋形磁場,它作用的區域集中在環形真空室的內部,即使是超巨型的托卡馬克裝置也不會產生那么強的磁場泄漏,而且屏蔽磁場的技術難度并不大。

最重要的,磁場隨著距離的衰減大約是立方的反比,就是說隨著距離增大磁場以極其驚人的速度衰減,所以不會出現強磁場影響到周圍廣闊區域的可能性。

這個技術錯誤是很明顯的,所以這部分的一些技術內容需要被修訂,具體的修訂方式我還要再想想。

坑邊閑話:祝各位小伙伴有個愉快的假期,打開支付寶首頁搜索"646015214"即可領取最高99元紅包! 

极速快3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