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齊的住宅樓、有著粗大煙囪的發電廠、街邊隨處可見烈酒鋪子和小商店、十字路口的噴泉已經封凍了不知多少年。

可以想見當年這座小城是何等的熱鬧,它的規模并不很大,卻包含了一座城市該有的一切。這里甚至還有一座小型的兒童樂園,蒙著冰雪的木馬靜靜地等候,卻不再有孩子光臨。

布寧的先遣部隊已經做了簡單的收拾好迎接貴客——盡管放眼看去一個服務人員都沒有,但路明非知道一個響指就能令他們出現,跟零家里的女侍們一樣——街邊掛起了彩燈和旗幟,結冰的街道清掃得明亮如鏡面,照得出人影,街邊的窨井中冒出綿密的白色蒸汽。它像是一間博物館,又像是一個封存起來的時間膠囊,但最像是童話里睡美人的城堡,只能一個清亮的敲門聲把它喚醒。

克里斯廷娜本該表現得更矜持一點,但沒走出半條街她就趴在小賣部的玻璃上了,眼睛瞪得跟銅鈴似的,跟孩子進了迪士尼樂園差不多。

布寧還真的打了個響指,立刻就有人從角落里走出來,是衣冠楚楚的服務生,手中的托盤上是一杯杯的伏特加。他在人群中游走,任賓客們端走酒杯。

布寧也飲著一杯伏特加,率先而行,帶著愜意的笑容,挽著零的胳膊。零倒也不拒絕,但那一臉的冷漠,實在太像是主子對奴才。

城市的中央是一座巨大的環形建筑,建筑前矗立著直沖天空的列寧雕像,看起來像是禮堂或者音樂廳,卻不知為何要修成環形。

紅毯一直鋪到列寧雕像下,他們拾級而上,一扇扇的精鋼大門在他們面前對開,再往里竟然是工廠般的構造,彎彎曲曲的管道、大大小小的閥門、隨處可見的“危險”標志。原有的照明系統大概是不能用了,但布寧的服務團隊用無數的應急燈照亮了貴客們腳下的道路,暖風系統倒是在工作,走著走著大家不約而同地脫下大衣,腳步也隨之變得輕盈。

“歡迎諸位光臨新西伯利亞023號城市,我的故鄉。”布寧在一扇門前停步,轉過身來,張開雙臂,“有些人已經不是第一次來了,但也有些朋友是初次光臨。安全的區域都為大家整理好了,請隨便參觀,有任何需要請打一個響指,你需要的服務立刻會來到你身邊。”

他轉過身,向零和路明非比了個手勢,“不介意的話,請皇女殿下和路先生跟我走。”

人群里的克里斯廷娜立刻把目光投了過來,但布寧顯然沒有準備邀請其他人,那扇自動門開而復合,把其他人擋在了外面。

布寧帶著他們穿過走廊,打開了走廊盡頭的門,門背后是一間蘇聯風格的辦公室,家具陳設都還是當年的模樣,略顯破舊,但收拾得整整齊齊,甚至說得上舒適。

布寧示意他們在帷幕下的皮沙發上坐下,為他們倒上烈酒。盡管在火車上跟路明非表白說自己真正看重的不是羅曼諾夫家的勢力而是路明非的眼神,但到了談判的時候布寧還是對著零,路明非扮演低眉順眼的秘書,零端著酒杯,直視布寧的眼睛。布寧笑了笑,挪開視線,并未采取針鋒相對的姿態。

“我出生在這里,在我偷偷鉆進一列火車離開之前,我知道的世界就這么大。世界上只有唯一的一間學校,唯一的一間醫院,唯一的一個兒童樂園,賣煙和酒的小商店倒是很多,但煙只有莫斯科人牌,酒只有紅星牌伏特加。我知道有莫斯科,卻不知道莫斯科是什么。城里有一間電影院,但孩子不能進,擔心孩子看到外面的世界起了好奇心,就不愿在023號城市呆了。”布寧抽著煙斗,“我的父母并非什么了不起的人物,熟練工人而已,但他們對自己的工作非常自豪,他們總是跟我說我們家要在這里住上一百年,建設世界上最繁華的新西伯利亞。我們會造出飛到火星上去的飛船,還會造出能摧毀美帝國主義的空天母艦。”

“但你還是偷偷地鉆進了一列火車。”零說。

“因為有一天我偷偷地溜進電影院,和大人們一起看了一場關于莫斯科的電影,電影里有穿花格裙子的漂亮女孩,比023號城市里的任何女孩都漂亮。我忽然想明白了,世界其實是很大的,就算一百年后我造的空天母艦摧毀了帝國主義,我也老了,那個電影里的女孩子也老了。何況我為什么要摧毀帝國主義?我連什么是帝國主義都沒見過。”布寧笑笑。

“你說它是個城市,但它更像是一個研究基地,或者一座超級工廠。”零說。

“您的觀察很準確,當年足有三萬人住在這里,軍人、工人、科學家,他們被賦予的責任是造出能為整個蘇聯供電的聚變核反應堆。”

“聚變核反應堆?”路明非吃了一驚,“不是說人類還沒造出能用的版本么?”

“不,他們已經造出來了。”布寧微笑,“你們有沒有好奇這座建筑為什么是圓形的?”

路明非點點頭。

“我們的正下方,埋著當時世界上最大的電磁鐵。”布寧說,“在它產生的磁約束場里進行核聚變,聚變就是可控的。你們錯過了當年這塊磁鐵通電時的情景,所有金屬的物品都會向著城市中心移動,如果你口袋里揣了一枚釘子,它也許會飛起來變成一件兇器。我曾經親眼看到某個門上的門把手脫落下來,飛了起來。大家穿的衣服里面都帶著銅絲,這能幫著屏蔽磁場,否則在那種強磁場中人會心悸,也活不長。”

“可這項技術從未真正被應用,對么?”零說。

“沒錯,輸出的能量雖然驚人,但它不夠穩定。一旦磁約束場失效,這東西就會變成一枚氫彈。不過他們曾經用核聚變產生的電能給一臺超級激光發生器供電,把美國人的衛星打了下來。直到今天美國人都不清楚那顆衛星怎么丟的。”

“它叫023號城市,說明還有類似的城市,對吧?”路明非說。

“沒錯,廣袤的西伯利亞無人區里有很多類似規模的軍事城市,它們被賦予不同的職能,有的是要造出核動力轟炸機,裝載一次燃料能夠繞地球飛上幾十圈的那種,有的則是為了研究反物質湮滅彈,理論上說那玩意兒能把地球炸成兩半,還有城市本身就是一個超級計算機矩陣,建造在冰天雪地里散熱就很好解決了。每座城市都在探索人類想象力的某個極限,甚至有一座城市研究的是時間機器,利用只存在千分之幾毫秒的小型黑洞。據說他們真的把猴子送進去過,也許那只可憐的猴子還在時空的裂隙中漂流,等人去救它。”

“你們每年在這里聚會,就是為了交易這些技術?”路明非說。

“雖然是些不完全成熟的技術,但客人們出起價來還是很慷慨的。”布寧嘆了口氣,“很抱歉我親愛的朋友,我欺騙了你們,實在是你們給我的那個坐標看起來就是某個類似的城市。”

“所以要用核彈摧毀這些城市也都是假的。”

“那倒不是,不過是我游說國防部這么做的。你想啊,我的人已經把能挖的都挖出來了,能賣的都賣掉了,我總得毀滅罪證對不對?”布寧比了個鬼臉,“所以七天之后核彈確實會落下來,我們所剩的時間不多了。現在,能不能把真實的坐標告訴我了呢?皇女殿下。”

“我給您的就是真實的坐標。”零那一臉的端莊冷漠,路明非也是佩服的。

“別逗了行么?沒有人比我更了解西伯利亞,”布寧一臉的嫌棄,“您說的那地方是片原始森林,除了狐貍和熊,什么都沒有。”

“西伯利亞那么大,連聯邦安全局都沒法徹底搜查,您卻能從一個坐標知道那里是原始森林?”

布寧一時間啞口無言,撓了撓腦袋,“好吧,拿到那個坐標的當晚我就派人空降去看了,就是片原始森林。”

“拿到我給的坐標,您覺得找到了新的城市,說明您并未掌握新西伯利亞的全部軍事城市。”零繼續發問。

她的聲音里聽不出起伏,但語氣咄咄逼人,布寧跟她對上,就像克里斯廷娜跟路明非對上,不由自主地就成了回答問題的人。

布寧意識到自己已經被零的話術壓制了,不過他倒也沒有太想反抗,“蘇聯解體的時候,這些城市的資料全都遺失了。這些年來我通過各種途徑購買當年的老檔案,挖了一個又一個城市,但我始終沒能找到新西伯利亞的三大神座。”

“三大神座?”路明非問。這個名字實在太過中二,他不由得起了好奇心。

“刨掉時空穿梭和反物質湮滅彈那種異想天開的東西,新西伯利亞的軍事城市中有三座是最秘密的,它們研究的東西既匪夷所思又接近完成,價值根本無法估算,被稱為三大神座。分別是超級戰士項目、永生項目和‘關于神的研究’。”

“關于神的研究?”路明非一愣。

“根據目前的情報,那座城市干的事就叫‘關于神的研究’。”布寧聳聳肩。

“可蘇聯人應該是幫無神論者。”路明非歪眉斜眼,這個名字有點搞鬼的感覺。

“沒錯,可當一群無神論者認認真真開始研究神,那么他們應該是找到了神存在的證明。”布寧的神情有些詭秘,“有人說,他們意外地找到了神的尸體。”

神的尸體!路明非心中沒來由地一寒。

“所以也許我們找到那座城市,就能找到神的尸體?”零倒還平靜。

“可能我們已經找到了,”布寧頓了頓,“不過說是天使的尸體更準確一些吧。”

坑邊閑話:打開支付寶首頁搜索“547665459“即可領取紅包,吃個早點,買杯飲料肯定夠了,小伙伴們都領到了10-20元的紅包,你足夠幸運的話最高可以領取99元紅包!動動小手一分鐘的事!  

极速快3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