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低推力巡航,右舵,勻速下潛。”艦長戴上麥克風,低聲發布新的命令。

  鸚鵡螺號打開水密艙吸入海水,帶著細微的氣泡沉入更深的海里去。

  聲吶屏幕上出現了海底的掃描結果,這里海深不到1000米,海底密布著小型山脈。鸚鵡螺號的最大潛水深度是800米,但通常軍用潛艇都能比操作手冊上標稱的數字潛得更深一些,1000米應該是真正的極限。艦長正指揮它貼近海底來巡弋,借助海底復雜的地形來隱蔽自己,這樣做得非常小心,如果撞上海底會對艇身造成損壞,有時候這類損毀會把整艘潛艇埋葬在深海里。但看水兵們鎮定的模樣,類似的操作對于鸚鵡螺號應該是家常便飯了。

  利維坦完全從聲吶屏幕上消失了。如此巨大的目標忽然間消失是非常古怪的事,倒像是在干擾雷爆炸的瞬間它和鸚鵡螺號采取了同樣的策略,進入了靜默的深海潛行。這是個標準的獵殺戰術,沒準它就在附近的海域中潛行,跟他們一樣慢一樣警惕,因為關閉了主動聲吶,連海水激波都很弱,才能避開被他們的聲吶發現。

  大海就像厚厚的一層迷霧,雙方是兩個在霧氣中摸索的刺客,有時候霧氣太重,刺客的手腳又太輕,忽然碰面時沒準連拔刀的距離都不夠。

  還有一個可能性是利維坦已經死了,沖向鸚鵡螺號的時候它已經身受重傷連干擾雷的威力都足夠殺死它了。它巨大的身體緩緩沉入了海底,化為了海底山脈的一部分,這也有可能避開聲吶系統的搜索。

  深度已經超過了航海手冊上標稱的極限,潛艇內部回蕩著令人心悸的怪聲,那是艇殼扭曲變形的聲音。在這樣的深度,艇殼會承受極其巨大的壓力,事實上整艘潛艇都會在海水的重壓下縮短,艇殼發生變形是必然的事,艦長和水兵們的神色都鎮定,倒是航海經驗不多的酒德麻衣有些警覺,愷撒向她擺擺手,意思是這不值得擔心。

  他閉上眼睛,集中精神,“鐮鼬”的領域張開到極限。

  他自己也可以算作一部聲吶,沒有鸚鵡螺號探索的范圍那么廣,但是精度還是極其優秀的。“鐮鼬”們翻飛著為他帶來全艦上下所有的聲音,金屬艇身本就是極好的聲音導體。蒸汽輪機低速運轉的聲音、鸚鵡螺號吸入海水的聲音、海流掃過艇殼的聲音……愷撒忽然睜開了眼睛,神色驚恐。

  他并沒想著用“鐮鼬”去跟鸚鵡螺號強大的聲吶系統對比,不過是想知道在寂靜的深海中會有什么樣的聲音。可他居然真的聽到了不可思議的聲音,那好像是……這艘潛艇的心跳聲!

  就在這艘潛艇的內部,有個巨大的心臟在緩慢而沉重地搏動著。愷撒剛開始聽到的時候愣了一下,誤以為自己是聽錯了,把某種設備運轉的聲音聽成了心跳聲,可再仔細聽,那真的是心跳聲。巨大的、強勁的心臟,每一次搏動都會輸出數以噸計的鮮血,就像是被緩緩敲擊的戰鼓,咚咚咚咚地響著。一艘人類制造的核潛艇,居然是用生物心臟來提供能源的?雖然之前也不乏列寧號那樣的案例,古龍的繭孵化的時候,整艘船都被它的血肉侵蝕,但英國皇家海軍真的能邪異到這個程度?

  艦長注意到愷撒怪異的表情,把冷冷的目光轉了過來。

  愷撒緩緩地退后兩步,盯著艦長的眼睛,“我們的船上,有個巨大的心跳聲。”

  他防備著艦長甚至這間指揮艙的水兵暴起,對他們發起進攻,提前已經用眼神暗示了酒德麻衣。也許這艘船根本不是龐貝派來的,龐貝泡過眼前這個女人跟她此刻的立場毫無關系,龐貝泡女人純粹就是泡女人,目的直接純粹,跟對方的立場沒有任何關系。他們踏入了一座鋼鐵的陷阱,一艘有心跳的機敏級攻擊核潛艇。

  艦長微微皺眉,“鸚鵡螺號的心臟是羅爾斯-羅伊斯公司生產的壓水式反應堆,它不該有心跳聲。”

  她頓了頓,臉色忽然也變了,“如果你確實聽到一個巨大的心跳聲,那么是某個東西正貼著我們航行。”

  愷撒悄悄地打了個寒戰。這當然也是有可能的,但那東西得靠得多近才會令愷撒誤以為那是這艘潛艇的心跳?難怪他們一直都沒有搜索到利維坦,如果利維坦貼著他們游動,聲吶系統會把利維坦帶動的激波和鸚鵡螺號帶動的激波混淆,利維坦就把自己完美地藏進了聲吶系統的盲區中。可那大東西真的有這樣的智商么?它要真這么了解潛艇,應該是英國皇家海軍學院畢業的。而它的體型那么巨大,做出這種動作幾乎是難以想像的。

  “釋放水下攝影機,高光照明!”艦長下令。

  這個深度下潛望鏡已經無法伸出了,取而代之的是深水機器人。鸚鵡螺號表面的射燈亮起,把附近的一小片海域照亮,同時深水機器人們拖著電纜離開鸚鵡螺號的表面,就像鸚鵡螺號的眼睛,看向不同的方向。這當然是冒險的措施,深海中能夠發出這種等級光亮的應該只有火山,這就像在至暗之中舉火前行,但如果利維坦已經跟著他們游動,這個危險似乎也是可以忽略的了。

  不同方向上攝取的畫面呈現在艦長前方巨大的屏幕墻上,幾乎同時愷撒聽到了鱗片摩擦潛艇表面的聲音,那東西被潛艇發出的強光驚動了,下意識地收緊身軀把鸚鵡螺號纏得更緊了。

  “天吶。”所有人都在心里輕聲說。

  并非利維坦,而是一條巨大的海德拉,神話中九首的水蛇。曾有一條海德拉登上YAMAL號,但最終被阿巴斯的因陀羅強行殛滅了,對比體型來看,那條應該是這條的子系,或者說還沒有成熟的幼體。巨型海德拉緊緊地纏在鸚鵡螺號的表面,倒像是一條大王章魚包住了獵物,只不過它一直以來沒有發動真正的攻擊,也不知道它裹著鸚鵡螺號游動了多遠。它那十幾米長的頸部在海水中擺動,緩緩地靠近深水機器人,跟深水機器人對視,眼瞳深處仿佛燃燒著金色的巨燭。

  “那是……那是什么東西?“一名水兵終于突破緘口的規矩,說出了每個人心里的話。

  “巨型史前生物,基因變異生物,不管它是什么,如果它敢發動進攻,就是皇家海軍的敵人!”艦長冷冷地說。

  她的鎮靜給全艦的人注入了勇氣。沒錯,他們是皇家海軍,他們是鸚鵡螺號,他們的彈倉里帶著旗魚魚雷,他們遇到史前生物,應該是史前生物的不幸。

  “我們沒有能針對它的武器。”艦長在愷撒耳邊低聲說,“旗魚魚雷能夠摧毀它,但也會摧毀我們自己。”

  “干擾雷對它有效么?”愷撒問。

  “它剛好把干擾雷的發射口給纏住了。”

  這近百米長的巨型生物正一圈圈地纏繞著鸚鵡螺號。它固然長度驚人,但跟鸚鵡螺號相比還是纖細,重量也遠遠不如鸚鵡螺號,因此它附在鸚鵡螺號身上行進,就像?魚貼在鯊魚和海龜身上,毫不費力地穿越整個大洋。但好死不死地,它把干擾雷的發射口給封了。

  海德拉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地收緊了身軀,潛艇表面立刻傳來密集的刮擦聲,那感覺連艇殼表面的隔音瓦都被它的鱗片刮下來了。

  沒人知道它能不能暴力破壞艇殼,也沒人知道它是什么時候纏上來的,它像個吸血鬼似的糾纏著鸚鵡螺號,也許隨時能把這個“罐頭”打開吃掉。

  “這個海域是軟質海底還是硬質海底?”愷撒問。

  艦長立刻把目光投向副手,作為艦長,她不必知道這些瑣碎的信息,一個眼神就該有回答。

  “軟質海底。”副手立刻回答,“這里的海底鋪有大約三到五米厚的淤泥和微生物。”

  “直接撞擊海底么?”艦長看了愷撒一眼,“單論勇氣的話,看來你父親信任你不是沒有理由。”

  “他從不關心我的勇氣,他只是覺得這件事必須是加圖索家的人做決定。”

  海底分為石質和軟質兩種,以軍用潛艇的堅固程度,哪怕是刮擦到石質海底都可以導致艇殼漏水,在接近1000米的深度,艇殼漏水絕對是致命的,但如果是軟質海底,則只是考驗鸚鵡螺號的龍骨韌度。海底軟泥產生的巨大的阻力有可能把海德拉從艇身表面剝離掉,接著順手給它一枚旗魚魚雷就能把它送回地獄去。

  “50%推力巡航,勻速下潛,隨時準備加速!”艦長下令。

  已經極其貼近海底的鸚鵡螺號進一步下沉,所有水兵都把自己固定在座椅上,艦長、愷撒和芬格爾也用帶子把自己捆在扶手上,做好了迎接沖擊的姿勢。

  倒是酒德麻衣無所謂,以忍者的平衡能力,就算鸚鵡螺號瞬間倒過來她都能站住。

  鸚鵡螺號開始加速了,它已經不管利維坦或者其他東西會不會發現它了,有足夠的速度才能在海底的軟泥中碾壓海德拉。

  海德拉似乎意識到自己所寄生的這個金屬怪魚開始變得不安分了,九頭狂舞,纏著鸚鵡螺號滑動,戰鼓般的心跳聲越來越高亢。

  愷撒微微一怔。他忽然意識到一件事,在海德拉和鸚鵡螺號之間的關系上,鸚鵡螺號是寄主,海德拉才是那個小小的寄生蟲,那么到底為什么海德拉要寄生在鸚鵡螺號身上呢?
坑邊閑話:打開支付寶首頁搜索“547665459“即可領取紅包,吃個早點,買杯飲料肯定夠了,小伙伴們都領到了10-20元的紅包,你足夠幸運的話最高可以領取99元紅包!動動小手一分鐘的事!  

极速快3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