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士們先生們,你們最好來指揮艙一下。”艦長去而復返,神情凝重。

  外面傳來急促的腳步聲,水兵們狂奔在狹窄的通道里,去向各自的崗位。

  愷撒霍然起身,完全沒有抗拒的意思,酒德麻衣和芬格爾也跟了上去。

  不用想也知道出了什么事,利維坦和蛇群的搏斗還未結束,巨型海洋生物的獵殺有時候會持續幾個小時之久,正因為此,抹香鯨才需要能水下堅持兩個小時的驚人肺活量,這樣它才能潛入深海去獵殺大王烏賊。

  潛艇的聲吶系統能監控周圍大約十幾海里內的動靜,鯨這樣巨大的生物只要進入它的范圍內就必然會被發現。

  ***

  指揮艙狹小緊湊,密布著監視器,水兵們神情緊張地撲在工作臺前。原本還有人左顧右盼,艦長踏入指揮艙的一刻,所有人都繃得更緊了,視線不離監視器和儀表。

  這艘潛艇上到現在他們還沒有看到第二個女人,但就像酒德麻衣曾經判斷的那樣,她就是這艦上的阿爾法,單憑凌厲的眼神就懾服這群訓練有素的男人。

  真不知道龐貝是怎么把她泡到手的,分明是個老娘炮,卻摁住了雌獅子。

  “報告情況!”艦長在指揮艙中間站定。

  “中型目標,快速逼近中,時速30節,37.5度,深度150米!”

  “排除潛艇,排除魚雷,紅外反應高,沒有接收到無線電信號,判斷為某種生物!”

  酒德麻衣愣了一下,沒明白為何利維坦那種龐然大物會是中型目標,但立刻就明白了。他們正在一艘機敏級攻擊核潛艇上,這東西被設計出來是針對同級別潛艇的,單論體型,鸚鵡螺號才是真正的鋼鐵巨獸,利維坦跟它相比不過是中型。

  艦長轉過頭來,饒有深意地看了愷撒一眼,壓低了聲音,“利維坦?”

  愷撒吃了一驚,但當他注意到艦長眼底的金色一閃而滅的時候,就明白自己老爹為何會跟這位英武的女軍人扯上關系,以及她為什么能震懾這些桀驁的水兵。

  同為混血種當然容易相互吸引,她可能并不在秘黨的陣列中,卻是有資格知道龍族秘密的人。

  “目標加速靠近!目標加速靠近!”水兵高聲警告。

  “推進力100%,下潛,右舵,展開規避!”艦長下令。

  基本聽不到什么發動機聲,卻能感覺到微微的頓挫之后潛艇忽然加速,同時潛艇的地板大角度傾斜。艦長和站著的水兵都熟練地后仰來應對這個傾斜的角度,穩穩地站在原地,酒德麻衣和愷撒晃了一下,也憑借出色的平衡能力迅速站穩,芬格爾卻咕嚕咕嚕地打了兩個滾,這才翻身站起。

  機敏級號稱世界上最安靜的潛艇之一,全速的時候也像魚那么安靜。這艘潛艇正俯沖著下潛,好從利維坦的前進軌跡上閃開。

  英國皇家海軍的潛艇當然不會對一條鯨魚開火,即使那條鯨魚的體型匪夷所思,艦長用只有她和愷撒能聽到的聲音說出“利維坦”這個名字,本就暗示了水兵們并不了解自己面對的東西是什么。

  “目標轉向!目標轉向!繼續逼近中!”水兵大吼。

  武器控制臺前的水兵一把摘下耳機,轉頭看向艦長,“對方有攻擊性行動,請求動用武器!”

  艦長冷著臉,看不出她的內心活動。但以愷撒對潛艇的了解,這種時候站在她的角度是必須還擊的,攻擊性核潛艇不會允許未知目標近身。

  利維坦改變軌跡沖向鸚鵡螺號,顯然是鎖定了他們,而非意外地靠近。而且對于鸚鵡螺號來說,那東西是不是生物還無法確認,即使是生物,也同樣可能是武器,蘇聯就曾研究過讓海豚背著炸彈變成生物魚雷。

  但開火也同樣是危險的選擇,北冰洋號稱俄羅斯的后湖,此時此刻應該還有不止一艘俄羅斯籍的核潛艇在北極圈中游弋,巨大的爆炸聲在海中會傳出很遠,如果附近有俄國潛艇且被驚動,可能會是外交事件。

  北極圈中的法則,各國的潛艇都相安無事,你可以默默地尾隨別國的潛艇,展示肌肉傳達無聲的警告,卻幾乎沒有人敢在這片敏感的海域動用武器。

  “你父親讓我把是否摧毀利維坦的決定交給你,”艦長低聲說,“雖然我并不認同,但他覺得你能做出正確的決定。”

  她轉向武器控制員,以女王般的威嚴語氣下令,“激活1號、2號、3號魚雷管,發射準備!”

  機敏級核潛艇的魚雷管中藏著號稱世界上最快也最重的“旗魚”魚雷,如果不把那怪胎般的“風暴魚雷”算進來的話,一發就可以炸沉一艘巡洋艦。

  如果一發“旗魚”不能摧毀利維坦堅硬的鱗片,也沒關系,魚雷庫里還存著足夠的備彈。

  這無疑是最好的機會,被蛇群重創的利維坦連那極寒的言靈都無法釋放,而他們的裝備是世界上最先進的核潛艇之一。

  一次輝煌的齊射后,就可以乘著鸚鵡螺號返回羅馬,那會是一次值得紀念的凱旋……但愷撒沉默了。

  心里有個隱隱的念頭,摧毀利維坦并不能解決北極圈中的問題,北極圈中的問題遠比利維坦更加嚴重,那座神秘的島嶼,那個神秘的雇主,神的軀體和心臟,都會因為利維坦的隕落而成為永遠的謎團。而且利維坦似乎并非想像中無情恐怖的生物,如果不是為了它的鯨群,它也不會淪落到生死的邊緣。

  “以我們的機動性,有機會回避么?”愷撒問。

  “報上目標速度!”艦長盯著愷撒的眼睛,頭也不回地問。

  “時速已經上升到35節!”

  “我們潛行的極速是32節,單憑速度我們甩不開那家伙,”艦長轉身下令,“全速下潛,釋放干擾雷!”

  “釋放干擾雷!下潛速度到達極限!深度450米!繼續下潛!”

  鸚鵡螺號側面的兩排孔洞同時排出高壓氣體,推出圓球狀的干擾雷群,白色的氣流在鸚鵡螺號身邊張開的時候,就如芭蕾的裙擺。

  誘導雷群借助旋轉的槳葉穩穩地浮在某個深度,鸚鵡螺號則繼續下潛,二十秒鐘后誘導雷集體爆炸,芭蕾裙擺變成了火焰的裙擺,整片海域都被照成火紅色。

  沖擊波震動了遠離爆炸核心的鸚鵡螺號,艦體劇烈地搖晃,指揮艙里的一切都在搖晃,艦長卻還是背著雙手,穩穩地站著,如同一位將軍遙望著連天的炮火。

  干擾雷通常是用來干擾對手放出的制導魚雷,在它產生的高溫、沖擊波和光幕中,潛艇憑借高速遁入深海。

  聲吶屏幕上一片亮白,干擾雷爆炸的時候,連鸚鵡螺號自身的聲吶系統也被干擾了。

  但在干擾雷爆炸之前,能從聲吶屏幕上看到那高速的“中型目標”沖入了爆炸的中心區。

  鸚鵡螺號關閉了引擎,無聲地在海水中滑動。這位優雅的艦長大概參加過不止一次的潛艇獵殺,冷靜老辣。潛艇間的獵殺戰,就像狙擊手之間的戰斗,最重要的是誰先鎖定敵人的位置,誰先開槍。

  50米以下的深海中,陽光根本無法穿透,是一片漆黑的世界。無論是傳統的短波雷達還是先進的激光雷達都沒有用武之地,聲吶才是最有效的探查設備,可以說潛艇完全靠著聽力行動,深海動物也是一樣。所以潛艇并不會像戰斗機那樣憑借高速地顫抖,它們會藏在某個深度上,把自身發出的聲波減到最弱,等待敵人首先露出馬腳。干擾雷群爆炸的時候,幾秒鐘內雙方的聽覺都被阻斷,鸚鵡螺號就是趁著這個機會再度進入了靜默的深海滑行

  指揮艙里一瞬間變得死寂,所有的水兵都緊緊地抿著唇。芬格爾剛要出聲就被酒德麻衣一把捂住嘴。這也是潛艇上的規矩,當靜默航行的時候,所有人都沉默,只憑眼神和手勢交流。潛艇本身是中空的金屬殼,是聲音的極佳導體,海水也一樣,潛艇中極其細微的聲響,在海水中卻會被放大幾百倍。鯨類和潛艇某種意義上是類似的,巨大、聽覺敏銳,甚至速度都是接近的。艦長在潛艇獵殺方面的經驗恰好有用。

  干擾雷的威力當然遠遜于旗魚魚雷,按理說是炸不死利維坦的,但重傷的利維坦呢?沒人能確定利維坦是活著還是死了,更無從知道它的位置。

  鸚鵡螺號關閉了主動聲吶,只用被動聲吶掃描周圍,這樣探查的效果會差很多,如果利維坦也以跟他們類似的方式緩慢地滑行,得到雙方排開海水的激波觸碰到對方的時候才能覺察彼此。

  計算時間的話從蛇群攻擊利維坦開始已經接近一個小時過去了,如果利維坦和巨蛇沒有進化出類似腮的結構在水中呼吸,那無論它們誰贏了都該上浮了。

  一旦勝者快速地上浮,鸚鵡螺號一定能發現,那時候他們就安全了。

  酒德麻衣瞥了一眼身邊的芬格爾,芬格爾扶著潛艇上隨處可見的扶手,站得跟大理石雕塑似的,但是滿臉漲得通紅。

  他用可憐的眼神回應酒德麻衣,在酒德麻衣的手心里寫,“我不敢動,但我想上廁所。”

  “就在這里沒事,我不介意,我覺得艦長也不會介意的。”酒德麻衣回復。
坑邊閑話:打開支付寶首頁搜索“547665459“即可領取紅包,吃個早點,買杯飲料肯定夠了,小伙伴們都領到了10-20元的紅包,你足夠幸運的話最高可以領取99元紅包!動動小手一分鐘的事!  

极速快3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