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員們都高舉雙手跪了下去,瑟瑟發抖。

  阿巴斯拖著步子,緩緩穿越人群。幼蛇們咬噬的傷口遍及他的全身,他從臉到腳都裹著紗布,看起來就像是一具死而復蘇的尸體。

  但這完全無礙于他的威嚴,被那雙藍白色的眼睛盯住的時候,你會感覺是被某種東西從天空里俯瞰。

  細蛇般的電弧沿著每個人的身體流動,微微電麻的感覺從所有肢端傳來。

  “因陀羅”在這間船艙里制造出一個數萬伏高壓的靜電場,跟雷云的中心無異。阿巴斯只要一個念頭就能讓電荷流動起來,頃刻間殺死所有人,也許只有愷撒例外。

  “阿巴斯,冷靜!“愷撒再度出聲,”帶著雪離開,后續我來料理!”

  阿巴斯扶著鐵柵欄,粗重地喘息,看起來極其虛弱,很難想像這個剛從生死線上回來的家伙怎么撐起如此恐怖的領域的。

  他緩緩扭頭,看了愷撒一眼,有那么一刻他的神情是憤怒且迷茫的,像是剛從夢里醒來的君王,不明白為什么有人敢于直呼他的名字。然而下一刻他忽然醒悟過來,狂怒的雷帝“因陀羅”沉睡,阿巴斯重新睜開了眼睛,眼中的藍白色光芒開始褪去,人們身上的電弧也隨之漸漸熄滅。阿巴斯沖愷撒疲憊地點了點頭。

  愷撒心里長長地出了一口氣。

  阿巴斯出現的時候狀態顯然不對,愷撒不敢斷言到底發生了什么,但某些混血種和龍類一樣,一旦進入深度的憤怒,就不容易從那種精神狀態中解脫出來,會無休無止地作戰直到燃盡生命。好在那是阿巴斯,高尚、自律、克制的阿巴斯。他好像天生就帶著一個光環,能反彈掉一切負面的東西,即使是憤怒這種說不清善惡的情緒也無法沾染他。

  愷撒比出“OK”的手勢,拔出沙漠之鷹指向那些暴動的船員,雷巴爾科也上前把那些丟在地上的槍械踢開,場面算是被控制住了。

  阿巴斯推開柵欄門走了進去,解開了雪身上的鐵鏈,把他抱起來,跌跌撞撞地離開。他甚至來不及把用于封嘴的繩子解開,那根原本要勒死雪的鏈條還掛在她纖細的脖子上。

  可當阿巴斯從輪機長身邊經過的時候,這個俄羅斯漢子忽然跳了起來,緊緊地抓住了雪脖子上的鏈條,拼命地往后拉扯。

  “奧列格!你在天上的靈看著,你不會白死!”輪機長也不知是在吼叫還是在哭泣。

  愷撒措手不及。連他都在阿巴斯的因陀羅狀態下驚懼不安,換作普通人類就該心膽俱喪,可輪機長竟然扛住了威壓,還是要為他的弟弟復仇。

  一個棕熊般強壯的大漢,可以輕而易舉地拉斷雪那細細的頸椎骨,但愷撒真正恐懼的還不是這個,而是……阿巴斯!

  阿巴斯怒吼,轉身。只是頃刻之間,因陀羅再度君臨,瞳孔變回了恐怖的藍白色,熾烈的電光從中噴射出來。

  無形卻仿佛排山倒海的威嚴隨著狂舞的電蛇放射出去,連愷撒的心臟都瞬間停跳,因為巨大的電流在他的身體里亂竄,經過心臟的時候就會造成麻痹。

  這樣的事情發生在在場的每個人身上,所有人都痛苦地蜷縮起來,或者是瘋狂地抖動,像是某種邪教的集體活動,教主放射神威,教眾們一起抽風。但邪教教主不過是故弄玄虛,那個渾身流淌著藍白色電光的人卻真的能在一念之間奪走在場任何人的生命。輪機長首當其沖,他已經被阿巴斯掐著喉嚨舉向天空,大張著嘴,嘴里噴吐著樹狀的閃電,可以想像多少雷電被灌入了輪機長體內。

  “阿巴斯!停下!”愷撒大吼。

  他不是想著要救輪機長,這個失去弟弟的可憐家伙也許罪不至死,但已經顧不上他了,任阿巴斯這么暴怒下去,在場的人都要死。

  但他的咽喉肌肉在過電的狀態中顫抖,說出話扭曲得無法分辨。他跟所有人一樣跪在地上,全身上下每塊肌肉都仿佛脫離了骨頭在跳舞,他甚至沒辦法抬起頭來。

  就在這個時候,船艙里響起了尖利的風嘯聲,狂風割面如刀,把愷撒狠狠地壓在艙壁上,其他人也都如同紙片那樣被忽如其來的颶風吹散。

  雖然那風烈得像是能把皮膚都撕開,但愷撒身上的壓力一下子減輕了,狂風襲來的瞬間,他身體里涌動的電流停息。

  愷撒頂著強風抬頭看去,船艙正中央隱約是一個球形的領域,阿巴斯整個人懸浮在那個領域里,他仍然閃爍著刺目的電光,但電蛇只是沿著他的身體流動,無法刺穿那個領域的邊界。

  帕西靜靜地站在船艙門口,探出戴著白色手套的右手,眼中熔巖色的光明滅,芬格爾躲在他背后縮頭縮腦。

  愷撒立刻明白了。幸虧帕西及時趕到,他用“無塵之地”包裹阿巴斯,制造了一片真空,隔絕了放電現象。

  被認為是純防御型言靈的“無塵之地”居然完美地克制“因陀羅”,這是教科書上都不曾教過的用法。

  片刻之后,帕西收回了右手,這時阿巴斯身上的電光已經熄滅,沉重地砸在地面上。他可能早就昏死過去了,但考慮到他的血統級別,帕西還是讓他在真空環境里多待了一會兒。他身邊不遠處,是同樣昏死過去的雪和輪機長,輪機長渾身冒著裊裊的白煙,大概是很難救回來了。

  帕西上前幾步,檢查雪和阿巴斯的脈搏。

  他抱起雪來到愷撒身邊,放在愷撒懷里,“少爺,請帶雪小姐去休息一下,阿巴斯先生隨后會用擔架送過去,這里我會善后。”

  他伸手摸了摸雪的頭發,輕聲說了句奇怪的話,“孤單的船找到港灣,就會是這樣的吧?”

  ***

  阿巴斯緩緩地睜開眼睛,轉過頭,雪就在他旁邊的小床上。她的小臉仍蒼白,但呼吸勻凈,趴著睡得很沉,睡的姿態像小狗。

  “她醒過一次,我給了她一杯熱牛奶和兩片烤過夾黃油的面包,你可不知道船上烤過的面包有多難得,他們每天只供應四個小時的暖氣。”旁邊有人說。

  愷撒坐在床邊的躺椅上,把奶酪球高高地丟出,再用嘴接住。他大概一直守在這里沒有挪窩,略顯疲倦,陽光般的金發也有些黯淡。

  “謝謝。”阿巴斯低聲說。

  “不必謝我,我也沒做什么,除了喊喊‘阿巴斯冷靜’和‘阿巴斯停下’。”愷撒笑笑。

  “受傷的人多么?”

  “所有人都被電流灼傷,幸運的是沒死人,連輪機長都活下來了,不過電流灼傷太重的右手五指不得不截肢了。”愷撒頓了頓,“從沒見你發什么大火。”

  “因陀羅,”阿巴斯緩緩地說,“這個言靈的副作用就是讓我的情緒不穩定,以往釋放因陀羅之后我會立刻找個別人找不到的地方藏起來,讓情緒慢慢地平復下來。”

  “原來是這樣。”愷撒點點頭。

  這么解釋就合理了。“因陀羅”類似于中國古代的“雷法”,是至剛至爆裂的言靈,威力巨大的同時也很考驗釋放者,很容易造成類似“邪魔入侵”的情況。阿巴斯經常冥想,應該也是想用呼吸法讓自己保持平靜。古代的日本武士會使用某種“心法”來平衡殺人造成的戾氣,越強的武士越是在禪宗上有所造詣,應該跟阿巴斯的情況類似。

  “不過我心里,本來也沒有那么平靜。”阿巴斯望著船艙的頂部。

  愷撒微微一怔,笑笑,“沒有人的心里永遠平靜,井水都會有波動的時候。你的體力還沒恢復,別想得太多。”

  “不該趁機試探一下我的想法么?”阿巴斯敲敲自己的太陽穴,“那也許能解決你的疑惑。”

  “我的疑惑?”愷撒收起笑容,直視阿巴斯的眼睛。

  “你花了那么多時間來監視我,應該是對我起了懷疑吧?我在那個陽光廳里等你,本來是想跟你聊聊天的,但剛說了一個開頭就被那艘黑船給打斷了。”阿巴斯緩緩地說,“我可以理解你懷疑我,畢竟路明非也是你的朋友,他說的話對你會有影響。如果這間學園里真的藏著幾個龍王,我也應該上懷疑名單,我沒有可查的過去,跟大家格格不入……”

  “完美,你最令人懷疑的是你的完美。作為一個屠龍者你太完美了,我在你身上挑不出任何缺點。可但凡是人類就會有缺點。”愷撒在沙發椅上換了個舒服的姿勢,既然話已經說開了,大家也沒必要再委婉。阿卜杜拉·阿巴斯如果一直傻傻地任他監視,這才是奇怪的事。

  “看起來完美的人,只是把缺點藏得很好。”阿巴斯說,“但我可以告訴你,危險還沒過去,我們得相互信任。”

  “這算是懺悔么?”

  “不,只是忽然間想找人說說話,可我的朋友不多,能聽這些話的人更少。”阿巴斯頓了頓,“我記得跟你說過,我在一間孤兒院長大。”

  凱撒點點頭,“但我去查過那間孤兒院,卻沒有查到它的注冊信息。”
坑邊閑話:PS:打開支付寶首頁搜索“635467989”即可領取紅包,吃個早點,買杯飲料肯定夠了,小伙伴們都領到了10-20快的紅包,你足夠幸運的話最高可以領取99元紅包!動動小手一分鐘的事!
“那不是一間正式的孤兒院,運營它的是一個孤寡老人,我們叫他院長而已。它沒有注冊信息,所以你查不到。”阿巴斯說到這里,眼中像是蒙上了一層時間久遠的霧氣,“它就像是寒冬里老人打開家門放了幾條野狗進去取暖,就那么簡單。”

  阿巴斯沉默了很久很久,仿佛年老的吟游詩人點燃火堆,神秘氤氳的氣氛降下,一場魔法就此展開,時間開始倒流。 

极速快3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