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后坐力炮低沉地吼叫,槍榴彈的火光一再照亮黑暗,火箭彈的白色煙跡交織成網,沖鋒槍和重機槍交替轟鳴……海員們踩著武器箱開火,彈藥打空了就再換新的武器。

  海德拉在血泊中狂舞,但在人類最先進的步兵重武器面前,它的酸液和火焰更像是虛張聲勢的擺設,它還在努力地噴吐火苗,但和最初噴向阿巴斯的烈焰相比,根本就是殘燭之光。隨著頸椎一根接一根地被炸斷,它甚至連威懾人類的力量都不夠了。

  愷撒手里也有一支槍榴彈發射器,但他只是靠在倉庫門上,靜靜地旁觀。

  他的驕傲不允許他加入這場屠殺,跟手持獵槍追捕一只窮途末路的獅子沒有區別。對他來說,這場戰斗在他射出第一顆榴彈的時候已經結束了。

  阿巴斯也沒有參加,他疲憊地席地而坐,摸索口袋找到了一小袋炸奶酪球,向著愷撒揚了揚,問他要不要。愷撒笑著擺擺手。

  無后坐力炮把最后一顆蛇首炸碎,噴血的蛇頸轟然墜地,這怪獸的生命終于走到了盡頭。

  海員們興奮地高呼,握手慶祝。YAMAL號上還有很多巨蛇在活動,但他們已經全副武裝,從此刻開始他們才是捕獵者,巨蛇們如果有足夠的智商,就該恐懼地逃竄。

  阿巴斯起身來到海德拉身旁,靜靜地欣賞著這具來自神話時代的尸體,那花紋斑斕的鱗片,那骨骼嶙峋的背脊。

  雖然僅是被龍血侵蝕的蛇類,卻已經具備了部分“龍”的特征,既令人恐懼,又令人贊嘆。

  這種級別的東西只不過是“神”的使者,不敢想神座之下到底有多少這樣的使者,也不敢想神親自走下神座的時候,人類還有沒有跟它對抗的機會。

  海員們卻只敢遠遠地拍照,準確地說那還不能說是一具尸體,失去了所有頭顱的海德拉躺在自己的血泊里,翻著肥碩的肚子,腹部微微地起伏。

  海德拉并無神話中“能從斷頸中生出新頭”的能力,但爬行動物的生命力遠比人類強悍,即使五個頭都被干掉,但肌肉還保持著些許的活性。

  “加圖索先生,接下來的命令是?”一名海員來到愷撒面前,做了個介乎海員禮和軍禮之間的手勢。

  愷撒之前就被公認為金主,如今又當著海員們的面用一把獵刀廢掉了海德拉的一個腦袋,已經是海員們認可的領袖。

  阿巴斯的“因陀羅”當然更加震撼,但那力量遠遠超過了“人類”的邊界,對于海員們來說,贊嘆中還帶著些微的驚恐。

  “所有人分為兩隊,一隊跟著阿巴斯,負責重啟核反應堆,恢復主電網的供電,把海水排出去,一隊跟著我,一層接一層地打掃衛生。”愷撒說。

  他再度釋放了“鐮鼬”,想知道還有多少巨蛇在YAMAL號上活動。對他來說那些巨蛇的心跳就像是沉重的戰鼓,絕不會跟其他的聲音混淆。

  他忽然愣住了,因為他首先聽到的,是無數急促而細微的鼓聲,成百上千,混亂的鼓點匯聚在一起,就像是狂風暴雨。

  而且,就在他們的附近!

  那肯定是某種生物的心跳聲,但不像巨蛇們的心跳聲那樣緩慢沉重,難道說這個空間里還藏著其他的東西?活的東西,成百上千?

  愷撒的目光落在海德拉那起伏的肥碩腹部上,他忽然明白了什么,大吼,“阿巴斯!回來!”

  這個警告遲了不過一兩秒鐘,愷撒出聲的時候,海德拉的腹部忽然炸開,血漿中數不清的白色蛇影飛天而起!

  海德拉是條懷孕的雌蛇,它那巨大的肚子里,并不是脂肪,而是成百上千的幼崽。它的腹部起伏,不是肌肉還在無意識地收縮,而是那些幼蛇掙扎著想要破腹而出!

  它們生來就是兇猛的狩獵者,還未落地就張開了血口,向著阿巴斯露出慘白色的蛇牙。

  阿巴斯根本來不及釋放“因陀羅”就被蛇群吞沒了,那些幼蛇狠狠地咬住他,酸液順著蛇牙咬出的傷口注入他的身體,侵蝕他所有的神經末梢,劇烈的疼痛就像是無數細小的利刃在身體里旋轉切割,阿巴斯那么堅忍的人都忍不住哀嚎出聲。但那聲哀嚎又像是被砍斷了,因為一條幼蛇咬住他的喉骨,把酸液注入了他的喉嚨。這種濃酸性的分泌物不但能給獵物制造巨大的痛苦,還會在瞬間造成全身性的麻痹。

  愷撒呆了幾秒鐘,不光是驚怖,而是當那些幼蛇如同瀑布般墜落時,他腦海里忽然閃過一幅畫面。

  也是很多很多蛇形的身軀如瀑布般墜落,像是天國之門洞開,然而涌出的是地獄的群魔。

  依稀記得什么時候,他跟另一個人一同看過這樣恐怖的畫面。沒錯,他記起來了,那是在東京,源氏重工的地下,赫爾佐格豢養在“魚缸”里的蛇形死侍們突破了玻璃墻。

  記憶和現實偶然間重疊了,但阿巴斯并沒有參加東京的行動,到底是誰跟他一起見證了那恐怖的一幕?

  似乎是個值得信賴的家伙,跟那家伙一起行動的話,即使是站在地獄門口準備殺進去了,你也能臨時編一個笑話講給他聽。

  愷撒的腦海深處像是裂開了一道縫似的,沒來由地驚悸。之前也有一次他有過類似的感覺,是對著日本帶回來的和服發呆的時候。

  如果說人的心里是很多間的小屋,每間小屋里藏著一個人或者一件事,那種感覺就像是你走進一間小屋,屋里空空如也,落滿輕塵。你忽然就害怕了,你想這間屋子里放過什么?是不是什么很重要的東西,卻在你不知道的時候被搬走了。

  愷撒立刻醒悟過來,這里是戰場,戰場上很多時候連一秒鐘的延遲都無法容忍。但他醒悟得晚了。

  如果他立刻沖出去,或許還有機會把阿巴斯從涌動的幼蛇群面前拉回來,可就在那幾秒鐘里,幼蛇們爬滿了阿巴斯的身體。大量的酸液注入身體令他的肌肉徹底僵硬,阿巴斯像是一具尸體那樣倒地,更多的幼蛇在母蛇的血河里玩命地涌動著,爭先恐后地撲向阿巴斯。

  愷撒只能默默地看著,眼角抽搐。前方躺著的可能是他這一生中最值得的對手和最好的朋友,他還活著,很可能還有意識,但他無法擺脫那些幼蛇,愷撒也無能為力。

  阿巴斯要清醒地忍受這些幼蛇的酸液腐蝕他的身體,然后幼蛇們游進他的身體,以他的血肉作為出生后的第一頓大餐。愷撒他們有的是重武器,隨便哪一件都能把這些幼蛇轟成渣,可那樣阿巴斯也會死。可是也許那樣的死亡也不壞,那雷帝般熠熠生輝的男人,怎么能作為那些惡心東西的食物而死?

  愷撒握緊了手中的榴彈發射器,他必須做最后的決定了,他每多想一秒鐘,他的朋友就得多忍受一秒鐘被千蛇撕咬的酷刑。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白色的身影進入了愷撒的視野。那女孩狂奔在海德拉的血河里,濺起鮮紅的漣漪,污染了白色的裙角。

  “回來!”愷撒大吼。

  雪發瘋似的奔向阿巴斯,而她又恰好在愷撒發射榴彈的彈道上。

  這一回愷撒僅僅遲疑了幾分之一秒,扛著榴彈發射器追了出去。愷撒沒有辦法救阿巴斯,雪也沒有,甚至愷撒所知的任何一種言靈都沒辦法救阿巴斯。

  阿巴斯身上的幼蛇有多少?數都數不清,幾十條?一百條?幾百條?你能精確地殺死其中某幾條,但在你殺死所有幼蛇之前,阿巴斯已經只剩下骷髏了。

  你擁有開山破海的偉力,你能做的也不過是把阿巴斯和蛇群一群摧毀。愷撒最理智的做法就是抓住雪然后給阿巴斯送去一發告別的榴彈。

  但雪跑得真是太快了,這個因紐特女孩靜下來的時候像個驚恐的小動物,但此刻簡直就是一個逆著風雪狂奔的北極狼。

  她撲入了蛇群,緊緊地抱住了阿巴斯!用愷撒聽不懂的愛斯基摩語高聲地喊著什么,要把阿巴斯從幼蛇們的利齒中拉出來。

  幾乎所有人都不忍看這一幕,那是飛蛾撲火般的勇敢,孤絕得讓人驚嘆,卻也逃不過飛蛾撲火般的結局。

  愷撒停下腳步,緩緩地端起榴彈發射器,沒來由地又想起雪趴在阿巴斯肩上的模樣,那空洞洞的大眼睛就像是寒風里找不到巢的鳥兒,卻又把阿巴斯的脖子摟得那么緊,大概是把阿巴斯看作了父親的替代品吧?

  然而雪喊得越來越大聲,愷撒愣住了,阿巴斯可是在發出第一聲哀嚎的時候就被幼蛇咬住喉嚨,連聲帶都控制不住。

  幼蛇們紛紛從阿巴斯身上脫落,雪硬生生地把阿巴斯從蛇堆里拉了出來,不僅如此她還憤怒地踐踏那些幼蛇,把幾條來不及游走的幼蛇生生地被踩斷了脊骨。她甚至抓起一條幼蛇,憤怒地咬在它的身上,再生生地把它撕成兩截。

  這個因紐特女孩滿嘴含血,兇相畢露,就像他們第一次在地井中找到她的時候,愷撒大概知道她在喊什么了,雪其實根本沒喊什么“阿巴斯你不要死”、“阿巴斯你快醒醒”。

  這女孩在怒罵那些幼蛇,強令它們離開阿巴斯,而幼蛇們竟然不敢違背她的命令。坑邊閑話:PS:打開支付寶首頁搜索“608066754”即可領取紅包,吃個早點,買杯飲料肯定夠了,小伙伴們都領到了10-20快的紅包,你足夠幸運的話最高可以領取99元紅包!動動小手一分鐘的事! 

极速快3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