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已經停了,壁爐里的木柴還在噼里啪啦地燃燒,瓦圖京大將獨自坐在桌前,默默地吃著那碗已經冷了的紅菜湯。

  汽車引擎的聲音早已遠去,風吹著白樺樹,仿佛林間有人在竊竊私語。

  軍靴踩碎落葉的聲音由遠而近,有人敲響了木屋的門。沒等瓦圖京回答,那人已經推門進來了。那人穿著筆挺的俄軍制服,肩扛少校軍銜。他并未說話,而是從口袋里掏出一部手機,沿著桌面推給瓦圖京,然后就轉身出去了。

  這間木屋里一應俱全,但是并沒有一臺電話,被監視的瓦圖京沒有不經允許給外界打電話的權力,因此零才不得不用信使跟他聯系。

  瓦圖京冷冷地看著那部手機,直到它響了起來。瓦圖京接通電話放到耳邊,但并不說話。

  “嗨,瓦圖京我的好朋友,你還好么?”電話里傳來頗為標準的俄語,但明顯地帶著異國口音。是個男人,聽不出年紀,聲音親切又快活,就像是旅行到海邊的老朋友偶爾想起你,打來問候的電話。

  “有多少年沒接到您的電話了?二十年?三十年?”瓦圖京低聲說,“我都記不清了,我太老了,老得開始忘事了。”

  “二十多年吧,最后一通電話是你離開克里姆林宮的當天。給你打電話的時候,我正站在紅場上,看著他們把鐮刀和鐵錘的國旗降下。”電話對面的男人嘆口氣,但聲音還是快活的,“那可是一場偉大的終結。”

  “你當時跟我說,那是我們最后一次通話,當你掛斷電話的時候,我們的合作就徹底結束。”

  “本來是不該再給你打電話啦,可有人非要翻舊賬。好在你是個嘴巴嚴實的朋友,你要是跟那兩個孩子瞎說點什么,我們可能就不得不把你周圍方圓五公里炸平啦。”

  “我沒有幫你們保密的想法,但過去的事情,就像躺在棺材里的尸體,不用再叫醒了。”

  “是為了那個女孩么?無兒無女的老鰥夫,想要保護養女一樣的小女孩,這種戲碼雖然看得很多了,但還是很感人的。”

  “她已經長大了,不需要我保護,她能保護自己。”

  “但那個女孩真的很可疑哦,忽然冒出來的皇女殿下,接近你,得到你的信任,再來問你‘δ計劃’的內幕,感覺像是黑天鵝港中逃出來的幽靈呢。雖然年齡有點對不上。”電話對面的男人說,“如果她知道你其實就是‘δ計劃’的負責人,是你親手簽署文件把那些孩子送往北西伯利亞的,還會不會把你看作養父呢?沒準她是來復仇的哦。”

  “無所謂,看看自己指甲縫里的血,你我這樣的人,理應被人尋仇。”

  “為什么不為自己找點借口呢?”電話那頭的人嘆息,“比如說你也是為了偉大的聯邦,你們需要龍族血統的超級戰士,只有他們才能對抗資本主義。你們犧牲了一些孩子,卻會挽救千百萬人的生命。”

  “戰爭,從來都不該跟孩子有關。”瓦圖京一字一頓,“聽著,過去的一切,到我這里為止!所有的罪孽,我來償還就好了!”

  “瓦圖京,你還真是個……讓人欽佩的儈子手呢。”電話里的男人長嘆一聲,“好,就按你說的,過去的一切,到你這里為止。”

  瓦圖京長長地出了一口氣,“謝謝。”

  “神的秘密,是不能讓人類知道的,對你們不好。”電話里的男人說,“再見了,瓦圖京。”

  “地獄里再見吧。”瓦圖京掛斷了電話。

  風中傳來樹葉被翻動的聲音,像是冬眠蘇醒的群蛇爬出了洞穴,那是隱藏在落葉中的殺手們站了起來,暗紅色的激光瞄準束從四面八方打進木屋里來。

  “永別了,雷娜塔。”瓦圖京輕聲說。

  他的目光投向火爐的上方,那里孤零零地擺著一個鏡框,照片上是皚皚白雪中,巨熊般的老人正把眼神幽深的女孩高高舉起,要放在自己的肩上。

  ***

  銀色的勞斯萊斯行駛在微微起伏的石拼路面上,夜間風大了起來,原本那些安安穩穩呆在樹上的葉子也紛紛墜落,像是一場斑斕的暴雪,零不得不把雨刷器打開,好把落在風擋玻璃上的葉子刮開。

  路明非透過車窗觀察這座蕭瑟的城市,主干道兩側的建筑還算光鮮亮麗,駛入小路之后就會有破敗的感覺,路面上的車不多,那些莊嚴的鑄鐵路燈也有明有滅。

  那個名為“蘇聯”的國家已經結束二十多年了,人們曾對變革滿懷希望,但這個國家并沒有變得更好。但透過它還是能看出帝國舊日的輝煌,沙皇時代的拜占庭建筑和蘇式建筑比鄰,仿佛葉卡特琳娜女皇和斯大林并肩而立。

  “不用沮喪,瓦圖京大將之外我也有別的人脈,只要那個地方在俄羅斯境內,我總能想辦法送你去。”零直視前方,信手打著方向盤。她開車有股明顯的男人味兒。

  “沒沮喪,”路明非回過神來,“出了會兒神,這城市真漂亮。”

  “其實我不太喜歡這里,太冷了,我喜歡暖和的地方。”零說,“不過你要是喜歡,我們可以下車走走。”

  “啊?”

  路明非還沒“啊”完,勞斯萊斯已經開始減速了,分明是禁止街邊停車的地方,可零直接就把這輛豪華的老式車停在路邊了。

  不知道從哪里竄出來的老警察高呼著俄語跑來,大概是“此地禁止停車”的意思。零只用一個動作就讓他閉嘴了,她把一張大面額的鈔票壓在了雨刷器下,扭頭就走。

  老警察走到車邊拿下那張鈔票時,零和路明非已經走得很遠了,他脫下警帽遙遙地行禮,動作優雅而夸張,倒像是沙皇宮中的小丑。

  他們停車的這條小街還算有人氣的,街道兩側的窗戶多半都亮著燈,但夜間氣溫已經很低了,放眼看不到行人。

  零走在前面,路明非稍微落后半步。零顯得有些心事,路明非也理解,瓦圖京忽然變臉說出那些傷人的話,他也有點憤怒,不過那不是他該多嘴的場合。

  兩個人誰都不說話,就只有落葉在他們腳下開裂的微聲。

  “瓦圖京大將幫過我很多忙,沒有他就沒有羅曼諾夫家族在俄羅斯的生意,甚至我的姓氏也是他幫我找回來的。雖然基因分析能證明我和伊麗莎白一世的血緣關系,但在政府里沒有人脈是不可能得到‘羅曼諾夫家族后人’這個認證的,政府也不可能送給每個沙皇后代一間宮殿。我已經習慣了有事就去問他。”零頓了頓,“可能是我太孩子氣了。”

  路明非點點頭,“難怪你第一個去問的人是他,那個‘δ計劃’是怎么一回事?”

  零和瓦圖京的對話,路明非其實并沒完全聽懂,只是意識到那個“δ計劃”和他要去的地方有關系。

  “我們抵達莫斯科的當晚,我就托人查了你給我的那個坐標,那原本應該是西伯利亞北部的一個無人區,但它被標注為軍事禁區,想去那里要有級別很高的通行證。再查下去,那個禁區曾經用于一個叫‘δ計劃’的軍事項目,但那個計劃在蘇聯解體的時候已經結束了。瓦圖京當年在國防部負責的就是高技術項目,但他知道的也很有限,那么背后支持那個項目的人,級別應該比他更高。”

  “原來是這樣。”

  兩個人接著漫步,零的高跟靴子敲打著路面滴滴答答作響。小街盡頭極遠處有一座金頂洋蔥頭的教堂,燈火通明,讓人恍惚覺得自己是在漫步午夜的游樂場。

  “關于我的家族,”零忽然問,“沒有別的問題了么?”

  “沒有啊。”路明非一愣,“你不是羅曼諾夫家族的么?”

  “我跟你只是普通同學,你現在被秘黨通緝,我沒有任何理由來幫你,但我來了。你現在也知道我是個有家族的人,屬于某個勢力的一員。你不想知道我幫你的目的么?”

  “如果是以前我會問的。”路明非撓撓頭,“但現在不想問了。”

  “為什么?”零難得少有地流露出好奇心來,歪頭看著路明非。

  “以前我把什么事都想得很簡單,現在我連自己是個什么東西都看不明白,也就不想多問了。你有你的目的也沒關系,反正在我最倒霉的時候你來幫我了。”

  “關于那個坐標,你還知道什么?”

  “不知道,”路明非仰起頭,深深地呼吸了一口冰冷的空氣,“這坐標是一個人打電話告訴我的,他說他是我父親。”

  “聽說你們很多年都沒見過了,而且只是通過電話,沒懷疑過么?”

  “我希望自己是個有父親的人,”路明非笑笑,“而且他對我小時候的事知道得很清楚,一些很隱秘的事,我從來沒跟人說過。”

  這些事他連諾諾都沒告訴,但零問起來,他隨口就說了,感覺并不太要緊。

  “你覺得他們會在那里等你?”

  “不知道,”路明非皺皺鼻子,認真地說,“但我覺得去了那里就能找到一些答案,比如,我是誰。”

  “也許那里是個陷阱。”

  “有可能,但我就是有種感覺,我應該去。我也說不清那種感覺,就像某個類似‘終點’的地方,你去了可能發生好的事情,也可能發生不好的事情,但你覺得應該去。”

  “如果到了那里,發現自己真的是龍王,你該怎么辦?長出犄角和鱗片,從此跟人類為敵么?”

  “不知道,”路明非說,今晚他已經說了太多的“不知道”,“如果我們真的能到那里的話,最后的一段路讓我自己走。那樣你認識的路明非永遠都是我,至于到達終點的那個怪物,殺掉它好了,不要猶豫,那不是我。”

  “如果站在這里的人是陳墨瞳,你會跟她說同樣的話么?”零忽然停下腳步,扭頭看著路明非,她的眼睛明亮而鋒利。 

极速快3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