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春天,一些俄羅斯人來村子里,要雇一個向導。他們給的錢比平時高了幾倍,找向導的規矩就是危險越高向導的工資也就越高,所以不是薪水越高就越能雇到向導的。我家是村子最窮的,媽媽在我很小的時候就跟一個路過的海員跑了,爸爸想把我送去摩爾曼斯克上學,我們村里的孩子都想去摩爾曼斯克上學,那里終年海水都不結冰。但去摩爾曼斯克上學要花很多錢,所以爸爸就接下了那個工作,但他不放心把我一個人留在家里,就帶上了我。”Talini,或者說雪,對著攝像頭平靜地敘述著,眼神空寂得就像外面一望無際的冰海。

YAMAL號劇場版奢華的放映室里,施耐德、愷撒和雷巴爾科一起觀看這段視頻。阿巴斯也在場,不過他用不著觀看,他就是那個拿著攝像機的人,雪只跟他說話。

她能說很少量的英文,但要講述如此龐大曲折的故事,她還是要用愛斯基摩語,EVA同聲翻譯成英文。

“他們有一艘破冰船,但比你們這艘小,他們雇我爸爸是想去一個很特別的地方,我們因紐特人叫它‘落日地’。”雪說。

“落日地?”視頻中的阿巴斯問。

“極晝的季節里,北極圈里是不落日的,太陽也會漸漸沉到地平線以下,可是十幾分鐘后,它又會從原來的地方跳出來,整個季節都不會有真正的落日。極夜的季節就反過來,太陽一直在地平線下面,偶爾升起來一下,立刻又沉下去。但因紐特人之間有個傳說,說北極圈里有個島嶼,就像南方大陸那么溫暖,在那里有日升有日落,它周圍的海面,終年都不結冰,我們就叫它‘落日地’。”雪說,“連我們小孩子都知道落日地只是個傳說,可那些俄羅斯人卻相信落日地真的存在。”

她說到“島嶼”的時候阿巴斯的神色驟變,但他什么都沒有說,只是低下頭狠狠地吸了一口雪茄。

施耐德和愷撒對視一眼,這印證了他們的某個猜測。

從EVA的調查結果看,那支芬蘭和俄羅斯聯合的北極考察隊頗不尋常,它并非官方派遣,而是由私人資助,卻又雇傭了俄羅斯籍的破冰船。這需要強大的財力支持,普通的私人探險隊根本不具備這樣的實力。

他們的行為方式也很詭異,普通的私人探險隊不過是抵達北極點,插個標志合個影就回家了,這支裝備先進的考察隊卻在北極圈里從春天轉悠到夏天,沿途的考察站都為他們提供給養,更可見這支隊伍的實力雄厚。

他們在尋找什么東西,某個無法準確定位的東西,所以才會開著船在北冰洋里轉圈子。而他們的毀滅應該也不是偶然,在荒無人煙的北極圈里,一只探險隊遭遇利維坦的機會不過超過千萬分之一,更合理的推測是利維坦追逐著他們。

強如利維坦那樣的東西有什么必要追逐一支考察隊?考察隊對于它來說,就像螞蟻對于人類的意義,人類一腳就能踩死很多螞蟻,卻沒有必要追著一小群螞蟻到處跑。

唯一的解釋,是這支考察隊做了什么會令利維坦憤怒的事,但那能是什么事?他們殺了利維坦的配偶?

“我們的船經過熊島,再經過東北地島,一路向北,爸爸一直選擇最安全的路線,他以前是個海員,北冰洋的航路他都熟悉。他并不真想找落日地,他只想混完了那幾個月,拿到錢就送我去上學。”雪接著說了下去,“但我越來越害怕,因為我能聽懂一些英語,那些人以為我聽不懂,會當著我的面用英語低聲說話。他們總是提到一條大魚,他們還帶著很多武器。對于我們因紐特人來說,如果我們隱晦地說一條大魚,就是指那條白鯨,對我們因紐特人來說,它就是神,那些人想殺死神。我去跟爸爸說我們不能幫那些人去找落日地了,那趟航行是被詛咒的。但爸爸說我們家真的很需要錢,而且我們絕對找不到落日地的,落日地只對被它選中的人開放。”

施耐德舉手示意,EVA暫停了視頻播放。

“搜尋關于‘落日地’的傳說,或者‘北極圈中溫暖島嶼’的傳說。”施耐德說。

“雖然名字不同,但她說的應該是阿瓦隆,凱爾特神話中的圣地。這座島嶼被認為是‘妖精守護之地’,島上的時光永不流動,即使瀕死之人到達那里也可以永生。到達那里必須乘坐小船,闖入者會被守護島嶼的綠騎士斬殺,如果你被許可進入,島嶼的主人、九位妖精將會隆重地款待你。事實上這類‘理想鄉’的傳說普遍存在于世界各地的神話中,往往是一個文明的神話故事傳入另一個文明,就改頭換面地出現,所以從某種角度說阿瓦隆神話對我們的研究毫無價值。但阿瓦隆因為圓桌騎士中的亞瑟王關系密切而更為人所知,傳說亞瑟王的最終結局是乘著小船前往了阿瓦隆。有人認為阿瓦隆位于北極圈內。”EVA以AI固有的客觀立場給出了答案。

有雷巴爾科在場,她并未以投影的方式現身。

但即使刻意地降低自己的存在感,雷巴爾科對于這個隨時隨地會回答你問題的女孩還是有點警覺,每當EVA出聲的時候他就會左顧右盼。

“戰死于英格蘭的亞瑟王,要去北極圈里的阿瓦隆,航程有點太長了。”愷撒說。

“確實,多數神話學家認為阿瓦隆位于英格蘭的格拉斯頓堡,但近年來,考古學家在非常古老的腓尼基地圖上找到了北極圈中的陸地,包括格陵蘭島和我們旁邊的這座法蘭士約瑟夫地群島。以腓尼基人的造船術和航海術,能自由航行的范圍僅限于地中海,他們知道格陵蘭島和法蘭士約瑟夫地群島只能是聽說,也就是說在公元前就有人航海抵達過北冰洋中的陸地。然而除了我們已知的陸地,還有一處群島是人類從未發現過的。”EVA說,“雖然拼寫不同,但那座島在腓尼基語中的發音和阿瓦隆相仿。因此一些著迷于亞瑟王神話的研究者開始宣稱阿瓦隆位于北極圈內。”

“就在此刻,至少有幾百顆衛星在近地軌道上運轉,它們從太空里看向地球,什么都看得清清楚楚,可還有人相信‘未知的陸地’?”愷撒緩緩地說。

“人類總是傾向于相信未知之物,甚至愿意相信它們存在于其他的維度。”EVA的寓意深長。

卡塞爾學院的人相互對視。事實上愷撒并不是在質疑,而是給出了某種結論,一處被古地圖記錄的島嶼,位于苦寒的北極圈里,卻溫暖得像是天堂一角,內部的時間幾乎不會流動,而且只對選中的人開放……那不是尼伯龍根又是什么?

唯有龍王或者接近龍王的東西能夠構造這樣規模的尼伯龍根,并且支撐它上千年,他們和利維坦之間的距離縮短了。

雷巴爾科被排除在這場對話之外,作為一個外人,他本該聽得一頭霧水。

他也確實沒試圖加入對話中去,他大口地抽著雪茄,噴出的煙霧模糊了他的表情。

視頻恢復了播放,還是雪那冷寂的敘述,“一路上他們還經常派人下潛,有時候他們會撈起一些金屬的東西,上面有花紋,但他們不許我和父親靠近了看。”

“有花紋的金屬,你能描述一下么?”視頻里的阿巴斯問。

“像是柱子的一部分,黑色的柱子。”雪說,“像是石頭的,又像是鐵的,但是泡在海水里卻不生銹。”

施耐德微微點頭。

雖說他本就對這個因紐特女孩很感興趣,卻沒想到她給出了這么多有價值的情報,龍族確實有建造巨型立柱的習慣,他們在這些柱子上記載歷史和預言,通天的柱子可以說是龍族城市的標記物。

這么說來那些神秘的芬蘭人和俄羅斯人居然在海底找到了龍族建造的城市。除了日本海底的那座高天原,還有更多的龍族城市流傳到今天,它們的廢墟矗立在海底,想想都令人熱血沸騰。

“但我們一直沒有找到落日地,直到……那個天上有極光的晚上。”雪說。

雷巴爾科幾乎用盡了所有的力量,才把自己死死地按在椅子上。那個極光籠罩的夜晚再度出現在他面前,絢爛詭異的夜空,狂舞著的龍蛇,一切都像是幻覺,像是古代的瑪雅人,服用了毒蘑菇又接受了巫師的暗示,仿佛穿越時空被神的意志洗禮,那么縹緲,又那么凌亂。

可在所有的縹緲凌亂中,唯獨那個姓楚卻不知道名字的男人揮舞AK47掃射的背影是那么地堅硬,像是戰斧在巖石上砍出來的人形。

“那天晚上的海面特別平靜,一點冰都看不到,像往常一樣,除了值班的人,其他人都睡了。”雪輕聲說,“我是被吵醒的,等我跑到甲板上的時候,所有人都上到甲板上去了,船頭指向的夜空里飄著‘女神的裙擺’。”

“女神的裙擺?”視頻里的阿巴斯問。

“我們因紐特人把最盛大的青色極光稱為‘女神的裙擺’,說是那種極光百年才能見到一次,見到的人都會被祝福。”雪說,“在極光的正下方,我真的看見了一座島,可那座島嶼像是倒著浮在天空里的。船上的人都瘋了似的,他們開著小船去向那座島的方向,但沒讓我和父親上船。我們就老老實實地在甲板上等他們,他們的船后面帶著很長的繩子,如果遇到危險他們就會使勁的拉繩子,這時候父親就要用絞盤把他們拉回來。”

“所以,你們找到了日落地?”視頻里的阿巴斯問。 

极速快3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