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子航沒有聽到愛德華的腳步聲,因為愛德華并不是走過來的。借助安裝在手腕下方的鐵爪和驚人的力量,他是沿著屋頂爬過來的。

  這件事那份資料中提到過,楚子航也讀到過,但“能沿著垂直表面自由行動甚至懸掛爬行”這種描述,實在難以讓人聯想到這家伙可以像只大蜘蛛那樣無聲地在屋頂上移動。

  愛德華的到來比攻城錘,他進來之后,兩名龍血沸騰的不朽者立刻對峙起來,黃金瞳中帶著明顯的敵意。這場對峙以攻城錘不甘心的退卻作為結束,他是被愛德華逼出這個空間的,楚子航卻誤以為攻城錘只是搜尋無果之后離開了。

  不朽者的行為模式介乎人類和動物之間,強壯的獵食動物總是有殺死獵物的優先權,就像貓科動物撒尿來劃定地盤。攻城錘意識到愛德華比自己強大,他不敢和愛德華戰斗,只能退出這片可能有獵物的領地。

  這些楚子航都不知道。

  攻城錘的腳步聲消失后,他重新開始爬行,心跳頻率立刻提升。愛德華覺察到目標在地板之下,沿著屋頂爬到楚子航的正上方,筆直地墜落,就像鷹從天而降抓走小羊。

  煙塵彌漫,地板的碎片飛濺,愛德華的利爪堪堪貼著楚子航的脖子擦過,在通風管道上留下五個孔洞。大馬士革鋼的刃口散發出令人窒息的鐵銹味,雖然偏離了那么幾厘米,但刀刃上的寒氣好像已經切斷了楚子航的頸動脈。

  畢竟是隔著地板攻擊,愛德華也只能粗略地瞄準,恰好在那個瞬間楚子航往左側偏了偏,否則愛德華的利爪至少也切下了他的一條手臂。

  任何人這個時候的反應都是一樣的,逃,不顧一切地逃!楚子航像是受驚的小老鼠爬行在下水道里,眼下他已經顧不上暴露不暴露了。愛德華跟隨在后,利爪拖在身后,刮擦著地面,發出令人牙酸的恐怖聲響。

  對于這個極高等的獵食動物來說,狩獵到這里已經結束了。楚子航再怎么爬,速度都不會比愛德華更快,他越來越清晰的心跳聲會始終指引著愛德華。愛德華沒有立刻動手,就跟貓不會立刻殺死到手的老鼠一樣,它會看著老鼠掙扎求生,直到精疲力盡。

  在那份資料中看到的所有信息在楚子航的大腦里高速流過,他不想死,他還不能死,他要找出活下去的辦法。盡管他愿意犧牲自己讓那兩個真心相愛的人相擁著活下去——當然那兩個人并不那么同意他的觀點——但他還存著一個小小的愿望,他想回中國去看看那個名叫蘇小妍的女人。

  只是遠遠地看她幾眼,確認她過得好,確認她在這個沒有自己的世界里過得開心。

  他實在是不放心把她交給那個姓鹿的男人,楚子航打小就沒有覺得那個鹿姓男人靠得住過。雖然他也會叫那個男人爸爸,有別人在場的時候那個男人也會對他表達關心之意,不過兩個人都知道這是一份君子協定。你不說破我也不說破,大家都想讓蘇小妍開心一點。

  不過他不會出現在母親面前,因為他覺得如果母親忘記了自己,應該會過得更好。他已經被卷入了一個神秘黑暗的世界,他是死去了又莫名其妙活過來的人,他今后能做的只是跟哥哥姐姐闖蕩天涯。死神隨時會來找他,那就不要讓蘇小妍再傷心一次了。

  他從小到大都是個善解人意的家伙,唯有對上楚天驕的時候例外。

  “畸變的肌肉骨骼系統”、“身體表面骨質硬化“、“強化的五感”、“能夠駕馭高危言靈”……這些都是不朽者的優點,令他們化身為可以捕獵龍類的嗜血猛犬;“憑借動物性本能行動”、“較差的邏輯思維能力”、“學習模仿能力低下”……這些是不朽者的缺陷,楚子航得從這些缺陷中找到一條生路。

  他這套“捉迷藏”的求生方式就是分析不朽者們的缺點總結出來的,他甚至想到了利用通風管道里空氣快速流動帶走自己的氣味,比起視覺,這些兇猛的獵手更依賴嗅覺和聽覺。

  即使心理年齡只剩下十五歲了,跟路明非比起來,他也還是個好學生,路明非看完那些資料,想的只是這些玩意兒還真是難以打爆!有這樣一個哥哥,楚子航覺得自己不能不多費點心。

  “一定有辦法!一個會有辦法的!”楚子航在心里不停地給自己打氣。

  這是他很小就學會的事,凡事都要忍,凡事都不要放棄希望。他甚至能叫著一個男人爸爸,考著全班第一扮演全能繼子,心里卻一直期待著老娘會跟那個愛吃鹵大腸的男人破鏡重圓。

  “憑借動物性本能行動”、“較差的邏輯思維能力”、“學習模仿能力低下”……他反復思考著不朽者的弱點,但在這種情況之下,任何一條他都無法利用。

  通風管道里忽然沒有聲音了。愛德華吃了一驚,來回移動了兩步。獵物當然不可能忽然間消失,只能是忽然間停下不動了。但這難不住愛德華,愛德華還是可以靠心跳的聲音確認楚子航的位置。只不過心跳的聲音細微,需要他集中精神。

  他果然聽到了,那個清晰的心跳聲,就在他的正下方。但他又有點驚訝,因為那個心跳聲忽然穩定下來了,一個正被獵殺的動物,不該有那么穩定的心跳。

  他提起利爪直接刺下,恰如那份資料中說的,不朽者并非靠邏輯來行動的。下一刻,他的利爪上爆出了明亮的電火花,渾身冒出白煙。他跌跌撞撞地倒退,全身哆嗦著,像是個發病的癲癇患者。

  楚子航轉過身,拼了命地往回爬。剛才那一刻他故意停下,引誘愛德華刺穿了跟通風管道交錯而過的高壓電線。船上的線路通常都不會是高壓線路,但楚子航認出了電線上的標識,那確實是集束高壓線,很可能是通往輪機艙或者蒸汽室之類的地方。

  即使以不朽者的體魄,當高壓電經過他的身體時也足夠讓他肌肉痙攣甚至心臟停跳。以不朽者那驚人的恢復能力,即使心臟驟停也能復蘇,但那也會給他爭取時間。

  他需要時間,哪怕一點點,甩掉愛德華,讓自己再度進入隱蔽的狀態。

  左側的岔道有微弱的光亮,通常這都意味著通風管道的出口,楚子航顧不得雙肘已經磨得血肉模糊,扭動身體爬向左側的岔道口。一腳踢開了岔道口的格柵,整個人滑出了通風系統。

  落地的時候他扭傷了腳踝。果然是蒸汽室,到處彌漫著白色的高溫蒸汽,他的判斷沒錯,唯有通往某個動力設備的電線才要用到高壓線。這濃密的蒸汽正是他重新隱蔽起來的好幫手,蒸汽還會削弱那些不朽者的嗅覺。

  “再狡猾的獵人也斗不過好狐貍!”忘記在那里看到過的名言了。

  楚子航就是這樣的好狐貍,十五歲學霸的智力用到極致,也能把最恐怖的屠龍者們耍得團團轉。

  他在蒸汽中躡手躡腳地摸索,尋找出口,直到霧氣中探出一只肌肉虬結的手臂,抓著他的脖子把他拎了起來。

  “攻城錘”!

  這個犀牛一樣的不朽者發出勝利的吼叫。最后還是他得手了,他進入那間艙室的時候已經覺察到有個模糊的心跳聲就在附近,卻被隨后趕到的愛德華趕走。他知道自己正面作戰難以勝過愛德華的利爪,只能悄悄跟在后面,直到愛德華觸電暫時暈厥,楚子航在通風管道中全力爬動起來。

  攻城錘尾隨著來到蒸汽室,輕而易舉地擒獲了這個獵物。攻城錘單手將楚子航鎖喉,輕而易舉地把他舉向空中,楚子航拼命地掙扎著,可連聲音都發布出來,像是一條被人從水里抓出來的魚。

  他的力量和刀術都算得上極其出色,但卻落在不朽者中最強壯的攻城錘手中,攻城錘那條畸變的手臂看上去簡直就是巨猿的前肢,力量更是遠在巨猿之上。

  攻城錘以那刺目的金色眼睛打量著這個獵物,顯然這并不是個很有價值的獵物,不朽者們喜歡獵物血液中龍血的味道,他們是為了某個大怪物而來,此刻擒獲的卻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類。

  這時蒸汽室的門被人狂暴地撞開,渾身冒著白煙的愛德華沖了進來,對攻城錘發出憤怒的低吼,暴露出虎鯊般的獠牙。

  高壓電的電擊也不過讓他昏迷了不到半分鐘,蘇醒之后他立刻追著聲音來到了蒸汽室。雖然是不起眼的獵物,但落入了攻城錘的手中還是令他暴怒,他立刻發出了威脅。

  然而此刻獵物已經在手,攻城錘就不愿意再次放棄了。龍血的侵蝕下,這些不朽者都容易暴怒,充滿著占有欲和殺戮欲。

  攻城錘以更加渾厚的吼聲回復愛德華,愛德華的利爪張開又收緊,這顯然是進攻的前奏。攻城錘意識到一場爭奪獵物的戰斗不可避免了,他不愿失去這個獵物,那么最好在愛德華沖上來之前殺死獵物。

  他緩緩地增加力量,想要捏斷楚子航的脖子。他很想看著楚子航的脖子斷掉,熱血噴出來涂滿天花板的場面,卻強忍著和愛德華對視,對吼。他要讓愛德華親眼看看自己怎么殺死這個獵物的。

  在兩個怪物的示威聲中,楚子航漸漸地窒息,全身痙攣,眼睛充血,變成赤紅色,可被攻城錘掐住了頸部的大動脈,通往大腦的血液供給越來越少,連思考的力量都不夠了。

  他已經是個被死神勾在鐮刀上的靈魂了,下一刻就會被帶往地獄。

  真的就這樣死掉了么?哥哥姐姐逃出去了沒有?真是不甘心啊……還想再回去看看,那個姓鹿的男人會不會對媽媽不好?畢竟她也不是當年那個靠一個嫵媚眼神就能讓無數男人為之傾倒的女舞蹈家了。

  眼前層層疊疊的幻覺,多數都是小時候的畫面,在郊區的河邊那個男人給他們母子拍照,女人抱著當時還活潑好動的他,男人反復調試著那臺借來的高級相機,后面的河上,風吹動成片的蘆葦……

  風吹動蘆葦……風吹動蘆葦……那時候河上飛來漫漫的蘆花,男人說好好就這樣像下雪一樣!女人抬手遮眼的瞬間,他逃出女人的懷抱追著蘆花瘋跑,那時候的夕陽里投射他們一家三口的影子……

  攻城錘和愛德華同時停下了吼叫,因為他們都覺察到蒸汽室中出現了第三個究極的狩獵者,那正在瘋狂膨脹的氣息簡直想要把這間蒸汽室炸開,空氣里盡是龍血的味道!

  楚子航忽然伸手按住了攻城錘的頭頂,他抬起眼睛的時候,眼底深處流淌著熔巖般的光。攻城錘只發出了一聲極其短暫的嚎叫就跪下了,光從他的頭蓋骨里照出來,好像他有一個水晶做的腦袋,里面點著一盞燈。

  楚子航靜靜地站在攻城錘面前,始終按著他的頭頂,看起來倒像是神父面對懺悔的人。攻城錘的身體也變得透明起來,仿佛有火在他的身體里燃燒,卻沒有一絲火苗溢出來。

  愛德華恐懼地看著這一幕,竟然忘了趁機沖上來發動攻擊。

  攻城錘的身體仿佛熔化的鋼鐵那樣斷裂,一截截地灰化,片刻之后,楚子航的手中只剩下一個燒紅的頭蓋骨了。攻城錘仿佛隨風散去了,只剩下燒得漆黑的骨架。

  對于路明非來說無解的問題在楚子航這里得到了完美的解決,他在動手的第一瞬間就完全燒毀了攻城錘的大腦——言靈·君焰! 

极速快3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