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抱歉我親愛的朋友,我知道你無法原諒我,我也不請求你的原諒。我跟你通話只是因為蘭斯洛特先生讓我這么做。”果然是阿列耶夫那股帶著烏克蘭味兒的日語。

  “所以你做了什么?”烏鴉握著話筒的手微微顫抖。

  “那條船出海后不久我和我的船員們就離了船,我下了錨,放空了燃油,鑿穿了所有的救生艇。”阿列耶夫說,“在開船之前,蘭斯洛特先生交付了我一批貨物,是一些里面凍著人體的大型冰塊。”

  “你的家人還在我的手里!”烏鴉低吼,聲音兇煞可怖。

  他把阿列耶夫的家人送去了白羽天狗神社,號稱是讓他們去山中度假,那些武裝神官們負責照顧和看管他們。

  “蘭斯洛特先生說,他會確保我家人的安全。”阿列耶夫說,“但是如果我不這么做,他會把我走私的證據寄給警方,我會被判終生監禁。對不起了佐伯,我真的不想這么做。”

  阿列耶夫掛斷了電話,烏鴉呆呆地站著,忽然狠狠地摔碎了電話。

  “那些化身為劍的人,龍血已經侵蝕了他們的心智,他們已經不記得自己是誰了,卻對同樣流著龍血的獵物極其敏感。他們好戰而且易怒,血液溫度越高也就越狂暴,所以必須保存在冰中,低溫狀態下他們是穩定的。”蘭斯洛特緩緩地說,“很長的一段時間里,他們都是學院最密集的一支武裝力量,他們被用來針對最危險的目標,就像用野獸去獵殺野獸。他們可以被消耗掉,因為他們已經不能算是人類了。唯一的缺點是他們只能被投放在無人區,因為在蘇醒之后他們會無差別地獵殺各種生物,甚至相互攻擊。他們被回收的時候,往往周圍已經是血海了。所以如果沒有你的幫助,我還不敢啟用那些怪物,無天無地之所,正是適合他們的戰場。”

  “你要用那些怪物殺了他們?”烏鴉狂怒,卻又存有一絲懷疑。

  就算蘭斯洛特想辣手除掉路明非這個怪物,卻不能不考慮到跟他同行的諾諾。諾諾如果死了,愷撒的報復是蘭斯洛特無法承受的。

  可如果蘭斯洛特是加圖索家的密使呢?

  加圖索家敢讓路明非在諾諾身邊龍化,似乎并不介意讓這位未來的女主人置身于危險之中。不能把愷撒的立場誤判為加圖索家的立場,這位繼承人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就是為了跟家族作對而生的。

  加圖索家也許寧愿諾諾從來沒有存在過!

  “不,沒有你想的那么糟糕。他們的本能還是捕獵流著龍血的目標,他們合作可以使用至高的‘皇帝’言靈,所有的龍類和混血種都被那個言靈壓制。”蘭斯洛特說,“他們只會在血液溫度升高到一定程度之后才出現暴虐的傾向,所以我把陷阱布置在一間冷庫里。在那種溫度下,他們只要捕獲目標,就會停止攻擊。就像是受過訓練的獵犬,不會輕易吃掉獵物。”

  ***

  路明非等三人呆呆地看著那些從火海中站起來的蛙人,他們并沒有直撲過來,而是緩慢地行走著,緩慢地左顧右盼。

  這一幕看起來很熟悉。諾諾忽然想了起來,路明非被那種詭異的梆子聲誘導著龍化的時候,也是類似的行為模式。就像是新生的嬰兒那樣,對著身邊的世界充滿著好奇心。

  可膠衣被燒毀之后他們的真面目暴露出來,覆蓋著鱗片的身軀,覆蓋著骨質裝甲的頭部,有的背部高高隆起以容納體積驚人的肌肉,有的膝關節逆生,形成類似昆蟲的反關節,有的后腦高高地隆起,應該是為了容納巨大的腦部。

  對于不知道龍族的人,大概會以為全世界恐怖電影里的怪物集中在這里開派對,而對諾諾和路明非來說,很明顯,這是一群被龍血侵蝕極其嚴重的混血種,變異的方向各異,但所有個體都比赫爾佐格培養的那些蛇形死侍還要接近龍類!

  通道中不時地閃過一道電弧,這是氣體在電離,狂風從冷庫中吹出,好像利刃割面,好像冷庫里藏著一臺噴氣式戰斗機的渦輪發動機,溫度忽高忽低,眨眼之間就像是過了一個冬夏。

  是元素亂流。在更大的空間范圍內,元素亂流通常會變現為氣候異常,而發生在這樣狹窄的空間里,感覺各種極端氣候都被塞進了這條通道。

  從火場中爬起來之后,這些怪物的實力似乎陡然提升,單是他們這里游蕩都會嚴重影響到周圍空間中的元素平衡。

  “快!快走!”路明非大吼。

  他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么,但是他有種糟糕的預感,這才是這些蛙人的真實形態。剛才他們好像是被加了某種限制器,盡管實力恐怖,但行動中還有所保留,此刻這個限制器已經解除了,這些怪物從此可以肆無忌憚了。

  楚子航扛起路明非就跑,諾諾拖著腳步跟在后面,傷口止血之后她的行動能力還要強于大腿骨折的路明非。

  這時候冷庫里的怪物已經發現了目標,他們不再無目的地游蕩,而是筆直地走了過來,越走越快,下一刻他們就野獸突擊般狂奔而來,有幾個甚至四足著地奔跑,那個長著反關節雙腿的則像螳螂那樣跳躍著。

  諾諾拼盡全力帶上一個艙門,下一刻利爪就貫穿了艙門。對于這些怪物而言,任何障礙物對他們而言都是一時的,鋼鐵都是一種可以徒手撕裂的柔軟材料。

  三個人通過連接兩層船艙的扶梯來到上一層。幾秒鐘之后,一個高亢的吟誦聲中,底層船艙徹底化為火海,灼熱的氣浪噴涌而出,片刻之后,地面就已經熱得無法落腳。

  某個怪物釋放了一個操縱火元素的強大言靈,把底層化作了煉鋼爐,領域之廣匪夷所思。

  楚子航呆呆地看著這一幕,像是被嚇傻了。

  “走!”諾諾推了他一把,把塑膠炸藥貼在燒得發紅的鋼制扶梯上。

  幾秒鐘后,隨著一聲巨響,通往船艙底層的扶梯被炸毀了。但這能擋住那些怪物多久,諾諾自己也沒有把握,不同層之間的通道還有很多。而且船舷外側已經傳來了恐怖的刮擦聲,其中的幾個怪物似乎已經撕開了船體,正沿著船的外壁爬行。

  這條船已經變成了漂浮在海上的地獄,惡鬼們在火焰中橫行,磨礪著吮血的長牙,四處都是他們恐怖的腳步聲。

  生活區的一間艙室里,三個人并排靠在艙壁上,喘著粗氣。這是一個位置很偏的艙室,暫時還沒有那些怪物的腳步聲,大概是位于某個力學支撐點的緣故,四壁都是鋼制,還有一扇頗為厚實的鋼門。

  唯一的問題是高度連一米五都不到,根本站不直,只有蹲著或者坐著。不過已經是很難得的藏身處了。

  那些怪物并沒有統一行動,他們分散開來在不同的區域游蕩,一路逃到這里他們曾經遭遇過其中的幾個。實力完全不在一個量級,大概只有龍化的路明非才是他們的對手,可他要是再龍化,這條船上大概會多出一個更可怕的怪物,所以遠遠地射擊,然后轉頭逃走。

  每個人都背了好幾處傷。諾諾身上尤其嚴重,不過沒有之前那種致命傷了,楚子航是三個人里最干凈的,諾諾把他當小孩子,遇到怪物的時候總是讓他先走,要不是殺胚自己沖上去幫諾諾擋了幾下,他沒準會毫發無傷。

  不過這個藏匿處也很難用上很久,怪物中有幾個的聽覺嗅覺似乎異常靈敏,他們隨時可能出現。

  諾諾忽然狠狠地抓住路明非的衣領,低吼,“走了就走了!還回來干什么?”

  ***

  路明非沉默。

  他不是百感交集,而是有苦說不出。他跑回來根本就不是有什么放不下。要是由著他心里的惰性,諾諾去哪里他就去哪里,漂泊到被抓住那天,也算享受人生。可他不再是以前的路明非了,決定了的事,他不會再改。

  但誰料到會出幺蛾子呢?

  半個小時前,他聽著歌想心事,千愁萬緒正縈繞心頭,芬格爾忽然尖叫起來,“別他媽的凹造型了!快看看怎么回事!這破船漏水了!”

  他一驚,這才發現救生艇的底部已經積水快有20厘米了。仔細檢查才發現,救生艇的船舷接縫處被鑿開了,一個巨大的口子,不過恰好是被一堆雜物堵住了,否則他漂不出半公里就會沉到海里去。

  他當時真的是有點慌,四望一片黑漆漆的大海,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芬格爾這家伙看起來是部手機卻偏偏沒有打電話這個功能。

  他心里大罵烏克蘭人靠不住,救生艇都是壞的,好在是離岸不遠,要是在大洋深處遇上事故,大家不得一起玩完?

  算算時間他距離海岸線至少還有三四公里,漂到陸地之前救生艇肯定是沉了,不得已只好抄起船槳拼命劃,出了一身汗終于看到前方有燈光了。正高興呢,忽然看到巨大的船身出現在濃重的海霧中,船頭還用烏克蘭語寫著船名,正是他不久前剛剛離開的那艘船。

  路主席這才意識到一個嚴重的問題,慌亂中他劃錯方向了……不過這也委實不能怪他,在茫茫大海上劃一條小船,很難說船頭始終指向一個方向。他沒有航海經驗,這種時候他應該始終讓芬格爾開著導航。

  但這時他也意識到了事情不對,以那艘垃圾船的速度,不該是他劃著小艇能追上的。唯一的解釋就是這艘船并沒有如原計劃航行,它停在了這里。

  路主席躍入海中,玩了命地游向人蛇船。 

极速快3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