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初他們的射擊全都是威懾性質的,諾諾敢于從天窗露出頭去還擊,也是明知追擊部隊炮火連天卻并未真的瞄準自己,但此刻他們的準星越來越靠近諾諾,有那么幾次諾諾可以聽到子彈略過的尖利嘯聲,這說明彈道距離她很近了。

學院的命令確實是優先生擒,但路明非他們眼下的行為就是武裝拒捕,且不說俄羅斯分部的漢子們素來暴躁,就算他們能忍,拖下去也會驚動附近的駐軍。

一直掠后的武裝直升機開始逼近了,雪亮的前燈把大片的草原照得如同白晝,黑色的繩索從天空里丟了下來。

“師姐你來開車。”路明非說完,打開車門翻上了車頂。

兩個穿黑色戰斗服的專員已經順著黑索降落在車頂上,他們展現了很專業的素質,一個人蹲下保持射擊準備的姿勢,一個人拔出腰間的軍刀,活動著脖子和手腕,緩步走向路明非。

房車左右上下地顛簸,但他走得很穩,就像鞋底裝著強力磁鐵,牢牢地吸在車頂上。那是個格斗術的高手,這種人的下盤都會特別穩定。

“學生會主席路明非?我知道你,我是執行部俄羅斯分部……”高手還沒來得及完成自我介紹,已經倒飛了出去。

路明非把腿收了回來,“你們這么多人,都自我介紹要搞到什么時候?”

他嘴里說著話,人已經鬼魅般地進擊,在持槍者的槍上一抹,生生地把槍機給卸了下來。執行部專員的專業素質是過硬的,持槍者并未慌亂而是立刻棄槍,棄槍的同時摘下了槍口下懸掛的刺刀。

路明非用短弧刀格擋,卻沒能一舉切斷那柄看似普通的軍用刺刀,想來那也是裝備部特別打造的武器。

這時候那個剛才被他飛踹出去的家伙竟然一個虎撲重新上到了車頂,掃踢他的下盤。

路明非暗暗地吃了一驚。這要是一輛靜止不動的車,被踹下去的家伙重新跳上來不足為奇,但房車正以100公里以上的時速狂奔,也就是說一秒鐘的時間里房車大約會行進30米。

任何一個墜落的人,哪怕他下盤穩得不能再穩,落地起身只要兩秒鐘,也會被房車落下60米,就算是世界百米冠軍博爾特以自己極限速度的兩倍奔跑,也不可能再跳上來。

他躲過掃踢,聽到了車尾傳來的引擎聲,忽然明白了。

就在直升機發起登車攻勢的同時,四輪車們也都向著房車靠近,有那么一輛四輪車就在車尾后面緊緊地跟著,高手兄落下去的時候其實是落在那輛四輪車上,瞬間恢復平衡再度跳上房車。

即使從物理角度找到了解釋,但這份平衡能力和應變能力也很驚人了,他意識到自己有些小瞧這些毛熊了。

又有人沿著黑索降落,車頂不過是一間小臥室那么大,卻有足足四名執行部的好手在跟路明非貼身格斗,路明非不得不采取守勢。好在短武器最大的優勢就是防守,那對短弧刀太鋒利和危險,靈活多變,專員們也不敢過于緊逼。

“砰”的一聲從車身側面傳來,像是什么東西被穿透了,路明非想了一瞬間就明白了。

他們真的麻煩了,那聲巨響肯定是四輪車上發射了某種帶倒刺的鐵鉤,穿透了房車的外殼,那些鐵鉤上肯定帶著堅固的鋼索。等到足夠多的鋼索從兩個側面勾住房車,四輪車群就會減速拖拽他們,最后逼停這輛車。

空降登車不是目的,追捕者的指揮官就是要引誘路明非上到車頂阻止登車,因為他在車頂上,所以諾諾不敢大幅度的轉彎,那會把路明非和對手們全都從車頂上甩下去。

房車幾乎是直線行駛,就給四輪車們鎖住房車提供了機會。

路明非驚慌的瞬間肩膀上已經多出了一道血口,俄羅斯分部的專員們也已經明白了這個尚未畢業的學生會主席是多么的棘手,進攻的時候已經是全無保留。

諾諾也意識到這個險境了,但他們總共就兩個能作戰的人,她又必須控制住這輛狂奔的車,根本無暇去解決那些執行狼群戰術的四輪車。

怎么辦?怎么辦?她的大腦急速運轉,在這里被逼停就完了,他們能夠撐到現在,全靠這輛引擎極其強勁的房車。

她扭頭看到副駕駛座上放著的奧丁面具,忽然想到他們其實并非兩個戰斗力,而是三個……這張神秘的能夠賦予人奧丁身份的面具,如果再給那個家伙戴上……會不會是古神奧丁騎著八足天馬沖破房車而出?

但那時候奧丁會以誰為敵還真是難說。龍族5悼亡者的歸來,http://www.diandianxs.com/longzu5daowangzhedeguilai/

她還在猶豫,前方了出現大片的白色,這是夏天,前方的草原上卻像是剛剛降了一場暴雪。

那片白色的草原……還是活的!它在蠕動!在變化!

諾諾忽然明白了,那不是雪,而是一個非常巨大的羊群!最初他們的射擊全都是威懾性質的,諾諾敢于從天窗露出頭去還擊,也是明知追擊部隊炮火連天卻并未真的瞄準自己,但此刻他們的準星越來越靠近諾諾,有那么幾次諾諾可以聽到子彈略過的尖利嘯聲,這說明彈道距離她很近了。

學院的命令確實是優先生擒,但路明非他們眼下的行為就是武裝拒捕,且不說俄羅斯分部的漢子們素來暴躁,就算他們能忍,拖下去也會驚動附近的駐軍。

一直掠后的武裝直升機開始逼近了,雪亮的前燈把大片的草原照得如同白晝,黑色的繩索從天空里丟了下來。

“師姐你來開車。”路明非說完,打開車門翻上了車頂。

兩個穿黑色戰斗服的專員已經順著黑索降落在車頂上,他們展現了很專業的素質,一個人蹲下保持射擊準備的姿勢,一個人拔出腰間的軍刀,活動著脖子和手腕,緩步走向路明非。

房車左右上下地顛簸,但他走得很穩,就像鞋底裝著強力磁鐵,牢牢地吸在車頂上。那是個格斗術的高手,這種人的下盤都會特別穩定。

“學生會主席路明非?我知道你,我是執行部俄羅斯分部……”高手還沒來得及完成自我介紹,已經倒飛了出去。

路明非把腿收了回來,“你們這么多人,都自我介紹要搞到什么時候?”

他嘴里說著話,人已經鬼魅般地進擊,在持槍者的槍上一抹,生生地把槍機給卸了下來。執行部專員的專業素質是過硬的,持槍者并未慌亂而是立刻棄槍,棄槍的同時摘下了槍口下懸掛的刺刀。

路明非用短弧刀格擋,卻沒能一舉切斷那柄看似普通的軍用刺刀,想來那也是裝備部特別打造的武器。

這時候那個剛才被他飛踹出去的家伙竟然一個虎撲重新上到了車頂,掃踢他的下盤。

路明非暗暗地吃了一驚。這要是一輛靜止不動的車,被踹下去的家伙重新跳上來不足為奇,但房車正以100公里以上的時速狂奔,也就是說一秒鐘的時間里房車大約會行進30米。

任何一個墜落的人,哪怕他下盤穩得不能再穩,落地起身只要兩秒鐘,也會被房車落下60米,就算是世界百米冠軍博爾特以自己極限速度的兩倍奔跑,也不可能再跳上來。

他躲過掃踢,聽到了車尾傳來的引擎聲,忽然明白了。

就在直升機發起登車攻勢的同時,四輪車們也都向著房車靠近,有那么一輛四輪車就在車尾后面緊緊地跟著,高手兄落下去的時候其實是落在那輛四輪車上,瞬間恢復平衡再度跳上房車。

即使從物理角度找到了解釋,但這份平衡能力和應變能力也很驚人了,他意識到自己有些小瞧這些毛熊了。

又有人沿著黑索降落,車頂不過是一間小臥室那么大,卻有足足四名執行部的好手在跟路明非貼身格斗,路明非不得不采取守勢。好在短武器最大的優勢就是防守,那對短弧刀太鋒利和危險,靈活多變,專員們也不敢過于緊逼。

“砰”的一聲從車身側面傳來,像是什么東西被穿透了,路明非想了一瞬間就明白了。

他們真的麻煩了,那聲巨響肯定是四輪車上發射了某種帶倒刺的鐵鉤,穿透了房車的外殼,那些鐵鉤上肯定帶著堅固的鋼索。等到足夠多的鋼索從兩個側面勾住房車,四輪車群就會減速拖拽他們,最后逼停這輛車。

空降登車不是目的,追捕者的指揮官就是要引誘路明非上到車頂阻止登車,因為他在車頂上,所以諾諾不敢大幅度的轉彎,那會把路明非和對手們全都從車頂上甩下去。

房車幾乎是直線行駛,就給四輪車們鎖住房車提供了機會。

路明非驚慌的瞬間肩膀上已經多出了一道血口,俄羅斯分部的專員們也已經明白了這個尚未畢業的學生會主席是多么的棘手,進攻的時候已經是全無保留。

諾諾也意識到這個險境了,但他們總共就兩個能作戰的人,她又必須控制住這輛狂奔的車,根本無暇去解決那些執行狼群戰術的四輪車。

怎么辦?怎么辦?她的大腦急速運轉,在這里被逼停就完了,他們能夠撐到現在,全靠這輛引擎極其強勁的房車。

她扭頭看到副駕駛座上放著的奧丁面具,忽然想到他們其實并非兩個戰斗力,而是三個……這張神秘的能夠賦予人奧丁身份的面具,如果再給那個家伙戴上……會不會是古神奧丁騎著八足天馬沖破房車而出?

但那時候奧丁會以誰為敵還真是難說。

她還在猶豫,前方了出現大片的白色,這是夏天,前方的草原上卻像是剛剛降了一場暴雪。

那片白色的草原……還是活的!它在蠕動!在變化!

諾諾忽然明白了,那不是雪,而是一個非常巨大的羊群! 

极速快3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