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克,布拉格,波光粼粼的伏爾塔瓦河上,大橋飛跨。

黑色的凱迪拉格大型越野車正在車流中高速穿梭,遠在蒙古草原的無人機通過衛星傳輸信號,那場激烈的追逐戰清晰地呈現在越野車中的iPad上。

酒德麻衣駕駛著這輛超速的越野車,本該全神貫注,但還是忍不住扭頭去看屏幕上的戰況,副駕駛座上的蘇恩曦倒是神色輕松,一手捧iPad一手抱著薯片,倒像是在看一場球賽。

“哎喲喲,可以啊,便攜式火箭筒都上了。看這陣仗,負責這段追捕的是執行部俄羅斯分部,精銳中的精銳哦。”蘇恩曦嘖嘖贊嘆。

“他們這是步兵群攻擊坦克的戰術,把那輛房車當作坦克來對付,可那輛車沒有武器也不防彈,堅持不了多久!”酒德麻衣皺眉。

“對我們的寶寶有點信心嘛,你看看你看看,他又躲過了一枚火箭彈!漂亮!這急剎加甩尾!還反手一槍撩翻了一輛四輪車!”蘇恩曦興奮地攥緊拳頭。

酒德麻衣的眉頭越皺越緊,“全都是軍用武器,在蒙古國境內搞得這么炮火連天的,秘黨就不怕驚動沖繩島的美國駐軍?”

“毛熊們什么時候怕過美國人?秘黨旗下的毛熊就更不考慮后果了。”蘇恩曦笑瞇瞇的,“看你一臉緊張的樣子,別擔心,路明非是我們老板要的人,老板的人,老板要他活,他就沒那么容易死。”

***

***

十四個小時前,就在路明非長大的那座小城。CBD區,最豪華的麗晶酒店頂層,蘇恩曦和酒德麻衣和老板舉行了溫馨的午餐會。

她們就住在這間酒店的套間里,早晨起來的時候,海藍色的請柬夾在當日的早報里,除了時間地點,請柬上還有著裝規范,“建議泳裝出席”。

時值深秋,怕冷的人已經穿上了薄羽絨服,這種著裝要求未免有捉弄之嫌。但蘇恩曦和酒德麻衣想也沒想,把旅行箱里的泳裝翻出來穿上,蹬上細高跟的涼鞋,腰間再系一條薄紗裙子,就坐電梯上樓去了。

一路上看到她們的男人都手忙腳亂,有侍者打碎了杯子,有丈夫被妻子狠狠地踩了腳面。

麗晶酒店頂層確實是一間餐廳,兩扇沉重的花梨木大門,蘇恩曦和酒德麻衣一人推一扇,門縫中吹出微咸的海風,還有溫柔的海浪聲。

眼前所見足以嚇到世界上的絕大多數人,她們確實站在麗晶酒店的頂層餐廳里,可落地窗外是浩瀚無邊的大海,萬里陽光灑在海面上,遠處還有白帆隱現。

她們分明在一座大廈的頂層,可海浪幾乎跟這一層的地面平齊,好像在她們坐電梯的時間里,大海已經把這座城市淹沒了。

老板的建議永遠不會出錯,這樣的午餐會就該穿著泳裝才對。

穿著白色西裝的年輕人坐在桌邊,悠閑地飲著一杯香檳,眺望著窗外的疊疊海浪。

看到蘇恩曦和酒德麻衣進來他流露出燦爛的笑容,快步上前和兩人輕輕擁抱,引著她們來到桌邊,為她們分別拉出餐椅,倒上冰鎮過的陳年香檳。

“首先要嘉獎麻衣,如果不是麻衣,芬格爾那家伙大概已經被死侍們當作金槍魚給啃了吧?”老板端起酒杯。

“老板你說他在我們的保護范圍內,我總得盡力,”酒德麻衣笑笑,“不過那是個一刀能砍斷高架路的變態,他藏得很深,沒有我沒準也有別的逃生辦法。”

“其次我要祝賀恩曦。”老板再度舉杯。

“祝賀我什么?”蘇恩曦通過金黃色的酒看著他。

“祝賀你減肥成功,穿這身泳裝真太好看了。不過我得說鞋子不合適你,你的氣質適合Jimmy Choo。”老板開始點評蘇恩曦腳上的鞋子,“相信我的審美,Jimmy Choo跟你絕配,我會幫你買最新款,明天你就會收到。”

蘇恩曦翻翻白眼,她根本無意跟自己的神經病老板討論服飾問題,她很清楚老板的習慣,這個男人每次出現都是來布置任務的。

老板動動嘴,下面人就得跑斷腿。龍族5悼亡者的歸來,http://www.diandianxs.com/longzu5daowangzhedeguilai/

最近他布置的任務越來越艱難了,幾次把蘇恩曦和酒德麻衣逼到生死的絕境。

“這次能給條活路么,老板?”蘇恩曦端起香檳,“毀滅世界固然是偉大的目標,但也要循序漸進不是么?”

“不能。”老板笑得很陽光,“我們家恩曦那么聰明,當然要給她布置最難的題目!”

“你這語調,是最近在看韓劇么?”

“最近待的那個地方整天給人放韓劇看,我也想換臺,可他們不給我遙控器啊。”老板感慨地說。

這是一句很奇怪的話。

從能力來說,跟老板最像的是機器貓,可以讓她們穿越一道門就抵達熱帶海邊,可他說得好像自己并無什么行動自由。

偏偏這句話他還說得很誠懇,讓人不由得不相信他確實被逼看了好長時間的韓劇。

“什么任務?說唄。”蘇恩曦嘆了口氣。

“秘黨那幫長老已經下令,不惜一切代價,全世界追捕路明非,活要見人死要見尸。”老板攤攤手,“這就讓我很難辦了,原本我最近是不想跟他們為難的。”

“EVA不會幫助他們,離開EVA的天眼他們找不到路明非。”

“很遺憾,EVA的秘密也暴露了,他們把保護路明非命令從EVA的底層命令庫中刪除,天眼現在就懸在天空里,一直盯著路明非。”老板說,“所以你明白你的任務了?”

“摧毀EVA?”蘇恩曦說。

“不對。”

“炸平卡塞爾學院?暗殺元老會成員?”酒德麻衣說。

老板扶額,“別總是那么暴力行不行,不是摧毀這個就是殺掉那個,想點正能量的解決辦法,正能量!”

蘇恩曦挑了挑眉毛,“老板你的意思是要我們保護那個衰仔逃亡?”

“沒錯!”老板打了個響指,“逢山開路,遇水搭橋!”

難得蘇恩曦也沉吟了片刻,“如果元老會動用整個秘黨的力量來追捕他,我不確定我能保護他多久。”

“盡你的全力,給他爭取時間,這場逃亡不會是無止境的,你們保護他到達終點,以后就是他自己的事了。”

“老板你知道他要逃去哪里?”

老板搖了搖頭,“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無論他往哪個方向逃,最終都會遇到那個鋼鐵的王座。”

他站起身來,走到窗邊望著那忽然波濤洶涌的大海,海浪以雷霆萬鈞之勢拍打在玻璃上,碎成粉末,連續的轟響像是瓦格納的序曲。

酒德麻衣忽然起身來到老板的身邊,“你的手?”

老板手中握著一杯香檳,手臂下垂的時候,袖管里的血點點滴滴落入杯中,把酒漸漸染成鮮紅。

這是從未有過的事,這個幾乎無所不能的男人,永遠是從容不迫舉重若輕的,可今天居然是帶著傷來跟她們見面的。

酒德麻衣急切之下直接抓起了老板的手腕,這時候她才明白眼前的男人那么虛弱,他的手腕是那么干枯和蒼白,從手腕往上纏滿了繃帶,繃帶已經被染得通紅。

如果不是那件西裝有著致密的馬毛襯里,那么這人看起來必然是血紅的。

“怎么……怎么會這樣?”酒德麻衣的聲音顫抖,她很少會流露出情緒,忍者本來就應該是克服了內心的恐懼和肉體的痛楚,只為了完成任務而生的機器。

老板笑笑,掙脫了酒德麻衣的手,他這么做的時候顯得有點吃力,像個病人。

“誰?誰能夠傷到你?”酒德麻衣緋紅色的眼角抽動,明顯地帶著殺氣。

老板輕輕地撫摸酒德麻衣的臉,“我不是受傷了,是就要死了。”

酒德麻衣呆呆地看著他,蘇恩曦也驚訝地站起身來。

“這世界上可真沒有不會死的東西,撐到現在我也是很辛苦啦。”老板溫和地笑著,“在我死之前,一定要送路明非去那個王座啊,我親愛的姑娘們,快一點,再快一點。”

他舉起手中的酒杯,把帶血的香檳一飲而盡,松開手,任憑杯子墜落在地,摔得粉碎。

酒杯粉碎的聲音里,幻相崩潰,麗晶酒店頂層的中餐廳里,酒德麻衣和蘇恩曦對坐,桌上放著一瓶打開的香檳,三個杯子,其中一個已經空了,杯中掛著一絲鮮血。

茫然不知所措的服務生站在桌邊,看著這兩個泳裝絕麗卻沉默的女孩。

***

***

蒙古大草原上,追逐戰已經足足進行了十五分鐘。

秘黨俄羅斯分部的漢子們漸漸失去了耐心,他們人多勢眾,帶著軍用武器伏擊一輛完全沒有武裝的房車,居然拖了十五分鐘還沒有拿下,還損失了五輛四輪車。

這是奇恥大辱。 

极速快3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