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推想是,一種非常高階的言靈扭曲了因果線,使用這個言靈的人出于某種目的抹掉了楚子航的存在,但為了填補楚子航消失的漏洞,把阿卜杜拉?阿巴斯放進了楚子航原本的位置。而消失的楚子航,則被一個面具控制,作為奧丁來使用。”諾諾直視前方,“而這個言靈直到現在都還有效,就算你帶著楚子航回到學院也無法證明自己,因為我不記得楚子航,其他人也不會記得。在他們看來,你就是隨便從外面帶回了一個什么人。”

  “怎么會這樣?”路明非喃喃。

  “想要終止一個言靈,關鍵是要找到言靈的釋放者,而不是言靈作用的目標。”諾諾把一臺老iPhone丟給路明非,“我開車,你導航。”

  “這么高級的旅行車難道沒有導航?”路明非不解,但還是打開了那臺手機的電源鍵,“第一代的iPhone?這東西還能聯網么?”

  “EVA最后的禮物。它裝載了EVA的邏輯庫,這意味著它跟EVA的思維方式是一模一樣的,它會指引我們逃生的路線,還會教我們如何避開EVA的追蹤。”

  “也就是說我們手里有一臺縮水版的EVA?”路明非盯著手機。

  “你愿意叫他EVA也無所謂。”諾諾說。

  就在路明非揣摩這句話的意思時,一個搖晃的、亂蓬蓬的腦袋忽然就出現在屏幕上,那張大臉又是如此之熟悉,驚得路明非差點把手機丟掉。

  “女士們先生們,我聽到你們開機的聲音咯!需要你們的小甜心做點什么呢?雖然是初代的iPhone,也能語音互動哦。”豪爽的男低音,幾乎要溢出屏幕的諂媚笑容。

  路明非緩緩地把頭轉向諾諾,“你跟我說這里面裝著一個EVA……”

  “我測試過,邏輯上確實是EVA的邏輯,但是人格部分搭載的是你的最佳損友,所以我覺得最好還是讓你拿著這臺設備,我知道你們倆是那種可以靠屁聲來對話的好朋友。”

  路明非把視線轉回屏幕,屏幕里的男人正跟他擠眉弄眼,雖然是個3D建模的動畫人物,可路明非精研東瀛各路漫畫幾千本,毫不費事地就突破次元壁認出了這家伙。

  EVA并沒有在這個縮小版的設備里導入自己的形象,她導入的是……

  “開不開心意不意外?你的魂之兄弟芬格爾?馮?弗林斯,忠誠地為您服務!”屏幕上的芬格爾扭動著屁股,還比心,“即使身體背叛了你一千次,靈魂深處還是只愛你一個!為你打call哦主席先生。”

  手機還真的發出了屁聲,似乎要證明諾諾說的話,他是可以跟路明非靠放屁的聲音交流的好朋友。

  路明非默默地翻過手機把它放在駕駛座前臺,他還處在乍喜還悲的心情中,不想看這家伙淫賤的笑臉。

  白色房車行駛在星月之下的高速公路上,遠處靜靜的大湖上泛著細碎的波光。

  ***

  ***

  卡塞爾學院,英靈殿會議室,貝奧武夫和秘黨元老們盯著投影出來的巨大地球。

  這和中央控制室里的地球投影是同步的,EVA隨時隨地監控著全球范圍內任何跟龍類有關的事件,根據事件的輕重程度,以不同亮度的紅點標記出來。

  忽然間,一個亮得刺眼的紅點出現在了東亞,頃刻間所有人的眼睛都亮了起來。

  東亞,那是他們眼下最關心的區域。

  “追蹤到路明非他們了么?”貝奧武夫低沉地發問。

  投影而下的光柱中出現了EVA,“目前還不能確定,但我確實追蹤到了一個奇怪的信號,我無法解釋這個信號。”

  “信號的位置在哪里?”

  地圖被一層層地放大,地理細節和道路紛紛呈現出來,紅點的位置也更加精確了。

  “中國,華北中部的一條高速公路,這個信號始終在移動,時速大約120公里,推測信號源在一臺車上。”

  “你說這是個無法解釋的信號?”貝奧武夫又問。

  “從波段和頻率看,那個信號出自學院的某個追蹤器,但那類追蹤器我這里都有備案,我沒有找到這一枚追蹤器的備案。換而言之,那是一枚學院制造的、卻不在我數據庫中的追蹤器。”

  “哪一類追蹤器?”圖靈先生問。

  “一種非常小巧的追蹤器,體積大約相當于一個米粒,最常見的用法是把它嵌在假牙或者修補牙齒的材料里。”EVA說,“體積太小的缺點是蓄電量極其有限,所以它每兩周才會發出一次信號,但續航時間長達20年。現在我已經失去這個信號了,但兩周之后預計這個信號源會再度激活。”

  貝奧武夫沉吟了片刻,“先不管那個信號源是怎么回事,如果路明非他們駕車逃亡,一直保持大約100公里的時速,現在應該正好在那個信號源的位置。”

  圖靈先生搖頭,“但我們又失去這個信號了,僅憑一個瞬間出現的信號我們是無法鎖定準確位置的,他們在不斷地移動中。”

  “至少我們知道他們大約兩分鐘之前的位置,如果想要確保摧毀路明非,我們可以向加圖索家調用天譴之劍。”EVA說,“它的軌道位置恰好可以攻擊那里。”

  “調用天譴之劍?”圖靈先生驚呼。

  天譴之劍,或者說達摩克利斯之劍,加圖索家耗費重金研制的天基武器。那是一顆在近地軌道上運行的人造衛星,內藏沉重的鎢金屬棒,當它打開艙門把鎢棒向著地面投放的時候,那些樸實無華的棍子就會在地球引力的作用下變成威力堪比小型核彈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甚至摧毀一座小型城市。

  東京的屠龍戰爭中,就是這件最終武器重創了化身白王的赫爾佐格。事后加圖索家重新給天譴之劍裝載了鎢棒,并且表示在需要的時候這件武器是可以借給學院使用的。

  “預測他們的車速和前進方向,把方圓五公里之內的目標全部摧毀,這是理論上最安全的方案。”EVA淡淡地說。

  “不不!這太瘋狂了!太瘋狂了!”圖靈先生立刻反對。

  “作為人工智能,我負責提供最高效的方案,是否行動取決于諸位的判斷。”EVA說。

  圖靈先生沉默地盯著光柱中的EVA,這個女孩帶著平靜的微笑說的這些話,自始至終沒有變過表情。當然這種微笑可能并非某種情緒的表達,而是為了讓在座的元老們看著舒服。

  這的確是人工智能應有的表現,但不太像之前的EVA。

  以前那個EVA看起來甚至更加冷漠,但圖靈先生依然能偶爾感覺到某種人類的氣息,甚至是某種少女般的氣質。

  似乎在底層命令庫中關于路明非的三條特殊命令被刪除的時候,EVA的人性部分也連帶地被刪除了。 

极速快3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