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諾諾沒法給邵一峰解釋這種傷勢的成因,因為那太匪夷所思了。龍化之后的路明非有著驚人的愈合速度,所有進入他傷口的碎片都被再生的細胞包裹起來,他帶著這些碎片一直和奧丁惡戰,整場戰斗下來,身軀等于被摧毀又重建了好幾次。</p>
<p>
諾諾縫合完最后一道傷口,自己也累得頭暈目眩,她緩緩地退后,在沙發上坐下,長長地出了一口氣。</p>
<p>
&ldquo;你不會說出去吧?&rdquo;她問一旁的邵一峰。</p>
<p>
邵一峰使勁搖頭,&ldquo;我要是說出去,死爹死媽死全家!&rdquo;</p>
<p>
諾諾被這個毒誓驚到了,轉頭看了一眼邵一峰,邵一峰正哆嗦呢。</p>
<p>
諾諾忽然明白過來,苦笑了一下,&ldquo;我不是要殺你,我們有種針劑,注射之后目擊者就會忘記48小時內發生的事。&rdquo;</p>
<p>
她低下頭,就此睡著了。</p>
<p>
邵一峰也跟著睡了過去,他雖然有意欣賞師姐的睡姿,可他也實在是累垮了。</p>
<p>
六個小時之后邵一峰醒來,臥室已經收拾完畢了,沾染了血跡的窗簾、地毯和床單全部都被更換了,除了依舊傷痕累累昏睡不醒的路明非,好像什么都沒發生過。</p>
<p>
在洗手間里,諾諾用自己配置的化學試劑焚燒了那些紡織品,通過下水道把灰燼沖走,手法非常嫻熟,邵公子不免猜疑師姐到底是服務于CIA還是摩薩德或者軍情五處,看起來殺人越貨毀尸滅跡對師姐來說都是日常。</p>
<p>
這么想來固然覺得有些后背發涼,卻也感覺師姐的魅力又大了些。</p>
<p>
完事之后諾諾把路明非托付給邵公子,表示自己還有些事要處理,就出門去了,到現在為止已經離開12個小時了。</p>
<p>
路明非很快就沉睡過去,可邵一峰睡不著,滿腦子想著自己是不是卷進了什么跨國的間諜事件。</p>
<p>
他并不認為諾諾會做壞事,頂多也就是做一些暫時不能告訴警察、但最后會被證明為有利于全人類的事。能在這種事上為師姐出一把力,邵公子覺得與有榮焉,沒準還能拉近他和師姐之間的關系,畢竟如今他邵一峰也是局內人了。</p>
<p>
為了親近女演員,邵一峰也有一間電影公司,但想起自己公司制作的那些電影,沒有任何一部有眼下他正親身經歷的事情那么酷那么帶感。</p>
<p>
邵公子覺得自己身處暴風雨降臨之前的寧靜中,深呼吸,對未來充滿期待。</p>
<p>
阿巴斯驗證了指紋和虹膜,刷了通行證,后退。</p>
<p>
沉重的圓形鋼門自動運轉起來,十六道鎖舌同時縮回門的內部,氣壓機推動著鋼門緩緩打開。</p>
<p>
冰窖,卡塞爾學院儲藏各種煉金制品的倉庫,康斯坦丁的龍骨原本也存放在這里,但就在不久之前冰窖被入侵,龍骨遺失。</p>
<p>
但冰窖依然是卡塞爾學院中最安全的區域之一,外面的人很難進來,里面的人當然也很難逃出去。</p>
<p>
阿巴斯和愷撒并肩踏入冰窖,立刻聽到了打呼嚕的聲音。</p>
<p>
兩人對視一眼,看來他們的俘虜心態很好,這么優質的睡眠,會令那些如坐針氈的校董們妒忌的。</p>
<p>
兩張堅固的金屬躺椅,一邊是被青銅鎖鏈牢牢束縛住的副校長,或者說煉金術宗師弗拉梅爾導師,另一邊則是穿著拘束衣、渾身被皮帶扣緊的某位男子,他們從中國帶回的俘虜。</p>
<p>
他們找到這家伙的時候,這家伙正在尼伯龍根中的高架路上步伐矯健地奔跑,后面帶著一個軍團的死侍,像是一位出色的馬拉松選手。準確地說他并非被愷撒和阿巴斯俘虜的,當時他高舉著雙手沖愷撒和阿巴斯的車沖過來,高喊會長救命啊!</p>
<p>
學生會前新聞部部長,芬格爾&middot;馮&middot;弗林斯。</p>
<p>
愷撒和阿巴斯來到芬格爾的躺椅前,正考慮怎么開始這場審訊,芬格爾睜開了眼睛。</p>
<p>
&ldquo;如果你們是帶著問題來的,可以先不必問了。&rdquo;芬格爾淡淡地笑。</p>
<p>
阿巴斯心說愷撒說對了,即使騙子也會有自己的底線,路明非就是芬格爾的底線,他們曾在一間寢室住過,一起在世界各地瘋跑,一起經歷了太多的事。</p>
<p>
&ldquo;讓我先說!我有很多要招供的!你們不來我都快憋死了!路明非那個人面獸心的東西!我早知道他沒有好下場,一定會被我們秘黨的正義鐵拳毀滅!&rdquo;芬格爾忽然提高聲量&hellip;&hellip;何止提高聲量,簡直是發出了雷霆般的正義呼喊。</p>
<p>
&ldquo;我是臥底啊!我是校長派去監視路明非的特派員啊!大家自己人!自己人!&rdquo;</p>
<p>
&ldquo;我再也看不下去校長對路明非的庇護了!這是引狼入室!這是放虎歸山!我今天就要檢舉揭發!&rdquo;</p>
<p>
&hellip;&hellip;</p>
<p>
阿巴斯愣住了,緩緩地轉頭看向愷撒。這是什么路數?這是什么姿勢?這還用得著什么言語恫嚇刑訊逼供?如果不是被拘束衣牢牢地捆住,這位早已經跪下來舔他們的鞋面了。</p>
<p>
愷撒微微搖頭,示意阿巴斯稍安勿躁。芬格爾曾是學生會的一員,愷撒比阿巴斯更了解芬格爾,知道這個人難纏,千萬不能被他的諂媚或者慷慨激昂迷惑。</p>
<p>
愷撒清了清嗓子,準備發問&hellip;&hellip;這時候副校長也睜開了眼睛。</p>
<p>
&ldquo;你怎么可以這樣?&rdquo;副校長怒吼,&ldquo;你怎么能出賣校長?校長他還躺在救生艙里生死未卜!枉費了校長那么信任你!&rdquo;</p>
<p>
&ldquo;出賣?這能叫出賣么?這是認清形勢辨明了道路!我這叫棄暗投明!&rdquo;</p>
<p>
&ldquo;叛徒!狗叛徒!&rdquo;</p>
<p>
&ldquo;為了人類我可以背叛任何人!&rdquo;</p>
<p>
&ldquo;你母親的在天之靈會為你感到羞愧!&rdquo;</p>
<p>
&ldquo;我母親是個無神論者她根本不會有在天之靈這東西!&rdquo;</p>
<p>
&ldquo;你就不怕生兒子沒屁眼么?&rdquo;</p>
<p>
&ldquo;我不生兒子!夢寐以求的就是一個能參選世界小姐的漂亮女兒!&rdquo;</p>
<p>
愷撒和阿巴斯再度對視,從進入冰窖直到現在,本該掌握話語權的他們連一句話都沒來得及說,卻已經看完了一場家庭倫理劇。</p>
<p>
這師生二人還真是不按常理出牌啊。</p>
<p>
校長辦公室,頂樓的天窗下。</p>
<p>
這間樹林中的小樓已經荒廢了一段時間,書架上蒙著薄薄的塵埃。松鼠們大膽地跑了進來,沿著樓梯和書架上躥下跳,直到愷撒推開門它們才排著隊,匆匆忙忙地從天窗上的破洞跑掉了。</p>
<p>
所有陳設都保持著主人在時的樣子,透著一股英國風格的慵懶和溫馨。這是希爾伯特&middot;讓&middot;昂熱喜歡的氛圍,他在劍橋度過了自己的青春。</p>
<p>
&ldquo;終于舒服點了,居然把我關在冰窖里,你們可真是一幫狠起來六親不認的家伙,大家以前不是并肩撒尿的好兄弟么?&rdquo;芬格爾把自己整個人像是丟沙袋那樣丟進沙發里,舒服地伸了一個懶腰。</p>
<p>
&ldquo;沒想到你們私下里關系那么親近。&rdquo;阿巴斯揶揄愷撒。</p>
<p>
&ldquo;我也以為是你。&rdquo;愷撒回敬。</p>
<p>
&ldquo;你現在舒舒服服地坐在了校長的沙發上,也沒有副校長打攪,可以說了吧?&rdquo;愷撒盯著芬格爾的眼睛。</p>
<p>
&ldquo;想要換個令人心靈放松的地方供出深藏心底的秘密&rdquo;,這是芬格爾的要求,于是他們來了校長辦公室,這里也可以避開所有的監控,EVA的監控近乎無所不在,但校長辦公室顯然是個燈下黑的所在。</p>
<p>
&ldquo;還想來支夠勁兒的雪茄!&rdquo;芬格爾也盯著愷撒,雙目炯炯有神。</p>
<p>
愷撒面無表情地摸出隨身的雪茄盒,還為芬格爾燒好了雪茄,遞了過去。</p>
<p>
&ldquo;2000年產的帕特加斯紀念版,不愧是加圖索家的繼承人,抽的都是這種高級貨,在古巴當地都買不到。&rdquo;芬格爾對著屋頂吐出裊裊青煙。</p>
<p>
愷撒不得不承認,這家伙并未在古巴分部荒廢時光,至少他對于雪茄的品鑒力大大地提升了。</p>
<p>
芬格爾滿足地吸了幾口煙,開始解自己的褲帶,愷撒和阿巴斯不約而用地流露出怒意,眼角的青筋跳動。</p>
<p>
&ldquo;別拿這樣的眼神看我!&rdquo;芬格爾嘟噥,&ldquo;把我看成什么人了?&rdquo;</p>
<p>
他摘下自己的皮帶扣,沿著桌面推向愷撒,&ldquo;這是個U盤,你們想知道的事全都在里面。&rdquo;</p>
<p>
愷撒把玩著那個看起來品質不怎么樣的皮帶扣,在中國的小商品市場上大概連皮帶一起只能賣五十塊錢,但真的能從里面推出U盤的接口。</p>
<p>
&ldquo;從我們抓到你到現在,你沒有任何機會接觸電子設備,所以你是早就把資料導入這個U盤了?&rdquo;愷撒并未直接去閱讀U盤里的內容。</p>
<p>
&ldquo;那是當然!我們做臥底工作的人,隨時準備招供,這樣招供起來方便!&rdquo;芬格爾義正辭嚴。</p>
<p>
愷撒翻開昂熱曾用過的辦公桌,那下面是一臺隱藏起來的筆記本,他將U盤插入,一個視頻自動播放。</p>
 

极速快3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