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這些卡修,還有五名等候在大廳的卡修,他們身上的戰斗服和那一百五名站在場內的卡修有著明顯的差異。

這些卡修,轉過臉看到陳暮,個個目光暴漲!無一例外地散發著強烈的斗志,每個人的目光都是銳利異常,他們五人給陳暮帶來的壓力,竟然毫不遜色那一百五十名卡修!

七級卡修!

這五名卡修竟然全都是七級卡修!饒是陳暮素來冷靜,也禁不住神色微變。

談雨玟手上竟然有如此之多的七級卡修!之前的那一百五十名卡修,陳暮還不是太吃驚,感知六級以上的卡修,天冬里區雖然不多,也絕不少,以談雨玟的影響力,能招到一百五十名,并不會讓他太吃驚。

然而感知強度七級的卡修,遠非六級卡修可同日而語的。像這類卡修,他們能夠進入真正的高手行列,甚至能夠進入【黑線星榜】前百名。這個級別的高手,普通的招攬,對他們完全沒有任何吸引力。而能夠達到這個地步的卡修,無一不是性情堅忍,身經百戰之輩。他們的心志可不是輕易能夠動搖的。

扳著手指頭算算,陳暮手上,竟然還沒有一個感知強度達到七級的卡修。桑寒水離七級最近,只差一線便能突破。

想到這,陳暮愈發為談雨玟手上的力量感到震驚。

“見過白總管,在下雨字軍團一隊隊長尤因,能見到您,深感榮幸!”為首的卡修向陳暮行禮,不卑不亢道。這個皮膚黑黝的卡修,看上去就像做重苦力的大漢,看不出半點高手的風范。

陳暮記得這個名字,尤因,【黑線星榜】排名七十!

【黑線星榜】上的名字,陳暮現在大多都能記得。而這個名字,他記得尤其深刻,黨含本來排名第七十,他死在陳暮手上,取代黨含的,便是尤因。

注意到陳暮的震驚之下,姬智浩眼中閃過一絲得意之色。

“見過白總管,雨字軍團二隊隊長曹安利!”

“見過白總管,雨字軍團三隊隊長齊風!”

“見過白總管,雨字軍團四隊隊長潘越!”

“見過白總管,雨字軍團五隊隊長祝云明!”

陳暮已經驚得說不出話,這幾個名字,竟然全都是【黑線星榜】排名一百之內的卡修!

五名【黑線星榜】排名前一百的卡修來做隊長,這樣的陣容,也實在太豪華了。哪怕雪花卡修團,也未必能夠湊出這樣的陣容!

談雨玟的影響力,竟然達到如斯地步了嗎?

而且,陳暮還沒有忘記,那個苦寂寺使用【迦目蛇矛】的卡修,還有聯邦頂尖卡修梅吉…

雨字軍團,出人意料的強大??!

第七集 東瑞市 第四百九十一節 挑釁

除了一隊隊長看向陳暮的目光要正常些,其他四人的目光無不是炙熱異常。

白總管與小蠻一戰,他們雖然沒有親眼目睹,但是早就在東瑞市傳得沸沸揚揚。他們哪里會不知道?五人之中最引人注意的是三隊隊長齊風。齊風在五人之中年齡最輕,大約二十五六歲左右,皮膚白凈,人也長得帥氣,只是滿臉傲氣,讓人頗為不舒服。

但讓陳暮警惕的,卻是齊風眼中微不可察的一絲不善,而尤其當他的目光從陳暮手腕上的手鏈掠過時,臉色陰沉得幾乎可以擠出水來。

陳暮心里有些明白,不由暗自決定,回去之后便把這串手鏈摘了下來,免得以后惹出什么不必要的誤會來。倘若說之前他還沒有認清談雨玟是什么樣的人,現在心中大致有譜了。

這不是個善茬!

眾人剛剛落坐,一道巨大的能量罩升起,里面只剩下兩名卡修。

姬智浩笑著介紹道:“我們雨字軍團,采用的是選拔制。經過最初的技能選拔,卡修將面臨第二輪選拔。白總管現在看到的就是第二輪選拔,實戰選拔!這輪選拔將直接決定著他們是否能加入雨字軍團。他們會被隨機安排對手,落敗將有一次挑戰權??梢噪S意向勝方任意一位卡修挑戰,勝利的話,將取代對方的位置,而再次落敗,便會徹底失去資格,而位于勝方的,在應付三次挑戰,并且成功留在勝方,便會直接擁有資格,而且其他人將失去挑戰他的機會?!?

“這個方法不錯?!标惸狐c點頭心中凜然之意更重。

毫無疑問,雨字軍團如此選拔制度。沒有實力的卡修,勢必無法在雨字軍團站住腳根。另外也可以看得出,雨字軍團對這些卡修的吸引力,或說談雨玟的號召力是何等驚人。

姬智浩淡然一笑:“讓白總管見笑了?!?

其他五位隊長亦有幾位臉露得色。憑心而論,雨字軍團的實力的確強大,比起血色卡修團和雪花卡修團這樣的大卡修團,他們現在弱的只是綜合實力,在戰斗力方面。他們并不遜色,對于一個建立沒有多久的團隊來說,做到這地步,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選拔開始吧?!闭動赙淝宕嗔聋惖穆曇袅钊司褚徽?。

“是!”尤因沉聲聽令,隨即起身下令:“選拔開始!”

場內的兩位卡修立即進入戰斗狀態,兩人第一時間拉開距離。只這個動作,陳暮便判斷出,這兩名卡修有著相當豐富的實戰經驗,擁有實戰經驗的卡修,招募起來是需要花費極大的代價,費用十分高昂。

姬智浩有意無意朝尤因問道:“尤因隊長,這是第幾批了?”他的聲音不大,但卻能夠讓陳暮清晰地聽到。

看得出來,尤因對姬智浩十分尊敬,連忙道:“姬先生。這是第十八批?!?

姬智浩滿意道:“不錯。這些有志之士,是我們今后的骨干啊。說實話,連我都沒想到會有這么多人來投,果然應了那句話,公道自在人心!”

尤因沉聲贊同道:“先生所言極是!他們不為錢財而來,只為小姐善心而來。我們聚在小姐麾下,能做一些有意義的事,也無愧此生了!”

談雨玟柔聲道:“雨玫沒做什么,卻得大家如此厚愛,真的很慚愧呢!”

“小姐太自謙了。倘若小姐也說沒做什么。那其他人那可以羞愧得撞墻了?!闭f話的是齊風,他臉上掛著迷人微笑,看向談雨玟的目光溫柔如水。

其他幾位隊長無不頷首贊同。

陳暮裝作沒聽見,看著場內的比試,卻在盤算剛才姬智浩故意透露出來的信息,第十八組,每一組一百五十人,留下一半人也就是七十五人。那么現在他們最起碼應該招收了一千三百五十名卡修,這還不包括之前的數目。算下來,雨字軍團現在規模應該在三千人左右。

如果三千名卡修都是這一百五十名卡修的水平,那就太可怕了。

這股力量,絕對有能力橫掃整個東瑞市,這還不包括這五名隊長和梅吉,以及她身邊苦寂寺和星院的卡修。

他心中另一個疑惑的地方是,姬智浩故意把這些信息透露給自己,是什么用意?

場內比試十分精彩,這兩名卡修都是真刀真槍地打,沒有一絲放水。不過,陳暮的注意力卻沒有放在這兩名卡修身上,他現自己愈發看不明白談雨玟這個人了。

這五名隊長,無一不是人精,絕對不是那種無腦之輩,卻對談雨玟死心塌地。這其中便頗有值得玩味的地方,他能夠感受到這五名隊長對談雨玟是自內心的尊敬,撇開其他不論,談雨玟能收服這五名隊長,就極不簡單!

但是最困擾陳暮的,卻是另一個問題。

人不管做什么,都是有目的的。他始終搞不明白談雨玟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她想得到什么?之前這一點,他便想不明白,而在聽到裘珊玉爆料之后,他依然不明白。

想不明白就不想了,陳暮索性靜觀其變。比試進行得很快,這一百五十名卡修都是實戰經驗豐富的卡修,只要稍一接觸便能明白自己和對方的實力對比,但是到了隨后的挑戰階段,精彩程度立即大為提升,其中幾位卡修的實力,甚至引起陳暮的注意力。

雨字軍團的實力,陳暮腦海中終于有個大概的判斷——非常強!

向自己展現實力,大概也是今天談雨玟的意圖之一吧。

最終場內剩下七十五位卡修,而剩下的卡修只有黯然離開,七十五名卡修立在場內。每個人臉上都難掩喜色,他們正式加入雨字軍團!

忽然五位隊長離開座位,起身朝場內走去。

尤因沉聲道:“現在你們每個人有一次機會向我們五位隊長挑戰。戰勝我們的卡修,將直接取代我們隊長之職?!?

其他四位隊長或沉默,或好整以暇地立在那。

場內這七十五位卡修頓時嗡嗡聲四起,許多人臉上都戰意沸騰。這些卡修大多都是眼高于頂的人,有此機會,正是求之不得。

“我向齊風隊長挑戰!”一位卡修揚聲道,許多人都露出躍躍欲試的表情。他們之中早就有許多卡修看齊風不順眼,尤其是對齊風看向雨玫小姐的眼神,他們十分不爽!這位卡修陳暮有些印象,他使用的是一張梭形能量卡,射速極快,他的對手便是被他壓制得抬不起頭而最終落??!

這張卡片的射速是陳暮見過最快的卡片。如同暴雨般傾泄而下的能量梭,給他留下了相當深刻的印象。

齊風嘴角露出一絲笑意,只是一絲淺淺的微笑,卻讓人驟然感覺到強烈的危險。陳暮皺起眉頭,齊風這絲笑容之中,帶著強烈殘忍的味道。

“需不需要撐起能量罩?”尤因轉過頭問齊風。

齊風輕松搖頭,笑道:“不用?!闭f完便舉起右手,面對對面的卡修,微微一笑:“準備好了么?要開始了哦?!?

呼啦一聲,剩下的七十四名卡修一下散開,只剩下那名卡修正對齊風,那名卡修臉上沒有絲毫畏懼,揚起臉高聲道:“好!開始!”

他這句話的尾音還沒有消失,他對面的齊風就忽然不見蹤影,就仿若憑空消失!對面卡修臉色劇變,右手剛剛舉起一半,驟然瞳孔擴張,表情凝固在臉上。

場內,他僵硬地保持剛才的姿勢,就如一座泥塑,在他身后,一根纖細修長的手指,輕輕地點在他的背上,在這根完美無暇的手指上,圍繞著一圈淡淡的電芒。

這層電芒顏色極淺,如果不細看,肉眼甚至難以分辨。

嘴角勾勒出一個淺淺的笑容,他倏地又消失,回到他剛才所立的位置。

兩秒后,這名卡修才轟然倒地。他昏迷過去,早就有所準備的醫務卡修連忙跑進場內。把這名昏迷的卡修抬出場外進行治療。

場內鴉雀無聲,剩下的七十四名卡修個個目瞪口呆。他們沒有想到,戰斗竟然結束得如此迅速,剛才那名卡修的實力眾人有目共睹,本以為再怎么也能堅持幾分鐘。沒想到一照面就被放倒了??纯雌渌拿犻L,沒有露出絲毫驚奇,好像這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難道隊長們的實力竟然達到如此地步了嗎?

陳暮心中亦震驚異常,好快的速度!這齊風的速度連他都感到有些吃驚,而且齊風對能量的控制明顯達到相當高的水準,那一指可是極具技術含量!

“還有沒有人挑戰?”尤因面無表情地問。

場內還是鴉雀無聲,眾人都被齊風這一手震懾住了。

過了一會,才有人鼓起勇氣重新挑戰。不過他們選擇的都是其他隊長,但是實力上的差距是巨大的。他們幾乎都在一個照面之間就被打倒,見識過每一位隊長的實力之后。這些卡修都沉默了。

“既然沒有人挑戰。那選拔到此為止?!庇纫蛎鏌o表情道:“你們將被隨機分入五名隊長麾下?!?

眾人此時亦是心悅誠服。這個世界,實力能夠說明一切。

尤因朝談雨玟看了一眼,見談雨玟微微點頭,便轉過臉道:“好!歡迎加入雨字軍團?,F在大家散了吧?!?

“慢!”一直悠然從容的齊風忽然開口。

尤因皺起眉頭,轉向齊風:“齊隊長還有事?”

齊風的目光倏地轉陳暮,似笑非笑道:“能遇到西澤前輩的弟子,這機會可是很難得??!怎么樣,白總管,下來玩兩把如何?”

第七集 東瑞市 第四百九十二節 凌厲反擊

齊風針對自己,陳暮大致能夠猜到是什么原因。

齊風的實力很強,從剛才他的出手便能看得出來。他的速度極為驚人,快得連陳暮都有些吃驚。擁有如驚人速度,而且擅長感知控制的卡修,誰遇到都頭疼,陳暮也不例外。

但是,他不打算退讓,面對這種人,越是退讓,反而越是會被他們踩。他現在越來越感覺,高層次的斗爭,有的時候和街頭混混打架斗毆其實沒有本質上的區別。退縮和忍讓不能得到對方的尊敬,相反,別人會認為你軟弱可欺,阿貓阿狗都會上來踩你一腳!

陳暮現在的處境其實是非常危險,談雨玟把他西澤學生的身份曝光,隨時都可能有大批的卡修來找他麻煩!西澤當年仇敵無數,他們找不到西澤,也不敢找西澤,但是敢來找他的人,只怕還是大有人在。這個時候的退讓,便會給其他人一個信號,真到了那時候,他才真正的危險了。

他現在就仿若在踩鋼絲,每一步,都需要小心翼翼。

“玩兩手?”陳暮瞇起眼睛,緩緩起身??梢钥吹贸?,齊風這個舉動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就連談雨玟露出意外之色。陳暮心中大致明了,齊風的挑釁并不是事前授意。不過談雨玟也并沒有出聲阻止,而是安坐如故,姬智浩在經歷最初的驚訝之后,臉上的微笑更加迷人,至于其他幾位隊長,個個目光暴漲,一臉興奮。關于白總管的名頭,傳得實在有些厲害過頭了,他們也極想看看,傳說中西澤的傳人究竟能有幾把刷子。

而那些剛剛參加比試的卡修們,更是激動得不能自抑,要知道,即使在這個信息流傳速度并不算慢的時代,觀看高手對決的機會也極其難得。能夠目睹一場高水平的對決,對他們的裨益自然不消分說。

齊風剛才快若閃電的速度,還有那優雅從容的氣質,給在場所有人都留了下極為深刻的印象,完美地釋了高手風范,而白總管雖然沒有露一手,但他的名頭比齊風更勝。

這兩人如果能打一場,那豈不是龍爭虎斗?

沒有猶豫,陳暮不緊不慢地朝訓練場上走去。但是就在這短短的幾秒內,他便思忖清楚,雖然還不知道談雨玟究竟意欲何為,但是有一點很清楚,她對自己并沒有太多的善意,齊風挑釁自己,她亦是采取默許態度,這從一定程度能夠說明問題。

陳暮決定給予反擊!

當他右腳踏上訓練場的一剎那,氣質陡然一變!

之前他氣勢完全內斂,加上不大喜歡說話,給人木訥之感。但就在眨眼間,他渾若完全換了一個人!好似一寶劍從不起眼的木鞘之中抽出,鋒芒畢露,空氣中驟然殺機凜冽。

緩步前行的陳暮,每一步都仿若重重踏下。

咚咚咚!沒由來,眾人只覺陳暮每一步都像敲在自己心里,空氣流動越來越慢,似乎要凝固,壓抑而迫人的殺機,幾乎令人喘不過氣來,白色面具上那兩道蜿蜒而下的黑線,就如死神手上的鐮刀,一股死亡的氣息迎面撲來。而那雙冷漠森冷的眸子,恍若實質的殺機,沒有一絲遮掩!

是的,沒有任何遮掩!赤裸裸的殺機,牢牢鎖定齊風,沒有人會懷疑,他想殺死齊風!

一直鎮定的姬智浩臉色微變,他沒想到,白總管竟然敢如此囂張!這可是他們的主場,白總管難道不怕與他們結仇嗎?

談雨玟臉色發白,美目之間盡露駭然之色,而其他四位隊長,亦無不是紛紛色變。

這股殺氣,實在太濃郁了!便是像他們這樣身經百戰的人,面對如此強大的殺氣,也微有心驚肉跳之感,果然不愧是殺神西澤的傳人!

齊風臉色微變,臉上輕佻一掃而空,神情凝重地緊緊盯著陳暮。

“我不喜歡玩?!卑咨婢呦?,沉嘶啞的聲音仿佛帶著奇怪的魔力,鉆入人的心扉:“戰斗,不生,則死!”

嘶,整個大廳里響起一片整齊的倒吸冷氣聲,誰也沒想到,白總管竟然如此狠辣絕決!

智浩剛才是臉色微變,在聽到陳暮這句話后,臉色蒼白沒有一絲血色。他忽然間有些明白,他們錯估了白總管的性格!白總管平時看上去和正常人沒有太大的區別,但是一旦戰斗起來…

他看著場內那個散發著狂暴殺氣,以一種決然的姿態站立的男人,腦海中能夠想到的一個詞——瘋子!這家伙瘋了!他難道就不怕死嗎?還是他對有著絕對的信心?難道這就是傳襲自西澤的風格嗎?

智浩只感覺自己的腦子亂成一片,平日里他素以為傲的機智應變,在這樣非人的瘋狂面前,脆弱得就像紙一般。

談雨玟反而恢復平靜,只是那目光,卻亮了幾分。其他幾位隊長彼此對視,每人都能看到彼此瞳孔深處的那抹驚恐與駭然。

之前齊風的挑釁迫使白總管不得不應戰,但是白總管簡簡單單的一句話,便扭轉了形勢?,F在齊風在氣勢上完全落于下風,在白總管凜冽的殺機之下,他再也無法保持優雅從容。

這句話,直接把兩人同時逼入絕境!而且,最初的挑釁者是齊風,他們甚至沒有任何理由來阻止這一切。

同是絕境,兩人的心態卻完全不同,齊風沒想到自己的試探,竟然導致如此嚴重的結果,沒有思想準備之下,他的信心不可避免的發生動搖,在氣勢上便先弱了三分。反觀白總管,目光堅定,氣勢不僅沒有一絲降低,反而因為這句話,而變得愈加強盛。

此消彼漲,兩人的處境瞬間調換。

談雨玟剛想起身,就被一個聲音打斷。

“開始吧?!标惸簺]有給齊風調整的機會,輕輕道。

話音剛落,他便在原地消失,兩人之間的距離是二十米,這個距離對陳暮來說,只需要一個沖刺!

陳暮的沖刺借助的是雙腿的強大爆發力,在直線速度上,比起【大泥鰍卡】更勝幾分。眾人只覺眼前一花,便駭然發覺白總管已經出現在齊風的面前。

眼尖的人,甚至能夠看到白總閉著的雙眼。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光憑總管這個沖刺,便令其他四名隊長目光驟然一凝。

齊風終究不是弱者,能夠進入【黑線星榜】前百的人,又有哪個是徒有虛名之輩呢?只見他深吸一口氣,身體突然變得極為柔軟,整個人像沒有重量般向后一飄。這個看似極慢的動作,卻能夠與陳暮拉開幾分距離。

而他的身體周圍,滋的冒出像繭一般的銀色電網。

這層電網看似極薄,像一層半透明的輕紗。

白總管反應亦是極快,尖指忽然一抹青色光芒閃過,一道淡青色的能量刺,出現在他手指尖端。

緊接著,只見這根能量刺以驚人的速度刺向電網!

其他四人隊長紛紛露出喜色,白總管要倒霉了。之所以會這樣想,因為這一招他們曾見齊風用過。

一般的近戰卡修,在見到這么薄的電網時,第一個想法便是打碎它!

如果打碎它,那便會立即中了埋伏!這個看似薄弱的電網,暗藏殺機,那些肉眼難以分辨的電芒,會在第一時間沿著對方的能量體,襲擊對方卡修??ㄐ薜纳眢w比普通人要強,但是面對如此強度的電擊,依然必死無疑。這一招,是針對近戰卡修的大陰招,死在這一招上的近戰卡修不計其數。

眼看這根能量刺就要觸及到電網,齊風亦不由微露喜色!從陳暮開始說話,他便一直承受著巨大的壓力,現在眼看著對手就要斃于自己之手,他心中說不出的歡喜!

這一幕,亦同樣落在姬智浩和談雨玟手上,兩人臉色劇變,幾乎下意識地喊:“齊風,住手!”

如果白總管死了,那他們的計劃…

他們怎么也沒有想到,今天邀請白總管參觀比試,竟然會演變成這番模樣!這絕對不是她想要的!談雨玟的那雙美麗溫柔的眸子,帶著驚恐絕望悔恨,而她再看向齊風的目光,驟然變得陰寒無比!

然而就在此時,變故突生!

就在陳暮手上的能量刺離電網只有五厘米時,那根比手指略粗,長度在十五公分左右的能量刺突然從陳暮的指尖脫離,一頭扎進齊風的電網之中。

齊風的瞳孔驟然收縮,無法置信的表情陡然凝固在臉上。

——怎么可能!

從一開始,齊風就犯了一個極為致命的錯誤——他沒有迅速拉開與陳暮的距離,而是使用了防御手段。

在沖刺的途中,陳暮便進入零式狀態。

黑白的模型世界,一條條的線條以驚人的速度在變化著,但是他心中一片清明,兩人之間的距離實在太近,他能夠清晰地“看”到這層薄薄的電網上,那些肉眼難以分辨,卻有著驚人殺傷力的電芒。

本來,像這樣結構復雜而陌生的能量體,陳暮很難完成解構。但是兩人的距離太近了,近到他足以完成這一切。戰斗雙方的距離越近,越能發揮零式的威力!

要知道,在零式狀態下,完成解構,也就意味著他能找到對方的弱點!

沒有遲疑,緊閉雙眼的陳暮,揚起了他另一只手!

第七集 東瑞市 第四百九十三節 擊殺!

滋!

迥異于能量罩清脆的破碎聲,而是類似薄紗撕破的聲音。能量刺沒有任何懸念地刺中電網,令人奇異的一幕出現了。環繞在齊風身體周圍的電網就像水,而那道淡青色的能量刺就像海綿般,眨眼間把這些銀白色電芒吸入體內。

十五公分長的淡青色能量刺變得通體銀白,無數失去控制的細微電芒匯集在一起,在能量刺表面肆虐,驚人的能量波動在整個大廳內蕩漾,哪怕是最弱小的卡修亦能夠清晰地感受到??梢韵胂?,如果這些電芒觸及到人體,除了留下焦黑的尸體,不會有其他任何東西!

砰!

結構穩定的能量刺也無法容納這些不安定的電芒,炸得粉碎!失去承載的電芒,只有和能量刺碎片一樣,化作一蓬碎芒,湮滅在空氣中。

陳暮揚起的左手五指分開,半空之中,以肉眼快得難以分辨的速度連續虛點!

五道手指粗細的能量體藤倏地從他的手指處延伸出,朝近在咫尺的齊風卷去!每一根淡青色的能量藤尖端都是像刀刃般鋒利,而那柔軟的藤身,幾乎可以作出任何復雜的變化。

齊風臉色微變!他怎么也沒想到,對方居然識破了這一招!

极速快3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