瞥了一眼談雨玟,她被圍在一群客人之中。這也令陳暮松一口氣,在這個女人面前,他總會不由自主感覺到危險的氣息。不過好在談雨玟今天晚上最耀眼的人物,走在哪里,都有無數人追捧。那蔣煜就亦步亦趨地跟在她身邊,儼然護花使者。

人群中的談雨玟似乎對陳暮的暗中窺伺有所察覺,陳暮連忙偏過目光。

“白總管一個人呆在這,可是榮銘招待不周?”榮銘洪亮的聲音傳來。等陳暮抬頭,他已經帶著女兒走了過來。

其他客人的目光刷刷地落在陳暮身上。白總管這個名字,如今可不是什么阿貓阿狗。作為最近東瑞市的風云人物,他已經有資格引起這些大佬的注意。不過,榮銘對他的另眼相看,也再一次加重了陳暮在他們心中的重量。

“榮大人客氣了?!标惸何⑿χ玖似饋?。

“這位是我的寶貝女兒?!睒s銘先是介紹自己的女兒,然后對他女兒溫和笑道:“寶貝,這就是爸爸和你說過的那位白總管?!?

“你就是白總管??!”小丫頭一臉好奇地打量著陳暮:“可是,你為什么要戴著面具呢?”

榮銘皺起眉頭,剛想喝斥女兒沒禮貌。

“因為我長得丑?!辈恢趺?,聽著小丫頭天真無邪的問話,陳暮剛才還陰霾的心情立即開朗了不少,嘴角不自主彎起。

“對不起,對不起?!毙⊙绢^眼中閃過一絲歉意,忙不迭道歉。

恰在此時,有仆人快步走到榮銘身邊,在他耳旁低語。榮銘笑容立即凝固臉上,眼神也驟然變得銳利起來。仆人說完,便肅手立在一旁,等候主人的吩咐。

“讓她進來吧?!睒s銘淡淡道。廳內的聲音漸漸變小,直至寂靜,能來這里的家伙哪一個不是人精?

“法亞來人了?!睒s銘低聲對陳暮道,他的這個動作落在其他人眼中,又讓他們情不自禁多看陳暮兩眼。

法亞?法亞居然也派人來了?陳暮心陡然提了起來,不過讓他稍稍心安的是,看樣子法亞是不請自來。否則的話,榮銘也不會是這個表情。

嗒嗒嗒!

靴子敲擊在地面的聲音,在安靜的大廳里異常清亮。

一位穿著黑色夾克緊身長褲和黑色皮靴的少女出現在眾人的視野之中。紫色的頭發被扎成馬尾,整個人顯然干凈利落。她揚頭臉,神色漠然。

“小蠻!”陳暮眼睛陡地一縮。這個女人他認識,在羅釉市,他和她就打過不止一次交道。他腦海里最后關于她的記憶,是她和于果與譙原的那一戰。她居然還活著?那天的情形他記得清清楚楚,譙原占著絕對的優勢,而且他也想不到譙原有任何放過她的理由。

可是她的確還活著!活生生地出現在自己面前!

幾乎在同時,小蠻的目光往他這邊偏了偏。陳暮心中頓時又是一凜,看來小蠻不僅從譙原手上活下來,而且實力大漲,對氣機竟然到了如此敏感的地步!陳暮能感受她的目光在自己身上稍稍停留了一會,便挪了開來,最終定格在榮銘身上。

“聽說榮大人貴千金生辰,在下代表法亞,對榮小姐送上祝福!”小蠻微微躬身示意,不卑不亢道:“謹祝榮小姐幸??鞓?!區區一點心意,不成敬意,還請榮小姐收下?!?

她雙手捧著一個不起眼的小盒。

“禮物就免了吧,吃酒請便,閣下能來,在下倒是頗有些意外?!睒s銘臉上已經恢復淡笑,但話里得不咸不淡。誰都聽得出來,榮銘對法亞自然不會有好感,那天的綁架偷襲。他就在現場。作為警備司的頭頭,他對于這種喜歡破壞規則的團體,極度不喜歡。

小蠻手并沒有收回來,而是繼續道:“榮大人感知七級,名列天冬榜第六十三位,這等實力,在下可以敬佩得緊?!?

大廳內的嗡嗡聲頓時響起,眾人還是第一次知道榮銘竟然是天冬榜第六十三位!天冬榜雖然不像【黑線星榜】那般有權威性,但是依然被視為重要的榜單!天冬榜第六十三位,這是一個相當驚人的排名,在這之前,他們從未得聞。

榮銘的來歷有許多人都在暗中猜測,卻一直沒有結果。沒想到,榮銘果然大有來頭!有些人已經在腦海在搜索【天冬榜】第六十一位叫什么名字。

就連榮銘身邊的女兒,都捂著嘴,一臉不能置信,她從來沒想過老爸竟然這么厲害!

榮銘臉上的笑意消失,面沉如水,道:“閣下好手段,能把在下的老底查得這么清楚!”

他手下的那些卡修們無不是一抖,他們清楚,老大怒了!這些卡修們互相打眼色,他們決定,只要老大一聲令下,他們立即拿下這個女人!不過,老大竟然是【天冬榜】排名六十三哎

小蠻就仿若絲毫未覺般侃侃而談:“在來之前,我就在想,以榮大人的實力和身份,該用什么樣的禮物,才能送得出手呢?”

眾人的注意力立即被她的話吸引,聽起來,這女人似乎準備了一件了不得的禮物??!

榮銘冷冷一笑:“我榮銘雖然沒什么家業,也沒見過什么世面?!彼哪抗饫卫味⒅⌒U,緩緩道:“但是我這人有個優點,那就是知足。閣下的禮物,在下不想要,也沒興趣知道。來人,送客?!?

還沒等仆人動手,小蠻冷冷接口:“是么?其中也包括六星卡片?”

大廳內驟然安靜下來。

所有人如遭雷殛,呆立原地,其中也包括陳暮。作為了一名制卡師,他對卡片遠比普通人要清楚得多。五星卡片便是他現在見過的最高級卡片,六星,不要說看,他連聽都沒聽說過!

六星卡片…

每個人的目光都在剎那間變得狂熱無比,死死盯著小蠻手上捧著的那個不起眼的小盒。整個大廳里彌漫著粗重的喘氣聲,尤其是大廳里的卡修,恨不得撲上去。

就連陳暮,都怦然心動,更不要說其他人了。他很想湊上去看看,傳說中的六星卡片究竟是一副什么模樣。

事實上,五星卡片在市面上就極為了稀少。在普居區,三星卡是主流配置,而在五大華區,四星卡片是主流配置。五星卡片每一張價格都是天價,而且極難買到。五星卡片有著極為了嚴格的最低標準,陳暮替桑寒水制作的【爆彈】,傷害值已經相當驚人,但也只是接近五星卡片而已。

但是六星卡片呢?它已經脫離了普通卡片的范疇,市面上連它們得消息都沒有。

陳暮見過五星卡片,也使用過。雖然他現在還沒有能力制作,但是起碼他知道,假以時日,他一定能夠實現這個目標??墒橇强ㄆ??六星卡片會是怎么樣的?它的構紋會是怎樣的?它的威力呢?它有沒有特殊之處?

他多么想看一眼,哪怕一眼都好!

也許是因為了它們太稀少,也許是因為它們的性能已經無法用星級標準來衡量,五星以上的卡片,很少再用星級來評價,而是會直接使用它們的名字。

“這張卡片,名叫【永遠之夜】,出自幻象卡片大師南斯雷恩之手!”

陳暮覺得自己的喉嚨是那么干,身上是那么燥熱,然而他的目光無法從那個普通的小盒上挪開半分。

幻象卡片陳暮覺得自己連呼吸都變得艱難,天吶,竟然是幻象卡!他用盡全身力氣,硬生生閉上眼睛,這才發現,整個人似乎像虛脫了一般,短短的時間內,自己竟然渾身都濕透了。

聯邦最著名的幻象卡片,便是出自海納梵森特之手的【星辰變】,據說,他制作【星辰變】的初衷是向另一位曾站在巔峰的制卡師羅森博格致敬?!拘浅阶儭楷F在就在星院校長手上。

大師的頭銜,有官方和非官方的區別。陳暮經常被人稱為之為制卡大師,這便是非官方叫法。而在官方,擁有大師的職稱,所需要的條件極為苛刻。制作五星卡片只是成為大師的一個基本條件,而決定一制卡師能不能成為大師,其中最關鍵的一個條件便是制作超過五星的卡片!

這也是為什么,許多行業內的資深制卡師,會對數字系列卡片制作者被稱為了大師嗤之以鼻。

大師晉級的困難在于,除了需要強大的實力,這還是一個極需要運氣的事情。制作六星卡片所需要的材料本就珍稀異常,能收集齊一套,便是萬幸??墒?,制作卡片,都有一個成功率的問題。越是高級的卡片,失敗的概率便更大。一些制卡師,便是因為運氣不夠好,制卡失敗,而終身無法獲得大師的職稱。

所以,現在整個聯邦,才只擁有九位制卡大師。絕大多數大師,一生只會有一張超過五星的卡片。每一張超過五星的卡片,都需要五位以上制卡大師集體鑒定表決,才會最終確定它的星級。

“可是南斯雷恩大師晉級的卡片?”榮銘的聲音有些顫抖。法亞擁有的大師只有一位,那就是南斯雷恩。

“是的?!毙⌒U沉聲道:“【永遠之夜】,南斯雷恩大師到目前為止,唯一制作成功的一張六星卡片!”

第七集 東瑞市 第四百六十七節 話語如刀

空氣若流火,灼燒著眾人體內的每根神經,然而這種灼燒的感覺卻讓每個人感到興奮,甚至戰栗。

就在這躁動狂熱的氣氛中,大廳里反常的安靜。

過了半晌,榮銘臉上的震驚激動之情才漸漸淡去,重新恢復昔日的平靜鎮定。

“多謝閣下的厚愛,榮銘自認無力承受如此厚禮?!钡统恋穆曇粲行┧粏「蓾?,這句話卻不啻于在這表面安靜實際卻躁熱如流火的大廳內,丟下一顆重磅炸彈。齊刷刷地,人們循著聲音,無數道目光匯集在這間房子的主人身上。

他瘋了嗎?這可是六星卡片,眾人腦海中同時冒出同一句話,他們像看怪物一般看著榮銘。

陳暮的腦子一清,不禁長長呼出一口氣。

再看向榮銘的目光,充滿了敬佩。在這個時刻,還能保持頭腦清醒,光這份定力,比自已就不知要強多少。由此可見,榮銘此人心性堅定,不易為外物動搖。

此時有人紛紛清醒過來,像太叔庸這些大佬們,此時亦回過神來的,目光重新變得深沉。榮銘說得沒錯,如果里面真的是六星卡片,這禮就太重了!

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這張六星卡片的價值,榮銘清楚得很。法亞是個什么詛織?是個心狠手辣,殺人越貨家常便飯的組織!這樣一個組織,拿出這樣一份禮物,那所求的東西只會更多!而且,榮銘看得透徹得很。這張卡片今天在這亮相,除非像唐含沛這樣絕頂的人物,否則落在誰手上,都是催命符。

匹夫無罪,懷壁其罪!

六星卡,還是罕見的幻象卡,他相信,明天這個消息便會傳遍整個聯邦。到時會有無數卡修,像聞到腥味的鯊魚般,蜂擁而至。

這女人想做什么?

恢復清明的陳暮,也想到問題的關鍵,小蠻想做什么?

難道,是為了裘珊玉?陳暮心中生出不祥的預感。

小蠻目光露出幾分欣賞之色:“榮大人果然不同凡響,在下佩服。不過,這[永遠之夜],自然不是白給,在下也是有個小小的條件?!笨諘绨察o的大廳,回蕩著小蠻帶著幾分金屬質感的聲音。

“想必榮大人還記得發生在前段時間我們法亞駐地被偷襲的事件吧?!毙⌒U美目含威。沉聲道:“沒想到在以治安良好而著稱的東瑞市。竟然會生如此惡性事件,實在令人遺憾?!?

太叔庸從人群中挺身而出,語氣冰寒道:“小姑娘難道不是在說笑?呵,這不是貴組織常用的手段么?”

他老奸巨猾,已經大致地猜到小蠻接下來的意圖。他現在和陳暮是一條船上的,便索性率先發難。

眾人紛紛點頭,太叔家三位公子險些被綁架。太叔庸自然有立場說這話。法亞的做法已經觸及到這些世家的底線。

“不錯。貴組織的做法過于狠毒,有傷天和。我們東瑞市的力量雖然不值一提。但只要我們還在的一天,就不容你們亂來!”羅家家主沉聲道。作為了東瑞市最強大的勢力,他的表態立即引起其他勢力的附和。

小蠻神色不變,朝太叔庸一躬:“我向我們之前的行為表示歉意,并保證,不會再有類似事件的發生?!?

她的話,讓這些本有些激憤的大佬們漸漸平靜下來的,畢竟,誰也不愿意和法亞這樣的大組織發生直接的沖撞。

太叔庸也沒有想到,法亞竟然會退縮得如此之快,不由默然。他看了一眼陳暮,心中升起一絲擔憂。

“我這次來,是帶著我們法亞的友誼和善意,來向各位尋求幫助。

這次襲擊我法亞駐地的主使者我們已經調查清楚,是卡修喬元,以及他的同伴。在這次事件中,我們法亞的一位夫人被擄,我們對她的命運十分擔憂。喬元此人喪盡天良,做出任何事情都有可能!所以,借榮小姐生日之際,我特向各位尋求幫助。如果有人能夠救出這位夫人,我們愿意將這張[永遠之夜]作為報酬!”小蠻打開木盒,里面一張黑色的卡片躺于其中,上面六星的標志是那般醒目。

轟!整個大廳頓時被聲浪淹沒。喬元削了法亞的臉面,在東瑞市早就傳得沸沸揚揚,無人不知道。只是誰也沒想到,法亞竟然會以這種方式對喬元進行反擊!

陳暮頭皮發麻,自己這下麻煩了!等到明天,不,也許今天晚上,整個東瑞市的人都會開始尋找自己。他心中震驚異常,他之前便覺得裘珊玉一定是法亞的重要人物,現在看來,自己似乎還有些預估不足。法亞為了救裘珊玉,竟然愿意付出如此高昂的代價!

太叔庸臉色如常,只是目光深處,擔憂之色愈發重了。

法亞突如其來的懸賞,會立即讓喬元陷入危機之中。這個世上哪有不透風的墻,如果全城的人都在查,紙是包不住火的。

一張六星卡,固然珍貴無比,但那不是太叔家有能力擁有的。而喬元現在的太叔家來說,可是關系到他們能不能獲得那一票決議權。如果喬元出了什么問題,那他之前所做的投資,都白費了!

他的目光閃動,顯然心中掙扎至極。

聲浪久久不能平息,眾人都在激烈地討論著,有些客人直接激活通訊卡,亢奮地把這個消息傳出去。

小蠻心中那塊石頭終于落到地上,到目前為止,事情和她的預計沒有太大的偏差。法亞在天冬里區的力量十分有限,加上前段時間霜月寒洲的打擊,人手折扣得十分嚴重。而且他們沒有辦法派遣大量的人手過來,這會引起霜月寒洲的警惕,更重要的是,那需要太長的時間。

她等不起,每多過一天,夫人的危險就多一天。從上次喬元當眾狠狠咬破夫人嘴唇就可以看得出,他對夫人是恨之入骨。夫人落在他手上,還不知道會遭遇什么?

無論如何,她也要把夫人救出來!她眼中閃過一絲堅定。雖然她對夫人沒有什么好感,但也知道夫人對法亞的重要性。

這張[永遠之夜],本來是她奉命帶給房先生的。

沒想到房先生竟然受傷了!

當她第一次聽到這個消息時,徹底驚呆了。房先生雖然在聯邦知道的人不多,但是在法亞,他卻是天神一般的人物。法亞卡修之中那些天賦出眾的卡修,大多都接受過房先生的指點,比如她和于果大哥。

聯邦著名的卡修焦思,到目前為止,所有比試只有三場沒有取勝。

其中一場便是和房先生對戰。

在她心中如同天神一般的房先生,受傷了!而智計百出的夫人被擄走了!

這個消息引起了法亞高層的高度緊張,幾乎整個天冬里區的力量,都在朝東瑞市匯集。

小蠻手上的力量有限得很,這是她能想到的唯一辦法。

心中稍稍安定下來的小蠻,開始打量起大廳里的眾人。要找到夫人,還是要靠這些地頭蛇才行??粗且唤z或興奮、或激動、或若有所思的面孔,她心中冷笑。

忽然,她的目光落在那個戴著白色面具的人身上。這人在人群之中實在太顯眼。整個大廳里,只有他一個人戴著面具。

而引起她注意的是,她感覺這個人,自己有幾分似曾想識的味道…

越是高手,越是有著驚人的直覺。這其中例沒有多少玄奧的東西,只是但凡是高手,往往更具洞察力,對信息也更為敏感。

那雙眼睛,還有那體型,小蠻越目光有些不對勁,就是這個戴面具的家伙,只是自已當時沒時間仔細想!

而這時,大廳里的聲浪也漸漸低下來。

“閣下是?”小蠻緊緊盯著陳暮的眼睛,吐出這句話。

“你可以叫我白總管?!标惸河仓^皮道,他竭力讓自已的聲音聽上去鎮定。

“我們之前見過么?不知閣下能否取下面具一見?我對閣下總覺得很眼熟啊?!毙⌒U聲音漸漸變冷。她有種感覺,自己一定見過這人,他的聲音,她都有幾分熟悉的感覺。她在天冬里區,不可能有熟人。

陳暮搖搖頭:“很抱歉,不能?!眱扇说膶Υ?,大廳里眾人聽得清清楚楚。白總管在東瑞市,風頭正勁,但他一向神秘得很,無論走在哪里,臉上的面具都從不取下,也沒有人知道他的來歷。

難道…

有些人不禁有些蠢蠢欲動。

小蠻的疑心不由更重,左腳猛地向前踏出半步,沉聲道:“閣下這般藏頭縮尾,莫非有什么地方見不得光?”語聲一頓,驟然揚聲道:“還是,你就是喬元?”

喬元這個名宇,讓那些本就蠢蠢欲動的卡修們,更加按捺不住。

“是啊,就是摘下來,看一眼而已。又不少一塊肉!”

“嘿嘿,整天戴個面具,早就看他不順眼了?!?

人群之中,有人不陰不陽地冒出幾句。

“放肆!”榮銘勃然大怒,雙目圓睜,氣勢陡然而:“來人!把剛才說話的,架出去!好大的膽子,我榮銘請來的客人,你們也敢污蔑?”

大廳肅然而靜!

他手上的卡修此時才回過神來,連忙如同餓虎般,在人群中把剛才幾個說話的揪出來。

天冬榜第六十三位的卡修,全力釋放他的感知,迫人的威勢有如鋪天蓋地般。剛才頭腦熱的卡修此時才反應過來,心中頓時悔恨不已。

在榮銘氣勢的壓迫下,他們乖乖地走出大廳。

小蠻卻毫不退讓,反倒上前踏出一步,話語如刀:“榮大人,莫非你要包庇疑犯?”

第七集 東瑞市 第四百六十八節 十招!

榮銘怒極反笑:“閣下真是說笑,張口就是疑犯,莫不是閣下才是警備司司長?”

此時一個好聽清雅的女聲傳來:“法亞果然還是一如既往的囂張跋扈呢?!边@聲音甜美至極,眾人的目光忍不住向發聲處瞥去,赫然是談雨玟小姐,談雨玟款款徐行,臉上掛著優雅的微笑,云淡風輕地看了小蠻一眼,旋即轉過臉朝陳暮甜甜一笑。

感受到周圍的目光刷地匯集在自己身上,目光所蘊含的嫉妒和羨慕,讓他感到渾身不自在。

天啊,一只猴子都已經很麻煩了,兩只猴子讓人怎么活?

“談雨玟小姐?”小蠻的目光陡然變得凌厲起來,法亞和談雨玟的斗爭也不是一次兩次,這個女人的厲害,她早就聽說過。

“哦,你認識我?”談雨玟輕輕瞥了她一眼,便像看空氣般,嘴里平靜道:“法亞的手段,雨玟可是領教了好幾回哦。似乎法亞在哪出現,哪里都會出現命案哦?!?

小蠻冷哼一聲:“談小姐,我們之間的恩怨到時再算不遲,這次你包庇他,意欲何為?”

她這話說得極為巧妙,指出兩人本就存在恩怨,這樣很容易誤導別人,談雨玟之所以這樣說,只是想報復法亞而已。

“恩怨?”談雨玟似乎咀嚼了一會這個詞,接著忽然嫣然一笑:“法亞刺殺我數次,倒真是大仇呢,不過…”她揚起光滑無暇的下巴,神情驟然變得不屑:“你是誰,能代表法亞?這仇我自然會與法亞討回,不過至于你么,有這個資格么?”

小蠻臉猛然間漲得通紅,被對方這般輕視,血剎那間沖到頭頂。

而大廳里的人群頓時炸開了,法亞竟然敢刺殺談雨玟小姐?當下,幾乎所有人看向小蠻的目光都充滿了不善,這些天,除了必要宴會,她所有的時間,都花在照顧那些孤兒身上,她并不是走秀,而是實實在在地做事,她用自己的行為了,贏得大家的尊敬和愛戴。

不過,小蠻還是牢記自己來這的目的,她強自按捺心中的怒火:“我有沒有資格,自然不是談小姐說了算,不過,這次涉及我們夫人,無論是誰,擋在我們面前,都是我們的敵人!”

小蠻這句話說得斬釘截鐵,眾人心中齊齊一凜!在天冬里區,法亞自然無法與霜月寒洲作對,也許他們也無法對付擁有梅吉的談雨玟小姐,但是如果惹怒了法亞,對付他們這樣的地方勢力,對法亞可不是什么難事!

談雨玟呵呵輕笑一聲:“法亞再怎么強,也是要講道理吧,你說白總管是喬元,可有什么證據?”

小蠻不為所動,沉聲道:“他是不是,摘下面具就可以見分曉?!?

談雨玟看了一眼陳暮,白色面具那雙眸子沒有一絲波動,似乎眼前發生的一切都和他沒有關系,不知怎么,一看到陳暮那副無動于衷的模樣,她就覺得相當無語。

她目光閃過一絲頗堪玩味的光芒。

陳暮的確很冷靜,因為他忽然發現,自己完全沒有什么可怕的,這里除了小蠻和榮銘能夠對自己構成威脅,其他人他不擔心,而且如此復雜的環境,一旦發生混亂,沒有人能夠攔得住擁有[大泥鰍]的他。

而等他與維阿他們匯合,東瑞市能夠攔住他們的人就更少了,以他們的力量,正面攻打也許不夠,但是想攔下他們,并不是光靠卡修的數量就可以,而一旦他們進入叢林,不要說法亞,就連唐含沛親來,也未必能夠抓得住他們。

維阿是叢林專家,肖波一個人在叢林深處磨煉技藝多年,陳暮自己也能算半個叢林專家了,叢林戰可是他們最擅長。

自己沒有必要害怕!

想通之后的陳暮旋即變得坦然,自然就很平靜。

談雨玟如此維護白總管,許多人都不免生出幾分猜測。

意味深長地笑了笑,談雨玟悠然道:“不需要摘了,我恰好知道白總管的來歷?!彼龖蛑o地看著小蠻:“不知道法亞如果知道你在這個時候還結下一個強敵,會怎么處置你呢?”

“這個就不勞談小姐關心了?!毙⌒U心下凜然,嘴上卻還是有些強硬,難道這白總管真的是有什么來歷的?

似乎看出小蠻的色厲內茬,談雨玟嘴角地弧度更大,但笑容還是那么優雅:“哦,我相信,他老師的名字你一定聽過?!?

“是誰?”小蠻心中生出幾分不祥的預感,下意識接口。

“殺神西澤!”談雨玟輕輕吐出四個字。

嘩啦,有人把桌子撞倒,桌上的東西灑在一地,有人把紅酒灑在雪白的襯衫上,卻絲毫不覺,但是更多的人,下意識的,齊齊向后退了幾步,仿佛在他們面前,有什么可怕的東西。

极速快3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