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吾衛之風起金陵上一章:第50章
  • 金吾衛之風起金陵下一章:第52章

這些冥蛾為何能飛這么高?它們一群一群地飛到此處又是做什么?

思索間,塔外的天色已是越來越黑,烏云滾滾而至,而后天際的嗡鳴之聲也越來越近,到最后這聲音似乎就近在頭頂,就像有成千上萬的鳥雀或者馬蜂盤旋在塔外,嘈雜不堪。

三人見有異樣,急忙奔至棧道欄桿邊朝外看去,這一看之下立即驚得渾身發麻。

四周不知何時已經是云霧繚繞,黑色的煙塵伴著云層迅速滾動下來,好似海上怒濤一般旋轉倒騰,詭譎難測。

云層之中傳來巨大的嗡鳴聲,叫人心煩意亂!

荊一飛叫了起來:“不好!這不是云霧!是蟲群!”

層層黑云開始翻滾而至,聲音雜亂,就連高塔上的風鈴聲都被掩蓋住了。

嗡!嗡!嗡!

蟲群并不攻擊生人,而是直接翻滾進了琉璃塔,在第九層內匯聚盤旋,逐漸盤成一個直徑接近一丈的巨大蟲球,還有殘余的冥蛾攀爬整個琉璃塔上,星星點點,密密麻麻,令人渾身都起了雞皮疙瘩!

“這……這一定是七煞門的五毒師!”

白齊叫道,眾人已經破解了張宇初的卷軸,知道了七煞門的七名殺手職業,如今見到冥蛾漫天飛舞,自然首先想到這七人中能召喚昆蟲的五毒師。

眼前飛蟲多如牛毛,旋轉之間早已將這琉璃塔上下的火燭全部吹滅,加之外面烏云壓城,整個寶塔像是插進了云層中,迅速陷入一片晦暗之中。

“這么多蟲子,五毒師必然在塔內!”秦明道。

可是整個琉璃塔一沒機關,二沒岔道,三無隔間,三人從下往上,早已走了一遍,也沒看到有第四個人在,除非這人會隱身術,否則不可能躲開荊一飛的眼睛。

荊一飛突然想到柳常玉的案件,這件事給她的印象太深刻了,這些人會不會也采用這個辦法?她猛地抬頭往塔頂望去,果然看出了端倪!

塔頂的藻井中央是一條鎏金蟠龍,乍一看沒有什么異樣,可是仔細再看,這蟠龍旁邊的邊緣處有一些縫隙,似是被人動過一樣。

“他在塔頂!”荊一飛猛地飛出斧頭,嘭的一聲擊穿了塔頂的藻井,這藻井只是一層薄薄的木板,玉斧撕裂后,露出一個隔層,兩道黑影徑直落了下來。

這二人一人戴著面具,一人卻是狀若笑面鬼,從花紋上看戴面具的應當是一名傀儡師,而笑面鬼卻是當日在后湖上撒龍血散的五毒師。

二人人還未落地,就迅速飛出手中的暗器,荊一飛和秦明格擋之后還欲上前,突然五毒師猛地甩動長袖,盤旋的飛蟲受風力一鼓,立即齊齊抖動翅膀,沖擊了過來。

飛蟲漫天,如暴雨襲來!

這冥蛾雖然殺傷力不算大,但是這些黑色蟲子的小腹下裝滿了白色粉末,蟲子震動腹部,白色粉塵迅速彌漫,整個塔頂迅速籠罩在一層白霧之中,什么也看不見了。

荊一飛喝道:“白齊,守住下塔的出口!不能讓他們跑了!”

白齊立即絞動燭龍絲,在出口處結了一個陣法,絲線纏繞,猶如一張等待獵物的蜘蛛網。

只是塔內粉末飛舞,絲線一面有黏性,沾染了粉末,也顯出了真容,傀儡師和五毒師見下樓梯的出口被封死了,互相示意了下,一個人迅速抱走了佛龕中的一座鎏金佛塔,另一個人飛出一條掛鉤,鉤在了塔檐上,二人合力一蕩就翻身上了琉璃塔頂。

“他們要搶那佛塔!”白齊道。

“快追??!”秦明沖向棧道,但這塔頂在塔檐之上,自己不會輕功怎么上得去。

荊一飛叫了一聲讓開,不由分說也飛出鎖鏈,一掛一翻,就迅速蕩上了塔頂。

這琉璃塔頂,直徑不過兩丈左右,表面鎏金,光滑如鏡。

站在塔頂,仿佛置身于萬丈之巔,整個南京城盡收眼底,頭頂的烏云低低懸浮,觸手可及,身邊疾疾刮過的烈風中,時不時還有雨燕和雀鳥飛過,這樣的景致恐怕沒有幾個人能領略過。

三人呈品字形立在塔頂,誰也沒有先動手。

荊一飛伸手道:“把佛塔交出來!”

五毒師抱著金燦燦的佛塔,陰笑道:“小姑娘,朝廷給你多少銀子,你這么替他們賣命?”

傀儡師則指了指地面,怪腔怪調道:“此處離地三十二丈九寸,掉下去立成肉醬!你不怕嗎?”

荊一飛冷笑道:“若是怕,還當什么金吾衛!拿來!”

傀儡師不客氣道:“你當自己是英雄,只可惜,朝廷卻當你是條狗!死不足惜的母狗!”

荊一飛怒喝道:“住口!”

“著!”

她懶得再與之爭辯,七漩斧就已經旋轉而出!

傀儡師急忙從背后抽出一柄長弓,在空中猛地一擊,這長弓名曰虬龍,狀如彎月,上刻龍紋,乃是千年盤龍木加上東北虎筋所制,韌性極佳,七漩斧不但沒能斬斷弓身,反而被快速彈了回來。

與此同時,五毒師也飛出手中毒彈,毒彈在空中爆炸,化作一條血紅色的蟒蛇之形猛地朝荊一飛撲去,荊一飛急忙狂卷鎖鏈,勉強將毒蛇煙霧擋了下來。

與此同時,五毒師手上動作片刻不停,一團團毒氣在塔頂爆裂開來,紅的、綠的、紫的、黑色的煙霧化作七尺蜈蚣、青紅雙蛇、五彩毒蛛、三足金蟾等四處撲閃,處處險象環生。

這塔頂本來空間就小,腳下又光滑傾斜,再加上毒氣四溢,若是一個不小心,必然要摔落塔下,化作肉泥。

此戰不能再拖,必須速戰速決!

荊一飛怒喝一聲,斧頭錚的一聲撕裂,在空中化作七柄薄斧翻飛而出,玉斧青青,如玉蝶在空中飛舞,輕盈、迅捷又凌厲。

這兩名殺手心頭暗叫了一聲“好神兵”,急忙一個射箭一個發鏢,合力抵擋,饒是這樣也差點被打翻滾落下塔。

荊一飛殺意興起,根本不管不顧,整個人欺身而上,仿佛化身三頭六臂的哪吒,瘋狂御斧鑿、擊、砍、劈、斬,七把斧頭接連不斷,一斧威力大過一斧,五毒師武功稍稍弱了一些,終于腳下一滑,直接跌落塔下。

塔高幾十丈,墜落下去焉能有活命?!

傀儡師見狀,毫不猶豫一步躍出,在空中將五毒師抱住,二人化作一道黑影迅速墜落。

荊一飛本想鉤住這二人,抓個活口下來審訊,但二人下墜速度太快,根本來不及。

這勢如流星墜地,眼見是無回天之力了,突然傀儡師在空中抖動自己的弓弦,噗的一聲,弓弦上展出一雙巨大的薄翼,這薄翼大如巨型風箏,隨著風勢又飛了起來。

傀儡師靈巧地駕馭著羽翼,穩穩地落在了地面上。

“渾蛋!”

荊一飛罵了一聲,急忙翻身下塔,見秦明和白齊依舊傻站在棧道上瞧看,二人顯然也看到了方才的一幕,指著塔下叫道:“那兩個人跑了!”

“快追!”

三人一路狂奔而下,卻不想剛走了三層樓,就聽到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傳來,這聲音太熟悉了,似有什么東西快速撓過木板,發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咯啦咯啦聲。

荊一飛已然臉色大變,這聲音對她來說簡直像夢魘一樣!

再而后,一股腥臭味已經從塔的下方沖了上來,熏得人幾欲作嘔!

荊一飛終于罕見地尖叫了起來:“是老鼠!”

這不是一只兩只老鼠,而是成千上萬的老鼠組成軍團從琉璃塔下爬了上來!這些老鼠不是尋常的灰黑色,而是詭異的暗紅色,像一滴滴血凝固在鼠毛之上,讓人不寒而栗。

懸梯上,墻壁上,案桌上,甚至外面的圍欄上,到處都是密密麻麻的血老鼠,一群群老鼠首尾相連,如潮水一般涌動著,看了叫人頭皮發麻!很顯然,這是七煞門中馭獸師的杰作,那條六相司的密道必然是通往了琉璃塔的底部,這馭獸師就驅趕著老鼠從密道中爬了上來,沖上塔頂。

鼠類雖小,但若是數量龐大,尤其還是這些雙眼血紅,模樣可怖的血鼠,就算是一支訓練有素軍隊都抵擋不??!想當年,鄱陽湖畔發生鼠災,群鼠過境之處,不論人畜皆化作累累白骨,就連樹木、草皮都啃為齏粉!他三人又如何能抵擋得???!

第四十六章 雷火的秘密

琉璃塔內,亂象叢生,這生死似乎已在一線之間。

极速快3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