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吾衛之風起金陵上一章:第49章
  • 金吾衛之風起金陵下一章:第51章

朱瞻基站前一步,他個子雖然只剛到秦明的胸前,但此時那股氣勢,卻絲毫不遜色于任何名將,他仰起頭說道:“進香一事不過是皇上今早臨時起意,未曾告知他人,你們金吾衛如何能得知,魏指揮使,你是怎么提前告知下屬的?”

這話一出,秦明自然驚出一身冷汗,心想這小娃娃心思怎么這么縝密,這一點小問題都被他揪住了!

朱瞻基不依不饒道:“你們說??!說不出理由便是撒謊!”

朱棣目光冷冷,并未開口,反而又是紀綱嘿嘿笑道:“魏指揮使當真是未卜先知,能夠料到皇上的行蹤意圖,當真厲害??!司馬賢弟,你這方面可就差了一些?!?

一旁的司馬城也俯首道:“我等身為臣子,如何能妄自揣測皇上的心意,自然是皇上說什么我們做什么便是,這才是忠臣之道?!?

二人而后又齊齊俯身夸贊道:“圣孫英明過人,實乃社稷之福!”

朱瞻基畢竟年少,受了夸獎就更為得意,整個人的氣勢已是咄咄逼人!

朱棣眼中的冷漠已逐漸轉為不快,這不快若不平息很快就會轉為暴怒,而惹怒朱棣的下場向來只有一個,這個結果無須多言。

朱棣道:“魏東侯,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所有人都盯著魏東侯,看他如何回應。

好個魏東侯,當真是久經沙場臨危不亂的好手,他俯首道:“稟皇上,我金吾衛自太祖以來,已歷經三十余載,做事歷來沿襲祖訓,未敢造次,更不敢妄自揣測圣意。今早,我得知皇上要到千禧寺進香后,立即以飛鴿傳書幾名得力干將提前到此探查,我等皆知皇上出巡,皇恩浩蕩之處必是海晏河清一片太平,尤其是進香祈福必然保得國泰民安,但我金吾衛做事歷來是小心謹慎,提前探查只求萬無一失,只是這等小事未曾及時向皇帝稟報,是微臣失職,請皇上恕罪!”

魏東侯的一番話說得滴水不漏,讓朱棣頗為滿意,他眼中的怒火稍稍偃息了下來。

只是朱瞻基依舊不肯放過,他年紀雖小,但自幼敏銳過人,很得朱棣的賞識,加上其父親軟弱,備受漢王朱高煦欺負,這些事耳熏目染,也養成了他爭強好勝的性子,今日若是在皇上面前爭執無果,會讓他覺得很沒面子,再者眼前這幾個人眼神閃爍必然是有隱情,這些因素讓他必須據理以爭!

他雙手合攏朗聲道:“皇上,有一事孫兒沒想明白,這金吾衛大營在城西,皇城在城東,而千禧寺卻在城南,我等從皇宮出來,一刻未歇,魏指揮使是如何這么快地通知金吾衛提前過來查探的呢?這時間上可是有些不妥!”

紀綱和司馬城相視一笑,急忙附和道:“尋??祚R不過一日五百里,比皇上的龍輦還要慢上一些,這時間上確實是來不及?!?

魏東侯眼中閃過一絲怒意,他心想這二人當真是賊心不死,他正欲解釋,突然一旁的荊一飛開口道:“司馬大人,尋??祚R確實一日難過五百里,不過我的馬一日千里卻綽綽有余!”

朱瞻基冷笑一聲,怒喝道:“放肆!我大明十匹神駒,也不過是一日千里,你這小小金吾百戶,焉能有此好馬?!”

他這一聲怒喝,當真有龍吟之勢,嚇得幾名太監和宮女都退避了幾步。朱棣微微皺了下眉頭,但他終究是太喜愛自己的這個孫子了,哪怕此刻這樣不分場合的動怒,他也覺得這孫子是有他當年的風采,于是伸手拍了拍朱瞻基,笑道:“好皇孫,何必如此動怒,我認得此人,金吾衛的荊一飛!嘿嘿,當禁軍的女子可真不多見哪,你替朕擒了惡賊,討回了九龍如意,這事朕可都記得,朕除了賞你官爵外,后又加送了兩匹寶駒,我若沒記錯,是叫踏云追風?”

荊一飛俯首道:“皇上好記性,正是踏云追風!”

朱棣點了點頭,道:“這兩匹馬可是我的至愛,原本我只準備賞你一匹,奈何這踏云追風是一對,焦不離孟、孟不離焦,朕金口一開,豈有收回的道理,只好一并送你了。你可得替朕好好養著這兩匹馬,若是死了,朕找你算賬!”

眾人見平日里威嚴的朱棣竟然跟荊一飛開起了玩笑,自然是驚愕不已,就連朱高熾、朱高煦、朱高燧等人都忍不住多瞧看幾眼,心想這是怎么樣的一個女子,竟然能讓自己的父皇刮目相看。

荊一飛不卑不亢道:“屬下定不辱皇命!”

一旁的權妃打圓場道:“看來都是一場誤會罷了!”她扇了扇手里的香扇,勸道,“皇上,日頭漸高,不如先進去燒香吧,省得誤了時辰?!?

朱棣點了點頭,眾人擁簇朱棣一同進了千禧寺。

唯有朱瞻基大不服氣,他臨進門了,還轉頭狠狠地盯了秦明等人幾眼,那神情好似在說:“你們就是在撒謊!你們騙得了別人可騙不了我,下次千萬不要讓我再碰到你們!”

秦明三人見這些人入了寺廟,才抹了抹額上冷汗,嘆氣道:“古人云,伴君如伴虎,真是一點沒錯!這方才要是出一點差錯,便是就地擊斃!慘!尤其是那個小皇孫,人小鬼大,真是不想再看到他了?!?

白齊憂心忡忡道:“另外,這紀綱、司馬城也不是什么善茬,他二人與魏指揮使明顯是有過節,只怕不會這么輕易放了我們?!?

荊一飛道:“司馬城一直負責皇城之內的守衛,但他一直想取魏大人而代之,所以處處與之作對,至于這紀綱本就是個奸猾小人!”她說到這里,已是滿臉恨意。

白齊心想這皇城之內,眾生百相,各有心思,就算是身處高位,也是朝不保夕,尤其是這些禁軍統領,一生只為皇上一個人賣命,這些人為了自己的前途,自是什么都能做出來,他想到這就忍不住一陣惡寒。

反倒是秦明情緒轉得最快,他問荊一飛道:“對了,剛才皇上說你替他擒拿了惡賊,可是抓了那個幻象師柳常玉?你跟我們說說,那個幻象師到底有何厲害之處?怎么皇帝老兒記得這么清楚?”

荊一飛顯然不想回答這樣無聊的問題,轉身也入了千禧寺,口中道:“日后你再言語不慎,可不會有人幫你圓場?!?

三人入了千禧寺,只是在邊緣游走逗留,也不敢靠近朱棣。這千禧寺面積有四百多畝,中軸線上有金剛殿、天王殿、正佛殿、寶塔、觀音殿和法堂,兩側還有碑亭、轉藏殿、經藏殿、珈藍殿、祖師殿等,當真是琳宮櫛比,名勝薈萃,尤其是九層琉璃寶塔,高約三十余丈,直插霄漢,五色琉璃,合成頂冠,早晚有日光射來時,光彩萬狀,金碧照耀云際,絢爛至極。

朱棣等人在正佛殿內燒香,秦明等人不知不覺便走到這琉璃塔下,這寶塔遠看時只覺得光彩奪目,如今走近了瞧,更是燦爛輝煌,這塔下為五色蓮臺座,朱楹八面,辟為四門,門上環繞著曼陀優缽曇花,壁刻金剛四部大神,神像雕刻得手足異相,冠簪纓胄帶鎖甲各不相同,手中還執著戈戟輪鐸等神器。再往上看,飛檐皆是琉璃所鑄,共懸掛一百五十二枚金鈴,有微風掠過,便清脆作響,猶如百鳥環繞鳴叫一般悅耳。

寶塔建于圍墻之后,平日里根本不讓外人進來,只是今日朱棣駕臨,自然這些門禁一一開啟,再無遮擋。

三人抬頭仰望,看呆了一般。白齊突然想起高老頭的話:“高塔如木,烈日如熾!必燃之!必摧之!”這意思便是琉璃寶塔要毀于火災之中,而且小不點查找的密道正是通往這千禧寺內,依照這些信息,難不成這今日要有天火燒塔?

若真是這樣,那可是大大不妙!

只是有句話叫怕什么來什么,正擔心著,突然轟隆隆一聲,頭上響來一道晴空霹靂!

第四十五章 詭異冥蛾

三個人臉色都灰暗了一下,這晴天白日的居然開始打雷了,難道真的這么邪門,這預言要成真了?靈臺郎說雷云最早會在明日未時到來,沒想到這現實來得比預測來得還要快這么多!

果然,不過一會兒,西北角就有一團烏云如濃墨般涌來。

天際更是傳來了嗡嗡之聲,好像雷聲驚起了群鳥飛舞,又似雷云中有萬千妖物在竊竊私語,煞是聒噪煩悶。

白齊道:“糟了!糟了!這……只怕真的要下雷雨了!”

雷云將至,天雷自然也就不會太遠。這七煞門的人究竟用了什么異術?難不成真的可以調風遣雷?

三人心里不信歸不信,只是這現實巧合奇異得又不得不讓人震驚!

突然有咚咚咚的聲音從琉璃塔內傳來,似是有人在拔足狂奔而上。這塔里有人?!

白齊大驚道:“看來有人要上塔頂引雷!”

秦明立即叫罵道:“一定是七煞門的人,這些人就愛裝神弄鬼!”

荊一飛冷哼道:“不如我們來個甕中捉鱉!”

三個人欲推門入塔,但不想這塔門早已被反鎖,穩固如磐石。秦明道:“這事好辦,讓我來!”他把自己的藏鋒匕首細細地刺入門縫中,再用力一挑,這背后的門鎖就當啷墜地。

入塔,登梯,盤旋而上。

這塔內有懸梯上千磴,塔內每層供有香火無數,壁畫雕刻均是當世之精品,只是眾人此時也顧不得觀賞這等人間極景,埋頭一路攀登,終于到了塔頂。

這頂樓塔內的神龕內除了一座鎏金佛塔、幾尊佛像、燈燭、供品外,再無他物。

秦明環視一周道:“沒人?奇怪了!”

白齊喘氣道:“一飛,我們剛才是不是聽錯了?若塔上有人,他這么短的時間不可能逃走的?!?

三個人環立塔內查看,確實沒有什么可以藏身的地方,塔外是不足四尺寬的觀景棧道,再往外就是飛鳥流云,呼呼大風,這樣的塔內想要藏住一個大活人根本不可能。

忽有一陣風涌入。

白齊覺得地面有什么東西被揚起,又碎又輕薄,好似迷霧,他俯下身子看了看地面,有些好奇道:“你們看,這是什么?”

他的手里拈起了些許灰黃色的粉末,粉粉的很破碎,要很認真看才能發覺是透明的碎片,像是……某種昆蟲的翅膀!

荊一飛道:“像是蛾蟲的翅膀?!?

白齊道:“更確切地說,是冥蛾的殘翅!”

秦明不解道:“冥蛾是什么蟲子?”

白齊道:“冥蛾細小如蚊,喜蟄伏在墓室、峽谷等陰氣重的地方,常有人見墓穴里有黑氣鬼影閃動,多是這種細小的蛾蟲成群結隊地在飛舞。只是……”

“只是什么?”

“冥蛾多喜低洼的陰濕之地,極少飛到這么高,這琉璃塔離地有三十余丈高,按理說這些飛蟲是飛不上來的?!?

极速快3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