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吾衛之風起金陵上一章:第21章
  • 金吾衛之風起金陵下一章:第23章

夜幕拂去,日出東方。

天色剛亮了沒好久,白齊就已換上一身嶄新的朱雀服,他的衣服用桂花熏過的,有淡淡的香氣縈繞,他還認真地抹順了頭發,端端正正地戴好幞頭,再系上三色佩玉綬帶,最后就連烏靴也擦得干干凈凈。只是任由他怎么打扮,鏡子里的自己,看起來始終是一名文質彬彬的書生模樣,絲毫沒有半點禁軍的威嚴霸氣,真不知道自己為什么要來金吾衛。

過了半晌,秦明還未起床。

白齊叫了幾遍,這人依舊哼哼唧唧地下不來床,催得急了,秦明滿臉不悅道:“急什么呀?你平日里不是最有耐心嗎,怎么今天反倒著急了,你不會是想去看那母夜叉吧?!?

白齊臉色一紅:“怎么可能,我只是覺得荊大人為人正直,還救過我們,所以心中敬重而已,你快起來了?!?

二人磨蹭一陣才到了現場,荊一飛果然已經等了許久。

她這個人向來恪守紀律,從來不會遲到,這樣的人自然很討厭會遲到的人,尤其是不守時的男人,等她見到了秦明和白齊,免不了一陣不快的呵斥。

白齊說了一堆好話,荊一飛才平復下來。

三人重新查看現場,這現場由于水火侵蝕,已是一片廢墟,到處是殘落的灰燼、泥巴和泡得破爛的物品,想要找出證據猶如大海撈針。聚珍閣更是被夷為平地,地面上還被炸出了一個坑,看起來觸目驚心??梢韵胂?,昨夜雷火天降時,是多么恐怖駭人的場景。

天威之甚,豈是人力所能阻擋!

荊一飛和秦明細心查看這凹成一處的廢墟,想要找出什么蛛絲馬跡,但是經過水火的洗禮,一片糟爛,什么證據也看不出來了。自古水火案件是最難查處的,因為現場痕跡都會被破壞得所剩無幾,想要從這些有限的殘余物中尋找關鍵證據,太難了!

不過,白齊卻瞧見了一些端倪,旁邊有些粉白的墻壁引起了他的注意,他心中詫異,這劉府建的時間也不短了,墻壁怎么如此嶄新,就算是新近粉刷,昨夜火燒也該烏黑一片才是。他伸手抹了抹,指尖留下些許白色的痕跡,不像火藥、不像面粉,也不像石粉骨灰之類的,不知道是什么。

他暗忖這白灰之下是不是有隱藏的通道機關之類的,遂又刮了刮,發現這薄薄白灰之下就是圍墻了,似乎什么都沒有,只是沾了薄薄一層而已。

三人又細細瞧看四周,始終不見任何奇異端倪,沒有著火源,沒有硫黃石硝氣息,就這么突然被炸了,看來除了雷火沒有更好的解釋了。

荊一飛叫來了一名家丁,盤問道:“昨夜,是你巡更?”

“是小人巡更?!?

“那府上有什么異樣沒有?”

“異樣……”

那家丁有點欲言又止,荊一飛又問了一聲,他才斷斷續續道:“昨夜我子時巡更時,見老爺書閣燈還亮著,就準備過去看看,因為老爺以前經常半夜看書看著看著就在書房睡著了,當時我走到這個燕回亭時,就看到閣樓上有些許異樣?!?

“什么異樣?”

“好像有人影晃動,我以為是老爺回來了,就在這樹下看了一會兒,而后,就看見閣樓內突然起了白霧,這霧氣很怪,濃得像一團云一樣?!?

“霧氣?”

“對,白霧!像冬日的江面一樣,很濃?!?

“這可就奇怪了,那還有其他異樣沒?”

“然后,這霧氣里有一道黑影沖了出來?!?

“黑影?什么樣的?”

“好像,好像幾只碩大的老鼠,搬著個紅色的箱子從這書房后面的圍墻翻了過去。我心中害怕,正準備給夫人稟報,突然就聽見打雷的聲音,我就趕緊往回走,只是走了沒多久就聽見爆炸聲了?!?

這家丁的說法與昨夜他們看到的一模一樣,這些鼠兵出了劉府,就裝神弄鬼一路朝泰安門奔去,再次穿墻消失不見。

而后,天降雷火,擊毀了劉府,銷毀了一切證據。

這過程確實太詭異了!難不成這些人真的有招風引雷的通天本事?

荊一飛自然是不信的,但她的神色開始變得有些凝重。這案情嚴重,按理說魏東侯和尉遲敦都要親自來審的,但朱棣聽聞又有雷火案,十分震怒,就把他二人以及幾個千戶喊了過去訓話,魏東侯臨行前特地吩咐荊一飛先行過來審問。

只是,這審問之下越發覺得不可思議。

白齊忍不住問道:“請問這些鼠兵從何處出來,那些寶箱可是你們府上的?你可看清了?”

家丁道:“是西面的這堵墻,鼠兵從書閣后面的聚珍閣出來的,至于寶箱是不是府上的小人就不清楚了……”

“那你可知道聚珍閣里一般藏放什么東西?”白齊又問道。

“這……小的就不知道了?!奔叶u了搖頭。

“那有誰知道?劉大人呢,怎么一直沒看到他?他不會是……”荊一飛問道。

“我阿爹可沒死!”身后有一女子微有怒意道,正是劉小芷。她看了一眼荊一飛,道:“昨夜我阿爹一直未歸,半夜起火后有人發現他被襲昏迷在回來的御道上,我懷疑是有人故意想害我阿爹!”

她的母親羅氏也緊跟其后,二人雙眼微紅,神色轉為凄然,顯然突遭變故是一夜未眠。

秦明還欲上前搭訕,立即被荊一飛擋在身后,她道:“羅夫人和劉小姐來得正好,那請問劉大人一般在這聚珍閣里藏放了什么,只是尋常的金銀財寶嗎?”

羅氏心情悲痛,本不欲多說,但此事蹊蹺,眼下還是想著早點破案是好,只好忍著心情搖頭道:“此事老身也不清楚,平日里這聚珍閣只有子風有鑰匙,老身不曾入內看過,不過小芷倒是進去過幾次?!?

荊一飛又問劉小芷。

劉小芷突然警覺道:“你是何人?我為何要告訴你?魏指揮使呢?”

荊一飛不動聲色道:“我是兵馬司百戶荊一飛,魏大人現在有要事在身,特命我前來查案,還請劉小姐配合!”

劉小芷哼了一聲,朝秦明指了指道:“我們自然要配合的,不過我現在不信任你,對了,他跟你是一路的,也是兵馬司?”

荊一飛道:“算是一起辦案,不過他二人是辟火司的?!?

“那便好!”劉小芷朝秦明招了招手,輕聲叫道,“秦明哥哥,你過來,這事我只告訴你,不能告訴她!”

秦明“啊”了下,瞧了荊一飛一眼,有些不情愿地走了過去。

劉小芷低聲道:“一夜不見,小芷甚是想念?!?

她這話突然出現,語氣中帶有幾分少女嬌羞之情,亦有幾分凄然,畢竟昨夜她情況不明,心中只有英雄救美后的愛慕之心,而今日情境大不一樣,已增添了幾分悲戚。

秦明再度啞然,他難得地正色道:“劉小姐,現在查案要緊,其他事還請暫時放置一旁,請問這聚珍閣原先是什么情景?里面藏有什么特別的東西沒有?”

劉小芷如實道:“聽我阿爹說,這聚珍閣在我們建府邸之前便有了,我年幼時曾進去過兩次,里面有個圓形的天井,天井下用碎石仿造天上的星象,有月光的晚上看起來特別漂亮。閣樓里四周都是書架,裝滿了古玩字畫,我阿爹最喜歡閑坐在天井旁看月光看星星,他對這閣樓十分喜歡,看管得也極嚴,我稍稍長大后就連我也不讓進去了?!?

劉子風喜愛吟詩作畫,頗有文人氣息,獨自一人賞月觀星倒也不足為奇。不過閣樓內以碎石鋪成星象圖這個就十分少見了,除非是對天象十分感興趣的人才會這么做吧。

劉小芷又繼續道:“不過,我知道阿爹在里面藏了一件奇怪的東西!”

“什么東西?”

“這個,我也不知道,因為我也沒見過,我只是感覺得出來?!?

秦明心想,這些怪人如此大費周章,看來想要盜竊的不是簡單的金銀珠寶,而是其他東西,難道這劉府上真的藏有什么別處沒有的好寶貝?這可就有意思了!

他突然有個直覺,仿佛自己打開了一個遠古秘密的口子,一個塵封在歷史最深處的秘密露出了一絲痕跡給他看,只是這樣的痕跡或者說是線索,就連冰山一角都算不上。只不過秦明已經生出了極大的興趣,這個案子自己是破定了!

白齊突然提議道:“不如我們再看看聚珍閣?”

眾人再次來到這廢墟前,白齊繞著凹陷處走了一圈,自言自語道:“南京多雷雨,夏日遭雷擊也不罕見,洪武三年,華蓋殿剛建成時也遭遇過雷火,當時有人說是太祖夢中遇火龍,醒來時果真一道火光從天而落,燒了這大殿,此事蹊蹺,懸而未決,最后也就秘而不宣不了了之?!?

荊一飛脫口問道:“既是秘而不宣,你怎么知道?”

白齊愣了下,訕訕道:“我自小喜歡打聽這些奇聞異事,這都是我師父告訴我的。再說了,世上沒有不透風的墻,就是后宮逸事坊間都有傳言,何況是燒了大殿這么大的事?!?

“是嗎?”荊一飛半信半疑地盯了白齊一眼,她突然覺得這個人好像藏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遠不像秦明給她的感覺來得簡單,只是這感覺她現在也說不清,想了想沒有頭緒也就作罷了。

白齊又看了一圈,見藏珍閣廢墟上似乎隱隱有水汽升騰,這水汽與附近灰燼上的大不一樣,似乎是冷熱寒氣所致。這廢墟上余熱未消,有熱氣是正常的,可是這寒氣又是怎么回事?

极速快3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