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吾衛之風起金陵上一章:第19章
  • 金吾衛之風起金陵下一章:第21章

羅氏求得聲淚俱下,荊一飛巋然不動,滿臉都是尷尬,秦明非但不做好解釋工作,還開始趁機捅了一刀,他慫恿道:“這位荊大人可不得了,乃是堂堂百戶,受到過皇上的親自接見和封賞,本領厲害著呢,是不是,荊大人,危急關頭,你可斷斷不能辱沒了我金吾衛的大名!趕快救救人家劉小姐吧!立功提拔的大好機會??!”

“你……”

“我什么我啊,我是新兵,什么都不會,你這見死不救,要讓我們金吾衛蒙羞的!”

“……”

“啊,救命??!救命??!”

火海中,一棟閣樓上突然傳來一陣女子凄厲的驚呼聲,這聲音穿透熱浪而來,叫人聽了倍覺不忍。

劉侍郎的女兒劉小芷果然還在閣樓上,她還活著!

“女兒!”羅氏一聲慘叫,已是癱倒在地。

荊一飛眼中猶豫不定,見死不救從來不是她的作風,只是這樣盲目上前,自己非但救不了人,只會徒增傷亡,這明知不可為而為之那就是愚蠢!

最好的辦法,就是等辟火司的金吾衛過來先救火再救人,只是這樣一來,這劉小姐恐怕就……

另一邊,羅氏聽得女兒一聲高過一聲的呼救,當真是心痛如焚,她見眾人都不敢靠近火場,只是遠遠地澆水,似乎都要眼睜睜地看著劉小芷喪生火海,百般無奈之下只好哀叫道:“好!好!你們都不敢去,那我自己去,大不了我陪著小芷一起死在這里算了!”

眾家丁急忙拉住羅氏:“夫人萬萬不可!”

羅氏怒斥道:“不要攔我!我不能眼睜睜地看著我女兒這樣受苦!”

她竟然一把掙脫了眾人的阻攔,一頭扎進火海。

怒火滔滔,如同要吞噬萬物的九幽惡獸一樣,肆意狂虐!羅氏這樣一入火場,焉能有活命?!只是自古舐犢情深,母女之情又豈是這小小火魔可以阻擋的,縱然身碎火場千百劫,當母親的也是絕無后悔之意。

突然,一只有力的手拉住了羅氏的肩膀:“夫人,冷靜!”

“放開我,不要管我!”

“讓我去吧!”秦明道。

“你……”

“看我的衣服,我好歹也是金吾衛??!夫人在此稍候,我一定保劉小姐平安歸來?!闭f著,他抱起一團浸濕的棉被,蓋在自己身上,頭也不回就沖進了火場。

“秦明!”荊一飛終于脫口而出,她第一次叫了這個人的名字,但這人已像一團黑影般迅速消失在火光之中。

荊一飛心想,這人怎么這么魯莽這么蠢!二話不說就沖了進去,這樣大的火勢,莫說秦明這樣一個毫無火場經驗的新丁,就算是久經火場的老兵也要三思而動,況且他渾身還未著辟火甲、辟火衣,這樣進去簡直無異于送死。就算他要逞英雄,但是以性命為代價,也是太不值了!

“簡直自尋死路!”荊一飛暗罵了一聲,只是不知為何,左邊的胸腔內突然微微抽動了下,似是有些不安和揪心。

劉府內,四處都是炎熱的火焰,原本遍布亭臺水榭、柳蔭花影的府邸早已化作煉獄一般。流火從空中隕落,又從地上跳躍起來,一團團火焰像肆意開放的妖冶之花一樣,遍布四處,不留一點縫隙。

秦明身上覆蓋的濕棉被早已被烤得溫溫熱熱,甚至開始有些發燙,他每一次呼吸都好像吸入大量灼熱的焦炭,喉嚨到肺部是一路干涸冒煙,這感覺真是太難受了。

秦明這輩子也是第一次沖進火場,但他心里很清楚,自己這樣在火場是熬不了多久的,必須盡快找到劉小姐。他憑著對尖叫聲傳來方向的判斷,沖過了烈焰熊熊的回廊,繞過了坍塌的客廳,終于到了玉香閣前,這女孩子的尖叫聲果然近在咫尺了,只是越加虛弱不堪。

他細心地觀察了四周,又抬頭望了望,這是一棟兩層閣樓,樓下已被點燃,閣頂也有飛火在跳躍,木質的房子要被全部引燃也不過是一盞茶的工夫,想要救出這人只有這短暫的片刻了。

“我來救你了,劉小姐你堅持住??!”

秦明沖進了閣樓,看著如澆了火油一樣的樓梯,他咬咬牙沖了上去。腳底下一陣鉆心的疼痛,那是鞋底被燒穿了。秦明顧不得許多,一路向上,沖進了傳說中的閨房,終于看見了這被困的女孩子。

火光映照下,清晰可見她俏麗絕世的容顏,頭發松松散開,像一團烏云軟軟地披在肩上,最主要的是,她只穿著薄薄的碎花鏤空夏衫,身材玲瓏有致,一切都隱約可見,真是遮不住的無限風光,這可真是個實實在在的大美人??!

美人在前,原本算是對救火英雄最大的犒勞,可是秦明只看了一眼就愣住了!

因為這女子秦明居然見過,當日皮作坊內,那名拋絲絹的青樓女子正是眼前的劉小姐!這是什么情況……

高官之后,大家閨秀,千金小姐,書香門第……

秦明原本的腦海里該出現的詞語,現在一下子被火燒了一樣,全都化為烏有。

劉小芷看到秦明的出現,卻大不一樣,她雙眼陡然放光,就像快淹死的人抓住了一根稻草,突然嗷了一嗓子,活脫脫的像頭母狼!

要知道,她被困火中,原本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簡直是萬念俱灰,只以為自己必定要香隕此處,化作人世界最卑微的一縷灰塵,但不想,烈焰之中突然來了這么一位神采英武的男子,他披著黑黢黢的棉被,蹬著燒穿的靴子,踩著熊熊烈焰而來,簡直就是天賜神兵,掉下來的大英雄!

而且,這人與自己竟然還有過一面之緣!

緣分!絕對是不能拒絕的緣分!她心中狂喜,難道這就是我的真命天子嗎!她劉小芷命中活該有這么一個最獨特的英雄出現,活該有這么一段轟轟烈烈的愛情!她激動得差點就要直接撲上去,但劉子風多年的教育和世俗禮節讓她還是稍稍克制了下。

劉小芷故作矜持道:“英雄,快來救我嘛!”

低頭,露肩,咬唇,再媚眼……

她心想,自己逛了兩圈皮作坊,這一套動作可真沒白學,女人的嬌媚是不分身份,只看場合的,此情此景,自己終于有了用武之地,動作連貫又完美無缺!

只是秦明卻了,他見這女子衣衫不整的,近乎裸露,一時間居然有些猶豫,不敢下手。

劉小芷急了,吼道:“還愣著干什么?都火燒眉毛了,怎么能在乎男女有別,快抱我出去呀!”

秦明懵了:“什么……抱……”

劉小芷二話不說,自己撲了上去,摟住秦明的脖子,命令道:“快走??!等著一起被燒成燒雞嗎!”

饒是這么炎熱的火場,秦明都被這女子逼出了一頭冷汗,他心想這等潑辣的女子,哪里像是正三品侍郎之女,自己是不是救錯了?!

他卻不知,這女子與尋常大戶人家的小姐大是不同。劉子風為人正直,家教也分外嚴厲,從小就要求劉小芷像大家閨秀一般生活,笑不露齒,行不露足,足不出戶。但奈何越是嚴厲,這少女就越是反感,禮數是越學越多,她就越覺得不值錢,所以這女子人前人后已是大不一樣,平日里劉子風在時,她便是乖巧懂事,盡顯溫婉賢淑大家閨秀之態,可是一旦劉子風不在,她便拉著貼身丫鬟,專門到那英雄聚集之地流連,只期能遇到一個大英雄式的如意郎君,快快帶她逃離這三從四德的苦海!甚至,她還去過兩次皮作坊,只為了解這些青樓女子的嫵媚之術。

今日,可不是終于讓她遇著大英雄了?這叫上天安排,天意如此!

劉小芷滿心歡喜,只覺得這火再大也無所謂了,便是燒塌了又能怎樣?又能怎樣!

歡喜之間,突然轟隆一聲!

橫梁斷裂,塌了下來,將木板樓梯全部壓塌,兩個人完全被困在閣樓上,下不去了。

劉小芷假心假意地尖叫了一聲,趁機緊緊地摟住秦明,故作柔弱道:“哎呀,樓要塌了,怎么辦呀!怎么辦呀!英雄,我知道你一定有辦法救我的,是不是?”她又幽幽道,“實不相瞞,小女子年方十六,尚在閨房中,還尚未嫁娶,平日里琴棋書畫樣樣精通……”

秦明被抓得又痛又癢,覺得這女的簡直渾身都是吸盤,自己像是被一條巨大的八爪魚狠狠吸住了一樣,當真是苦不堪言。他安慰道:“劉小姐,你才十六,又這么貌美可人,一定有很多名門公子會對你一見傾心的,哎,你輕點輕點……”

“真的嗎?”劉小芷一興奮就抓得更緊了,這指甲都快戳到肉里去了!

她絲毫不關心這火都燒到腳下了,還在忸怩作態道:“我呀平時也愛看書,這書里呢有寫溫庭筠唱和魚玄機,又有浪子夜訪李師師抱得美人歸,我總覺得那不過是前人杜撰之事,人生哪有這等奇遇,今日可不是……哎呀,說得我臉都紅了!你們男人呀就是特別壞!”

秦明心想,這哪是什么大家閨秀啊,完全是又進了一圈皮作坊!

他眼見樓梯塌了,逃生要緊,急忙勸住道:“劉小姐,此事日后再談,我們還是先出去為妙,樓梯口出不去了,不過我這里還有個辦法。就是你這衣服穿得有點少了,我擔心……”

“英雄你不必擔心,有你在,小芷什么都不怕的?!?

“劉小姐,那請你多擔待了!”秦明突然叫了一聲,將劉小芷緊緊地護在懷里,而后一陣狂奔,直接沖破了窗戶,整個人高高地躍了出去。

撲通一聲,二人就跌入后院花園的水池中。

第十七章 癡情女

玉香閣轟的一聲終于坍塌了下來,煙火像火輪一樣擴散開來,又迅速沖天而起,火焰肆虐,將附近的百花都焚得焦枯。

秦明和劉小芷落在水中,安然無事。

只是水火洗禮下,劉小芷一身薄衣更顯透明,她的秀發如海藻般飄散,肌膚像凝玉一樣白皙通透,若不是這女子性情如此奔放加做作,秦明定是要把她奉為女神一般。

极速快3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