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涼川,愛了你這么多年4 作者:左瞳
書名:季涼川4,愛了你這么多年IV
作者:左瞳
出版社:江蘇鳳凰文藝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5年08月
ISBN:9787539985435

編輯推薦
季涼川化身超級奶爸,依然是無數女人眼里“最期待離婚榜”第一名。
過氣校草VS同窗學霸,誰才是沈檬眼里最完美男神?
飛言情工作室暢銷冠軍,《季涼川,愛了你這么多年》第四部,甜寵回歸!

內容簡介
隨著兒子鬧鬧的逐漸長大,男神季涼川化身為超級溫柔奶爸,依然魅力無限大。“他什么時候離婚啊”這種話,沈檬真是聽夠了,深深覺得自己不能總被季涼川寵在家里不諳世事,于是和同窗美男學霸成立了私人律師事務所??稍谏蛎拭β抵?,季涼川竟然約會神秘美女醫生,讓她徹底打翻醋壇子,決定跟季涼川冷戰到底,昔日校園王子現如今居然淪落到在家里跪搓衣板……

作者簡介
左瞳,現在日本首都大學讀專業社會學研究生,熱衷于文字,風格輕松活潑,喜歡讀書帶給自己的感覺,已出版《季涼川,愛了你這么多年》三部、《因禍得夫》等。


第一章 律政界的新女神

“自從我有了孩子,身材完全走了樣,氣色也大不如從前了,沒想到,他非但不照顧我的心情,還變得對我越來越冷淡,以前總說公司忙很晚才回家……現在……現在他根本就不回家了??!你說他在外面是不是有女人了??!”
話一出口,沈檬的心“咯噔”一跳,不是吧!她怎么好像看到了她慘淡的未來??!
對面的女人把沈檬昨天才從超市買的一大包紙巾剛好用完了,然后繼續哭訴:“沈律師,這官司我打定了!你一定要幫我做主??!他這根本就是拋妻棄子!他沒錢的時候我跟他過苦日子,現在公司發展好了,又好不容易有了孩子,可沒想到,他卻對我們母女倆不聞不問!要是你不幫我,我,我不活了!”
說著,對面的女人站起來就跑到沈檬辦公室的窗口就要開窗直接這么下去,沈檬一陣頭疼,連忙過去拉住女人說:“周太太,你別沖動??!這玻璃鋼化的……打不開的……”
那女人滿臉淚痕地又轉過頭看著她說:“美依說你是她的好朋友我才來找你的,你就不能不管我!這案子你到底接還是不接!”
“我壓根就沒說我不接??!周太太你先坐下來冷靜一下,你這樣尋死尋活的,我沒法了解案件情況還怎么幫你打官司???”沈檬急得一頭汗,她到底什么時候說過不接了???
那姜一菲這才冷靜下來重新坐在了椅子上,又打開了一包她的新紙巾……
“結婚這么久我才發現,當一個全職太太根本就是不現實的事情,就算男人當初說的誓言多好聽都不能信,什么我在外負責賺錢養家,你在家天天負責貌美如花,根本就是放屁!沒有自己事業的男人根本就看不上你!就算你給他生了孩子又怎樣?”
姜一菲的這句話又讓沈檬心頭一震,自從她有了小鬧鬧,就怕秀云照顧得不好,還真有過在家當全職太太的打算,幸好……這么不成熟的思想沒有暴露在鬧鬧他爹面前……
“那你們夫妻倆有沒有坐下來心平氣和地談過,問問他為什么總不回家,是不是你們之間有什么誤會?”沈檬企圖先用和解的方式開導姜一菲。
姜一菲說著又要哭起來:“還心平氣和地談?我現在連他的人影都見不著?我上哪兒跟他談去?自從有了孩子他就對我這么冷冷淡淡的,這分明就是家庭冷暴力嘛,我還不上法院告他?!”
“這樣吧,你給我一個你先生的聯系方式,我這幾天找他談談?”沈檬道。
姜一菲看了她一眼:“也好,你去問問他吧。”
剛送走了姜一菲,張美依的電話就打了過來,連忙問情況:“怎么樣了?我表姐都跟你說了?”
“哎喲,姑奶奶??!你表姐的性格怎么跟你差那么多???說著說著就要尋死,嚇死我了都,幸好是鋼化玻璃,要是真跳下去了,我這可就成殺人現場了。”沈檬抱怨道。
“???那她現在怎么樣了?沒事吧?”張美依立刻慌了神。
“現在沒事了,我跟她要了你姐夫的電話,明天我約他出來談談,先看看能不能和解吧。”沈檬嘆了口氣。
“好的好的,總之我表姐的案子就交給你了,你用點心啊親愛的。好了,先不說了,我去幫我爸忙工作了??!”
“好吧,快去吧。”
看看時間剛好到了下班時間,她一邊背著包走到電梯口,一邊給季涼川發短信:少爺,用不用等你一起回家???
還沒等到季涼川的回復,迎面卻看到了剛好走過來的賀總。自從她和季涼川復婚后,這老東西對她又開始獻殷勤了起來,殷勤過度的時候她是真有心要辭職,不是因為翔日是天域的專屬律師團,她真的早就拍拍屁股走人了。
賀總拿著一份檔案袋遞到她手上,滿臉堆笑:“沈檬啊,這是公司最新接到的案子,這原告可是個土豪啊,合作條約上清清楚楚地寫著所追回的經濟損失的百分之二十將作為代理律師費,你看,我誰都沒給,就留著給你呢。”
看著賀總的那一臉虛假的笑容,沈檬只覺得反胃,她笑瞇瞇地回道:“不好意思啊,賀總,我最近接了一個朋友的案子,實在分不過神來,您還是把案子給別人吧。”
說著她剛要走,賀總又繞過去攔住她說:“這同時接兩件案子對你來說也不是什么大事兒??!別的律師想搶這個案子我都不給呢!”
沈檬冷冷一笑,又換上溫和的笑臉說:“賀總,我這個人呢,平時不好給別人打小報告,也不好在別人面前說好話,您那點心思就別浪費在我身上了哈!”
說完,她頭也不回就進了電梯,直接按了一樓。
等她氣沖沖地走到停車場后,才震驚地發現了一個問題,她把她老公給忘了!
正想著,季涼川一個電話就打了過來,沈檬一愣,立刻接聽:“喂?”
“怎么不回我短信?”那邊的聲音里還帶著點小抱怨。
沈檬一笑:“不好意思啊,剛剛遇到了個討厭的人,就把你的短信給忽略了,我在停車場等你?”
“嗯?誰會讓你這么討厭,居然讓你把我給忘了,我去會會他。”那邊輕輕一笑。
“別鬧了你,多大的人了都,到底要不要我等你???”
還沒等到回復,身后忽然一股猛力把她擁緊。她一愣,身后人的下巴就擱在了她的肩膀上,在她耳邊輕輕吹了口氣,整得她渾身酥軟。
“說吧,誰欺負你了?”季涼川身穿一襲黑色風衣,扣子都沒扣好,就從身后緊緊抱住她開始每日的調戲工作。
沈檬是不喜歡借著自己的身份讓別人難堪的,更何況賀總那個人雖然人品不怎么樣,但論經驗和專業知識,當天域律師團的老總實在再合適不過了,她也希望能有這么一個人來給天域助陣并保護好天域,她自認為嫁給季涼川后自己還是變得比較會顧全大局了。
想到這里,沈檬扒拉開季涼川的魔爪,陰森森地扭頭一笑:“沒什么,我剛才經過休息室聽見里面有幾個女人在議論你。”
季涼川含笑的目光立刻飄向遠方的車子,拉著沈檬的手問:“今晚吃什么,咱們帶鬧鬧去超市逛逛?”
你就給我轉移話題吧你!
沈檬扯著嘴角,一邊跟著他上車,一邊學那幾個女人:“哇,季總今天穿的風衣是紀梵希新款嗎?好酷!他到底什么時候跟她老婆離婚???”
季涼川一臉無辜:“與我無關。”
“什么叫與你無關???他們說的不是你??!”
“你不能因為他們提到‘季總’就一定覺得說的是我是不是?每天穿紀梵希的已婚男士也很多是不是?”季涼川一邊開車,一邊淡淡一笑。
“好你個季涼川,別跟我來律師那一套,你都是從我這兒學走的!”沈檬憤憤道。
“明明是我本來就各方面都略知一二。”
不要臉??!不要臉??!
“那要不這樣,你把總經理辭了來跟我們混律師界吧?有姐姐帶你,你不用怕被同行排擠哈!”沈檬伸出小白手拍了拍季涼川的肩膀,笑嘻嘻地道。
季涼川那妖孽的45度完美側臉對著她如春風拂柳般一笑,吐出幾個字:“我哪能跟我老婆搶飯碗,大逆不道啊。”
她就知道他鄙視她各方面都不如他!姜一菲的話真是給她敲了一記警鐘,沈檬賭氣一般地扭過頭,心里卻暗自思忖,雖然某個想法一直都有,但她畢竟有了小鬧鬧,這么做是不是不太好?算了,還是等她和她家小紅豆商量一下再做決定吧!
到了家,沈檬的嘴巴還是翹著的,季涼川悶聲一笑,捏了一下她的面頰說:“好了,別氣了,你是我見過最好的律師,這一點我從未否認過。”
沈檬抬起眼皮看他:“真的假的?糖衣炮彈?”
“全是糖,哪來的炮彈。”
“撲哧!”沈檬笑笑下了車,挽著季涼川的胳膊走進家門。
剛一進家門,沈檬就差點因為低血糖暈過去,幸好有季涼川在后面扶著她。放眼望去,滿地的玩具和圖畫紙,還有吃了一半的糖果、奶油、小襪子、小褲子……秀云坐在沙發上嚶嚶的哭著。這到底是發生了什么……誰來告訴她……
這時,從廚房后面跑過來一個小屁孩,嘴里喊著:“爸爸!媽媽!”
然后他一個飛躍式入懷就飛進了沈檬懷里,沈檬一把拖住鬧鬧,扯扯嘴角,輕輕捏了一下鬧鬧的小屁股說:“你是不是又把秀云阿姨給氣哭了?媽媽不是讓你乖乖的嗎?”
鬧鬧這屁大點的小孩她都懷疑是不是有些早熟,不滿三歲就已經那么調皮搗蛋了,想想她就一個頭兩個大。
“秀云阿姨都不會唱歌,我不喜歡她了!”
這小子……脾氣還挺大……
“所以你就把阿姨給氣哭了?”季涼川從沈檬懷里接過搗蛋鬼,皺皺眉頭看著他。
鬧鬧一看他爸眉頭一皺,立刻有點招架不住了,張開兩只小手撲進季涼川懷里,委屈地嚶嚶出怪聲,好像一副自己受了極大委屈的樣子。雖然季涼川平時很寵鬧鬧,但從小的良好教育卻一點都不松懈,這也是讓沈檬驚嘆了許久的事情。她是對他家皇太子一點辦法都沒有了,一罵他,他就一臉委屈的樣子。沈檬別說再繼續罵了,光看著那跟他爸神似的小臉蛋一露出那種表情,立刻整顆心都化了,哪還罵得下去。
季涼川拍拍他的背,走近秀云,神色有些嚴肅地對鬧鬧說:“鬧鬧,以后不許欺負秀云阿姨,爸爸媽媽平時要上班沒時間陪你,都是阿姨在精心照顧你,你應該心懷感激,趕緊給阿姨道歉。”
鬧鬧噘著嘴,一臉不樂意地張口就來了一句:“爸爸不愛我了!我也不愛爸爸了!”
這都哪兒跟哪兒啊,她家的小祖宗??!沈檬扶額無語。
“好啊,你不愛爸爸,爸爸以后就帶別的小朋友去買好吃的。”季涼川又換上一副笑臉逗他道。
鬧鬧的大眼睛一亮,立刻抿抿嘴看著秀云,小聲嘟囔了一句:“秀云阿姨,我錯了。”
沈檬大喜,還是他家老狐貍厲害??!
秀云立刻站起身來,一副唯唯諾諾的樣子:“少爺、少奶奶,我沒事的,快別讓鬧鬧跟我道歉了。”
季涼川和煦的一笑,一邊夸鬧鬧做得好一邊對秀云說:“照顧鬧鬧確實辛苦,就不要和我們見外了,都是一家人,以后鬧鬧還得麻煩你照顧呢。”
秀云看著季涼川的臉一紅,眼中的淚光更盛,抿著嘴狠狠地點了點頭。
“來,為了獎勵鬧鬧懂事,爸爸帶你去買好吃的好不好?”季涼川把鬧鬧托得老高哄著他。
那小鬼頭立刻喜笑顏開,張牙舞爪地叫喚:“好吃的!好吃的!我要棉花糖!”
“好,帶你上去換新衣服,以后可不許再把衣服扔到地上。”季涼川眉眼彎彎地道。
沈檬跟在他的身后,嘴角抽搐著小聲說:“真不愧是老狐貍……一下子收買人心就是倆……我看秀云都快美哭過去了。”
季涼川假裝沒聽見,留給她一聲:“呵呵。”
鬧鬧一邊牽著季涼川的手,一邊牽著沈檬的手蹦蹦跳跳地在前面走著,沈檬這才想起來還沒跟姜一菲的丈夫約明天的時間,竟忘了打電話給他,說著就從口袋里掏出手機撥了一串數字,季涼川側目看著她問:“怎么了?有急事?”
“嗯,工作工作。”
季涼川笑著拉著鬧鬧的手繼續往前走。
“喂,您好,請問您是周秉顏先生嗎?”沈檬禮貌地問道。
“我是,你是?”周秉顏問道。
“我是您太太姜一菲請來的代理律師沈檬,請問您明天有時間嗎,我想和您見面談談。”
“你說什么?律師?她請律師干什么?要跟我打離婚官司?可笑!你大可轉告她,她休想從我這兒拿走一分錢!”周秉顏怒氣沖沖地把電話給掛斷。
沈檬僵在原地,她也不是什么脾氣很好的善類,立刻閉上眼深呼吸企圖平息一下自己的怒火,省得給鬧鬧一個不良的示范?,F在有了這個小搗蛋鬼,她再也不敢隨隨便便沒形象地發脾氣了,萬一讓那小破孩學走了可怎么辦。
季涼川一眼就能讀懂她的心思,柔著聲音,連問都沒問就直接說:“每個找你打官司的人,都是生活中碰到不如意的事情需要得到你的幫助和調解的人,人在氣憤和悲傷的時候最容易把這些負面情緒散播到周圍人的身上,潛意識里若是獲得對方的認同就可以得到自己心靈上的某種舒緩。”
“是啊是啊,心理大師,我差點忘了,有你這么好的免費心理咨詢師,我還有什么好生氣的?對不對啊,鬧鬧,爸爸是不是很厲害?”沈檬甜甜一笑,剛才不好的心情頓時消失得無影無蹤。
小鬧鬧還挺配合的,也不知道是聽懂了還是只是因為他爸今天帶他去超市買好吃的,小臉一抬,十分干脆說:“嗯!爸爸最厲害!”
說到底,最后還是沒能和周秉顏約好時間,她“嘖嘖”兩聲,干脆明天直接到他公司面談好了,反正姜一菲把她老公的所有聯系方式都告訴她了。
第二天一大早,沈檬一個人找到周秉顏的公司,進去的時候果然碰到前臺小姐問她有沒有預約,她想了想,還是很直爽地說:“沒有,我是律師,來這邊和周總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談,麻煩你轉告他一聲。”
對方果然一聽她是個律師,立刻不敢怠慢,對她說:“請問您貴姓,我去幫您問一下。”
沈檬一想昨天都把自己的名字報給周秉顏了,萬一他不想見她可怎么辦,還是讓他以為是另一個不認識的律師算了:“我姓季。”
“好的,請您稍等。”
她等了一會兒,果然,前臺小姐放下電話沖她笑笑說:“周總請您上去,您跟我來吧。”
她被前臺小姐帶到總經理辦公室,遠遠地就看見辦公室門口倚著三四個女人,在那兒竊竊私語——
“喂!你剛才看見了嗎?那個帥哥!”
“看見了看見了!長得是真不錯,是咱們老大的私人律師?”
“是啊,剛剛聽到他們在談打官司的事兒呢,職業好人又帥,趕緊趁機拿下??!”
“哎呀,我不行啦,人家肯定看不上我??!”
前臺小姐帶著沈檬走了過去,高冷地咳嗽了一聲,那幾個人立刻從門口一溜煙地跑開,這年頭還是真是花癡哪哪都有啊。
沈檬剛一敲門,門就被打開了。周秉顏看著眼前的人一愣,轉而問道:“你就是季律師?請問你找我什么事?”
“呃,我其實是……”
她的話還沒說完,周秉顏身后的一個聲音打斷了她:“沈檬?”
她一愣,何方神圣?
走進辦公室后,兩個人同時一愣。不是吧!這不是他們法律二班的學霸池騁嗎?二年級的時候學校有一個出國當交換生的機會,學習國際法律,這位學霸立刻被校領導推薦了過去。其實當時沈檬也想申請的,可那陣子她又放不下沈睿思一個人在國內就放棄了競爭機會。哎喲,話說回來,沈檬是打死都不想再和S大的人扯上任何關系了,她那點黑歷史簡直慘不忍睹,實在不愿想起。
池騁愣神了老半天才找到話頭:“你,你怎么會在這兒?”
話說,大學的時候這小子也不是現在這樣,看起來瀟灑成熟了許多,穿上西裝更是勾魂奪魄,氣宇軒昂,怪不得剛剛那幾個女人犯花癡呢。也難怪,不過這小子那陣子在班里挺沉默寡言的,更是沒跟她說過幾句話,兩人的交情并不深。沈檬還沒來得及和老同學敘舊,周秉顏立刻黑了臉帶著審視的目光看著她:“原來你就是昨天給我打電話的那個姜一菲的律師???你居然還敢冒充別人來我的辦公室?你到底有何居心?”
沈檬一時啞口無言,想了想說:“周先生你別誤會,我其實是美依的好朋友,美依你知道吧?”
周秉顏果然一愣:“美依?姜一菲的表妹?”
“對,對!這不是,美依聽說最近你們倆鬧離婚鬧得挺厲害的嘛,就找我來了。我想著能不能有什么誤會大家攤開來說,總比走司法程序要好不是?”沈檬盡量緩和著周秉顏的情緒。
“也就是說我們老同學剛見面就成對手了?”池騁愣了愣,忽然說道。
池騁,S大產物,學霸一枚,當年和沈檬是同班同學,兩個人的成績總是不相上下。據其他同學說,池騁當年是拿沈檬當競爭對手努力往上爬的,大學還沒畢業就考下了律師資格證,而且還是一次通過,實在是人才中的人才。但沈檬對自己被人當競爭對手的事情卻完全不知道,那時候她正忙著報復社會來著,哪有時間管這些亂七八糟有的沒的事情……
“什么叫成為對手?”沈檬剛一問就立刻反應過來。
“看你的表情好像明白了,姜女士說要打離婚官司,但想要周先生把房子和一部分財產作為家庭冷暴力的精神損失費補償給她,周先生拒絕這個要求,所以就把我請來了。”池騁露出一口小白牙,沖她嘻嘻一笑。這讓沈檬很不能接受,不是她不能接受老同學成為對手,而是這家伙有這么喜歡嬉皮笑臉嗎?別說,上大學那會兒她就沒怎么關注過池騁,現在仔細一看,笑起來就更養眼了……
不行不行,已婚女士的節操一定要牢牢守??!
她立刻輕輕搖頭,換上一副職業般的笑臉看著周秉顏說:“周先生,我們可不可以單獨聊聊?”
池騁單手握拳,抵在嘴上悶聲一笑:“那可不行,你可是原告的代理律師,萬一企圖誘導我被告當事人的思想怎么辦?”
這池騁不愧是學霸,沈檬尷尬一笑,說:“那好吧,池律師你就待在這里也沒關系。”
周秉顏見沈檬是張美依的朋友,又是池騁的老同學,也不好再對她有什么偏見。于是請她坐了下來,還幫她倒了一杯咖啡,然后和池騁并排坐在沙發上對她說:“你想問什么就問吧。”
沈檬剛要開口,對面的池騁瞇眼一笑:“沈律師,還請把你身上的錄音機之類的東西給關掉。”
沈檬嚇得冷汗都出來了,幸好她夠鎮定,淡淡一笑,把手機和書包都放在了桌上,還把書包里的東西都倒了出來,向他們倆證明自己并沒有錄音后她才開口問:“現在我可以提問了吧?”
池騁紳士般地抿唇點頭。
“請問周先生和姜小姐結婚多久了?”
“三年。”
“那最近姜小姐剛生產完,你不是應該高興才對嗎?是不是因為姜小姐生的是女兒所以……”
誰知那周秉顏提到孩子就立刻變了臉色,冷冷地說:“對,我重男輕女,行了嗎?”
“可那畢竟是你的女兒,你這樣成天不回家是不想看到自己的女兒嗎?”沈檬忽然變得有些咄咄逼人。她生完鬧鬧后,對那種母愛的體會很深,她現在是完全見不得不好好疼愛自己孩子的人。
“我不回家是因為公司太忙,跟女兒沒有關系。”周秉顏扭過頭冷冷地改口道。
“是什么樣的工作比你的女兒還重要?”沈檬睜大眼睛,不可思議地看著他。
“你一個女人懂什么?你們女人不用賺錢,光待在家里花男人的錢,到頭來還埋怨我們男人天天夜不歸宿?不如你們出去賺錢??!”周秉顏話里的鋒芒盡顯。
沈檬微微抽了抽嘴角,脾氣差點又要上來。她深吸了一口氣才心平氣和地說:“你知不知道,因為重男輕女原因構成的家庭冷暴力,光這一點我的當事人就可以起訴你,并且達成自己的訴求,到頭來家產都是姜女士的也說不定。你就不怕凈身出戶?”
一聽這四個字,周秉顏又是一變,他板著一張臉對池騁說:“如果我們男人辛辛苦苦賺的錢,就因為離個婚全歸女方了,這國家的法律不要也罷。”
池騁表示理解,點了點頭說:“放心,我不會讓你凈身出戶的。”
沈檬扯了扯嘴角,看來跟周秉顏也沒什么好談下去的了,這就是男人和女人的思想世界,永遠隔著一道不可逾越的鴻溝。
剛出了周秉顏公司的大門,身后一個聲音叫住了她,沈檬回頭一看,是池騁,不由得把剛才的氣一股腦倒在他的身上。她站在那里拎著包斜著眼睛看他:“你們男人都這么無情冷血嗎?老婆剛生完孩子,就因為重男輕女,對老婆女兒不管不顧的,只知道忙自己公司的事?到最后還頭頭是道地跟我講道理?”
池騁和煦地一笑:“雖然你我是雙方的辯護律師,其實不宜多接觸,不過自從我出國后我們已好幾年沒見了,不找個地方坐下來聊聊?”
沈檬瞪了他一眼說:“還是不談公事了,省得被你設陷阱。”
“好。”對面的人一笑。
兩人找到一家市中心的高檔餐廳,在靠大落地窗的旁邊落座下來,池騁一直盯著沈檬看,好像想從她眼睛里看出些什么來。
沈檬完全沒在意,看著菜單還在研究吃哪些沒那么多卡路里,萬一身材真的走樣了,季涼川出軌了可怎么辦?

极速快3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