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季涼川愛了你這么多年上一章:第14章
  • 季涼川愛了你這么多年下一章:第16章

冷氣逼人的審問室里,兩個警察拿著本子坐在我跟季涼川的對面,忽明忽暗地燈光照在他們倆的臉上有種莊嚴肅穆的威嚴:“沈小姐,今天下午6點鐘的時候請問你在哪里?!?

“我……11號路口的蛋糕店?!蔽业椭^不敢見人,更不敢看旁邊的季涼川

“那么那個時侯季先生還沒有出現是么?”

“那個……”我轉頭看向季涼川,他雙手被考上了手銬卻還在微微笑著,我真不知道他的腦子到底是由什么細胞組成的。

“還有,請問你是在什么時候什么地點目擊到季先生殺人的,請問你知不知道被害者是誰?!?

徹底無語……我“啪”的一聲拍著桌子大喊:“誰說季涼川殺人了!你們憑什么詆毀他!”

兩個警察同時一震,又冷冷問我:“不是你報警說季先生是殺人犯的么?”

我頓時語塞,羞紅臉偷看季涼川,這時,剛剛一直閉目養神的他終于有反應了,還好沒被我氣死,還活著:“警察先生,內人不懂事,耽誤您工作時間了,不好意思?!?

“怎么回事?”其中一個警察一挑眉,明顯對“內人”這個詞感到意外

“趕緊把來龍去脈說了?!奔緵龃ㄗ易?,帶著命令的口吻對我說。

我委屈極了,淚水噗噗地往下掉,一會兒就語無倫次了:“警察叔叔!他真不是殺人犯!他真不是!你們為什么要把他關起來!你們為什么要給他戴手銬!”

“我說你這姑娘到底怎么回事?報警的是你,辯護的也是你,你誠心玩我們人民警察是么?”兩位警察叔叔實在忍不住了,氣沖沖地盯著我看,我也慌了,就怕他們倆一個不高興,連辯護律師都不讓請,直接把季涼川關起來判個無期徒刑。

“警察叔叔!他真不是殺人犯!”我扯著袖子摸著鼻涕眼淚,思維短路了,只會一遍又一遍地重復著同一句話,天曉得,一個律師如果在法庭上一直重復著這一句話到最后會不會勝訴。

“沈檬,你以后是不是想當律師?”季涼川問我。

我不知道他這話什么意思,斬釘截鐵地告訴他:“季涼川,我一定要當上全世界最好的律師!你要是進去了,我死也要把你撈出來!”

季涼川盯著我愣了一小會兒,淺笑一下,用戴著手銬的雙手抹了一把我臉上的淚水,溫柔地說:“你能不能趕緊把事情原委說清楚,我手隔得很疼?!?

我就受不了季涼川看我時的淺笑,一驚,才恢復知覺,理了半天思路才將情緒穩定下來:“那個,警察叔叔,事情是這樣的?!?

兩位警察開始忙著做起了筆錄。

“今天季涼川接我回家,但是他調戲我工作崗位上的女老板,所以我跟他賭氣就自己打車回去?!?

“繼續說?!眱晌痪煲詾橹攸c還在后面,耐心地等我往下說。其實我說的已經是重點中的重點了,因為在法律上,這條已經構成所謂的“動機”了。

“之后,季涼川開車跟了上來,我跟他賭氣所以騙了司機先生說他是殺人犯,就是好讓司機快點開,擺脫他?!?

警察叔叔抬眼靜靜看著我,我看著他們的臉色頓時渾身發毛:“你們倆什么關系?”

我一愣,還沒開口,季涼川插嘴到:“她是我未婚妻?!?

警察挑眉道:“你們夫妻倆當警察局是什么地方?”

“……”

“全給我滾出去!”

大雨終于漸漸停了,灰蒙蒙的天空一抹橙色的云霞一閃而過,從警察局出來,我訕訕地跟在季涼川的身后,不敢抬頭,走得很慢,就怕被他突然扭過頭抓住不放:“那個……車呢?”

前面的聲音靜靜的:“被扣了,警察說需要調查幾天?!?

我心生愧疚,又不好意思道歉,只好說:“那……咱們怎么回去?”

“走回去?!奔緵龃ㄔ谇胺降卣f著。

我突然一陣內疚,上前輕輕抓住了他的三根手指頭。

他一楞,轉過頭來笑著對我說:“你不會當律師也就算了,連牽手都不會?”說著,他將溫暖的掌心攤開緊緊抓著我的手,那是將大拇指緊緊扣住手背,其余四指攏住我的四指,這是牽手。

曾經,幻想過,這一輩子,會不會有那么一個人能夠悄悄牽起你的手,義無反顧地先前走,一走就是一生,風雨無阻。

幾天以后,我才突然意識到是該找機會實習了,美麗的大學生活在我的前面瘋狂地奔跑,我追不上,趕不上,只能看著時光匆匆流過。

幾個月后,我親愛的小肚子終于找我來了,看見他的時候,我先是一驚又不敢像以前那樣拽著他轉圈圈了。

“小肚子,你還好嗎,我想你了?!弊邴湲攧诶?,我咬著吸管小心翼翼地問他。

“紅豆跟我說了,你跟季涼川是被迫的政治聯婚?”他的眼睛不直視我,只是面色平靜的問我。

我點了點頭。

“沈檬,你挺可憐的,好吧,我不生氣了?!倍艜院絿@了口氣,搖了搖頭道。

“哈哈,我美麗可愛的小肚子!”我不顧旁人的眼光,一興奮甩下可樂,沖過去就摟著杜曉航的脖子轉。

“瞧你那煩人勁兒!”他不滿,我哈哈大笑,真好,我最心疼的小肚子回來了。

“行了,別摟了!你今兒不是要找工作去么?”他搬開我的胳膊問道。

“對啊,小肚子,你陪我去吧?!蔽曳砰_他,重新坐回在位置上。

“行?!?

我拉著杜曉航滿大街的轉悠,找了好幾個律師事務所,大老板們正眼都懶得看我,履歷表更是不屑一顧。

“我們公司資深的律師多了去了,為什么要你這個大學還沒畢業的呢?”一句話冷冷打斷我,我一直不說話,都是杜曉航一直在旁邊介紹我的大學,介紹我的專業特長,還拿出我的履歷表硬生生推到老板的面前,我很是感動,但是面對這樣的碰壁,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次,在我還不明白社會是什么的時候,我卻已經迫不得已的需要適應了,我苦笑一聲,打斷了杜曉航不厭其煩在老板面前對我的夸獎,狠狠地把他拽走了。

面對一天招聘人員的臭臉,我終于決定放棄了,從小,爸爸就天天哄著我學習,好不容易熬過中學到高中了,爸爸又告訴我高中才是關鍵,到大學就解放了,然后好不容易挨了三年不是人過的日子,考了一個重點大學,現在倒好了,文憑拿出去人家正眼都不看你。

累了一天,我把杜曉航拉進一家燒烤店,將我的想法一通傾訴出來。

杜曉航一邊喝悶酒一邊教訓我:“一點都不成熟!”

“誰說我不成熟!民法,刑法,婚姻法我都差不多了若指掌了!”我急忙辯解著。

“你以為憑你那點貧瘠的理論知識到社會你就無敵了?我告訴你,光學習好有屁用,你要有口才,有經驗,會看人臉色行事,會來事,還要掌握人脈學,七七八八好多了,你現在就是盲目投股的無知青年!”杜曉航用根筷子拼命敲了敲我的腦袋。

我翻翻白眼,不理他,自顧自地吃飯,過了一會兒,杜曉航喃喃問我:“你跟季涼川畢業真結婚?你知道結婚是什么意思么?”

我暈,真要瘋了,誰在問我這個簡單而近乎無知的問題,我就跟誰掀桌!

“杜曉航,我實在懶得解釋了,怎么你們都問?”

“我知道你們有錢人家的孩子經常來這出,也許你不懂,腦子里沒概念也是件好事?!倍艜院綉n傷地看了我一眼,又開始一杯一杯地喝酒。

后來,杜曉航喝了好多酒,直到他醉醺醺地趴在桌上的時候,我聽清了他說的最后一句話:“沈檬,你要結婚了,我怎么辦呢?”

幾個月來,我忙忙碌碌地帶著杜曉航從這個求職中心來到另一個招聘公司,到后來紅豆也加入了求職大隊里,我們三個穿梭在城市里,每天忙得不亦樂乎。累了一段時間,我明顯瘦了一大圈,而這個時候,杜曉航和紅豆都差不多找好了實習的地方,就剩下我一個人在求職大隊里踽踽獨行了。

絕望中,季涼川正式命令我:“從明天起好好在家呆著?!?

“為什么?”

“你瘦了,這件事情我幫你解決?!彼p輕拍拍我的手,像哄小孩一樣。

“真的?”我迷惑地看著他,沒想到季涼川是個通天萬能神。

他笑笑看我:“你不是一直拿我當錢包,司機,保姆,兼經紀人么?”

我漲紅臉,其實我沒有這么無理取鬧的好不好?

我撅起嘴巴縮在一角不再去理他,偷偷看他的眼睛,幽深的漆黑的像珍珠一樣,明明看不到里面的質地卻在外表閃爍著令人羨慕的光澤,也許就像他的人一樣,外面光鮮亮麗,其實內心是被侵蝕過的黑暗。

12月底的時候,我接到了季董打來的電話,一時竟然覺得不知所措:“沈檬,你今天到我的公司來一趟?!?

“請問有什么事?”

“你盡管來就好?!鄙鷴鞌嚯娫?,我收起手機,沒有多想就匆匆忙忙趕了過去。

天域集團的公司大樓是法國一個著名建筑師親手設計的,迎面全是銀灰色的玻璃,氣勢宏偉。季董本名叫季源康,也就是我的準公公,20歲的時候一個人開始創業,到了這把年紀了,天域集團在國內早就有了一定的影響和地位,和國外的一些大公司也曾經有過不少的生意往來。

季董西裝革領,威風凜凜地走在我的前方,我小心翼翼地跟著他一直走到電梯里,看著季董手指按向21樓,我都絕望了,如果電梯平均上升一層樓需要15秒鐘的話,21樓就是15乘以21,結果得315,315秒等于5.25分鐘,也就是我需要在這個狹小的空間里跟季董單獨相處5.25分鐘,太恐怖了!

“怎么那么緊張?”季董回頭看我問道

我一愣,連忙擺手道:“啊,沒有?!?

季董繼續說道:“天域和翔日律師事務所有長期的合作關系,所以21樓都是天域的一些法律顧問,那些顧問就是翔日的人,以后你就在這實習?!?

季涼川沒你這么幫忙的,越不想看見誰越把我往誰手底下送!

推門進去,一個中年男人看見了季董立刻諂媚地迎上笑臉:“季董,什么風把您給吹來了,呵呵!”

季董和中年男人握了握手道:“賀總,給您介紹一下,這是我準兒媳婦,沈檬?!?

中年男人一聽“兒媳婦”這三個字,眼睛立刻變成數碼的了,在我身上來回來去掃了5遍,一會兒終于深深吸了一口氣,開始拍我馬屁:“哎呀,哎呀,季董啊,您這兒媳婦真是沉魚落雁,閉月羞花之貌??!季董您兒子好眼光!”

“賀總過獎了,她是S大大四生,想到您手底下實習一段時間,不知您能不能給個面子?!?季董這哪兒是商量啊,分明就是命令!

“季董,您看您這是哪的話,什么面子不面子的!二話不說,明天就過來上班啊,沈小姐?!敝心昴腥藥缀鯖]有考慮便已經答應,十足的一張馬屁臉。

“嗯,謝謝您?!比贪?,丑惡嘴臉,在這我要是發火掀桌子,嫁給季涼川以后我絕對沒有好果子吃。

我將此事一五一十的告知紅豆的時候,正跟她在星光百貨里買過冬的時尚毛衣,紅豆聽后立刻戳起我的腦門子,一通吶喊:“我說沈檬同志!你們有錢人不出錢就靠關系走后門,有勁沒有??!”

我淡淡道: “不管我的事,季涼川幫的忙?!?

“你以為你讓季涼川幫你就不叫走后門了?你要學會在失敗中總結經驗!人家憑什么不要你,你又不是四五十歲的歐巴桑,你又不是杜十娘,要學歷有學歷要門臉有門臉,人家為嘛不要你?就是因為你這種高不成低不就的人最遭社會排擠!”紅豆一臉老成地數落著我。

我連忙拍拍她的背,給她順氣兒:“好啦好啦,反正我從明天開始我要從良,當個乖孩子?!?

“我真替季涼川的婚后生活感到擔憂!”

跟紅豆在百貨大樓里面逛來逛去,我挑了一條純白色的敞懷毛衣,紅豆拿著一條紅色的圍巾左看右看,剛拿起來又放下了,我一看拿起來就對她說:“喜歡就買唄,當我送你的新年禮物了?!?

紅豆一急又開始戳我的腦門子:“你懂什么??!這種紅色的圍巾電視劇里都是這么演的,女主角用自己攢了多年的零用錢就為了給男主角買這條圍巾,不是圣誕禮物就是新年禮物!紅色的圍巾系在脖子上,生死相隨的意思,你懂什么!”

我一愣,“攢了多年的零用錢就夠買條圍巾???女主角是干什么工作的?”

紅豆氣瘋了,甩著手里的包就往我身上砸:“你這人聽話怎么不摘重點呢!你不給你們家那口子買一條?”

我想了半天才知道紅豆說的是季涼川,我一點都沒適應他是我未婚夫這件事情,這個打擊需要長時間的磨合。

說著,一個清脆的聲音在我的耳邊炸開:“??!檬檬!”

我回頭一看竟然是季阿姨,穿著一襲淺褐色的毛皮大衣三蹦兩跳地就沖我跑了過來。

“季阿姨,您好?!蔽叶Y貌地笑了笑。

季阿姨攬過我的手臂笑著說:“這么巧啊,我今天跟涼川軟磨硬泡讓他陪我逛街,他死活不肯,你說他是不是不孝?”

“抽他?!蔽以拕傄怀隹?,紅豆就踩了我一腳,把我揪到一邊小聲嘀咕:“有你這么跟人家媽媽說話的么,還要抽他?你長腦子沒???”

“這位姑娘是誰???”季阿姨走了過來問道。

“阿姨您好,我是紅豆,沈檬的朋友?!奔t豆瞇著眼笑了笑。

“你好你好,難得碰一塊,我們一起逛吧,哈,檬檬,你是不是要給涼川買圍巾啊?!奔景⒁讨噶酥概赃吥菞l紅色的圍巾笑嘻嘻地問我。

“……當然不是,誰給他買?!奔t豆又狠狠地踩了我一腳,跟我耳語:“你這人會不會聊天??!這種時候就得說是!”

“阿姨,沈檬怕季涼川凍著,刻意來給他買圍巾的?!奔t豆理都不理我。

果然,季阿姨一臉欣慰:“檬檬啊,沒想到你對涼川這么好,放心!我會幫你監督他不讓他搞外遇的!”

……欲哭無淚的感覺。

“對了,檬檬,女孩子要向男孩子表白心意買一條圍巾不如給他親手織一條?!奔景⒁滔氲奶旎▉y墜,還以為有人親手給他織呢!

紅豆怕我說錯話趕緊接了過去,“對啊,沈檬,聽阿姨的,給季涼川織條圍巾吧!”

“那個……”我話還沒說完,季阿姨滿臉堆笑地推搡著我挨家挨戶找毛線,紅豆非但不和我一條戰線,還殷勤地表示贊同。

拿著一大兜子的紅毛線團站在星光百貨的門口才感覺,這一刻什么叫揚頭45角才能讓自己的淚水不會流下。

“檬檬啊,都快過年了,這幾天你抓緊啊,呵呵,你們倆好好玩吧,我先回家啦,拜拜?!彼λκ旨景⒁桃呀浵г诿CH撕?。

“阿姨再見!”紅豆清脆地說著

目送季阿姨歡快離去的身影,我的頭頂有如覆蓋了層層烏云,紅豆大笑著說:“賢惠的小媳婦,趕緊給季王子織吧,要趕快呦!”

我邪惡地沖她笑道:“紅豆,你覺得我可能織圍巾給季涼川么?”

“你不織也行,不過我看季阿姨好像挺期待的,哎,兒媳婦不聽話婆婆多少是會傷心的……”

——

隨著新年的氣氛越來越濃,家家戶戶張燈結彩,周圍的人都開始忙活著買年貨,買新衣,我一個人躲在臥室里忙活著毛線團,長這么大,我就從來沒受過這等委屈,一個人關在小黑屋里做賊一樣拿著兩根棍杵來杵去,不敢讓爸爸和家里的保姆看見,看見了非把我送醫院掛急診不可。跟紅豆那個賢惠的小女人學了10幾天,終于能織上一針半線了,我小小的成就感在想起來季涼川那張猥瑣的笑臉的同時就完全破滅掉了。季涼川,我要不是看在你媽的份上……其實,冬天和季涼川晃悠在馬路上的時候,我才知道男人們都不喜歡戴圍巾,好多的女孩子把自己親手織的圍巾一端拴在男朋友的脖頸上另一端栓在自己的脖子上,生死相隨的感覺。女孩子為了自己心愛的人,將一針一針的毛線穿起來,包裹著自己暖暖的愛意,微笑著看著自己突然變得靈巧的手指,那是什么樣的心情呢?好像,我多多少少能都感受一點點,冬日里伴著晶瑩剔透的雪花,手心被毛絨絨的線團包裹著,感覺一片溫熱。

想著,我打開電腦,上網搜了起來,如何織好圍巾,花樣編織法等等,暖暖的小桔燈映在我的臉龐上,昏暗的屋子里,一個人學習起來,心里卻有種莫名的情愫似即將涌出的一股泉水一般怦怦的令人心慌。也不知道,季涼川會不會也用心的準備一份小小的禮物,在某一天飄滿雪花的世界里,悄悄送到我的懷里。

大年三十那天,季董讓我和爸爸都過去他們家一起吃團圓飯,我一直都很期待著有那一年的大年三十能下起雪來,而今年,晨曦微涼的時候,濛濛的小雪輕盈地在天際飛舞了起來,映著挨家挨戶火紅的福字和地面上的煙花爆竹。

直到現在,也沒發現季涼川有任何想要送我禮物的跡象,也罷,根本沒指望過。

晚上的時候,我一個人穿行在熱鬧非凡的馬路上拿著一個精美的紙袋,里面可是我辛辛苦苦花了一個月的時間趕制的圍巾啊,雖然手藝很是不好,但是最起碼能保證讓人一看就是一條圍巾,為此我沾沾自喜。

純白色的雪花劃過優美的弧線調皮地落在我的臉上,點點的冰涼悄悄滲入皮膚里,心里卻是溫暖的。

极速快3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