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季涼川愛了你這么多年上一章:第13章
  • 季涼川愛了你這么多年下一章:第15章

一直都說有錢人都是高層階級人員,一點也不假,好比世界上分為不同兩批人的話,有錢人生活在高聳的云端之上,平民生活在大地上,那么高聳入云的人們又怎么會看得清地面上的種種百態,任地面上的人仰望著天空中的人們,卻只是仰望著,羨慕著,卻永遠不能一步登天。

紅豆把我拉到一家西餐廳里,迎面的服務員其實也跟我們差不多大的樣子,卻已經一副波瀾不驚,滾打多年很老成的樣子了:“二位小姐,里邊請。”

紅豆頻頻點頭,一副求人狀,“不好意思,我們不是來吃飯的,想問問這里缺不缺人手。”

“請等一下,我叫經理過來一趟。”

不一會,我跟紅豆被安排坐在了西餐廳的一個角落里,等著經理過來。經理是個30歲左右的中年男人,留著中分頭,兩撇小胡子,穿著短袖白襯衫帶了個黑色領帶,一看就是個裝模作樣的文人!

看著紅豆跟經理你一言我一語的,我幾乎昏昏欲睡,等聽到最后一句的時候,我立刻火了,拍著桌子不滿道:“每天下午5點到晚上12點,一天20塊?你當我們是牛啊,從下午5點干到晚上12點,你就給我20塊錢??!我沈檬累一天就夠買雙襪子啊,還是料子不好的襪子!”

再看紅豆都快急哭了,拼命拽著我的衣角把我往下拉。

我從紅豆手里拽回衣服憤憤道:“你拉我干什么?咱中國又不是資本主義社會,我說錯了嗎?我非得好好跟他評評理,勞動輸出大于經濟回報哪行!我非得給他講講勞動法不可!”

這時,經理摸了摸那倆撇小胡子帶著嘲諷的笑意對我說:“這位小姐好像還沒有完全適應社會,我勸你還是回去多念兩年書再想著打工的事情。”

經理剛抬屁股走人,紅豆就一巴掌扇在我的后腦勺上:“哎呀!到手的鴨子讓你煮飛了!”

我一寒,拍拍她:“紅豆,咱別沒文化行么?”

紅豆狠狠跺腳道:“我這是讓你氣的!本來今天夠順利的了,剛找到一個地方人家就愿意要你,你還一個勁兒窮攪和!”

“那你說,咱一天給他干這么多個小時累的要死要活,晚上來盤魚香肉絲就全進去了,多不值!”我撅撅嘴,繼續維護我的真理。

“你不會不吃魚香肉絲!你吃點別的!典型的嬌生慣養!沒救了你!”紅豆氣得甩甩頭發就扔下我走了。我撅著嘴一臉不高興地跟在紅豆的屁股后面。

紅豆又帶我來到了一家小面館,剛進去里面烏煙瘴氣的煙味兒熏得我頭疼,和剛才優雅的西餐廳比,實在無法啟齒,焦黑泛黃的墻紙,市井小民聚集在一起熱熱鬧鬧的場面,穿著掛油帶水的圍裙走來走去的服務員,我實在不想多呆一秒。

不一會兒,我跟紅豆又看見了第二個經理,穿著灰綠色襯衫一臉橫死肉的中年男人見了我們就問:“大學生啊,這吃苦耐勞的活,你們干的了嘛?”

“可以的,我在家就天天洗碗刷盤子的,沒關系的!”紅豆喜滋滋地迎合著。

“不行,你們這里環境這么差,我實在無法呆下去!”我環顧四周,立刻不滿道。

“哼,呆不下去你可以滾。”經理沖我揚了揚眉毛拽拽地走了進去。

我剛想沖過去跟他評理就被紅豆一把拽了回來:“行啦你!你看看!第二只鴨子又讓你煮飛了!”

我正色看著紅豆:“紅豆,我覺得我有必要請求你回去重讀小學語文。”

紅豆一氣之下再度揚長而去。

 

 

第七章 忽明忽暗的曖昧

 

“我就在市中心的那家咖啡廳門口了,你趕緊過來。”紅豆的電話突然打來,而此時我正坐在季涼川高貴的寶馬里享受著安娜莉的音樂,要多小資,有多小資。

“行,等我。”我剛掛掉電話,便對旁邊的那只說道:“季司機,麻煩送我到市中心的咖啡廳。”

遠遠的就看見紅豆站在馬路邊上不耐煩的跺腳。季涼川剛停好車,我便箭步沖了過去:“我來啦!”

“這么晚才來!誒?今天帶家屬來了?”紅豆越過我直向遠處張望。

說著,季涼川下了車,帶著一股清涼的風瀟灑而至,紅豆一沒忍住又開始犯花癡。

“紅豆姑娘。”看著季涼川一臉燦爛的笑容,我不禁諷刺道:“季涼川,我的朋友你別泡行么?”

他撓了撓臉頰,一臉遺憾地看著紅豆道:“行。”

……

“我送你們吧,你們要去哪?”季涼川又說道。

我大喊:“女廁!”

“好,上車吧。”

……

緩緩行駛的寶馬上,我挨著紅豆坐在后排,抓著她局促不安的雙手,小聲對她說:“你掙點氣行不行!你再這么沒出息得看他,他會更得意!”

“沈檬啊,以前總在廣播里聽見季涼川的名字,總聽別的女生傳啊傳的,什么鬼才啊,寶馬王子啊,無敵情圣啊,那種感覺就跟崇拜明星一樣,你想想現在偶像就坐在身邊我能不興奮么!”

“沈檬,你說的女廁在哪塊?”季涼川似笑非笑地聲音在前方幽幽傳來。

“季涼川,從現在開始你不要跟我講話!”不要臉皮的東西!

“好的。”季涼川回答的異常爽快。

……就煩他那個淡定勁兒!

“啊,季王子啊,你送我們到11號路口的那家蛋糕店那吧,我和沈檬今天要去打工體驗社會,體驗勞動人民艱苦的生活!”紅豆說道。

“好姑娘,跟某人有很大的區別。”季涼川從后視鏡看看我,唇邊噙著一絲笑意。

“季……”我忍住,決定不跟他講話。

“紅豆,幫我傳話給她,說,你不適合打工,踐踏人力資源。”季涼川笑著說。

“……哦,沈檬,季王子跟你說你不適合打工,踐踏人力資源。”紅豆扭過頭看著我,把話原封不動說了一遍。

我吼道:“傳話給他!我今天偏要找到打工的地方!偏要當個賢惠的女人給他看!”

“……季王子,沈檬傳話給你,說她今天偏要找到打工的地方,當個賢惠的女人給你看。”

季涼川在后視鏡里皺皺眉:“傳話給她,讓她注意文明,不要講臟話。”

他奶奶的!自夸賢惠成臟話了!

“沈檬,季……”紅豆憋著笑,哆哆嗦嗦還在轉述

“不用轉述了!我聽見了!”

不一會兒,車子在11號路口停了下來,我拉著紅豆氣沖沖地就往蛋糕店里鉆,紅豆一把扯住我小聲對我說:“你要干嘛啊,氣沖沖的,要吃人??!你待會兒別出聲,我說什么你只點頭就行,聽見了沒?”

“好!”這次我答應的異常爽快。

進去后,老板是個20多歲的女人,迎面就是一個和煦的笑容:“你們好,需要點什么?”

“老板娘,這里缺人手么?我們是想來打工的大學生?”紅豆說。

“這個……可能不太方便。”老板娘一臉為難地笑了笑。

“哦……”看著紅豆明顯喪失了戰斗力,我心里急得直想撓墻,但是又不敢說話,怕一說話老板又給我張撲克臉讓我們卷鋪蓋走人。

這時,開門聲響了起來,季涼川的身影出現在了門口。我一愣,還沒來得及讓紅豆傳話給他,他已經徑直走到了老板娘的面前,露出了一個掛著彩虹,掛著太陽,掛著漫天繁星的笑容噼里啪啦直直撞擊著老板娘那顆小心臟。

“你……你好,請問需要什么。”老板娘呆呆怔住,磕磕巴巴地跟季涼川打招呼

季涼川看看我,又轉過頭去對著老板娘笑著說:“小姐,你該注意休息,有黑眼圈了。”

“啊,啊……是,好的。”老板娘大約沒想到他會說出這么一句不著邊的話來,一時間竟然結巴了。

邪門了,為什么季涼川每次調戲小閨女都能讓我撞見!

“紅豆!傳話給他!問他怎么還沒走。”

“……季王子,沈檬問你怎么還沒走。”紅豆老實的轉頭去問。

季涼川看著我道:“傳話給她,老板娘長得不錯。”

“……沈檬,季王子傳話給你說老板娘長得不錯。”

我還來不及爆發,老板娘倒是笑嘻嘻地和季涼川搭訕了起來:“那個,你來買蛋糕???不會是送給女朋友吧!”

“我沒有女朋友。”老板娘笑,我怒!

“不過有個未婚妻。”老板娘悲,我喜!

“但是很想休了她。”老板娘重燃希望,我有扇他的欲望!

季涼川對比著我跟老板娘赤橙黃綠青藍紫變化著的臉色,暗自輕輕一笑,又在透過現象看本質。

“老板娘,你不介意把她們倆收了當學徒吧?她就是我未婚妻,以后我每天都來接她”季涼川指了指我笑道。老板娘立刻鎖定我上下打量,看了一會,終于放棄跟我競爭,灰心地說:“是不是你每天都來?”

“當然。”

于是,在季涼川暗語老板娘只要收了我就能天天看見他的情況下,我和紅豆成功找到了打工的地方。

重新坐回季涼川的車上時,我氣鼓鼓地沖他翻白眼,他裝沒看見,我只能跟傳話筒說:“紅豆,給他傳話,謝謝他犧牲色相幫我找到打工的地方。”

“哦,季王子,沈檬說謝謝你犧牲色相幫她找到打工的地方。”

季涼川一邊悠哉地開車,一邊笑吟吟道:“給她傳話,我很樂意犧牲色相。”

……煩人精!色情變態狂!

就這樣,我跟紅豆開始了白天上課,晚上打工的生活。后來才得知老板娘叫韓佳莉,紅豆說年紀輕輕就有了自己的一家蛋糕店,確實讓人佩服。我對此表示不屑一顧,還不就是個賣蛋糕的,于是,我又被紅豆歧視了,說我不了解下層人民的窮苦生活,是個拜金女。而后來,季涼川果然天天接我回家,我還是不跟他講話,他也耐心配合我,我們之間的傳話筒紅豆小姐卻非常的惱怒,但是看在季涼川的面子上才不跟我發作。之后,季涼川讓紅豆傳話給我問我敢不敢跟他打賭,賭誰先跟誰講話。我樂壞了,立刻答應了下來,嘴可是長在我自己身上的!

今年的第一場秋雨來臨了,黑灰色的天空蒙蒙泛著白光,不一會兒地面上頻頻出現了水滴,雨淅淅瀝瀝地下了起來。

我盯著玻璃外的雨滴悠悠地喝奶昔等季涼川來接我。這時韓佳莉跑了過來貼著我問:“我說沈檬,你到底是怎么跟季涼川好上的?”

怎么又是這個問題?我翻翻白眼道:“我們倆一所大學,后來就認識了。”

紅豆不屑地拿小眼瞟我,我又瞟了回去。這時,外面夾雜著急促的雨滴聲傳來了一陣鳴笛聲。

“你老公來接你了。”紅豆說著。

我漫不經心地起身收拾東西,表面裝淡定,其實心里美翻了,天天都有人拿寶馬來接你去這去那,風雨無阻,那是什么概念,女人的小幸福就這么簡單。一聽到鳴笛聲,韓佳莉立刻從里面走了出來,站在外面面紅嬌羞地等著季涼川進來。

季涼川額前的發絲掛著幾顆雨滴,在門口風流地一站,紅豆和韓佳莉是徹底暈了,他拍拍肩上的雨滴,看著韓佳莉微微一笑道:“老板娘,你好。”

“紅豆!傳話給他,問他憑什么不先跟我打招呼!”我瞪著季涼川,不滿地大吼。

紅豆快氣瘋了:“這都小半個月了,你們倆還誰也不理誰啊,幼不幼稚!”

見我瞪她,紅豆只好繼續傳話:“季王子,沈檬問你為什么不先跟她打招呼。”

“傳話給她,是她不讓我跟她講話的。”他看著我微微一笑。

“……沈檬,季王子說是你不讓他跟你講話的。”

“哼!告他,我今天自己回去,不讓他送了!”說完,我拎起手包就往門外走,絲毫不在意雨水噼里啪啦地拍打在身上,一個勁兒地往雨簾里鉆。

莫名其妙地鬧別扭,莫名其妙地耍脾氣,莫名其妙地斤斤計較,這本不應該是我的作風才對。

一個人穿行在霧色迷蒙的街道上,任憑雨水無情地拍打在臉上,我攔了一輛出租車猛地扎了進去。沒有看到他追過來,盡管潛意識里漸漸的漸漸的放慢了腳步,忍不住地回頭,但是彌漫的煙雨中還是沒有他的身影。

“小姐,出什么事了?別哭??!”司機先生扭頭對我說。

“我哭了?”我摸摸自己的臉頰,濕漉漉的水滴混雜著咸咸的味道。

這時,后方傳來了一陣急促的鳴笛聲,再回頭一看季涼川那張好看得嚇死人的臉出現在寶馬里。我嚇了一跳,又忍不住暗自驚喜:“司機!后面有人追殺我!”

“????”司機嚇傻了,方向盤一個沒抓住,車子劇烈地向左邊晃了一下。

“開快點!后面那輛寶馬坐著個殺人犯!”我猛烈地拍著司機座鬧喚著。

“啊??!哎!我怎么這么倒霉,攤上這事!姑娘你坐穩了,我要提速了!”司機抓了一張紙在額頭擦了又擦,突然掛檔提了速,不一會兒,明顯和后面的寶馬拉開了一大段的距離。

馬路中間開始急匆匆地呼嘯著一輛Taxi和一輛名貴寶馬,司機已經開到最快了,我一個勁兒地往后看季涼川不溫不火的臉色,心里得意極了。但是一輛破夏利還是沒法跟人家寶馬比,不一會兒季涼川的車就跟我們齊頭并進了。

這時,司機一個急轉彎,也不管紅綠燈了就沖進了一條小巷里,季涼川沒反應過來頓時又跟我們拉開了一條距離。

本來就下著大雨,再加上小巷里路面不平,Taxi在泥濘的路段里搖晃地丁玲咣當,而這時天色整個暗了下來,雨下得越來越大,狂風咆哮在耳邊,一片漆黑漆黑的密雨壓在頭頂上,讓人在小小的空間里頓時感到氣悶。

“誒?我家不住這塊啊。”我看看周圍霧蒙蒙的景色開始發暈。

“哎呀,姑娘后面跟個殺人犯現在當然是把你送到警察局才算安全??!”師傅頭也不回的說。

“?。?!”我傻了,扭頭一看季涼川又緊緊跟了上來!

我在后玻璃里面趕忙給他打手勢,扇著手讓他趕緊回去。季涼川也不知道現在是什么心情,死死地盯著我看,也不理我,任何回應沒有,我急瘋了趕緊跟司機說:“司機,停車!停車!”

“姑娘!我好事做到底了今天,你也別怕連累了我!沒事!”我天,這司機真是熱心腸到家了!

這時,司機猛然一剎車,幸好及時停了下來,我剛暗自慶幸,就看見司機推開門就往馬路邊跑,嘴里還大喊著:“警察,有殺人犯!”

我是徹底呆了,愣了5秒鐘后,趕緊從車上下來,再看季涼川的車也停了,這笨蛋!

我瘋了一樣不顧一切地沖過去,砸著他的玻璃大喊:“季涼川!趕緊跑!快點!”

他緩緩搖下窗子,淡淡的笑容里夾雜著一絲清涼的風:“是你先忍不住跟我說話的。”

……

 

极速快3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