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明皇妃·孫若微傳上一章:第22章
  • 大明皇妃·孫若微傳下一章:第24章

  禮官立即高呼:“朝!”

  于是排山倒海般的聲音瞬間響起:“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眾卿平身!”朱棣氣如長虹,神色一緩,“今日演武場中,只為武藝,不必拘于禮數!”

  “是,謝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如此又是一番叩拜之禮。

  朱棣的目光掃了一眼禮官,禮官立即會意:“吉時已到,演武開始!”

  此語一出,全場立即萬籟俱寂,萬人的場內,靜得連左右呼吸聲都仿佛清晰可聞。

  只見朱瞻基起身出列,來到龍座之前,沖著朱棣俯身一拜,朱棣立即擺了擺手:“去吧!”

  “孫兒遵旨!”一身戎裝在身的朱瞻基立即起身,跳上侍從牽來的坐騎,絕塵而去。

  此時銅鑼大作,號聲傳至九霄。

  橫縱各三十匹怒馬的九百人紅衣青年校騎隊,旌旗招展,號帶飄揚,在樂聲中緩緩進入場內,一時間,鼓聲、蹄聲、口號聲不斷,騎手悍勇非凡,馬匹隊形井然有制。

  在場邊旗手的旗語指揮下,他們整齊化一地在瞬間變換著隊形與馬術,動作虎虎生風, 聲勢奪人,令人目不暇接、感嘆不已,他們手中的刀、槍、箭、戟、戈、矛、鉞、星,全是一水兒朱紅的桿,純金的頭,無一不張顯著皇家的富貴和威風。

  旗幡招展,刀槍耀眼,說不出的威嚴。

  鄭王朱高燧用手輕輕捅了一下緊挨著自己的漢王朱高煦:“二哥看明白了嗎?父皇這是明擺著要給瞻基貼金,一個小孩子,隨隨便便就弄了一個千人的衛隊,還如此大張旗鼓的演練,這心思不是昭然若揭嗎?”

  漢王朱高煦輕哼一聲:“一個小孩子,不足為懼!”

  鄭王朱高燧剛待搭言,突然目光一凜,話語頓收,原來千人演武結束。

  皇族子孫與年輕的武將紛紛上場,開始射柳了。

第121節:演武(3)

  他們個個戎裝,身胯駿馬,馬鞍上掛著箭囊,插著白羽,一時間,馬蹄所過之處,狼煙似起。

  “射柳”就是插柳枝于地上,然后策馬馳繞,并以箭射柳的習俗。它的淵源,可以追溯到匈奴、鮮卑等北方游牧民族古老的“■林”祭祀活動。 《史記?匈奴列傳》中記載匈奴習俗時說:“歲正月,諸長小會單于庭,祠。五月,大會龍城,祭其先、天地、鬼神。秋,馬肥,大會■林。”馳繞柳枝的同時也向柳枝開弓發矢,這對于以騎射為業的游牧民族來說,雖然是最正常不過的一種競技比賽,但是對于中原男子,特別是皇族男兒來說,就分明太難了。

  柳枝細小而柔軟,微風一吹便是一個活動的靶子,能立定步射已非易事,馳騁馬射更屬難上加難。通過射柳,能反映出射技精良與否,還能反映出射者的馬上功夫,故此,射柳在古代軍事訓練中備受重視。

  在御前演武時表演射柳,不僅要有上乘的馬上功夫和騎射技術,更重要的就是心理素質,一定要超凡的鎮定才可完成。

  當侍衛開始在演武場中插柳時,場上眾人立即開始交談,有人興奮,有人擔憂,而當騎士們紛紛出場時,全場立即鴉雀無聲,一片寂靜。

  眾目睽睽,靜靜地等著這極富觀賞性和動人心魄的絕技的展示,更重要的是,許多武將翹首以待,如果說剛剛的步陣是好看的花架子,那他們真的十分期待,乳臭未干的皇太孫能給他們帶來什么真功夫。

  “有點意思!”漢王朱高煦站起身,沖身后的侍衛使了個眼色,立即有人牽馬上前。

  “怎么?二哥也要跟這些娃娃一較高下!”鄭王話里有話,表情有些戲謔。

  漢王眼神中寒光微閃:“為搏父皇一笑而已!”

  朱瞻基立于馬上,最后一個出發,他輕輕拍了拍坐騎:“踏雪,一會兒全靠你了,可要加油呀!”

  馬兒長啼一聲,不安地踢著地,將地上的土瞬間便揚了起來。朱瞻基不由笑了,他雙手一緊,勒住韁繩:“知道,是叫我放心,對吧!”

第122節:演武(4)

  隨即雙腿一夾,坐騎立即躍了出去。

  正在此時身后傳來一陣馬蹄急行的聲音,隨即聽到一陣低吼:“基兒閃開,待叔王讓你開開眼界!”

  朱瞻基面色一緊,目光微閃,隨即勒住韁繩閃在一旁。

  煙塵之中,從身后沖過來的正是自己的王叔漢王朱高煦。

  只見他一手張弓,一手從身后箭筒中抽出一只金羽箭,在飛馳之中,張弓搭箭,“嗖”的一聲,箭落枝折,一個來回之后,一排柳枝,全部被從中射斷。

  離得遠的看不真切,而離得近的校衛與眾臣皆立即大聲歡呼。

  “漢王十箭全中!”

  一時間,演武場內掌聲雷動。

  漢王策馬返回,待到與朱瞻基兩馬交錯時,說了句:“基兒看清了嗎?射箭正該如此,去吧,去試試!”

  漢王不僅武藝過人,機智也非常人能比。

  如此一來,瞻基發揮再好,也不過拾人牙慧,沒什么新鮮。而漢王既彰顯了絕世的武藝,又在人前表現出對皇太孫的提點與呵護,還成功地搶了風頭,打壓了太子一脈的勢氣,正是一舉多得之策。

  朱瞻基立馬深省,場上經過剛剛的一陣雷鳴般的掌聲之后,如今又是一片寂靜,片刻之后,朱瞻基微微仰首,終于打馬前行。

  仿佛只是一瞬間的事情,策馬飛馳繞柳的間隙,他居然數箭連發,只三次搭箭,便將十只白羽箭射了出去。

  場邊的校衛看得呆了,跑過去拾起那柳枝,怔怔地忘記了唱奏。

  就在此時,在觀禮臺上高高就座的天子朱棣,竟然走下禮臺,策馬而來,小校衛立即跪在朱棣馬前,雙手將斷柳奉上。

  朱棣一眼望去,便仰天長笑。

  “去。把皇太孫所射的折柳,拿給百官觀賞!”朱棣龍顏大悅。

  百官不明,看在眼里,文官們還不知所以然,而武官則神色皆變。

  當這折柳傳到漢王手中的時候,他的臉色變得極其難看,是的,射柳之所以難,就難在柳枝的輕盈,和在風中的搖擺,自己的箭都射在柳枝的中下部,那里靠近地面,根深穩固,易于瞄準。而瞻基偏偏都只去射那最上端的一點點枝梢,那樣的位置,比自己所射無疑是難上加難,更加的不易。

  而他居然是幾箭連發,且數發皆中。

  漢王心中有說不上的感覺,不是不服氣,而是恍惚,難道真像外界傳說的那般,瞻基降生時,父皇曾經做了一個夢,夢中太祖朱元璋授予他大圭,上面寫著“傳之子孫,永世其昌”。難道他真的是有如天助?

  漢王默默思忖之時,演武場上已然換了花樣。

  讓人嘆為觀止的射柳結束之后,此時突然狼煙四起,號角齊名。

  校衛們手持戰旗,從四面八方沖向演武場正中,配合著鼓點進行布陣,在陣局變化之中,更有身懷絕技者行拳弄棒,舞劍玩刀。還有沿繩索攀上城樓者,大展凌空造型,再現實戰中攻城略地的驚險場面。而陣形四角,各有四名旗手迎風舞動四面大旗,各帶動四周百人的旗陣,整齊劃一的旗語,展現著濃烈的戰場氛圍。

  朱棣拉著朱瞻基回到觀禮臺上,更是不顧禮法地將他安置在自己的龍座之側,他撫須而笑,頻頻點頭,看著演武場內外,硝煙迷漫,不禁樂道,這是表演嗎?他笑了,他看著坐在下首,不停擦汗的太子朱高熾,又看了看面無表情、清冷淡定的漢王,還有滿場之上情緒激昂的觀禮的群臣,這個結果,他已然相當滿意。

  透過這小小的一方演武場,他仿佛看著大明的萬里河山。

  看到朱瞻基的表現與成長,他更看到了能為他筑守江山、萬世永昌的傳承者。

第123節:及笈(1)

  及笈

  三月初三,上巳節。

  在柔儀宮中,王貴妃為咸寧公主舉辦了隆重的及笈禮。

  從開禮到禮成,包括初加、二加、三加三個環節,在這三個環節中,咸寧公主的服飾也各不相同。

  初加時,衣裙色澤純麗,象征著女童的天真爛漫;

  二加時所著端莊的深衣,象征著花季少女的明麗;

  最后隆重的大袖禮衣則反映了作為成年女子的高貴與典雅。

  太子妃作為長嫂,為咸寧公主親自梳發、理鬢,侍女們為她梳成了如意高寰髻,又在腦后隨意地留下幾縷發絲,自然而活潑,與少婦的發髻區分開來。

第124節:及笈(2)

  最后,王貴妃親手將一只鑲嵌著白玉、藍、綠寶石的壘絲金鳳釵戴在她的髻上。

  今日的咸寧公主,身著流彩暗花云錦宮裝,娟紗金絲繡花長裙,說不出的華貴嬌美,舉止投足間便可令眾生顛倒。

  在大明,女子十四至十六歲,為及笈,及笈禮后,則示為成人,可以嫁娶,富貴人家如果舍不得女兒早嫁,往往會在十六歲時再為其舉辦及笈禮,然而無論怎樣不舍,不過是兩年的時間,終要嫁入他門。

  “好了,如今咸寧已然及笈,本宮也算不負先后所托,了確了心中一樁大事!”王貴妃拉著咸寧公主的手,淚眼婆娑,頗為動情。

  是的,代撫皇后嫡女,萬歲朱棣最寵的公主,王貴妃這些年可謂是小心翼翼,不敢有半分的怠慢和疏忽,然而畢竟不是自己的親生女兒,只能寵愛卻不能親近。

  咸寧公主此時,也面露悲色。

  還是太子妃機警,出言相勸:“母妃何須傷感,今日是咸寧妹妹大喜的日子,應該高興才是!”

  王貴妃這才收斂了眼中的傷色,略作歡顏:“去吧!如今禮成,也不必在此拘束,下去自己慶祝吧!”

  “是,多謝母妃!”咸寧公主領著若微就出了這柔儀宮。

  “公主,一會兒不是還要飲宴嗎?聽說陛下也要親臨,諸王府的王妃、命婦都要來拜見公主呢?”若微一臉的羨慕,“估計一會兒公主收禮物都會收到手抖的!”

  “有誰稀罕!”咸寧公主伸手輕輕戳了一下若微的頭,“你喜歡,你去好了!”

  “疼呀!”若微大叫,“那一會兒宴席上找不到你,可怎么是好?”

  “不怕,我昨兒就求了父皇,最討厭跟那些不相干的人應酬,咱們去城曲堂,我約了瞻基他們,還讓御膳房做了好吃的,一會直接送過去,我自己的好日子自然要自己舒服才是!”

  若微停了步子,上下打量著咸寧,忽然“咯咯”笑了起來。

  “你笑什么?”咸寧很是不解,理了理鬢發,隨即問著身邊的侍女,“錦珠,我的妝花了嗎?”

第125節:及笈(3)

  侍女一臉茫然,連忙搖了搖頭。

  “好公主,我是在笑,明明是自己怕見那些命婦,因為那些人當中說不定哪個就是公主未來的婆婆,自己害羞才躲了出來,還偏偏找了這樣的說辭!”若微忍俊不禁,“咯咯”樂個不停。

  “好你個死丫頭!”咸寧臉上一紅,立即裝作氣鼓鼓的,“看我不撕爛你的嘴!”

极速快3彩票